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二卷 扫八荒,老天逆我叫他亡 第七百八十九章 为什么要救我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小说
    钟露哭得相当有节奏,她的哭声不是那种绵延不绝的哭,而是哇哇哇,伴随着声调的起伏,泪水跟泉水一般喷涌出来,顺着脸颊流淌到衣襟,胸口处一片湿漉漉的。

    她就坐在地上,两只手垂在身侧,闭着眼睛哭得别提多伤心了,眼泪水就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劈里啪啦往下掉落,砸死好几只路过的蚂蚁。

    唐风手上抱着兔子腿,一时间不禁觉得索然无味。

    他对钟露这个人谈不上有什么好印象,可也没多少坏印象,最初与她相遇,她还不问青红皂白跟自己打了一场,最后自己手下留情,绕了她一命。

    此后也仅有几次碰面而已。不了解钟露的人,只会认为她人尽可夫,放荡至极,是个狐媚子。但是唐风凝练了不少钟家高手的$阴$魂,从那些$阴$魂的记忆中他能看剩钟露的成飞她会变成这样,虽然有一些自己的原因,可绝大部分还是因为环境的影响。修炼了媚,本身长相身材又不赖,更身在钟家,无力反抗钟家那些长老们的命令和索求,最后自暴自弃,彻底沦为千夫所指的**。

    唐风了解这些,所以不会象别人一样厌恶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钟露的生存之道纵然肮脏一些,也是被逼无奈。”哭什么?”

    唐风板着脸训斥了一声,“再哭就扔下你不管了。”

    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这样一个不算熟悉的女人,只能威xié一番。”哇……”

    钟露哭得更加惨绝人寰许多,撒泼似的蹬着两条修长的大腿,地面一片灰尘四起。看她的模样,哪里还有一今天阶高乎的风范?分明就象是受尽欺负的小孩子。

    唐风一阵无奈,赶紧丢掉手上的食物,走到钟露旁边使劲摸她的脑袋,语气也柔和下来:“到底哭什么?来跟哥哥说说……””我比你大,叫姐!”

    钟露睁开湿嗒嗒的眼皮,分辨了一句,说完之后又闭上眼睛哭了起来,那一双眼睛就跟水蜜桃一样。

    &日&!唐风郁闷死了,都什么时候竟然还在乎称呼这种东西,女人果然不可理喻,正当唐风不准备搭理她,任由她自生自灭之际,钟露却突然扑了上来,抱起唐风的一只胳膊又啃又咬,两只手还不停地拍打着唐风的胸口。

    没什么力气,在云海之崖下,钟露一身罡气被封印,无动用,她哪里能对唐风造成什么伤害?

    “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要救我?”

    钟露咬着唐风的手腕不放口,一个劲地问为什么。

    唐风愣了一下,这才明白钟露根本不是什么失足坠落,而是有意轻生。这是为什么?唐风实在搞不懂了,钟家纵然被灭族,可依钟家那些人对钟露做过的事情来看,她根本不会有丝毫心疼或者愤怒,因为钟家被灭而无意芶且偷生?这个理由太牵强了。

    面对一个轻生的女人,唐风哪里敢摆脱?钟露无动用罡气,一口尖牙咬在唐风的手上,唐风若是一个,铁定崩掉她一嘴牙齿。

    “为什么要救我……呜呜……”

    钟露嘴角都流出了口水,含糊不清地质问着,两只手猛拍猛打,唐风都被她压在了身下,她还骑在唐风的腰间撒泼。”你问我我问谁,看到你掉下来就不由自主地扑了下去,等后悔已经晚了。”

    唐风实话实说,刚才在山洞口看到钟露的身影,他还真的什么都没想,身体的反应完全快过脑海的思维。

    钟露不禁愣住了,拍打的动zuò也停了下来,傻傻地望着唐风。”你是狗么?赶紧松口,再不松口别怪少爷不客气了。”

    唐风晃了晃自己的手腕,也不敢太。

    钟露的嘴巴又瘪了起来。”行,你咬着,永远都别松!”

    唐风最烦女人哭哭啼啼的子,不就多几排牙印么?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伤。

    哪曾想,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之后钟露竟然还真松开了,不过下一刻让唐风膛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钟露俯下了身子,两只手抓着唐风的胳膊,一张泣血的红唇对着唐风的嘴唇就印了上来。

    唐风条件反射地一个扭头,钟露不依不饶,啃上了唐风的脖子。

    好痒!钟露的嘴巴又软又热,亲吻在脖子上带来一阵阵的感,这一瞬间,唐风的脑海中闪过了懒姐的身影,想起了小雅和莫师姐,心中涌起一阵采野花的刺jī麻

    不过刺jī归刺jī,唐风还是极力躲避着,甚至想一掌把骑在自己身上的小娘们给掀飞出去。这事搞的太莫名其妙了,钟露刚才还要死要活的,现在就弄出这阵仗,唐风还真接受不了。

    两人一亲一躲,唐风不敢动用罡气,钟露越发地肆意妄为起来,竟然开始解唐风的腰带,场面看上去缠绵湿热至极。

    折腾良久,唐风被亲了一脸口水,钟露的动zuò却突然停了下来,愣愣地看了唐风一眼。唐风也喘着气瞪着她。

    下一刻,唐风分明看到钟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黯然。没等唐风再有什么反应,钟露受惊似的从唐风身上爬了起来,窜出几丈远,蹲在一颗大树旁,双手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这叫什么事啊!唐风苦笑连连,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整理下衣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扭头撇了一眼钟露,正看到她偷偷地在瞄自己,四目相对,两人的表情都不自然起来。

    现在怎么搞?唐风本来还急着回唐家堡,但是碰到这档子事,总不能把钟露丢在这里。她既然敢从云海之崖下跳下来,怕是真心寻死的。自己不管她的话,她可能还会想别的办轻生。

    唐家两家确实有恩怨,唐风对别的钟家弟子也是没什么好感,可钟露也没做过什么大恶事,就这么让她死了唐风还真有些不忍心,这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我知道你嫌弃我。”

    唐风的思考对策,钟露却在那边自言自语起来。”恩?”

    唐风扭头望着她。

    “呵呵,……”

    钟露的笑容很有点凄凉,自怨自艾地说逍:“我的身子很脏,我也知道。你嫌弃我,我不怪你。但是你为什么要救我呃,“我只想让这具肮脏的身子烟消云散,不要再看到别人鄙夷的眼神,连这最后一点希望也无做到么?””就因为这个,你才从上面跳下来?”

    唐风无语了。

    钟露肯定地点了点头,面容有些狰狞,咬牙道:“钟家那些人全死了,我想亲手报仇的机会都没有。我只恨自己实力太低,没办将那些臭男人一个个千刀万剐,不办,“我把钟家那些人的尸体都挖了出来,凌辱过我的人,每一个都被切成了碎末!呵呵,……”

    唐风一阵汗颜,掘坟鞭尸,这手段还真够残忍的。

    什么叫最毒妇人心,这就是最毒妇人心。

    “钟家没了。我也没地方可去,我钟露在灵脉之地中得罪的人也不少,若是让以前那些仇人发现的话,你觉得我会有什么结局?”

    钟露反问唐风。

    唐风想了想,这结局恐怕还真不太好。若是正义之辈,肯定会直接把钟露这个狐媚子给诛杀掉,若是心性邪恶之辈,极有可能把钟露给软禁起来,然后满足自己的私¥欲¥。钟露这模样和身材很能惹男人遐想。

    “与其落入那些人的手中,还不如我自己做个了断。这里是最好的坟场,无人能找得到我的尸体,即便是被灵兽给吃了也没关系。”

    钟露汝然¥欲¥泣,委屈地望着唐风,“可是没想到……我就算选在这个地方,也能被你给救下!”

    “巧刽,……”

    唐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还真是太巧合了,云海之崖绵延几百里,钟露跳下来的地方正巧经过自己头顶,是自己和她有缘还是冥冥中自有天意,钟露命不该绝?”那你现在怎么办?继续寻死?”

    唐风问道。

    钟露缓缓地摇了摇头,头上的珠宝首饰传来一串叮当声响,看得出来,她特意打扮的漂漂亮亮,恐怕就是不想给自己最后的人生留下什么遗憾。”不想死了?”

    唐风不禁松了一口气。

    钟露满是幽怨地看了唐风一眼:“你以为寻死很简单么?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再没有那种舍弃一切的勇气了。”

    一般求死过一次,又没死成的人大概都会象钟露现在这样。

    “那就好!”

    唐风也安下了心,“我带你出去好了。”

    没想到钟露听了这句话之后却缓缓地摇了摇头:“你走吧,我不会离开的。去了外面也是千夫所指,我宁愿一个人在这里孤老终生。””开什么玩笑。”

    唐风白了她一眼。

    留她在云海之崖下绝对是死路一条,这里有很多凶猛的灵兽,以她现在的状况,只能成为那些灵兽的腹中物。

    钟露眼中噙着泪水,伸手擦拭了一番,很是感动逍:“从没有哪个人这么关心我……他们关心我的目的只是要跟我上床。”

    “咳咳……别误会,我没那种想。”

    钟露说的太直白,唐风听得好是尴尬。
欢迎您阅读莫默所写的小说唐门高手在异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