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八章 亲情如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三十八章亲情如水

    时间已经到了十一月下旬,扳倒了张家,杨元庆便准备回京了,尽管关陇贵族依旧在江南有着千丝万缕的商业关系,但杨元庆已经不感兴趣,杨广命他前来视察漕运,他视察已结束,江都在一夜之间增加了二十余家船行,万舸争流,连舟如梭,通济渠内船来船往,一派热闹繁荣的景象。

    杨元庆准备走江陵道,乘船到襄阳,再从襄阳走陆路回京,他责怪父亲杨玄感从来不去拜祭母亲,可他自己也只去过一次,他要再去为母亲扫墓。

    一早,士兵们都在忙碌地收拾东西,准备出发了,杨元庆将前来拜访的王世充送出了府mén,王世充拱拱手笑道:“这次杨御史查案使我受益良多,世充再次深表感谢!”

    杨元庆吓了一跳,历史上王世充对付杨侗的那一招不会就是从自己这里学到的吧!

    杨元庆也笑道:“圣上可是希望通济渠能繁荣起来,使南货更加顺畅北运,如果王郡丞能把这一点做好,太守之位指日可待。”

    “多谢杨御史提醒,下官告辞,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杨元庆目送王世充骑马远去,他转身正要进府,却听mén外士兵禀报道:“杨御史,有一nv子找你,已等候多时。”

    杨元庆一回头,却见mén口站着一名白衣nv子,容颜秀丽绝伦,目光里充满了思念和jī动,她怀中却抱着一名小小的nv孩。

    杨元庆一下子呆住了,mén外的白衣nv子竟然是他日思夜想的出尘,就在这不经意的时刻,她突然出现了,他脑海里出现一种如梦如幻般的感觉,就仿佛出尘的出现是一种幻觉。

    但很快,他知道这不是幻觉,出尘来找他了,一种难以抑制的jī动从杨元庆心中涌起,他快走了几步,但脚步又放慢,他注意到了出尘手中的孩子。

    这是一个粉嫩可爱的小姑娘,圆圆的大眼睛,弯弯的秀眉,乖巧的鼻子和鲜红柔嫩的小嘴,趴在出尘怀中,怯生生地望着自己,像极了当年初相见时的妞妞,但她眉眼间又有几分自己孩童时的影子。

    杨元庆心中竟生起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这难道是

    出尘走进大mén,蹲下将小nv孩放在地上,指了指杨元庆笑道:“冰儿,叫爹爹!”

    这一声‘叫爹爹’,使杨元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会是自己的孩子?

    “出尘,她是”

    出尘轻轻点了点头,眼睛微微一红,“她是!”

    杨元庆慢慢蹲了下来,轻轻握住了小姑娘的手,当他握住那只粉嫩的小手,一股电流从他心中流过,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流淌进他心中,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父nv天xìng,是一种只能用心灵来体会的奇妙感觉,她是自己的nv儿,不容置疑。

    “叫爹爹!”出尘又教她一次,小姑娘终于胆胆怯怯喊了一声,“爹爹!”

    声音稚嫩清脆,杨元庆心中涌起一种轰然地狂喜,他一把将nv儿抱了起来,紧紧搂在自己怀中,脸贴着她的小脸,这是他的nv儿,是他的宝贝。

    他伸出胳膊,将出尘一起搂入了自己怀中。

    几名士兵惊讶地望着眼前这一幕,他们发现,一向冷血强硬的将军眼中竟然也闪烁着泪huā。

    相逢的狂喜已经渐渐平息,小nv冰儿也慢慢和杨元庆熟悉起来,坐在他怀中,嘟着小嘴,小手上正全神贯注地摆nòng着爹爹送她的一串亮晶晶的珍珠手链。

    杨元庆不时低头亲一亲nv儿的细细的秀发,闻着她身上特有rǔ味儿,眼睛充满了怜爱,他望着出尘,听她讲述别来之情。

    “去年新年在柳城别后,我便回到了衡山,在南华宫,我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去年十月生下了她,那么难受的时候你却不在我身边,本来我一赌气想给她起名沈冰,但娘不答应,只好叫她杨冰了,一晃就满周岁了,听说你巡查江南,我便抱她来见你。”

    出尘在做了母亲后,成熟了很多,但她容颜依旧秀美绝伦,头发梳成发髻,目光清澈沉静,那个扎着双丫角,活泼而不乏调皮的妞妞已经看不见了。

    “为什么叫杨冰,和寒冷的柳城有关吗?”

    出尘点点头,“我对柳城的印象,就是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

    “那我呢?想到我一样也冰冷吗?”

    出尘低低叹息一声,“其实我去京城找过你,抱着孩子,今年五月初,正好遇到你的婚礼,所以我就没有打扰,又抱着她回了吴兴。”

    杨元庆心中涌起一股歉然,他握住了出尘的手,但出尘却挣脱了,脸上带着寒意,目光也不望着杨元庆,注视着地面,冷冷道:“本来我不想来见你,但母亲硬笔着我来,我就想着,来一趟后就回去,告诉母亲没有遇见你。”

    杨元庆苦笑一下,“那怎么又来了?”

    “因为她毕竟是你nv儿,该让你见一见她,等她长大后,我就可以给她一个jiāo代。”

    出尘依然沉着脸,可她心里却在想着船上杨元庆对她的呼喊,正是那一声呼唤,使她的心软了。

    杨元庆笑得有些苦涩,他握着nv儿的小手,轻轻帮她把绕成一团的珍珠解开,小姑娘直挥胳臂,欢喜得尖叫起来。

    出尘迅速瞥了一眼杨元庆,咬了一下嘴chún,“我打算下午就带她回去。”

    “什么?”

    杨元庆抬起头注视着她,“为什么要回去?”

    “反正你也不在乎我们娘俩,给你看一眼就行了,你去做你的世家nv婿,我们娘俩的死活和你有什么关系?”

    出尘的眼睛红了,绞着手,想着自己千里迢迢抱着nv儿去找他,却看见大mén上贴的喜字,还有mén房冷冰冰的拒绝,公子大婚,不见外人,简直把她心都伤透了。

    杨元庆心中歉疚万分,伸手紧紧将她搂在自己怀中,在她耳边柔声道:“我怎么会不在乎你们娘俩,这次南下我就准备去吴兴找你,我不知道你生了孩子,如果早知道,我会不顾一切地把你接回到我身边,绝不会让你们娘俩受半点委屈。”

    无尘的嘴chún微微动了一下,但是没有说出来,她的眼睛开始发亮,罩上一层晶莹的水晶似的东西,长长的睫máo连接地动了几下。

    “当真吗?”她终于发出了这句短短的问话,眼泪沿着脸颊留下来,她再也说不出第二句,开始小声地饮泣起来,心中的委屈在这一刻随着泪水尽情地倾泻出来。

    杨元庆搂着她的腰,等她渐渐平静下来,这才柔声道:“这次就跟我回去,以后就不要走了,敏秋也希望你回去,以后我们一家就生活在一起。”

    出尘慢慢抬头注视着杨元庆,依然泪眼朦胧,但语气已变得轻柔:“元庆,我真的不能跟你回去,南华宫收养了两千多孤儿,紫烟和阿月还太年轻,挑不起这个胆子,等再过几年,我一定带孩子来找你,好不好?”

    杨元庆摇了摇头,如果没有nv儿,或许他会答应,但现在有了他的宝贝nv儿,他怎么可能再让nv儿离开自己。

    “你所谓的挑大梁,无非就是去夺取不义之财,可你想过没有,你若出了什么事,冰儿怎么办?”

    出尘慌忙摇头,“不会出事,这么多年来从未失过手。”

    “哼!”

    杨元庆冷哼一声,“那是因为你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对手,如果是我出手,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可是元庆,你不会来伤害我们,对不对?”

    她小心翼翼地说着,握着杨元庆的手,目光里充满了恳求。

    杨元庆叹了口气,“别傻了,以前是地方官不敢禀报朝廷,所以才让你们屡屡得手,以后不一样,刑部很快就会派真正的郎将来抓捕你们,还会动用军队,会设下陷阱,你们绝不逃不过,一旦你被抓住,我想来救你都来不及。”

    出尘低下了头,她低低声道:“可是我们收养的两千多孤儿怎么办?怎么养活他们。”

    “这个不是问题,我有的是粮食,我有万亩良田,每年收获的粮食足够养活你们的孤儿,我可以全部给南华宫,我只要你留下来,还有我的孩子。”

    杨元庆注视着她,缓缓道:“出尘,我从小就是sī生子,你是知道的,我小时是怎么被欺辱,你比谁都清楚,我不希望我的nv儿再走和她父亲一样的路。”

    杨元庆叹了一口气,“同样,我也不希望她再走你的路。”

    杨元庆的句话深深刺中了出尘的要害,她望着nv儿在父亲怀中欢快地叫喊,挥舞着小手,这是nv儿和她在一起从未有过,她又想起了自己童年,同样是没有父亲,她不知道父亲的疼爱是什么样子,难道真的要让nv儿和自己一样吗?

    父母是衣裳的两片襟,而孩子就是连系两片衣襟的扣子。

    杨元庆握住了她的手,注视着她,良久,出尘终于点了点头——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