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二卷 扫八荒,老天逆我叫他亡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不要乱动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小说
    第六百六十二章不要1动

    不愧是灵脉之地内最出色的两个年轻人之一,虽只是单纯的一刺,却也体现出了不同与别人的实力。

    唐风出毒影长剑,反手一挡,将对方的武器挡了下来,凶猛的罡气迸,两人的头都被吹的往后飞扬。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唐风与庄秀秀的第一次j手,但是无论是谁,都对对方的底细有所了解,毕竟在云海之崖下可是共同生活了两个月之久。

    目光直视着庄秀秀的眼眸,唐风道:“何必呢,何苦呢?你知道自己打不赢我,我又没有杀你之心,打下去也是无谓之争!”

    “打不打得赢,得打过才知道。”庄秀秀剑,素手连抖,朵朵剑花朝唐风周身大穴笼罩而去。

    唐风也将毒影长剑抖开,瞬间弹灭了对方剑身上的剑芒,长剑贴着对方的武器,犹如灵蛇出d,直朝庄秀秀的手腕绞了过去,庄秀秀察觉不妙,手腕一低,利剑却毫不停歇地朝唐风颈脖处切了过来,bī得唐风不得不回防。

    了不起!唐风也不禁对这个女人大为赞许,她对战斗的知觉和招式的把握,根本非常人能比,自己压根带动不起战斗的节奏,稍有带动便被她给化解了。

    面对她,唐风确实体会到了一丝面对其他人感受不到的压力。

    两人皆使长剑,在剑法一道上庄秀秀无疑要更加精通许多,唐风是对什么都懂,可是对什么都不太精通,唯独暗器是他的强项。所以单纯以剑法来对拼,唐风可能还会落入下风,但是他本身的度够快,完全可以弥补在剑法上的不足。

    叮叮当当一连串声响,只不过短短须臾时间,两人已经j手数十招,竟然打的平分秋色,谁也不逊色于谁。

    “秀秀,罢手把,我只要那一包铜钱!”唐风实在懒得跟她打下去,现在两人谁都没出全力,孤峰上的立足点大概只有方圆三十丈左右,狂风呼啸,这样拼起来一旦稍不小心,就极有可能酿成大祸。

    这女人虽然是对手,可在云海之崖的时候好歹也算救过自己一次,那个时候她若是放手,自己现在可能还在云海之崖下。因为这个原因,唐风实在不忍心对她下死手。

    “秀秀这个名字不是你叫的!”庄秀秀面色温怒,长剑上一片寒光流动,温度骤降,娇叱一声:“雪崩!”

    长剑袭来,隐有寒风号角之声,一股rou眼可见的霜气从剑尖激射而出,空气都被凝结了。

    这一剑出,庄秀秀整个人的气势陡变,仿佛变身成一座巍峨的山岳,令人望而生畏。而唐风面对这一剑,就感觉象是面对着一座崩塌的雪山,沉重而压抑又冰寒的感觉从天而降,冻彻心扉。

    这便是剑势!一个人练剑到一定程度才能使将出来的剑势。

    面对这一剑,唐风的神色也不由专注起来,锐金之气的罡心力量灌入毒影之中,一招霸杀剑朝前劈去。

    轰隆一声巨响,沉重的感觉瞬间被击破,但是即便以唐风的力道,在击溃这一剑之后手臂也是隐隐有些麻,唐风和庄秀秀两人同时倒退好几步,连忙稳住身形。

    还没等唐风回过神来,庄秀秀又扑了上来,罡心力量大开,身如娇燕,人剑合一,化为一道流光,直取唐风胸膛位置。

    这女人真的要跟自己拼命啊?唐风从她脸上那严肃的神色根本看不出丝毫开玩笑的味道,直到此刻唐风才明白她是真心想要杀自己了。

    果真最毒妇人心!唐风还惦记着那两个月共处的j情,可这个女人却丝毫不顾。

    孤峰上的场地实在太小了,面对这一剑唐风也根本没地方躲闪,硬着头皮再次迎上,心头恼怒这女人太不识好歹,不禁想好好教训她一番。

    两人再度碰撞在一起,长剑相j,出刺耳的摩擦声,彼此谁也不肯退让,全力催罡气与对方硬碰着。

    庄秀秀的目光中满是怨恨和杀机,死死地盯着唐风的眼睛。

    唐风嘴角一挑,身形微微前倾,轻声道:“还记得那一天涂抹了蜂蜜的蜂蛹味道么?”

    正全力催罡气的庄秀秀听了这句话,脸色刷地就白了,一只手条件射似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喉咙里传来两声干呕之声。

    哈哈哈哈,小娘皮,少爷就知道这是你的死肋!唐风忍不住想笑。

    可还没等唐风笑出声,异变突起,庄秀秀一只手捂着嘴巴,浑身罡气周转不灵,两人又正在互拼之中,她的罡气不催,唐风的罡气瞬间便袭至她的面前。

    只听到一声惊呼传来,庄秀秀整个人都被震飞了出去,身在半空之中,庄秀秀的脸色越惨白,再被呼啸的山风一吹,整个人直直地朝峰下摔去。

    唐风也愣住了,他刚才只是想恶心一下这个女人而已,好叫她别再跟自己放肆了。哪里想到对方的反应如此之大,明明是在xìng命相搏中,她竟然完全放弃了抵抗,等到察觉不对之时,已经来不及收力。

    被自己的罡气袭到,庄秀秀明显受了些轻伤,脚下没有借力的地方,在狂风呼啸中根本没办法调整身形再窜上来。唐风这时候如果不出手的话,她必死无疑!

    几乎都没有考虑,唐风赶紧窜了出去,双脚踏在峰顶的边缘,一只手探出,一把抓住庄秀秀腰间的束带,狠狠地将她给拖了回来。

    庄秀秀就象是受了惊的猫咪,被拖回来之后两只手死死地搂住了唐风的脑袋,揪着唐风的头不放。

    这一搂,就出事了。

    唐风只感觉迎面一股香气扑来,整个脸都被两团柔软的东西给夹住了,一时间呼吸不畅,偏偏自己头被庄秀秀扯得生疼,而且她的两只腿,还骑在自己的腰上,呈现出一个环形,将自己箍着。

    无奈之下,唐风只能扭动了一下脑袋,想把鼻子和眼睛给探出来,这一扭,庄秀秀竟然忍不住身体紧绷起来,双手和双腿的力道更大了许多,一声若有若无的呻yín传出。

    完蛋了!听到这个声音唐风就知道要糟。

    果不其然,庄秀秀带着哭腔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不要1动!”

    一边喊,一边还把唐风的脑袋抱得更紧了。

    唐风实在无语了,那两团柔软犹如海绵一般富有弹xìng,还有两个微微的小突起,正顶在自己的两片脸颊上。

    若是未经人事,唐风还不会想太多,偏偏在来灵脉之地之前曾今和懒姐她们几个胡闹过一番,算是在战场上肆意驰骋过几回,多少还算是有经验的男人。

    嗅着鼻尖萦绕的幽香,唐风脑海中不禁想起诸多让人血脉贲张的画面,即便以唐风的定力,也不免出现了尴尬的局面。

    “别再后退了,后面是悬崖!”庄秀秀哭喊着,她现在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怀抱中那个男人的呼吸带着温热的感觉,冲击在胸膛的位置,犹如一只手在轻轻抚摸,让自己的身体产生一阵又一阵羞涩而耻辱的冲动。

    庄秀秀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但是她知道这种感觉绝对不是好东西。

    两大实力顶尖的天阶高手,此刻就象是mí途的孩童,彻底mí茫了。一个知道该怎么做,偏偏说不出话,一个心慌意1,满脑袋混沌,根本无法给自己的身体下达正确的指令,只会不停地呻yín和哭喊。

    折腾了好半晌,唐风才总算把脑袋给撇过来,怒骂道:“你这个笨女人,赶紧松手啊。”

    这一说话,唐风感觉嘴巴里竟然包裹住了一粒小突起,导致庄秀秀又是一阵痉挛似的的颤抖。

    糗死了!

    “听我的话,松开你的手脚,我不会让你掉下去的。”唐风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和一些,you导着身上那个笨女人的动作。

    庄秀秀跟个木偶一般把脑袋点成了小jī啄米。

    等了好半晌时间,唐风才觉得那两只揪着自己头的双手慢慢放轻了力道,箍在自己腰间的双腿也松开了。

    反手抓住庄秀秀的衣领,将她往前一提,唐风总算是摆脱了这个女人,不由大口大口地深吸了几口气,再将她丢在地上。

    唐风一松手,庄秀秀便瘫软在了地上,一张小脸上满是红之色,两行清泪不停地流淌着,眼神mí茫到了极点。

    唐风扭头看了她一眼,又赶紧挪开视线。

    刚才那一会功夫,自己说话的时候,呼出的热气已经打湿了她的右胸位置,峰顶上山峰又猛,吹得她衣服紧贴在胸前,导致现在再看过去,纤毫毕现。

    太玲珑了!唐风回想着刚才的感觉,心头又是一阵不满足。自己的三个女人,无论是懒姐还是莫师姐,抑或者小雅,胸前的资本都很傲人,尤其是莫师姐,穿着衣服的时候不声不响,还看不出什么端倪,实则大有内涵。这一比,就把庄秀秀给比下去了。

    不过现在该怎么办?唐风心中实在是有些忐忑不安。按道理来说,这女人跟自己新仇旧恨,估计是要不死不休了。不过她现在呆呆傻傻的,仿佛失了魂魄,毫无动静,倒是让人有些怜惜。

    一阵头大!
欢迎您阅读莫默所写的小说唐门高手在异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