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二卷 扫八荒,老天逆我叫他亡 第七百五十七章 我保证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小说
    虽然被人一腿扫中后脑勺,脑袋震荡不巴”,可中年男人的神智并没有被影响到。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中了那小子的奸计,被人埋伏了。

    埋伏在这里的人拥有的庞大力道让中年男子一阵胆战心惊,跌倒在地上的瞬间便一个鱼跃而起,准备逃出屋外。

    可他才刚有动作,两只铁钳一般的大手便抓紧了他的脚踝,仿佛甩面条一般将他往地面上一甩,中年男子叭地一声跌了个狗吃屎,下巴狠狠地撞击在地面上,差点咬断了自己的舌头,嘴中全是血腥味。

    慌乱之下,这个中年男子反手一掌击去,同时双脚连蹬,企图摆脱对方的控制。可对方对他的攻击根本置之不理,任由拳脚相交,只是死死地捏着他的脚踝。

    下一刻,中年男子撇到两个包裹在黑衣之中,看不清面容的人朝自己这边冲来,情急之下,他赶紧运起秘,短小精悍的身子诡异地散发出一阵涟漪,迅速地消失在空气之中。

    那两个黑衣人冲到他面前之后,对着他消失的地方就是一拳捣了下去。

    哇地一声,中年男子的身形再次出现,只不过现在他的神色萎靡了不少,口中鲜血狂喷,打湿了衣衫和胸襟。

    他的秘确实可以让身体与空气同化,让人无看到,可就算看不到,他依然还是停留在那。

    连同抓着他脚踝的药尸,三个药尸一拥而上,仿佛一群下山的暴徒抢掠良家妇女,将他死死地摁在地上,束缚住手脚,叫他再也动弹不得。

    中年男子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就象是被钉在地面上的钉子,也不得不放弃了反抗。

    他的暗杀之术确实相当了得,可真正正面打斗的能力却差了很多,如今被三位强大的药尸锁死手脚和关节他哪还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阴沟里翻了船啊!中年男子望着一脸得意,奸笑不已,缓缓朝自己走来的唐风,恨得咬牙切齿。

    对方把他引到屋子里来肯定是早有预谋的。不过这三个力道速度强大的令人发指的敌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埋伏在这的?

    从他们身上,中年男子感受不到任何气息和罡气波动,就连呼吸声都听不到,这个发现让中年男子震鼻万分,因为就连他,也无做到完全摒弃自己的呼吸和罡气波动。

    唐风一边阴笑一边走到一旁,将对方脱手而出的短剑拿了回来轻拭一下剑锋屈指一弹短剑上顿时传来一阵清脆的铮鸣声。

    “好剑!”唐风赞了一声,这柄短剑也是天兵档次,最难得的是根本没有任何剑的气息,此剑就跟他的主人一样,擅于隐蔽气息,在暗中施展暗杀之术。

    中年男子死死地望着唐风,神色悲愤的不得了,想他身为一个灵阶高手现如今却落入一个夭阶中品的小子手中,任人卑割,这滋味实在有些不好受。

    “小子有种就杀了本大爷,血雾城的众位兄弟会为我报仇的。”中年男子倒还算有骨子,落入唐风手上不仅不开口求饶,反而还出言相激。

    不过唐风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说的有些言不由衷,那时不时转动的眼珠子,分明是在找逃生的机会。

    “血雾说…”唐风呵呵笑了一声,走到中年男子身边蹲了下来,直视着他的双眼,“你们血雾城的人也会讲义气么?我听说你们那里的人都自私自利,经常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你在那里又有几个朋友?我杀了你之后有谁会为你报仇?”

    这些事情都是从欧阳羽那里听来的,聚集在血雾城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心狠手辣,行事没有原则之辈,这种人向来只管自己的利益,从来不会在乎别人的死活,所以中年男子刚才的话显然是在胡扯,恐吓唐风了。

    “无妨,你可以叫一声试试,外面还有你九个血雾城的兄弟,看看有谁会来这里救你。”唐风笑吟吟地望着他,拿那柄短剑拍着他的脸。

    之所以没有一剑捅了他,唐风也是对血雾城的兄弟义气报了那么一线希望,期待有人会冲进来救中年男子一把,自己手上六具药尸才出动三具,谁要是敢冲进投罗网,唐风自然是乐于敲敲闷棍。

    可惜的是,唐风还是期待错了,中年男子恨恨地瞪着他,迟疑半晌都没有开口求援,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求援,那些人也不大可能会来救自己。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中年男子也不是笨蛋,唐风不杀他,他自以为唐风想跟他谈条件。

    “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杀了你之后我自然能得到。”唐风手上的短剑慢慢地朝他的心窝口捅去。

    中年男子神色慌了,不停地挣扎蠕动着,可在三双铁钳一般的大手下根本无挣脱。

    鲜血一点点地从胸口位置渗出,中年男子脸色发白,两排牙齿不停地磕碰在一起,发出咔咔的声响,不管是谁,对这种死亡慢慢临近的感觉,都会有一种打心眼里的恐惧。尤其是这种不敢只会偷袭,不敢跟人正面对战的人,就是因为怕死,所以才在暗处下毒手。

    短剑刺入两寸,唐风突然停了下来。

    中年男子气喘吁吁,额头冒着冷汗,惊恐万分地望着唐风。

    “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唐风对他一阵挤眉弄眼,“血雾城的人不会救你,钟家的人应该不会坐视不管的。不如这样,你随便传音给一个钟家的灵阶,叫他进来,我杀了他就把你放了,一命换一命。”

    “你当我是白痴么?会相信这么幼稚的话?”中年男子鄙夷地望着唐风。

    “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没珍惜。对我来说,杀谁都是杀,无所谓的。”唐风砸吧砸吧嘴,一阵叹息,一边说着,手上的短剑又慢慢往下捅去。

    “等等!”中年男子连忙惊呼。

    再捅,就真的捅到心脏了,到那时候自己必死无疑。

    “想明白了?”唐风问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中年男子大口地喘着气,他发现现在的局面真是悲剧,人为刀俎,我为鱼们,毫无反抗之力,面前这个只有天阶中品的年轻人更是比血雾城的人还要阴狠凶残,心肠之黑无人能出其右。

    “你应该知道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不过少爷悲天怜人,给你个保证,我绝对不杀你!”唐风!脸真挚。

    中年男子心头叹息,虽然对方说的诚恳,可他知道自己不答应的话绝对是死,就算答应了十有也会死。

    左右都是死,还不如拉个人来垫背,反正自己跟那些人也没交情。小肚鸡肠的人就是这样,自己若是吃亏了,就得看别人也吃亏才会心安。

    仔细想了想,中年男子道:“我可以叫一个人过来,但是你杀了他之后能保证放我走么?”

    “当然!”唐风答应的比什么都爽快。

    中年男子凄苦万分地看了他一眼,这才扭过头,嘴巴蠕动了一阵。

    传音入密这种东西对灵阶高手来说,根本就不是难事,虽然隔了一间屋子,可中年男子还是能精准地把自己的话传到一位钟家灵阶的耳中。

    唐风也不怕他耍诈将这里的情况告诉外面的所有人。就算外面的人知道了,他们也不可能全部跑过来找自己麻烦,毕竟他们的灵阶本就比各大家族这边的要少,现在想抽手的话还得顶着莫大的压力脱身自己的战圈。

    外面,正在与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人战斗的一位钟家灵阶突然眉头一皱,对自己身旁的血雾城高手道:“你先顶着,我去去就来,你们有人在那边屋子发现了一些情况。”

    话一说完,虚晃一招,连忙闪出战圈,留下那个血雾城的高手独自面对两大杀神。

    虽然不知道这个钟家高手为什么突然走了,可两大杀神对视一眼之后,彼此都阴测测地笑了起来,笑得那个血雾城高手心头直发毛。

    “隔空手!”

    “离合刀!”

    两大杀神突然一起发难,前后包夹,打的那个血雾城灵阶哭爹喊娘,叫苦连天,心中把钟家的那个灵阶祖宗十八代都给骂遍了。怎么能这样,战斗正焦灼的时候,同伴把烂摊子丢给自己一个人处理,太不厚道了!

    屋内,钟家这个灵阶闻讯急匆匆赶来,本以为血雾城的高手在里面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情况,可刚一进门,才刚喊出一句:“发生什么事了?”

    话音未落,三道黑漆漆的人影便无声无息地堵在他身后,与此同时,侧旁又突然杀出来两道身形。

    五具药尸凶猛无匹,迅速绝伦的拳脚打出,这个钟家灵阶虽然在一瞬间摆出了防御的架势,可药尸的拳脚依然全打在这个毫无防备的钟家灵阶身上,摆出来的守招连同属于灵阶的护身罡气如肥皂泡泡一般直接破碎,这个钟家灵阶口吐鲜血,一身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直接被撂倒在地上。

    药尸的攻击无声无息,没有任何罡气波动,本身也没有气息,即便是灵阶想要防备也不是容易事。

    只不过一个照面的夫,钟家的灵阶高手便遭遇了跟中年男子一样的待遇。
欢迎您阅读莫默所写的小说唐门高手在异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