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二卷 扫八荒,老天逆我叫他亡 第四百七十五章 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小说
    第四百七十五章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白月蓉紧盯着唐风和白小懒,从他们的眼中,她找不到一丝犹豫和惧怕,他们的眼中只有一样东西。

    这种东西叫义无反顾

    白月蓉眸中含泪,轻轻地给白小懒传音道:“他是那个男人的儿子……是姐姐当年喜欢过的那个男人,即便如此,你也要做出这样的选择么?”

    白小懒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姐姐。对于当年的往事,整个白帝城的人都语焉不详,因为没人知道事情的经过,只知道白月蓉喜欢过一个男人,结果却被那个男人无情地抛弃了。

    那些老一辈的人,顶多也就是知道那个男人叫唐顶天而已,甚至连他的样子都没看过,而白小懒,那时候还小,知道的更少一些。

    趁着白小懒失神的瞬间,白月蓉伸手一招,一股澎湃的吸力将白小懒吸到了她身边,随即,白月蓉手掌轻抚在白小懒的头顶上,一股肉眼可见的水幕将白小懒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水幕瞬间侵入白小懒的体内,封住了她全身各大经脉。

    “不要怪姐姐,实在是你们两人不能在一起……”白月蓉轻声说道,缓缓闭上了眼睛。

    寒家一众长老突然回过了神,其中一人口上大呼道:“杀了这个小魔头”

    他们早就想把唐风给干掉了,可刚才碍于白月蓉庇护,不敢下手,但是现在这些人精一般的长老们看白月蓉如此做法,哪还不知道她心头也在犹豫。

    她犹豫,是因为唐风的身份。如果真让白小懒和唐风在一起,看似与lun理有悖。但是事实上,她跟唐顶天两人也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当年也只是她一往情深而已,可是不管怎么说,两姐妹喜欢上父子两人,也有些让人接受不了,所以白月蓉犹豫了。

    不趁她犹豫的时候下手,等她想明白其中的关节就再没有机会了,寒家的几个长老决定把生米煮成熟饭,只要能杀死唐风,就算白月蓉事后后悔也无济于事。

    寒家的几个长老冲了出来,夏家和秋家的人却站在原地没动,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唐风毕竟是外人,若是帮着外人对付寒家,怎么也说不过去。

    至于阳家,几个人也有些蠢蠢欲动,不过唐风只是个地阶小子,有寒家一群人出手就行了,所以他们虽然心头,可也只是站在原地没动手,阳春更是满脸复杂的神色,摇头叹息一声。

    电光火石之间,寒家三位长老已经扑至唐风身前,各取杀招,罡风凛冽,风云变幻。

    “小懒”白月蓉突然惊呼一声,因为她发现被自己禁锢了一身经脉的妹妹,居然直直地又冲回了唐风身边,面上挂着一片坚毅的神色,纵然使不出半分实力,也要用一副肉躯替唐风抵挡住这致命的伤害。

    白小懒的经脉虽然被封,可本身速度还在,等白月蓉反应过来的时候妹妹已经冲过去了。

    “住手”白月蓉急忙大呼。

    但是那几个寒家长老哪里能停得下手?本来他们就想一举取了唐风的性命,出手自然没有留情,正当他们的招式要打到唐风身上的时候,横空里却突然杀出个白小懒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招式朝白小懒身上印去。

    唐风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周身空间被几股杀机锁定,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无比,但是这一切不算什么。

    懒姐就挡在他的面前,面上挂着一丝温柔的微笑,静静地看着他。

    唐风只感觉天地都快要崩塌了。如果被那几个天阶长老打中,白小懒必定香消玉殒这是唐风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危急时刻,唐风一把搂住了白小懒,强扭身子,双脚一错,将懒姐放在自己身后,以自己那并不算宽广的背部,对上了那几道凶猛的攻击。

    白小懒的笑容僵硬在脸上,一双美眸剧烈地抖动了起来,张口呼道:“不要”

    “碰碰碰”几声闷响传来,唐风的后背上正中三拳两脚一掌,强横的力道和肆虐的罡气包裹在这一小片范围内,一口殷红的鲜血从唐风嘴中喷出,溅射在白小懒的胸前,那雪白的衣衫顿时被染红了。

    白小懒比起唐风来更是不堪,此刻她一身经脉被封,那几个长老出手狠毒,虽然攻击没有正面打在白小懒身上,但是攻击中夹带的罡气却是到处肆虐,穿过唐风的守护侵入白小懒体内。白小懒一张俏脸瞬间变得惨白无比,嘴角也溢出了鲜血。

    天阶高手的攻击,可不单单只是打在一个点上,那是一片范围的伤害,更何况,这是好几个天阶高手的联手一击。

    有不坏甲护身的唐风都被那凶猛的力道打得受了点内伤,更何况此刻毫无实力的白小懒?

    两人搂抱在一起,被这强横的力道打的飞出十几丈距离,撞在一处墙壁上,唐风半空中又扭动了下身子,以自己的肩膀为接触点,将墙壁撞出一个大窟窿,灰尘四起,两人同时跌落在地上,但是谁也没松开对方。

    一群人目瞪口呆,那几个出手的寒家长老也是愣住了,他们完全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所有人都低估了白小懒对唐风的感情。

    如果不是感情深厚到一定程度,哪有可能愿意为对方去死?而在刚才那一瞬间,他们见到了,见到了白小懒愿意为唐风去死,唐风同样也愿意为白小懒承受致命的伤害。

    每一个人的心头都震动不已,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唐风和白小懒两人完美地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

    寒家的几个长老惴惴不安起来,刚才那几道攻击的凶猛程度他们心知肚明,那小子挨上这几下,必死无疑,只不过……白小懒也被波及到了,这让他们有些惶恐,白小懒被封住经脉之后就象个普通人,哪能承受得了几个天阶的罡气?受伤是肯定的,就是不知手机看*ω]а}}р*。o道伤势如何。

    “懒姐”灰尘中传来唐风略微有些虚弱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之后无疑霹雳一般让人震撼。

    寒家那几个刚才出手的长老更是瞪大了眼珠子,喃喃道:“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白月蓉却是疯狂地朝两人跌落的地方冲了过去,她现在满脑子的后悔和愧疚,恨不得以身相替,纵然自己死了,也不能让妹妹有任何意外。

    不就是唐顶天的儿子么?唐顶天不是男人,难道他儿子就不是男人么?妹妹愿意跟他在一起,那就由得他们自己为什么要阻止?更何况,现在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唐风就是唐顶天的儿子。

    冲到两人跌落的地上,白月蓉却又胆怯地停住了脚步,不敢上前,泪眼朦胧地看一眼,薄唇都被咬出了鲜血。

    只见到白小懒面如金纸一般地躺在唐风的怀抱中,睁着虚弱的眼皮,伸出一只手轻抚着唐风的脸颊,面色憔悴却幸福地笑着:“你没事就好。”

    唐风的心仿佛被一只手猛地揪了一下,说不出的痛楚,强压下心头的酸楚,柔声道:“不要说话。”

    白小懒依然笑着,磨蹭着唐风下巴上的胡茬子,轻声道:“阿风,带我去天秀。”

    “好,我现在就带你走。”唐风点点头。

    “小懒……”白月蓉张口呼唤了一声,正欲踏前一步,唐风却猛地抬起头,一双赤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封印住了懒姐的经脉,她哪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唐风拳头紧握,浑身颤抖不已,恨不得杀尽天下人,可他知道懒姐是不会让自己对她的姐姐动手的。

    白月蓉忍不住退后一步,从那双满是杀机的眼中,她仿佛看到了一只蛮荒凶兽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一般,要将她一口吞下,这凶残暴戾的气息,让她一个天阶上品顶峰的人都心悸不已。

    可是事关自己妹妹的性命,白月蓉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拿出一个瓶子,取出一粒丹药,喂进白小懒的嘴中。

    “妹妹,你就真的这么爱他么?”白月蓉泪眼朦胧,轻声开口问道,看着如花似玉的妹妹,她就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只不过妹妹要比自己幸福,当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而现在,他们两人却彼此爱慕。

    听了姐姐的话,白小懒笑了起来,看着唐风缓缓道:“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流年不毁我意,风霜不掩我情,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姐姐,我这般答复,你能明白么?”

    白小懒的话很轻,可在这万籁寂静的环境之中,每一个字都犹如钟鼓一般响在众人的耳边,让人心头震撼。

    在场的几个女人,尤其夏时雨和秋易醉,眼眶忍不住一红,险些落下泪来,好在她们两人实力高深,定力不俗,这才强忍了下去。而夏芷梦却是伏在夏时雨的肩膀上哭得梨花带雨,嚎啕不止,宛若孩子一般。

    白月蓉虽然也在流泪,可却微笑地点头:“我明白了。”

    “阿风我好累,我先睡一会。”白小懒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双眼慢慢地合拢,嘴角依然挂着一丝幸福的微笑,抚摸着唐风的小手终究慢慢地垂落下去。

    两滴眼泪,顺着唐风的脸颊,滴落在白小懒惨白的脸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白月蓉颤抖着手搭上了白小懒的手腕,仔细查看一番之后这才放下心来,对着唐风道:“受了内伤,无性命之忧。”
欢迎您阅读莫默所写的小说唐门高手在异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