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五章 史蜀之毒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尽管阿努丽认为父汗准备嫁给契苾王子的女儿不是阿思朵,而是另外一个妹妹阿mí,但阿思朵依然不放心,因为那天全家聚在一起吃晚饭时,父亲说这件事是对着她说的,她必须要把这件事问清楚。

    阿努丽刚离开大帐,阿思朵便站起身向父汗的大帐奔去,阿思朵的紫花营帐也是位于牙帐的王族区内,和父汗的大帐不远,她一路小跑,很快来到王帐,刚要进去,两名可汗shì卫却拦住了她。

    “公主殿下,可汗正在会见军师,你等会再来吧!”

    “那我在外帐等一等,父汗商谈结束后,我再进去。”

    突厥王帐是一顶巨大无比的帐篷,占地足足有三亩,里面被分隔为很多功能区,也不是单帐,而是双层复合帐,分为内外两层,两层之间有一条丈许宽的过道,一般突厥大臣等待接见都会站在过道内。

    shì卫不敢为难可汗最心爱的公主,便将她放了进去,阿思朵快步走进外帐,她准备到旁边的别帐等候,可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帐内隐隐传来‘杨元庆’的名字,阿思朵一怔,便迅速向过道里面走去,找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

    突厥王帐内,染干正背着手来回踱步,眉头皱成一团,他着实下不了这个决心。

    在他身旁站着他的军师史蜀胡悉,他给染干出了一条绝妙之计,他见染干依然下不了决心,又劝他道:“可汗想拉拢薛延陀。甚至还答应给他们一百万头羊作为补偿,这是给他们雪中送炭。可为什么薛延陀还一直不肯表态,原因就在于哈利湖之战,我们歼灭他们两万人,还杀死了薛乞罗,这个仇乙失钵一直记着。”

    “可是那是杨元庆所为,和突厥何干?”染干有些不悦道。

    “可汗,乙失钵可不会这样想,哈利湖之战,主帅是杨元庆不错。但兵却是我们的战士,关键是可汗没有和这件事撇清。”

    “那照你的建议。杀了杨元庆,把他的人头交给乙失钵,这件事我们就算撇清了吗?”

    “卑职认为是这样,杨元庆杀了他的两个儿子,乙失钵已经对杨元庆恨之入骨,他必然会报复,这也是杨元庆冒着冰雪来可汗这里的真正原因,以薛延陀的强大。他不是对手。而隋王朝也不会相信薛延陀会进攻丰州,所以他只能寄希望于可汗,希望可汗能出兵助他。这恰恰就是我们的机会,把他的人头送给薛延陀,乙失钵必将对可汗感jī不尽,同时也化解了我们和薛延陀哈利湖之战的恩怨,如果这个时候可汗再给薛延陀一点支持,那么卑职认为,薛延陀一定就会答应和我们结盟,共同对付契苾,可汗,这个机会不可失去啊!”

    染干背着手在大帐内来回踱步,他下不了决心的原因是杨元庆代表了大隋皇帝,是大隋的使者,他还没有杀隋使的胆量。

    但拉拢薛延陀却是染干重大的战略决策,拉拢薛延陀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收服铁勒各部,无论是东方突厥,还是西突厥,都对铁勒各部虎视眈眈,谁能得到铁勒各部,谁就能称霸草原。

    铁勒各部中以契苾和薛延陀最为强大,其他铁勒各部都是以他们二者马首是瞻,可以说,只要收服了契苾和薛延陀,那其他铁勒各部自然会归降。

    染干为这个战略目标整整考虑了大半年,其实他第一个想吞掉的并不是薛延陀,而是契苾,薛延陀在金山一带,位置较远,而契苾就在他们的西南面,紧靠东方突厥,汉人有远交近攻的战略,当年先帝杨坚给他说过,这条战略他牢牢记住了。

    染干并不敢轻易对契苾用兵,他怕铁勒各部联合起来对付他,他想到了联姻,可契苾大酋长契苾歌楞的五个儿子中,四个已经成婚,还有一个小儿子年纪尚少,只有九岁,这个联姻的策略没有实施的契机。

    就在这个时候,铁勒各部落举行大会推举契苾歌楞为铁勒大可汗,推举乙失钵为铁勒小可汗,染干忽然意识到,一只刀鞘不可能同时插进两把刀,果然,他派出的人传来消息,契苾和薛延陀为了铁勒首领之争,已经反目为仇。

    染干明白他的机会来了,可他还是缺少最后一个契机,薛延陀位置较远,他无法施展反间之计,挑起他们之间的内斗。

    染干觉得是他的苦心感动了腾格里,一场暴风雪袭击了薛延陀,迫使薛延陀不得不南迁,正好和契苾为邻,就在染干绞尽脑汁如何收买薛延陀时,他得到一个消息,杨元庆杀死了乙失钵的小儿子刺铎,而仿佛是冥冥中注定,杨元庆又作为隋使来到了他的牙帐。

    这个是腾格里的安排吗?这是上天的旨意吗?

    按照史蜀胡悉的计策,杀死杨元庆,把他人头献给乙失钵,薛延陀必然会和突厥结盟,两家发兵夹攻契苾,一旦灭了契苾,薛延陀又必然会被其他铁勒各部孤立,他再反过来吃掉薛延陀,这样,铁勒各部只能臣服于他染干,使他霸业终成。

    现在最核心的问题是先和薛延陀结盟,而和薛延陀结盟的关键人物就是杨元庆。

    染干已经动心了,道义不是问题,尽管他曾称杨元庆是他最尊贵的客人,可是和他称霸草原的野心相比,这个‘最尊贵的客人’实在是不值一提。

    今年以来,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开始走下坡路,他活不了几年,这是每个突厥可汗必然的归宿,他必须在自己离世之前完成统一草原的霸业,在突厥史册上留下他光辉的名字。

    此时,他唯一忌惮的是隋朝,杨元庆是隋使,杀死隋使。他怎么也无法向隋帝交代,他和隋朝的关系就彻底完了。这个代价太沉重,这中间的利弊,他不得不再三掂量。

    史蜀胡悉明白染干的犹豫,他沉吟一下又建议道:“或者把杨元庆的归途路线告诉乙失钵,让他自己在半路伏击杨元庆,这样也可以表示我们诚意,也可以撇清可汗的嫌疑,不至于得罪隋朝,不过杨元庆若改道。没有伏击成功,乙失钵反而会怪我们。卑职认为还是直接杀了他最好、最可靠。”

    “可汗,不要犹豫了!”史蜀胡悉再一次鼓动。

    这时躲在外帐偷听的阿思朵听到一句直接杀了他,吓得她花容失sè,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身便悄悄溜走。

    大帐内,染干还在权衡,他最终在强大的隋朝面前臣服,他叹了口气道:“杀了杨元庆。得罪隋王朝。我们得不偿失,我决定采用你的第二个计策,把把杨元庆的归途路线告诉乙失钵。让他们自己去部署如何截杀?”

    史蜀胡悉心中暗恨,早知道他就不说第二个计策了,直接鼓动可汗杀了杨元庆该多好,尽管染干已经决定了,但他心中还是不甘心,便躬身道:“可汗,那卑职就告辞了!”

    “去吧!我自会派人去告诉乙失钵!”

    走两步,染干又嘱咐他道:“此事只有你我知道,不得告诉第三人,你明白吗?”

    “是,卑职明白。”

    史蜀胡悉行一礼,便退出去了。

    染干背手望着大帐顶,沉默良久。

    史蜀胡悉并不是突厥人,他是史国粟特人,是一名商人,对突厥他并没有什么感情上的忠诚,他只认利益,他心里很清楚,如果他亲手把杨元庆的人头送给乙失钵,他会得到什么样酬谢?

    同时,史蜀胡悉和杨元庆之间也有sī仇,他们的sī仇还是在哈利湖时结下,当时达头可汗许诺他,如果东西突厥联合,便会重谢他等同于一匹战马重量的黄金,但最后因为杨元庆夜袭达头,使他的黄金梦破灭。

    从此,史蜀胡悉将杨元庆恨之入骨,他一直在等待机会报仇,这次杨元庆出使突厥,便让史蜀胡悉找到了报仇的机会。

    尽管染干命令他不准泄lù这个秘密,但对史蜀胡悉来说,这会使他失去从薛延陀那里得到重谢的机会,在利益面前,染干的命令一钱不值。

    史蜀胡悉立刻找到了染干的长子咄吉,咄吉是突厥可汗的合法继承人,也就是突厥的储君,他知道父汗的身体开始日渐衰老,而他快要走上突厥的汗位,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自己将来的汗名,始毕可汗。

    咄吉没有父亲那样对隋朝的感恩和忠诚,却有着他父亲不具备的果断和狠辣,当他听完史蜀胡悉的局势分析和计策,他几乎是毫不犹豫道:“杀了杨元庆,今晚就杀了他!”

    他决不能让父亲对隋朝的愚忠毁了这次称霸草原的机会。

    史蜀胡悉心中大喜,他要亲手杀了杨元庆,以报哈利湖畔黄金梦破灭之仇,同时要抢到杨元庆的首级,直接送去薛延陀,他连忙道:“这件事今晚就让我来做,我会亲自宰了他,恳请殿下给我人马。”

    咄吉点了点头,“我给你一千战士,今晚偷袭杨元庆的营帐,务必杀了他!”

    从义成公主的大帐回来,杨元庆正坐在帐中看书,他已经把茶叶给了染干,请他分给各大酋长,他算了一笔帐,如果茶叶能成为草原人每天必须的生活消费品,那每年他卖茶所获得利润就将以百万头牲畜来计量,这绝对是一项利国利己的买卖。

    现在他的yòu饵已经洒出去了,就等明天春天鱼儿上钩,他很自信,以他的介绍的喝茶方法,一个冬天,突厥上层就将离不开茶叶。

    杨元庆准备休整两天,便返回大利城,这时,帐帘忽然一掀,阿思朵惊恐万分地跑了进来,急道:“杨将军,你快走,我父汗要杀你!”!。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