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二章 最坏结果(350张月票加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罂杨元庆实际上并没有远去,正如登高是为了望远一样,杨率军脱离战场,也是为了把整个代州战局看得更清楚。

    此时,他的幽州骑兵就在距离战场二十里外,已经不再是五千骑兵,加上一千投降的杨谅军和侯莫陈带来的五百骑兵,再去掉前天伤亡的四百余人,他现在一共有六千精锐骑兵,是一支足以左右代州战局的力量。

    斥候已经给杨元庆带来各种情报,包括杨谅的军种、兵力人数和装备情况,他需要把这些情报一一分解,从中找到乔钟葵军的漏洞。

    六千骑兵位于一片占地广阔的松树林旁,士兵们都在松树林内抓紧时间最后休息,在一座平坦的大石旁围着数十名军官,他们在旁听杨元庆战术分析。

    在桌子大的石面上,杨元庆用树枝作营盘,用石块作军队,又将部分石块涂黑充作骑兵。

    “从战俘口中,我得到了详细的情报,叛军一共是三万五千到三万七千人左右,其中三万五千步兵,二千到三十骑兵,然后再从乔钟葵的出阵兵力部署,我们便可以反推他留在大营内兵力,他在大营内留了八千军,这八千军应该就是用来对付我们,同时也用来防御大营辎重。”

    杨元庆将几块普通石头放在大营内,又继续道:“这八千人有三千长矛步兵和五千弓弩手,在大营内只有两三十匹骡马,并没有战马。”

    说到这里,杨元庆对众军官笑道:“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

    众军官窃窃sī语,侯莫陈眉头一皱道:“将军的意思,莫非是想声东击西?”

    自从杨元庆以霹雳手段杀掉贺兰谊和赵什住后,侯莫陈对杨元庆的果断风格和软硬手段极为佩服,更重要是杨元庆对他的信任,使他完全收敛了高位自居的一点点傲慢之心,说话之间…语气也多了几分敬重。

    杨元庆见侯莫陈果然有点谋略,竟然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便笑道:“侯莫陈将军继续说下去。”

    侯莫陈也拾起两块小石子放在营内,对众人笑道:“杨将军刚才说…营内没有骑兵,这就注定大营内叛军只能稳固防守,那咱们只需派出一千人,乔扮成六千主力,在大营附近吸引他们”

    他又将一块大石重重放到乔钟葵军旁,“我们主力则配合杨义臣军从侧面进攻乔钟葵主力,此战敌军必败。”

    “那必须让敌军主力远离大营!”另一名军官也提出了自己的想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便渐渐将一个完整的计划勾勒出来,杨元庆最早发现了乔钟葵军的软肋,那就是他骑兵不足,因为乔钟葵来代州是攻城,便只带了五千骑兵。

    在前天和他一战中,五千骑兵也消耗近半,骑兵不足便导致乔钟葵的一个无奈之举…他既要保护大营,又要留足军队对付自己,所以他便大营内留下八千弓弩兵和矛兵…这样一来,叛军的漏洞就出来了,正如侯莫陈所言,用少量军队扮作主力,而他们的主力则投入到正面战场,此战,乔钟葵必败无疑。

    众人散去,杨元庆将杨家臣留下,他还有重要事情对他说。

    “这一千进攻大营的骑兵就由你率领,虚张声势…引而不攻,只要拖住大营之军,就算你立下大功。”

    “属下明白!”

    杨元庆沉思片刻又道:“平息杨谅之战结束后,你就留在幽州为将,这也是祖父的意思,把甲组的九名弟兄留给你…给大家挣一份前途吧!”

    杨家臣默默点头,他离开京城前,主人杨素也告诉过他,平息杨谅之乱后,他们一部人就要留在幽州为将,铁影十八骑跟随杨素十几年,年纪都大了,主人要给他们一一安排前程。

    杨元庆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先不要想这么多,集中精力打好这一仗!”

    ‘咚!咚!咚!,战鼓声的节奏开始加快,代州大战即将展开,这是关系到杨谅大局成败的一战,如果北部战败,就将严重牵制住杨谅在并州南部的战局,杨谅手中虽然有二十余万兵力,但府兵精锐只有十万,而仅代州之战,他獯投入了五万府兵精锐,现在还有三万八千人,最后的决战拉开了序幕。

    两支军队已摆开阵势,旌旗招展,矛戟如林,杨义臣目光注视着两里外的近三万叛军,他的眼中渐渐lù出了兴奋之sè,对方只有三万人,骑兵只有五千,这是杨元庆给他创造的机会。

    杨义臣战刀一挥,厉声高喊:“矛盾步兵,前进!”

    前列五排共四千矛盾步兵刷地举起长矛和巨盾,开始向叛军阵营进发,紧接着是两千弓弩军,再后面又是四千长矛步兵,四千跳dàng兵,四千骑兵分两队护卫两翼,二万四千步骑兵队列整齐,杀气腾腾。

    在轰隆隆的进攻战鼓声中,朔州军率先出击,对面敌军大阵内也敲响了战鼓,此时,乔钟葵心中没有一点把握,就算加上五千幽州军,对方的总兵力也比他少,但对方却有九千骑兵,而他只有三千,骑兵数量远远超过他,在旷野作战中,骑兵有着强大的优势,实力对比,他处于相当不利的下风。

    更要命是,杨元庆的五千骑兵不知道在哪里?乔钟葵可以肯定,杨元庆一定会在关键时候杀出,就看自己预留的八千军队能不能最后敌住他们。

    乔钟葵回头向大营望去,他的大营就在三里外,这又是个比较尴尬的距离,他不由暗暗叹息一声,他已经尽力,成败就看天意。

    “柱国,敌军已经进攻了!”一名亲兵大喊,打断了他的思路。

    乔钟葵凝视远方,他也冷冷下令道:“弩兵准备迎战!”

    鼓声大作,战旗挥舞,五千弩兵列阵成三排,五千把擘张弩瞄准了列队前进的朔州军。

    在中原军队作战中…弩所能发挥的威力要远逊于对胡人作战,很大一个原因是中原军队不仅弩箭犀利,防护能力也同样强大,他们不仅身着铁铠…同时他们的盾牌能有效抵挡箭矢,相比之下,胡人重视骑兵冲刺,防御能力较弱,这就使弩箭的威力得到最大程度发挥。

    当朔州军进入百步后,叛军鼓点加密,黑旗挥舞…五千弩弓同时发射,一时箭雨铺天盖地,射向朔州军,四千矛盾步兵发一声喊,同时举起六角藤盾,密集的箭雨射入军队集群中,不断有惨叫声起伏,尽管藤盾能有效防御箭矢…但毕竟没有无懈可击的防御,在密集的箭雨中还是有近百人被箭矢射中,有的当场阵亡…有的被箭射伤,蜷缩在地上,不能前军。

    四千矛盾步兵并没有停步,依然举大盾缓缓前进,后面的两千弩兵也同时还击,两片箭雨在空中交织,遮蔽了天空

    “弩兵撤下,长矛军出击!”

    乔钟葵见弩军无法大量杀伤敌军,他改变战术,由长矛兵出击…数千弩兵如潮水般退下,八千长矛步兵迎战而出,密集如林,矛尖闪烁着杀气。

    杨义臣见天空上的箭雨消失,又毅然下令,“命矛盾军冲击…两翼骑兵杀上!”

    战鼓声再次敲响,这是加快战斗的命令,四千朔州矛盾步兵加快步伐,向敌阵猛冲而去,两翼四千骑兵以弧线杀出,直击敌军侧翼,两支军队在鼓声中轰然相撞,矛尖相撞,血光四溅,战马奔腾,刀劈如电,惨叫声,悲鸣声,喊杀声、头骨破碎,四肢分离,数万大军在尘土飞扬中混战成一团。

    乔钟葵是奉命攻打代州,他带有大量的粮食和辎重,后勤给养对他的四万军队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一旦他的粮食被敌军焚毁,并且后路被截断,那他的军队在三天内就将全线崩溃,因此保住大营和粮食辎重也是他的重中之重。

    大营距离战场只有三里远,这是乔钟葵最关键的底线,不管杨义臣怎么引他北上,他都坚决不肯离开这个距离,这就能保证军队可以随时回援大营,也能使大营内的守军随时可以支援战场。

    乔钟葵在大营内留驻了八千军队,五千弓兵和三千长矛步兵,就在大战爆发两个时辰后,幽州骑兵终于出现在大营以南三里外,大旗猎猎,尘土飞扬,令军营守军十分紧张,五千弓弩兵严阵以待。

    战场上的jī战已经进入白热化,双方所有的兵力全部投入,朔州军两万四千人对并州精锐三万人,尽管并州军数量占优,但朔州多出两千骑兵,并且没有弩兵,使双方势均力敌。

    战场上尘土飞扬,黄尘弥漫天空,遮蔽阳光,使天日无sè,鼓声、喊杀声,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战争之惨烈使每个士兵都俨如在地狱断崖前挣扎,随着时间推移,士兵的体力就成为了决定胜负的关键,而体力就在于平时的训练。

    尽管双方都是精锐之兵,但两个时辰的鏖战还是使每个士兵都变得筋疲力尽,都处于一种体力崩溃的边缘,战争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乔钟葵心急如焚,如果这个时候幽州骑兵杀出,那他就完了,他最终决定放弃大营,调八千生力军投入战斗。

    就在他刚要下令之时,远方忽然传来了jī昂的号角声,“呜——

    这劲吹的号角声仿佛原野上的风暴,山中的雷鸣,黄尘弥漫,马蹄声敲打着大地,五千幽州骑兵在最关键时刻杀来了,铺天盖地的骑兵出现在并州军右侧。

    主将杨元庆一马当先,手执巨盾和破天槊,战马赤红sè的鬃毛飘舞,他头盔上的红缨在风中飞扬,在他身后,五千骑兵呼啸向前,如同奔向海岸的汹涌大浪,每个人心中的战争狂热又像火焰一样在他们的血液中燃烧,高举长矛扑向并州军。

    并州军军心开始动摇,右翼大将王拔见形势危急,他大吼一声,“跟我迎战!”

    他率领一千骑兵冲上迎战,王拔大枪挥舞,直取杨元庆,杨元庆扔掉盾牌,目光冷厉,战马疾驰,破天槊尖爆发出千斤冲力,马槊快如闪电,比王拔的铁枪快了一步,一槊刺穿了王拔的铁铠和xiōng膛,两马交错,王拔战马已空,他魁梧的身体被杨元庆高高挑在槊尖

    幽州骑兵的杀来使朔州军士气高昂,也使并州叛军惊恐万分,乔钟葵尽管知道会有这一刻,可当它真的到来时,乔钟葵却感到一种无尽的绝望,就像他陷入沼泽,当污泥即将漫过他头顶的那一刻。

    “营内军队出击!”

    他嘶声大喊:“放弃大营,全军出击!”

    赤sè双旗挥舞,命令守军出击,八千守军从大营内奔出,却遭到了一千幽州骑兵拦截,阻断了大营士兵北援之路,也扼断了并州军的最后一线希望。

    五千幽州骑兵如海啸般吞没而至,从侧面杀进了并州军,并州军右翼率先奔溃,紧接着溃退的浪潮席卷全军,并州全线溃败,杨义臣趁机纵兵进攻,并州军大败,士兵们互相践踏,争先恐后逃命,丢盔弃甲,四散奔逃,或跪地投降求饶。

    这一战,朔幽联军斩敌一万,俘敌二万余人,夺取粮食物资不计其数,主将乔钟葵死在乱军之中。

    代州惨败不仅使杨谅的五千精锐全军覆,同时使整个并州的局势开始向不利于杨谅的方向发展,支持杨谅的十九个州在代州大战后,有十一个州转而倒戈朝廷,不再支持杨谅,而保持观望的三十三个州则纷纷发表讨逆声明,斥责杨谅谋逆。

    受代州大捷的鼓舞,河内行军总管史详率两万军队,在须水大败进入冀州的三万叛军,使杨谅企图跨过太行山,进军河北的计划破灭。

    消息传到京城,满朝庆贺,杨广下旨重赏代州之战的军队绢五十万匹、银五万两,并封杨义臣为上大将军,相州刺史,赐绢二千匹,女妓十人;封李景为柱国,拜右武卫大将军,赐绢三千匹,女乐一部。

    封偏将杨元庆为大利城和九原城双城城主、上镇将军、赐勋仪同三司,进爵飞狐县子爵,赏绢万匹,白银五千两。

    其余有功将领皆有封赏,杨元庆随即将他的赏赐分给手下官兵,自己不留一物,一时五千幽州骑兵欢声雷动,人人心怀感jī。!。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