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一章 戍堡闻警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章戍堡闻警

    ‘岁岁金河复玉关,朝朝策马与刀环’

    时隔数月,杨元庆又回到了他戍守了五年多的边塞,此时已经十一月隆冬季节,北风呼啸,千里冰封,凛冽的寒风吹裂了旅人的肌肤。

    在漫漫无边的戈壁滩上,一支满载货物的骆驼队正沿着冰封如玉带般的黄河缓缓北行。

    灵州以北气候严寒,寒风像刀子般刺骨,每个人都穿了厚厚的皮袍,女人还戴上帘帽,全身遮蔽,抵挡沙尘和寒风。

    骆驼队一共有六百余头,满载着数千担茶叶和其他货物,随队的驼夫约三十余人,几乎都是西域胡人,这支骆驼队也是往来于粟特和大隋之间,正逢寒冬而滞留在京城,被康巴斯雇佣。

    一行人中除了杨元庆带着妞妞和杨巍外,康巴斯也带着他的妻女同行,他妻子是粟特人,三十余岁,不会说汉语,大女儿十四岁,是个蓝眼睛的漂亮姑娘,略略会说几句汉语。

    小女儿六岁,康巴斯当年他给杨元庆说,儿子五岁,女儿两岁,实际上他更多是为了博得杨元庆同情,他其实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每次大伙儿提到这件事打趣他,康巴斯总会尴尬一笑。

    康巴斯给大女儿起汉名叫康茉,小女儿则叫康莉,一路上之上妞妞和康茉关系极好,两人年纪相仿,一路上也有了伴。

    除了康巴斯妻女外还有几名年轻的官员,都是刚从国子学入仕的低品小官,大多是官宦子弟,一个是大利城新任县丞,名叫杜如晦,京兆杜陵人,十五岁便成为吏部候补官员,一边在国子学读书,一边等待入仕机会,这次杨广命吏部侍郎高孝基选一名年轻能干的才俊出任大利县县丞,辅佐杨元庆,高孝基便选中了杜如晦,赞扬他才思敏捷,务实果断。

    除了杜如晦外,还有三名年轻官员,都是二十岁上下,他们则是出任交市监的官员,一般官员都不愿意来边塞任职,那里条件艰苦,远离家人,也只有胸怀大志,有锐气的年轻人愿意去边塞。

    一路之上虽然寒冷艰辛,但几个年轻人却兴致勃勃,对前途充满了期待。

    这天中午,队伍到了柳城戍,远远便看见戍堡顶上一柱狼烟冲天而起,这是一座丰州和灵州之间的戍堡,同时也是烽燧,距离黄河转弯处约四十里,属于丰州军管辖。

    戍堡占地一亩,高三层,一层养马,二层住人,三层是烽燧,共有戍卒二十人,由一名戍主统领。

    队伍离戍堡还有一里,戍主便带了几名士兵迎了上来,戍主叫野离拔哥,是一名内附党项人,他曾是鱼俱罗的亲兵,和杨元庆很熟。

    飞马上前,他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拜见:“卑职野离拔哥,参见杨将军!”

    杨元庆下马拉他起来,拍拍他肩膀笑道:“野离,几个月不见了,又攒下多少皮毛?”

    戍兵生活艰苦,平时都会在附近打猎,获取皮毛再卖给沿路商人,以换取酒食和一些日用品。

    野离拔哥满脸苦涩地叹了口气,“别提了,一个秋天就没出去,什么收获都没有。”

    杨元庆一怔,“为什么?”

    “等会儿再告诉你。”

    野离拔哥看了一眼骆驼队笑道:“有没有给我们的东西?”

    “都是茶叶,走的时候给你留两担。”

    杨元庆回头对众人招手道:“大家去戍堡休息一个时辰,喝点热汤!”

    众人一路跋涉,都十分疲惫了,听见杨元庆的喊声,众人纷纷加快速度,向戍堡而去。

    戍卒们已经替他们搭好几顶帐篷,烧好干牛粪,送进帐给他们取暖,野离拔哥虽然长相粗鲁,却心细如发,他听巡哨说杨元庆队伍中有女眷,便特地给她们搭了一座厚实的羊毛帐,也不用牛粪,而是自己烧制的木炭给她们取暖。

    众人来到戍堡旁,纷纷从马上和骆驼上下来,拼命跺脚搓手,他们手脚都快冻僵,驼夫们则安顿好骆驼,争先恐后地钻进帐篷烤火取暖,一名士兵带着几名女眷进了羊毛帐,又送来不少毛毯。

    “杨将军!”

    新任县丞杜如梅走上前拱手施礼问道:“今晚我们在这里过夜吗?”。

    杜如梅长得面容黑瘦,身材中等,虽然才二十岁,却生得老相,看上去像有三十余岁,但他精神很好,一路上谈笑风生,随处都可以说出不少典故,显得学识很渊博。

    他虽是第一次当县丞,但他从十六岁起便经常到京畿县衙帮忙,也积累了不少政务经验,这次出任大利县丞,他也一样满怀憧憬,想做一番视野。

    杨元庆兼任县令,而杜如梅是县丞,在一般县里,县令和县丞的关系都很密切,但杨元庆毕竟是军人,不是文官,杜如梅和他之间就缺少一点共同语言,显得略有点隔阂,不是那么默契,一路上两人谈话并不多。

    杨元庆也明白这一点,等上任忙碌后,自然会慢慢好转,不过他对这名年轻的下属也颇为尊敬,他摇摇头解释道:“再过些日子就会有暴风雪,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大利城,只休息一个时辰就走。”

    他看一眼杜如梅的手,手指通红肿大,竟然生了冻疮,便问道:“县丞没有用冻疮膏吗?”。

    杜如梅苦笑了一声,摇摇头,“我临走前还特地买了一点,但好像不管用。”

    杨元庆立刻回头向一名戍卒招招手,士兵上前施礼,“将军有事吗?”。

    “把你们的防冻膏拿一盒给我。”

    士兵奔进戍堡,片刻,拿来一只巴掌大的圆木盒,递给了杨元庆。

    杨元庆将盒子打开,里面装满了黑色的油膏,他递给杜如梅笑道:“这是当地人用土法熬制,虽然粗糙,但很管用,县丞试一试。”

    杜如梅接过盒子嗅了嗅,脸上露出会心的笑意,“有麝香,好东西!”

    他拱手笑道:“多谢将军,我先进帐了,出发时叫我一声。”

    杜如梅转身走进帐中,杨元庆望着他削瘦的背影,忽然想到了另一人,房玄龄,不知此人在哪里?

    不多时,熬制的肉汤香味弥漫了整个营帐,野离拔哥带着杨元庆上了戍堡三层,这上面有烽燧,一共三口锅,放狼烟为号,平时无事,放一柱烟,如果小规模敌军来袭,放两柱烟,大队敌军来袭,则放三柱烟。

    这里地势较高,远远望去,不远处是白光闪亮的黄河,已经冰冻结实,再向西便是一望无际的乌兰布和沙漠,而西北方向是一条黑黝黝的山脉,那里是阴山的一条支脉,狼山的起始处,从狼山到阴山,俨如一条巨龙横卧在天地之间,延绵数千里。

    “为什么一个秋天都没有出去狩猎?”

    杨元庆也一直在想这个原因,“是不是有敌军出现?”

    野离拔哥点了点头,“是薛延陀人,不过不是大队骑兵,经常有小股骑兵来骚扰抢掠,逼得我们一个秋天不敢出猎。”

    ‘薛延陀人?’

    杨元庆很熟悉这个铁勒部落,哈利湖一战,他击溃了两万多薛延陀骑兵,这帮草原土匪居然阴魂不散,跑到丰州来骚扰了。

    “今天气候格外寒冷,金山那边九月就下了暴雪,薛延陀遭了大灾,他们开始四处抢掠了。”

    野离拔哥担忧地看了看戍堡下的骆驼队,“将军,你要当心,你带了这么多货物,如果被薛延陀人盯上就麻烦了。”

    杨元庆沉思不语,他没有想到薛延陀人居然会越过阴山来丰州地界骚扰,草原小股敌军通常都是百人或者两百人组队,不管遇到哪一种,他都会损失,早知道他灵州时就应要求军队护卫。

    可现在和灵州已经相距七八百里,太遥远了,杨元庆沉思良久,便对野离拔哥道:“这样吧!你分十名手下给我。”

    “十人够吗?我可以给你十五人。”

    杨元庆摇了摇头,“你自己只留五人太危险了,前面勒石烽和横河口烽那边还有十人,我可以再取五人,我率十五人足以应对百名敌人。”

    “这样吧!我再派一名手下去永丰县求救,让那边军队赶来接应将军。”

    永丰县是丰州第二大县,有近两千驻军,距离这里四百余里,是最近的一支军队。

    杨元庆点了点头,这样也是一个办法,“好吧!你立刻派手下去报信,我继续赶路。”

    一个时辰后,队伍继续启程北上,队伍中又多了十名骑兵,北行二十里,途径勒石烽燧,这里有五名烽子,杨元庆又取了三人,不久队伍便到了黄河分岔处。

    从这里开始,黄河分成两股,一股继续北上,呈弧形流向东方,而另一股则呈九十度折道向东,两股黄河各自奔行数百里后又重新汇合,他们之间便形成了沃野千里的河套平原。

    骆驼队伍停在了黄河分岔口旁,杨元庆立在马上,久久凝视着西方,冰面如巨大玉盖,向远方延伸,夕阳下,闪烁着一种瑰丽的光芒,另人感到是如此地壮丽。

    妞妞心细如发,她发现队伍中多了十几名士兵,心中便有点担忧起来,缓缓催马上前,拉开遮住颜面的帘幕,问道:“元庆,有危险吗?”。

    杨元庆回头看了她一眼,艰难跋涉一个月,她明显瘦了一圈,脸上显得有点憔悴,她是南方人,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严寒,风沙和气候使她不太适应。

    杨元庆微笑着安慰她,“草原上,危险总是会存在,冬天遇到野狼群,那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不过腾格里会保佑我们。”

    “腾格里是什么?”

    “腾格里就是草原之神。”

    杨元庆振作起精神,对众人大声笑道:“快要到家了,大家过河吧!”

    突然发现历史大神开新书的很多啊!三戒的《一品江山》,庚新的《宋时行》,雁九mm的《天官》,都是老高的好朋友,大家可以去看看

    ……

    第一章戍堡闻警

    第一章戍堡闻警,到网址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