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章 谁是刺客?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十章谁是刺客?

    幽州南城一条巷子前,一名身材婀娜的年轻nv子手挎篮子,步履匆匆地走进巷子,一直走到底,巷子最里面是一座不大的四合宅,巷道里光线暗黑,隐隐可见一扇mén,她有节奏地敲了敲mén,片刻院子里传来脚步声,mén‘吱嘎!’一声开了,有人低声问:“是阿莲吗?”

    “是我!”

    nv子走进mén便问:“主上在吗?”

    “在,在等你呢!”

    nv子快步走过外宅mén,进入中宅,来到中堂前停住脚步,mén口一名shì卫立刻禀报,“主人,阿莲回来了。[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让她进来!”

    也是一个nv人的声音,声音冷冷冰冰,感受不到半点ìng的温柔。

    年轻nv人阿莲推mén进了屋,屋子里光线暗淡,桌子上、地上都是地图,靠墙边有一张坐榻,一名身材细高的nv子坐在榻前,尽管光线暗淡,还是看得见她的容貌,她年纪不大,也就是十七八岁,长得小鼻子小眼,薄薄的嘴chún带着几分刻薄,nv人显得有些疲惫,眼睛里布满血丝,她正是盖苏文之妹盖娇娇。

    大隋即将对高丽发动战争,高丽国内luàn作一团,盖娇娇这几年一直在大隋活动,她是受父亲高丽执事官渊太祚的派遣,潜入大隋探查各种情报,眼看高丽之战即将发动,她更加忙碌了。

    涿郡便是他们在大隋的老巢,十天前,盖娇娇得到消息,杨元庆将出任幽州总管,盖娇娇考虑了三天,毅然做出了刺杀杨元庆决定。

    但她却没有想到,她派出的三十余名手下竟被杨元庆杀掉一半,而且她的族妹渊素也死在杨元庆箭下,让她无法回去给父亲jiāo代,她心中沮丧到了极点,

    这时,阿莲进屋便跪了下来,“奴婢参见主人!”

    “探到什么消息吗?”

    “回禀主人,街上很luàn,到处是士兵”

    “这个我知道!”

    盖娇娇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我是问衙mén那边,那边有什么消息?”

    阿莲很害怕这个脾气暴躁的主人,她胆怯道:“听说元家有人正好在幽州城内,被县衙抓住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盖娇娇腾地站起身,她脸上lù出了惊喜的表情,真有这么巧吗?元家真的有人在幽州。

    “你的消息属实吗?”盖娇娇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奴婢只是听说,不敢肯定。”阿莲更加害怕自己说错话。

    “龙晟!”

    盖娇娇高喊一声,一名身材壮实的男子出现在mén口,躬身道:“请主上吩咐。”

    “你立刻去县衙找马兵曹,去问问详细情况,元家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卑职遵命!”

    男子转身走了,盖娇娇jī动得坐立不安,心中的沮丧被这个意外的好消息一扫而空,如果元家因为杨元庆刺杀案而被bī反的话,那么隋朝皇帝还有jīng力攻打高丽吗?

    这就是她刺杀杨元庆而栽赃给元家的目的,她本来没有多少把握,只能抱姑且一试的态度,而元家子弟恰好在幽州城的出现,使她这个计划变得完美起来,有了物证,现在又有了人证,那么元家还能逃过这一劫吗?

    “主人,奴婢退下了。”

    盖娇娇看了阿莲一眼,这是她几年前在辽东买的丫鬟,胆小懦弱,她很不喜欢,若不是看在她还算听话的份上,早就不要她了。

    不过今天她表现还不错,盖娇娇便一摆手,“去吧!”

    阿莲退了下去,盖娇娇现在就急切地等待着消息的到来。

    杨元庆的官宅内灯火通明,数百人济济一堂,苏烈率领两百余名杨元庆亲卫刚刚从丰州赶来,加上杨元庆本身的一百余人,现在杨元庆身边就有三百余名亲卫,紧急应变能力大大加强.

    李靖也在坐,苏烈是他的徒弟,他们已经好几年未见,师徒重逢,将士相聚,大堂内谈笑风声,所有人都格外兴奋。

    杨元庆见时辰已经不早,便对张胜笑道:“今天又来了两百多弟兄,你就辛苦一下,给大家安排好住宿。”

    张胜笑着对众人挥挥手道:“各位弟兄都跟我来吧!大家今晚先挤一挤,明天我把西院清理出来,厨房的汤面估计快好了,吃饱喝足,早点休息。”

    众亲兵都跟着出去了,大堂里便只剩下杨元庆和李靖师徒二人,这时苏烈才问:“听说今晚发生了刺客案,究竟是何人所为?”

    杨元庆笑了笑说:“其实刺客案倒不重要,而是今晚发生的另一件事倒tǐng有趣。”

    旁边李靖接口道:“可是元敏被县衙从长史官宅里带走之事?”

    杨元庆点点头,“正是此事!”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样子赵元眳是被元家bī急了,否则他不会出此下策,这样一来他不就告诉我,他和元家有秘密往来吗?”

    李靖也笑道:“这件事确实很出人意料,一个小小县令怎么敢带走元寿之子,若没有赵元眳指使,谁会相信?这下我估计元家不会再用赵元眳。”

    “元家?”

    杨元庆不屑地冷笑一声,“不是元家不用赵元眳,而是赵元眳要逃离元家,逃得越远越好,免得惹火烧身。”

    李靖一怔,连忙问:“元庆的意思是说,元家有异心?”

    “或许吧!否则赵元眳也不敢这样,可怜他只想玩玩官场,却没想到最后竟是玩火,估计把他吓坏了。”

    杨元庆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结果出乎他的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苏烈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半晌,他才小心翼翼问:“这个赵元眳是何人?”

    李靖笑着给他解释道:“此人是幽州总管府长史,也是幽州第二号人物,是元弘嗣的心腹,他将是元庆在幽州最大的阻力,元庆要掌控幽州,首先就得除掉此人。”

    李靖爱徒心切,又笑问杨元庆道:“不知定方来幽州,元庆准备怎么安排他?”

    “这还用问吗?”

    杨元庆微微一笑,“当然是取代韩驰的位子,总管府的直管军,我怎么可能让外人来掌控?”

    这时,一名亲卫来到大堂mén口禀报:“禀报大将军,赵长史求见!”

    杨元庆和李靖对望一眼,会心地笑了起来,杨元庆起身道:“我去会会他。”

    他随即吩咐亲卫,“将找赵长史请到贵客房!”

    赵元眳考虑了整整一个时辰后,他决定还是来找杨元庆,元敏只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事后他必然会知道是自己在背后指使,这一次,元家他是得罪定了。

    赵元眳心中并不踏实,他知道并不仅仅是得罪元家这么简单,他也无法向窦氏家族jiāo代,他和元家究竟是什么关系?

    不过,赵元眳并不后悔,他权衡利弊,与其被元家造反所牵连,还不如就直接得罪元家,摆脱元家的控制,就算因此丢官,至少他还能保住名誉的清白,保住自己和家人的xìng命。

    赵元眳刚在贵客房坐下,杨元庆便笑着走了进来,“今晚上真的很热闹,我竟然是第三次见到赵长史了。”

    赵元眳起身行一礼,苦笑道:“我在幽州这么多年,加起来恐怕都没有今晚这般事多。”

    “我也是!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当面刺杀。”

    杨元庆自嘲地笑了笑,这一笑缓和了气氛,他摆摆手,“赵长史请坐!”

    两人坐下,一名丫鬟送上两杯热茶,杨元庆先笑问道:“今年冬天涿郡是有点偏冷吗?”

    官场中的谈话是很讲究技巧和艺术,有的时候需要开mén见山,有的时候则需要含蓄委婉,比如今天,赵元眳被元家所迫,心中思虑重重,这个时候就不能坦直,而是需要含蓄委婉,而且丝毫不能提元家之事,赵元眳可不是什么草莽英雄,会三言两语被杨元庆的威严所折服。

    赵元眳是从三品高官,是幽州的二号人物,他可不会和杨元庆谈几句话,就拜倒在杨元庆脚下,奉他为主公,就算赵元眳有这心,他的身份也不会让他这么做。

    今天他主动上mén来找杨元庆,这本身就是一种妥协,双方心里明白,所以两人都谈得比较轻松,赵元眳脸上lù出一丝笑容,道:“我感觉今年比去年稍稍冷一点,不过也差不了多少,当然不能和丰州比。”

    “赵长史提到丰州的寒冷,让我又担心起来,每年丰州都要冻死病死百余人,不知今年情况怎么样?虽然离任了大半年,可总觉得自己的根还在丰州,令人怀念啊!我的大利蒲桃酒。”

    杨元庆最后一句话,使两人都笑了起来,房间里的气氛已经完全轻松下来,两人就仿佛共事多年的同僚。

    杨元庆也大致能猜到赵元眳来找自己做什么,他却丝毫不提,让赵元眳自己说。

    杨元庆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茶,耐心地等待着赵元眳入题,赵元眳沉yín片刻,终于将话题转到正事上来。

    “去年年底,圣上下令元总管在渤海建造三百艘战船,但元总管只造到一半便被调离,后来又陆陆续续造了一点,前两天我看了看进度,还有八十艘左右未修,圣上的期限是明年三月,时间很紧了,我打算去渤海造船,赶到明年三月前全部完工,总管以为如何?”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