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章 冤家路窄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时隔两年,杨元庆又一次回到大隋王朝的都城,这却是一座崭新的都城,被洛水一分为二,是天下第一壮丽富庶的大都市。

    他们一行人是从定鼎门入京,定鼎门也就相当于长安的明德门,是洛阳的主城门,进了定鼎门,一条笔直的大街便出现在眼前,这便是定鼎门大街,道路宽阔,相当于长安的朱雀大街,一直通向皇宫。

    大街两边是一望无边的坊墙,黑瓦红墙,极尽帝王气象,此时正值日暮,天还没有黑尽,空气中凉风习习,一洗中午的炎热,也是洛京居民出来活动纳。

    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异常,一辆辆精美华丽的马车飞驰而过,和衣着朴素的长安相比,洛阳人却明显多了几分华丽的sè彩,女人大多身着绮罗,头梳高髻,步履芊芊,仪态jiāo娆,而男子也大多衣锦着身,头戴乌纱笼帽,身高体胖,器宇轩昂。

    洛阳本身并不是富庶之地,为增加洛阳繁华,杨广在新都建成之初便下令,迁天下数万富豪居于洛阳,这样便显得大街上富贵气息十分浓厚。

    他们刚进城门却听见身后一声高喊,“前方闲人闪开!”

    马蹄声如雷,一群年轻男子风驰电掣而来,个个鲜衣怒马,头戴金冠,手执宝雕弓,身旁跟着大群猎犬,咆哮奔跑,吓得路人跌跌撞撞,四散奔逃,稍微慢一步,便被猎犬一口咬中。

    杨巍的骆驼身体颇大,腾挪地方稍慢一点,被一条豹纹獒犬一口咬中后tuǐ。疼得骆驼一声长鸣,身体一歪。险些将杨巍掀翻在地。

    杨巍原来在京城也是一个跋扈的纨绔子弟,在边塞磨砺两年后,纨绔之气尽去,多了几分勇烈,被称为拼命胖三郎,顾名思义,也是个脾气极为火烈之人。

    杨巍尤其痛恨这些轻薄子弟,天子脚下,竟敢纵马狂奔。纵狗咬人,连他的宝贝骆驼也居然被恶犬所咬。他心中大怒,拔刀要追去屠狗,却被杨元庆一把摁住他的胳臂。

    杨元庆的目光盯住了其中最左边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的身影竟是如此熟悉,似乎就是杨家二公子杨嵘。

    此时恶犬的主人被杨巍的拔刀动作吸引,回头怒视,恰好和杨元庆双目相视,他们二人都同时愣住了。

    冤家路窄。此人竟然是宇文智及。宇文述的三子,两年不见,他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目光更加yīn鹜,使他长而白皙的脸上挂满了刻薄。

    当宇文智及看到杨元庆的一瞬间,他眼中的yīn鹜变成怨毒,他的左tuǐ曾经在两年前被武举落榜人打断,虽已痊愈,但变得稍微短了一点,使他走路微跛,毁了他的仪表,是他平生最恨之事,而仇人就是眼前的杨元庆。

    宇文智及勒住了战马,目光像毒蛇一样地盯着杨元庆,其他鲜衣子弟纷纷勒马,一起调转马头,这群年轻男子大多十七八岁,每人都手执长弓,腰佩宝剑,锦袍玉带,个个盛气凌人,他们对望一眼,慢慢围了上来。

    绿茶有些害怕,躲在了杨元庆身后,杨元庆的十名亲兵一齐列马而出,手按刀柄,毫不畏惧地迎视对方,这十名亲兵都是大利城血战中表现最优秀的战士,也都是十**岁,个个身材高大魁梧。

    杨元庆笑了笑,“两年不见,宇文三公子别来无恙乎?”

    “哼!méng你所赐,我过得很好。”

    宇文智及的语气中充满了刻骨的仇恨,“在我家后院,我做一只草人,每天我都会一刀将他脖子砍断,你知道那草人叫什么名字吗?他就叫杨元庆。”

    杨元庆的亲兵大怒,纷纷拔刀,杨元庆手一摆,止住了他们,他远远又看了一眼貌似‘杨嵘’的那个人,那人躲躲闪闪,不敢lù面,尽管他想隐藏,还是被杨元庆认出,正是杨嵘,祖父尸骨未寒,他便跟这群轻薄子弟出猎,好一个孝子贤孙。

    杨元庆心中冷笑一声,目光转回,也淡淡对宇文智及笑道:“杨某的人头一直在丰州,既然宇文公子有兴趣,为何不来丰州取?却对一个草人泄怒,这就是野破头家的传统吗?”

    野破头也宇文智及家族的祖姓,也是宇文家的忌讳,最恨人提这个名字,宇文智及顿时怒火高炽,刚要大骂,旁边却骑马上来一名年轻公子,“出什么事了?”他问道。

    此人年约十八九岁,容貌英俊,目光傲慢,他姓夏侯,名俨,是内史shì郎虞世基继子,是虞世基的继室孙氏和前夫所生,极被虞世基宠爱,虞世基现在是杨广身边第一红人,他的三个儿子自然也是当朝贵公子。

    夏侯俨头戴金冠,身着武袍,上身又束有一领金丝银甲,手执一把画眉弓,长身玉立,显得潇洒倜傥,他是这一群人的首领,冲在最前面,刚才宇文智及的话他没有听见。

    此时,周围围观的民众越来越多,居然有人敢和京城的鲜衣十八郎抬杠,引起了四周民众的极大兴趣,连守门的士兵也纷纷跑上城楼,从城头向下看热闹。

    夏侯俨慢慢催马上前,上下打量一眼杨元庆,回头问宇文智及,“三哥,这个边军是谁?”

    宇文智及盯着杨元庆一字一句道:“他就是自称我大隋天下第一箭的杨元庆。”

    杨元庆名头很响,但大多人都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夏侯俨长长的‘哦!’了一声,周围围观民众也是一片惊呼。

    夏侯俨拱手笑道:“原来是杨将军,久仰大名了。”

    他的目光却落在杨元庆腰间,看见了那把黑玉剑柄的盘郢天子剑,夏侯俨是一个极为狡猾之人,他知道宇文智及和杨元庆有仇,但他却不想参与,尤其杨元庆腰间有天子剑,若打起来,他们会吃亏。

    杨元庆见他颇为客气,也拱手还礼,“在下杨元庆,微末之名,不足挂齿。”

    他不想认识此人,又对宇文智及笑了笑,“宇文公子没有什么事,那我就告辞了!”

    他又深深看了一眼杨嵘,回头对杨巍和手下道:“我们走!”

    一行人在众少年虎视之下离开城门口,宇文智及恨得牙根直痒,却又拿杨元庆没办法,更重要是,人人都知道他和杨元庆有仇,他却放走了此人,众目睽睽,这个面子他无论如何拉不下。

    “豹虎,上!”他忽然对自己的猎犬一声令下。

    他的猎犬是一只獒犬,背高三尺,肌肉强健,体格长得极大,尤其xìng子凶狠,在宇文府需要用生肉来喂养,听到主人的命令,它低低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血盆大口张开,lù出锋利森白的牙齿,一跃而出,吓得四周围观人一片惊叫,连滚带爬向两边奔逃。

    豹纹獒犬向杨元庆扑追而去,其他几十只猎犬也跟着咆哮追了上去,它们的主人却不制止,大笑着鼓动自己的猎犬去追咬。

    杨元庆蓦地回身,张弓一箭,箭力强劲,从豹纹獒犬的口中射入,箭透脑而出,又射穿了另一支猎犬的身体,两只猎犬厉叫一声,倒地而死,他的十名手下同时发箭,十支利箭纷射猎犬,只听猎犬刺耳的尖叫声一片,瞬间狗尸遍地,最后几只猎犬被吓得夹着尾巴逃回,胆怯地躲在主人的马后,低声哀鸣。

    杨元庆冷冷看了一眼宇文智及,催马而走,将一群少年惊得目瞪口呆,俗话说打狗欺主人,有人却敢当面杀他们的猎犬,宇文智及气得脸sè发青,拳头捏得咯咯直响,眼睁睁地看着杨元庆走远。

    夏侯俨却饶有兴致地望着杨元庆的背影,眯起眼自言自语,“此人倒有点意思。”

    “元庆,你应该让我来杀,我一锤一个把那些恶狗全拍死,看它们再敢咬人。”走了几里,杨巍依旧恨意未笑,直舞大锤。

    “你就这点出息!”

    杨元庆瞥了他一眼笑道:“有本事你把那些人全锤趴下,我就算你狠。”

    “那些人都是权贵子弟,凭我一人,我还惹不起。”

    杨巍叹了口气,忽然,他眉头又一皱,“我看见一个人有点像是嵘老二,元庆,是他吗?”

    “或许是吧!”

    “这个该死的,祖父刚去世,他就开始走马打猎了,还有一点孝心吗?”

    杨巍狠狠地骂了一句,忽然想起,杨嵘是杨元庆的二哥,他看一眼杨元庆,脸sè毫无表情,对杨嵘之事并不放在心上。

    “元庆,你说杨家若多有几个这种轻薄嫡子,安能不败?”

    杨元庆笑了笑,没有回答杨巍的话,他看了一眼墙上的坊牌,安业坊到了,杨府在新都的宅子,就位于安业坊内,杨元庆停住马对杨巍道:“到了,你回府吧!”

    杨巍一怔,急问:“你不一起回去吗?”

    杨元庆笑着摇摇头,杨巍呆了一下,他明白了,便叹口气问:“那我去哪里找你?”

    “南市有个红锈茶庄,是康巴斯所开,我就住在那里。”

    “好吧!一有消息我就告诉你,最多一个时辰,你等我一下。”

    杨巍转身要走,杨元庆又叫住了他,却一时有点犹豫,杨巍笑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杨元庆摇摇头,“没什么,去吧!”

    杨巍明白杨元庆的意思,催动骆驼向安业坊大门奔去,“我知道的,不会多嘴!”

    杨元庆一直目送他进了坊门,这才对手下笑道:“我们走吧!”

    众人转进一条坊间路,向东而去。!。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