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章 欺人太甚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京城利人市也就是唐朝时的西市,占地两个坊大小,四周修有内城墙,市内邸店林立,物品琳琅满目,贸易极为繁荣,又有胡商的收宝店和波斯邸,是京城,乃至整个大隋王朝最繁华的市场,各个店铺又按大类聚集在一起,叫做‘行’,如米行、绢行、布行、骡马行等。

    马行在西北角,紧靠放生池,拥有三四十家大马店,大多时候只是出售驾车驽马,上好的战马很难出现,一般战马都会被军队垄断,或者来京城的半路上就会卖光,隋朝武风昌盛,很多练武之人都希望能有一匹好马,但得到好马的机会不多,往往一匹好马出现,会引来数十人争抢。

    此时,马行内沸腾了,街道上忽然出现了一百五十多匹上好的战马,轰动了所有店铺,听说是卖马,各家店铺蜂拥而出,争先恐后抢这些战马,他们都是行家,一看这些战马都是来自草原的上等突厥马,如果草原上没有关系,突厥人根本就不会卖。

    这让康巴斯等人又惊又喜,价格已经翻到五倍了,远远超过他们三倍的预想,还是苏五叔有经验,他立刻喊住众人,“这些马要都全卖,五匹一组,谁出的价格最高,就卖给谁!”

    这个办法不错,胖鱼立刻兴奋得大喊:“现在一匹不卖,大家按出价高低来买。”

    “这些马我全买了!”

    有人高喊一声,街道上顿时安静下来,只见前方走来一群人,约五六十人之多,都穿着黑色家丁服,为首是一名锦袍男子,头戴金冠,身材魁梧,一脸横肉,目光冷酷,令人心生惧意,他骑在马上,手执一柄狼牙槊.

    大家明显有点害怕这群人,纷纷退下去了,不敢来争马,苏五叔认识这群人,他心中暗暗叫苦,京城一直有四霸,其中首霸刘居士在七年前已经被杀,还剩下三霸。

    京城三霸都是朝廷权贵子女,甚至还是皇族,比如京城第一霸就是太子杨广的次子,豫章王杨暕,他欺男霸女,鱼肉民众,可谓无恶不作,被京城人痛恨到极点。

    第二霸是宇文化及,他仗着父亲宇文述的权势,敲诈勒索,巧取豪夺,恶名远扬。

    眼前这群人就是京城三霸中的第三霸,贺若三虎,也就是贺若弼的三个儿子,这个锦袍男子就是次子贺若锦。

    原来贺若家三虎也是惹不得的豪强恶霸,甚至曾经当街杀人,但自从四年前太子杨勇被废,贺若弼因为站错队,支持太子杨勇而被牵连,虽然没有论罪,但已经被边缘化,这两年贺若弼比较低调了。

    而贺若三虎也没有了从前的嚣张,不过余威尚在,他们依然很强势,他看中的东西,不容许别人和他们争抢,此时,他们便一眼看中了这群马。

    贺若锦带着家丁就是来马市买马,准备用作庄丁巡逻之用,但马市中的马大多是驽马,让他很失望,就在他准备离开之时,街上忽然来了一群马,老远便可看出这群马非同一般,使他眼睛顿时亮了。

    贺若锦武功高强,对战马也有眼力,他翻身下马,走上前拍了拍这些马匹,每一匹都四肢强健,皮毛光滑,毛色也不杂,都是上好战马,他心中暗暗赞叹,居然来了这么多好马,他决定全部拿下。

    “你们谁是马匹的主人?”他目光扫向康巴斯、胖鱼等人。

    胖鱼恨他态度强横,便不理睬他,康巴斯为人老实一点,连忙上前拱手道:“这些马是我们所贩。”

    贺若锦打量他一眼,见他身着边塞军的军服,而且是个粟特人,心中便轻视了几分,便冷冷道:“这些马我全买了,你们开个价吧!”

    胖鱼恨恨道:“这些马我们不卖!”

    康巴斯连忙拦住他,他年纪稍大,从前经商也见过世面,他见众马店掌柜都明显害怕此人,苏五叔甚至不敢吭声,他便知道此人不好惹,他不想惹事,便道:“这些马两百吊钱一匹。”

    他们的本钱是六十吊一匹,这还是突厥人看在杨元庆的面子按驽马的价格卖给他们,如果没有杨元庆的面子,突厥人根本就不卖,千里迢迢运到京城来,一路上还要雇人并耗费草料,两百吊一匹,价格绝对不高,康巴斯不想惹事,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三倍价格卖掉。

    贺若锦脸一沉,“哪有这么贵的马,五十吊一匹,我全买了。”

    马行里二十岁的驽马都不止五十吊,何况他们这是上等战马,马行里卖给客人的售价都要五百吊一匹,五十吊,这明显是就是抢劫了。

    康巴斯脸色大变,他立刻摇头,“二百吊,少一钱都不卖。”

    “是吗?”

    贺若锦眼睛眯了起来,“几个叫花子边军,居然敢在京城撒野,狂啊!真他娘的狂。”

    他忽然厉声喝道:“你们一定是私卖军队的马,要拿你们去见官!”

    他回头大喊:“把他们全部抓起来。”

    尉迟绾和胖鱼勃然大怒,他们同时拔出刀,怒视众人,尉迟绾咬牙道:“谁敢上来,我让他成刀下之鬼!”

    贺若锦一共有六十几名手下,都是练过武的高手,哪里会把这三人放在眼里,他喝令一声,“给我拿下他们,若反抗,格杀勿论,一切由我来承担!”

    康巴斯见势不妙,他们只有三人,根本打不过这群人,他一把将他俩推走,“你们快去找将军,这边我来应付。”

    苏五叔知道这帮恶霸是借口抓人见官,若被抓进贺若府,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也急道:“你们别傻了,快跟我跑!”

    这时,贺若锦冲上来,猛地一拳打来,康巴斯措不及防,被打翻在地,贺若锦用脚踩住康巴斯脖子,他一挥狼牙槊,“这些人是突厥奸细,给我抓起来!”

    尉迟绾和胖鱼眼睛都红了,康巴斯在地上大喊:“你们快跑,你们不走,我们全死定了。”

    胖鱼一咬牙,“尉迟,我们走!”

    他们催马狂奔而去,老远听见胖鱼大喊:“你们这帮王八蛋,等我们将军来,你们就哭吧!”

    贺若锦得意万分,哈哈大笑,这些良马全归他了,不过这些人的将军是谁,他倒要拷问一番,他一挥手,“把人和马全部带回府去。”

    众家丁将康巴斯捆上,搭在马背,拉着马缰绳便走了,周围马店里人都暗暗叹息,正好遇到贺若三虎,他们运气也太背了

    杨元庆已经被族叔杨玄挺请进了房间,杨玄挺是杨素兄弟杨约之子,一直掌管杨府大权,他见杨元庆五年未见,竟然长得如此高壮,令他赞叹不已,真如家主杨素所言,杨家又得一个栋梁之才。

    杨元庆却没有心思跟他寒暄套旧,他便开门见山问道:“请六叔告诉我,我的房子为何被烧,我婶娘和妹妹到哪里去了?”

    杨玄挺知道他会问这件事,这件事他心中也很愧疚,杨玄挺叹了口气道:“说起来我也有责任,我发现得太晚,夜里起火,我带人赶到现场,大火已经将宅子吞没了,元庆,你还记得你祖母那件事吗?”

    杨元庆明白他说的是贺若云娘那件事,他心中一怔,难道和那件事有关?

    “那件事我还记得很清楚,房子被烧和它有关系吗?”

    杨玄挺点点头,“和那件事有直接关系。”

    他眼中也露出愤恨之色,“我也原以为这件事结束了,却没想到贺若云娘一直怀恨在心,就在你离家从军的第二年,家主跟随太子率军北征,贺若云娘便利用这个机会,让贺若家出手,逼走了你的婶娘和妹妹,烧了房子,我得到消息后,四处去寻找她们,但已经找不到了,我还派人去江南沈家,也没有找到她们。”

    “砰!”地一拳,杨元庆狠狠砸在桌子上,桌上茶杯跳了起来,摔碎在地,婶娘和妞妞都会武功,不是逼走那么简单,一定是动用了武力,夜晚动手,有没有伤害到她们?

    杨玄挺连忙劝住他,“元庆,你要冷静,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杨元庆克制住了滔天怒火,冷冷问道:“贺若云娘在吗?我去问她要人。”

    杨玄挺苦笑一声,“贺若云娘去年已经病逝了,也算一报还一报了。”

    “事情没有完,我去找贺若家要人!”杨元庆的眼中射出冷酷之色。

    杨玄挺大急,“元庆,这件事你不要急这一时,等你祖父回来了,再让他拿主意,毕竟是贺若家,你会给祖父闯祸的。”

    杨元庆冷冷笑了起来,“这么多年了,祖父一直瞒着我,或者说他根本没把她们二人死活放在心上,他是堂堂的尚书右仆射,他如果有心,他能找不到人吗?六叔,一个是我养母,一个是我妹妹,这件事该怎么解决,我心里有数,我不会鲁莽,但也绝不会忍气吞声。”

    “可是”

    杨玄挺叹了口气,“可是贺若家不好惹,贺若三虎在京城是出了名的强悍,你会吃大亏的。”

    杨元庆‘咚!’地一声,把一个沉甸甸的布包放在桌上,大步走了出去,杨玄挺愣住了,“元庆,这是什么?”

    远远传来杨元庆的声音,“那是西突厥达头可汗的人头,我从两万军中猎到,他们能吗?”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