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二卷 扫八荒,老天逆我叫他亡 第九百五十一章 苦练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小说
    “坏了!”看到山世的一幕,秦且歌也吃了一惊,他不知道唐风为什么会在闯山的时候突然走神,导致这样恶劣的后果。

    现在唐风已经走过三百多丈的距离了,御神的攻击也到了地阶顶峰的层次,三百多道地阶高乎的全力一击,这若是全打在唐风身上,恐怕立刻就会毙命。

    吃惊也无法营救,秦且歌纵然是灵阶上品,也不可能在这一瞬间把唐风给拽回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三百多道白光全数打在唐风的身上。

    一声轻微的破碎声响起,那是护身罡气被击毁的动静,随即唐风的身子便飞了出去,重重地往山下跌落。

    秦且歌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忍不住叹息一声天妒英才,这么好的苗子竟然就折损在这里。

    一年多的时间,他与唐风虽然没多说什么话,可一来有火凤的关系在那里,二来唐风这个年轻人也给了他不错的印象,自然不想他就这样枉死。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跌落山下的唐风竟然没死,而是慢慢地又爬了起来,手捂着xiōng口,怔怔地望着御神山半晌,这才突然迈动步伐往回走来。

    等唐风走到自已面前,秦且歌才愕然地望着他道:“没受伤?”

    怎么可能会没受伤?那三百多道攻击实打实地击中了唐风的身子,可他现在除了脸sè看起来有些苍白之外,混身上下并无丝毫血迹。一个天阶上品的护身罡气,根本不可能抵御得了那么多攻击。

    “晚辈身子骨比旁人强健一些,没什么大碍,谢前辈关怀!”唐风一边想着事情,一边随口答了一句。

    被淬炼到极限的肉身,确实在这一次起了大作用,但是身上穿的不坏甲也救了自己一命,若不是有不坏甲,这一次绝对会受重伤。

    “让我看看!”秦且歌还是有些不放心,唐凤现在的神态有些恍惚,他还以为被打懵了。

    唐风点点头,也没坚持,待秦且歌仔细观察了片刻后,这才放下心来:“例也确实没大碍,不过你这些天还是好好休息下,暂且不要去闯山了,把身子调养好再说。”

    风应了一声,走到一旁盘膝坐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他却坐在了远离两大灵阶上品高手百丈之外的地方。

    刚才被御神数百道攻击打中身手的瞬间,唐风突然有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

    以自已的双乎来催动暗器已经无法再有什么实质xìng的突破了,让再柄暗器飞舞在自己身边,恐怕已到了极限。

    双手达不到要求,就永远不能施展出诸天星辰。

    诸天星辰需求的暗器数量太多,而能与这个数量相媲美的,在自已身上能找到的东西,唯有一个!

    气弃!

    奇经八脉,三百六十五处气xué点,早在唐风刚开始修炼的时候便已全数打通。而护身罡气的运转,正是从这些气xué点中涌出罡气,护在自已体外,抵御攻击。

    如果这些气xué点中涌出的罡气,每一道都能控制住一柄暗器,再加上自已的双手……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显得有些异想天开,但既然诸天星辰这个暗器手法也是异想天开出来的,那未必自己就没机会施展。

    正是为了验证这个想法,唐风才会远离两大灵阶上品高手,准备好好闭关修炼一下。

    如果真的可能,那收服御神将指日可待。不过想法虽好,可唐风知道,真的想要施展出来,难度不比闯御神山小,这对心神的要求实在太高太高了。

    一门心神,足足要分成好几百份,才能精准地控制住那么多道罡气,那么多柄暗器。

    总得一试,不为收服御神,只为这传说中的绝世暗器手法!

    接连一个月的时间,唐风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表情安详,犹如磐石一般,就连一身的气息也古井不bō,没有丝毫变化。

    这一个月的时间内,秦且歌和血天河也闯山不少次,在找到正确的闯山方法之后,两大顶尖高手每一次都有几步,但是越往后面走,需要应付的攻击越多,他们也有些应付不来,所以纵然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他们也才只走出六百五十丈而已,距离顶峰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

    “他怎么好些天都不来闯山了?”这一日闯山回来之后,秦且歌望着百丈开外的唐风,眉宇间不禁有些担忧。

    许是许久不曾说话,待在这里也太无聊了一些,血天河每次都会与秦且歌说上几句,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初生牛犊不怕虎,不过在经历一次生死之险之后恐怕就会被磨去些许锐气,他这是怕了,不敢再去闯!

    “天河兄这么想的?”秦且歌笑了一声,“老弟我倒不这么认为。”

    “哦?你觉得他为什么没再去闯了?”

    “老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哪里会知道的这么清楚?不过自从一个月前回来之后,看他神情,他好像并不是怕了,而是有什么心得正在感悟。”

    “你我待在这里的时间比他要长很多,怎地不见你我有什么心得?”血天河嗤了一声。

    秦且歌晒道:“天河兄你忘了?正确的闯山之法,还是他找出来的,若不是他福至心灵,你我如今恐怕还在五百丈徘徊呢。”

    “竖子尔!即便有心得又如诃?”血天河从不服软。

    “老弟我有一个预感,这神兵之主恐怕不会应在你我身上……”

    “你我都明白,收服御神,未必就是好事。”血天河怔怔地望着御神山顶,“你既如此看好他,为何不与他说个明白?”

    秦且歌苦笑一声:“如诃能说明白?说多了怕会引起误会,不如顺其自然的好,神兵通灵,自会择主,不是我能干预的……咦?”

    两人正说着话,百丈开外的唐风突然有了动静,这是一个月时间以来第一次有动静。

    感受到一股罡气bō动传来,秦且歌不禁扭头望去,只见唐风仍然闭目盘膝坐在那里,只不过他的面前却出现了一柄飞刀,而这柄飞刀就悬于空中,没见唐风的双手有什么动作,可这柄飞刀却在空中灵活至极地转动着,飞舞着,如臂使指。

    下一刻,又是一柄飞刀出现,两柄飞刀围绕着唐风转动不已,犹如争香的蝴蝶。

    第三柄,第四枷……

    飞刀越来越多,唐风的身子从未动迁分毫,那两只手也拢成团,抱于腹前,可他面前堆叠的飞刀,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牵引似的,一柄接一柄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加入飞舞的阵营之中。

    短短半炷香的时间,飞舞的飞刀数量就已经超过了再柄,而且数量还在持续增加之中。

    这些飞刀来回穿梭不已,带起呜鸣的破空之声,远远望去,唐风整个人被包裹在其中,犹如被铜墙铁壁守护一般。

    “这……”秦且歌不禁目瞪口呆,就连血天河也睁大了眼睛。

    两人的恨力都不俗,虽然隔着百丈距离,可依然能看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牵动飞刀飞舞的,竟然是从唐风身上涌出来的罡气!这一道道罡气从周身的气xué点涌出,跟一条条丝线一般,连接在飞刀之上,带动着飞刀舞动。

    两人从未想过,罡气竟然还可以被人操控到如此精细的程度!这已经不是人能办到的事情了,看着虽然简单,可真的要操作起来,不但对心神有极大的负荷,而且对罡气的控制也必须猪微到极限才成。

    这样的一招,进可攻,退可守,完全就是足以用来战斗中的招数。当然,这样的招数以天阶上品境界施展出来,不能说有多强大,至少秦且歌有把握一掌破了这一招,可用它来对付御神的攻击,却是再好不过了。

    “他竟然能想出这样的法子!”血天河惊奇连连,这还是头一次他口出赞誉之言。

    “不过还是不够!”秦且歌叹息一声,他看得出来,唐风现在已经到了极限,但是飞舞在他身边的飞刀,还是有些少了。

    事实也确实如秦且歌所料,用气xué点涌出的罡气控制百多柄飞刀飞舞,第一次就取得这样的成绩,已是唐风的极限了,心神耗费巨大,罡气如泄了闹的洪水一般从身体内流失,一时没周转过来,竟然先伤了自己,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来。

    当当当当……

    飞刀没了罡气控制,全部朝地上跌落,传出一片密集的声响,唐风深吸一口气,从魅影空间里取出一瓶疗伤药服下,依然闭目凝神,一边恢复,一边思索如何做得更好。

    秦且歌望着唐风,低声道:“给他点时间,他恐怕真能成功。天河兄,你如何想?”

    血天河沉声道:“你我虽无意染指神兵,可也万不能叫一个黄口小儿得了先机,这要是传扬出去,你我还有何颜面苟存于世,拼了这条xìng命,也得把御神拿下来!”

    “好!”秦且歌哈哈大笑一声:“天河兄既有兴致,那老弟就舍命陪君子,且看是你我先登顶还是这小子先登顶!”!。
欢迎您阅读莫默所写的小说唐门高手在异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