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二章 极度被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咸阳白羽酒肆,这也是南华会开设的一家酒肆,由一名姓孙的执事在这里打理,是袁思祖的下属,主要是负责收集传递情报,由于会主到来,孙执事便关门闭店,把伙计全部遣散回家。

    白羽酒肆内十分安静,在后院的一间屋子前站着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健fù,满脸横肉,名叫乔丫儿,是王默收养的义女,是一名聋哑人,虽然相貌丑恶,但年纪只有十九岁,武艺虽然不高,但力气很大,且擅长放毒,妞妞晕倒,就是她放的毒烟。

    至始至终,都是她负责看管妞妞,她十分警惕,除了她的义父,她不会听任何人的话。

    陈胤走过小院,快步向屋子走去,他刚lù身于小院,王默便出现了,笑呵呵问道:“会主想审问出尘吗?”

    陈胤眼中闪过一丝恼恨的神sè,只要他稍微靠近张出尘,王默便会出现,不给他一点机会,他感觉自己的心思已经被王默窥破,他干笑一声,“没什么,我只是想问问她。”

    他指了指房门,“可以进去吗?”

    王默摇摇头,“她的武功高强,不可大意,隔着门说话可以。”

    陈胤靠近门笑道:“出尘,先委屈你几天,等会江南后我会提升你为杭州总管。”

    “我不稀罕你什么提升,你让给我感到恶心,滚!”

    陈胤脸上闪过一丝怒sè,“别忘记,你发过毒誓!”

    “我发誓只是光复陈朝,而并不是发誓效忠你,如果你确实是英主,我会为你效命,但你不是,你是个庸才,我只可惜那些一心光复故国的兄弟姐妹,最后都要死在你手上。”

    陈胤被妞妞骂得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他恨得一跺脚。拂袖而去。

    王默注视着他走远,他眼中lù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他也走到门口。背着手笑了笑道:“出尘姑娘,他毕竟是会主。你不能这样说他。”

    房间里。妞妞坐在áng榻上,双手抱膝,目光十分平静,和万春茶庄一样,这里也是一间南华会的牢房,此时她身上没有任何绑缚,身体内也没有中毒的异状,她的武艺保持着常态。

    妞妞是个很聪明的女子,她知道王默要控制住她。其实有很多办法,比如将她捆绑,比如趁她昏mí时给她灌药,可以让她浑身乏软无力,但王默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始终保持着她的武功和体力,还派一个哑女和她形影不离。

    她已经明白王默这样做的原因,就是为防备陈胤伤害她,在半路上,陈胤居然对她说,只要她肯屈从于他,做他的正妃,他就会饶过杨元庆,这使妞妞看透了这个皇太子虚伪的嘴脸。

    而王默却总是在陈胤悄悄靠近她时出现,很明显也是为了防备陈胤伤害自己,尽管此人也很卑鄙狡猾,但妞妞心中还是对王默怀了一份感jī,她感觉得到,王默在非常小心谨慎地保护她的清白。

    妞妞沉默了片刻便道:“王默,你虽然jiān诈狡猾,但我还是很感谢你对我的保护”

    王默微微笑了起来,“出尘姑娘,这只是各为其主,其实我个人很欣赏杨元庆,我当然不会让他的妹妹遭到什么不幸,我可不想结下这么一个仇家,出尘姑娘,你见到杨元庆时,希望你能让他知道,虽然有人对你心怀不轨,但我一直在保护你,我希望这件事后,我能和他交个朋友。”

    妞妞有些愣住了,她原以为王默是因为姑祖母才保护自己,没想到竟然是为元庆,这让她感到王默的话语中似乎藏有另一种深意,“王默,我真不懂你的意思,你到底在帮谁?”

    王默淡淡一笑,转身便背着手走了,忽然又想起什么,回头给义女乔丫儿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不准任何人进去!’

    前堂,宋本初已经赶到,他心中紧张万分,对陈胤讲述着京城发生的事情。

    陈胤脸sè铁青,他万万没用想到杨元庆竟然带军队去端了万春茶庄,抓走了所有的人,根本不管张出尘的死活。

    他恨得重重一拍桌子,“他真的不管他女人的死活吗?”

    这时,王默走了进来,惊疑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先生,杨元庆并没有上当,他反而带军队端了万春茶庄,把袁思祖和其他弟兄们都抓走了,这可怎么办?”

    陈胤语气有点不满,因为这个主意是王默出的,以张出尘为yòu饵,引杨元庆来上当,现在杨元庆没有上当,反而让他们被动了。

    宋本初在一旁没有吭声,本来昨天晚上他就觉得这个主意有漏洞,那就是张出尘不是一般女子,她是宫母的侄孙女,就算杨元庆不受威胁,他们不敢把她怎么样,而杨元庆也完全可以没有顾忌地收拾他们,这其实是一个馊主意,当王默提出这个方案时,他就想反对,可会主却欣然答应,他就没有提出来,可现在看来,他的担心并不是多余。

    王默叹了口气道:“是我的责任,我太小瞧他了,以为他为了女人定会不顾一切来咸阳,这件事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王默的自责让陈胤难以怪罪他,毕竟这个方案大家讨论时他也同意了,这只能说谁都没有想到杨元庆竟会不管他心爱女人的死活。

    “既然发生了,就不要互相责怪,我们想一想该如何应对此事。”

    王默沉思片刻便道:“这件事我觉得有点蹊跷,杨元庆怎么这样快就带军队来,我觉得就像事先准备好一样。”

    “如果是事先准备好,他昨晚就不让会主离开都会市。”宋本初终于忍不住插口道。

    “如果他就是想等会主离开,再端我们的据点呢?而且晚上闹事也容易被军队发现。”

    宋本初的地位远远比不上王默,他的意见不受重视,陈胤有点听懂王默的意思了,“先生是说,我们中间有人暗通杨元庆。”

    王默点了点头,“这是我的直觉,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我总觉得有人和杨元庆一样,不希望我们用出尘来做饵。想破坏我们的计划。”

    陈胤脑海里忽然跳出了一堆乱蓬蓬的红胡子,难道会是他?

    就这时。门外传来吱嘎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随即传来门外放哨人惊恐的喊声,“快来人!”

    屋里几人大吃一惊。他们立刻开门出去。只见酒肆门口停着一辆马车,马车门已半开,lù出浑身是血的袁思祖,已经奄奄一息,众人慌忙将他抬进酒肆。

    宋本初见马车里还有两只装得鼓鼓囊囊的大麻袋,他随手拎下一袋,只闻到一股血腥之气,有血水从麻袋内透出,他心中吃一惊。打开麻袋看了一眼,吓得他惊叫一声,像被毒蛇咬了似的甩掉麻袋,一**跌坐在地上。

    他的惊叫声使其他几人一起回头,却发现从麻袋里滚出了一颗人头,众人也看见麻袋里的东西,向被雷击一般,呆住了。

    房间里,几个人都沉默不语,两麻袋人头就堆在墙角,散发着一股股血腥之气,陈胤有些失hún落魄,三十几名南华会骨干竟全部被斩杀,使他心中一阵阵胆寒,他忽然觉得招惹杨元庆绝对不是一件明智之事,那个家伙太心狠手辣了。

    “他醒了!”

    宋本初低低喊一声,众人一起围上,只见躺在榻上的袁思祖慢慢睁开眼,他挣扎着要坐起身,陈胤连忙扶起他,急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狠了!”

    袁思祖颤抖着声音,眼睛里lù出恐惧的目光,“他竟然当着我的面,亲手将二十几个弟兄砍掉了脑袋。”

    他这句话使房间里的几个人都从脚底冒起一股寒气,陈胤竟不由自主地mō了mō自己的脖子。

    袁思祖一把抓住陈胤的手,急不可耐道:“会主,他手上有你的名单,就是那份核心名单。”

    陈胤惊得脸sè一变,他从怀中mō出一份名单,递在他面前,“你是说这份名单?”

    袁思祖点点头,“就是它,他给看的,他说你两个时辰内不把出尘交给他,他就会把这份名单交给皇帝,还要亲自领兵杀绝南华会。”

    “两个时辰!”

    陈胤惊叫一声,跳起身大喊:“快!快去准备马车。”

    他已经被杨元庆残酷杀戮吓得胆寒了,他完全相信杨元庆能说到做到,杀绝他们南华会,这名单上的三十五名心腹,是他多年心血,他怎么能杨元庆交给隋帝。

    他房间内谁都不动,急得直跺脚,“快把她送回去,要不然来不及了。”

    “会主,请你冷静一下!”

    王默也着急道:“现在急也没有用,我们先把思路理清楚。”

    “什么思路?”惊恐加上着急,让陈胤头脑有点糊涂了。

    “这份名单!”

    王默一指他手中的名单,“杨元庆是怎么得到的?”

    一句话提醒了陈胤,他慢慢坐下,怀疑地看了一眼袁思祖,他也是知道一点名单上的人,袁思祖急忙道:“会主,我绝没有泄lù,杀了我,我也不会泄lù一字。”

    “难道是他从密室找到了什么?”王默迟疑着自言自语道。

    “不可能!”

    陈胤立刻否认,“临走时我把密室里的金锭和所有文书都带走了,里面就只剩钱和帐本。”

    “那就奇怪了,这份名单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如果我们不说,杨元庆怎么会知道?”王默眉头皱成一团。

    这时,陈胤的脑海不由自主地又浮现出了一堆乱蓬蓬的红胡子,他咬牙切齿道:“我想,我知道是谁了!”

    【一些细节处,老高虽想到了,但可能没有写出来,让部分读者心里有点不舒服,大家可以重新看一下第二十章《以命威胁》,老高又补充了一些细节,另外,王默为什么要千方百计保护住妞妞的清白,是有原因的,下一章揭晓,大家不要急】!。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