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八章 两肋插刀【第四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大堂之上……杨示庆正背着手凝视着县令座位上方的牌匾明镜高悬……”单雄信则牵着马站在堂下,他也经常去上党县衙办事,还从未见过牵马进县衙大堂的,他们是硬闯进来,数十名衙役拿刀执棍,在两边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两人皆穿着普通的布衣布袍,且布衣颜sè偏深,这是一和身份地位偏下层的穿着,偏偏二人皆身材魁梧,气势威武,看起来便是武艺高强之人,令衙役们不敢贸然冲上,只等县令前来。

    “县令驾到!威武”

    两边衙役一起高喝,杨元庆冷眼钦视,只见一名四十余岁的官员大步走来,皮肤微黑,相貌端正,头戴方笼乌纱帽,身着绛sè官袍,脚穿乌皮靴,步履沉稳,他知道,此人必然就是大兴县令。

    “什么人,胆大包天,竟敢闯县衙!”

    楼穆云先入为主,被杨元庆的蓝衣布袍所míhuò,口气顿时变得严厉起来,可走近了,他脚步猛然一停,他才发现杨元庆的手上竟然出现了一只紫金鱼袋。

    紫金鱼货是从三品以上官员才有资格佩戴,从三品以下,五品以上只有银鱼袋,而他楼穆云连银鱼袋都没有,佩戴了紫金鱼袋,莫说他这个小小县衙,就是朝堂,也可以堂而皇之闯上去。

    这位年轻人是谁?不会是哪家权贵子弟吧!这时杨元庆的衣衫已经变得不重要,杨元庆手中刺眼的紫sè已经一切都遮掩住了,楼穆云口气马上变软,他拱手陪笑道:“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在下杨元庆,十州大利城主,上镇将。”杨元庆冷冷道。

    “原来是杨将军,久仰!”

    楼穆云确实知道他,几天前,杨元庆和贺若弼的生死斗,令他费尽了心衙役们累了整整一天。

    “不敢当,今天来找楼县令,是有一事相求。”

    一路之上,杨元庆已经想好了说辞和对策他知道这件事的转机在哪里?这件事的转机就在楼穆云不敢立案。

    “杨将军请说,只要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一定帮忙。”

    楼穆云的话说得很活,给自己留有余地,他已隆隐猜到了杨元庆的来意,他当然不敢轻易答应什么。

    “杨将军请到后堂一叙。”

    “不用了。”

    杨元庆必须在齐王心腹到来前,把人提走,他拱手笑道:“我是来要一人一个时辰前贵县衙役在长兴坊抓了一人姓秦,楼县令应该很清楚我说的是谁。”

    楼穆云心中暗暗吃惊,那个秦琼不是没有后台背景吗?怎么把杨元……庆给引出来了,杨元庆是杨素之羽,他多多少少有点忌惮,不过杨素并不在京中,这又使他的忌惮中少了一分压迫人心的危急感,至少他知道杨元庆来要人,杨素并不知情,以杨素几十年的官场磨练也未必会同意杨元庆这和违反规矩的行为。

    甚至连他父亲杨玄感都不知情,如果是杨玄感的授意,那来要人的,应该是杨玄tǐng,而不是杨元庆亲自来,这必然是杨元庆擅自所为。

    楼穆云心中迅速权衡利弊,一个擅自所为的权门庶剁远远比不上齐王的份量,当然,杨元庆也不好当场翻脸,楼穆云老jiān巨猾,他眼珠一转,立刻有了应对之策。

    “这个有点不好办。”

    楼穆云脸lù难sè道:“毕竟他犯了案,就这么放人,下官也交代不过去,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杨将军愿意做保人,保证需要审案时,他能够准时到场,我便可以放了此人。”

    楼穆云向旁边主簿使了一个眼sè,“去准备担保文书。”

    “不用准备,我可以答应担保,你立刻放人。”

    杨元庆心里明白,担保一套手续至少要耗费半个时辰,那时齐王府的人也赶来了,这个县令就是想拖延时间……

    杨元庆的语气立刻变得严厉起来,“楼县令,请你立刻放人!”

    “好吧!我们就一言为定。”

    楼穆云无可奈何,一摆手,“放人!”

    大兴县监狱门口,县法曹陪同着杨元庆二人提取人犯,狱头已经去了多时,应该快到了,单雄信在焦急地等候着,不停探头向狱中张望,他对狱中的黑幕很了解,就怕秦琼遭到暗算,这时,监狱里隐隐传来铁门沉重的开启声,他急忙迎了上去……

    杨元庆心中则有一丝不安,他觉得太顺利了一点,那个楼县令就那么轻而易举把人交给自己,那他又怎么向齐王交代?心中虽然疑虑,但一定要看到人,才知道那个楼县令耍弄什么花样这时监狱门内黑影出现,几名狱卒将一个灰衣男子架了出来,头上戴着黑罩,连路都走不了,明显被打得不轻,杨元庆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倒不是因为人被打,而是他感觉这个人不对秦琼至少应该是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而这个男子却身材瘦小,面容猥琐,而且他的手很细nèn,哪里是练武人的手单雄信扯下罩头,也顿时大怒,“不对!不是此人!”

    杨元庆一把揪住旁边法曹的脖领,冷冷道:“你们竟敢耍我?”

    “卑职不敢!”

    法曹慌慌张张禀报:“上午抓来的就是此人,确实姓秦,叫秦四郎,因偷积善寺的香炉被抓,难道杨将军要的不是他吗?”

    “这个狗官!”

    杨元庆的牙齿里狠狠地迸出这句话,楼穆云果然在他面前耍论抢,和他玩文字游戏,他一把将法曹甩开,对单雄信道!”我们走!”

    他翻身上马,向县衙大门疾奔,他已经明白楼穆云的用意了还是那四个字……”拖延时间”拖延到齐王的人赶来。

    单雄信心急如焚,跟着杨元庆,催马向县衙大门奔去……两人风驰电掣一般,片刻便赶来,刚到大门口,只见对面也奔来大群人……为首是一名头戴幞头的大汉,相貌凶恶,手执一根狼牙棒。

    他身后跟着三十余名随从,都骑在马上,个个身材魁梧,人人手执熟铜棍,腰挎长刀,一看便是杨暕府上的爪牙……他们手上的熟铜棍便是有名的,黄金棍”齐王府的标志。

    为首之人便是杨暕手下的得力干将库狄仲椅……奉命来杀秦琼灭口,不料正好在县衙前和杨元庆相遇。

    库狄仲骑不认识杨元庆,见有人拦住去路,他勃然大怒,划要大骂,后面一名随从却见过,连忙上前低声道:“库爷,此人便是在灞上打伤乔爷的杨元庆。”

    库秋仲稽一愣……不由勒住缰绳向后退了两步,上下打量一眼杨元……庆,心中惊疑……此人又来做什么?

    他不敢贸然,便拱手道:“杨将军,为何拦住我们去路?”

    杨元庆冷冷道:“我是来告诉你,你们要找的人,已经被送去京兆府立案,你们去京兆府要人吧!”

    库狄仲琦哪里肯相信他的话,他向县衙内看了一眼,正好看见一名捕头躲在门口向他拼命摆手,库狄仲琦心里明白了,他冷笑一声,“我们不是来找什么人,我们来县衙是有别的事,请你让开。”

    “假如我不让呢?”杨元庆淡淡道。

    库狄仲琦大怒,他马鞭一指杨元庆,“姓杨的,别敬酒不喝喝罚酒,别以为你是杨太仆的孙子,我们就怕你了,上次之事还没找你算帐,这次你又想找齐王麻烦,告诉你,齐王发狠,就是十个杨太仆来也救不了你,识相的,给我滚开!”

    杨元庆取下引,抽出一支铁箭,张引搭箭,一拉子,瞄准了他,一言不发,意思就是告诉他,要么滚,要么打。

    库狄仲骑头皮一阵发麻,他最怕这和人,不跟他费嘴皮子,上来就动真格的,对方的箭尖闪烁着青幽幽的光芒,使他心中不由地惧怕起来,硬着头皮喊道:“杨元庆,这是天子脚下,你胆敢他话没有说完,杨元庆的铁箭便脱弦而出,力道强劲,疾如闪电,战场上的大将都夺不过,更不用说一个无赖、恶棍,但杨元庆的箭很有分寸,并没有射他的要害,而是一箭射穿了库狄仲骑肩膀,铁箭强大,顿时肩膀骨头碎裂,库狄仲巅一声惨叫,从马上栽落。

    杨元庆随即一挥长槊,声音如炸雷,“我杀你们如碾死蚂蚁,统统……给我滚!”

    三十余名随从对面善良民众,他们是虎狼,而在真正的虎狼面前,他们则变成了绵羊,杨元庆的狠毒将他们吓得hún飞魄散,抬起库狄仲椅,仓惶逃走,眨眼间一个不剩。

    身后的单雄信没想到杨元庆下手如此狠,几乎没有疾话,他喃喃道:“元庆,就这么……结束了?”

    杨元庆冷笑一声,“我做事向来如此,要么别做,做了就要见血,与其让别人恨你,不如让他怕你,走吧!”

    他调转马头,向县衙冲去,几名衙役关门不及,被杨元庆一阵风似地冲进了县衙,直冲大堂,吓得衙役们一阵大乱,惊慌失措,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大堂上,楼穆云正在听捕头的禀报,惊得他目瞪口呆,杨暕手下的三恶之一库狄仲骑,就这么被一箭射穿巅膀吗?杨元庆还真敢动手。

    “使君,杀进来了!”

    堂下有人大喊,紧接著马蹄声如雷鸣,杨元庆势如狂雷,纵马冲入大堂,他挥动破天槊横扫而去,大堂两边呈列的杀威棒被扫得七零八落,棍棒乱飞,楼穆云吓得hún飞魄散,转身要逃,却被杨元庆用长槊摁倒在地,槊尖顶住他的xiōng膛。

    楼穆云感觉xiōng膛疼痛难忍,槊尖已经刺破他的官服,顶在他的皮肉上,只要杨元庆稍稍用力,他就心脏破裂而亡,楼穆云干咽一口唾沫,急喊道:“杨元庆,我是朝廷命官,你别乱来。”

    “把人放了,我饶你一命。”

    楼穆云心中又急又怕,他怕杨元庆伤他,可更怕齐王饶不了他,他大喊道:“可是那秦琼杀人,有人命在身,我怎敢擅自放他,这是要立案。”

    “你这个狗官!”

    杨元庆咬牙道:“齐王要人,你就不立案了,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杨元庆从腰间抽出利剑,在他眼前一横,“睁开你狗眼看清楚了,这是什么剑?”

    楼穆云身为大兴县县令,必须要识得很多重要的东西,眼前这把剑他见过图样,不由惊呼一声,“磐郢剑!”

    杨元庆冷冷一笑,“没错,你果然有几分见识,这就是圣上的磐郢剑,可能斩你狗头?”

    楼穆云心中大为恐惧,磐郢剑是圣上的sī人之剑,虽不像尚方天子剑那样拥有天子国威,但它却意味着杨元庆和圣上的关系不一般,这比尚方天子剑还要让他害怕。

    “我放人,立刻就放人!”他恐惧得大喊起来。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