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二卷 扫八荒,老天逆我叫他亡 第四百三十九章 诗诗的妩媚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小说
    打定主意,唐风决定等会去定康城随便逛逛,反正自己现在兜里也不缺钱,上次从孔家弄来了一百八十多万两银子,不用白不用。

    “走了,笑叔你保重。”

    唐风打了个招呼,将笑叔的礼物收进魅影空间里,转身走下了擒天峰。

    盯着唐风的背影,笑叔皱眉想了半天,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又想了片刻,突然一拍大腿道:“坏了。”

    他终于想起忘记的事情了,他原本是想告诉唐风对小萌萌手下留情来着。几个月前自己问宝贝丫头长大了要干什么,小萌萌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奶声奶气地道:“长大了嫁给风叔叔。”

    当时听到这句话,笑叔一颗心都沉到了谷底,那叫一个心酸啊。

    风少真不是人啊,不但对少女拥有强大的杀伤力,连自己的宝贝丫头都着了道,虽然说童言无忌,可笑叔却是伤心坏了,他原本很期待小萌萌说长大了留在爹爹身边服侍他来着。

    再往下瞅瞅,唐凤q不见了踪影。

    罢罢罢,风少责定不会这么歹毒对一个小孩子下手的。

    离开了擒天峰,唐风又回到了飞雪楼,在那里找到了叶姑姑,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她,原本唐风以为叶姑姑要跟自己一块回去的,可没想到雪女却并无此意。

    “风儿你先回去,我要去办件事,两个月后会去天秀找你。”

    “要办什么事?要不要我帮忙?”

    唐风随口一问。贴吧出品。

    雪女轻笑一声:“秘笼”唐风无言,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叶姑姑会展露出这样的风情。既然没一个人跟他通行,也就只能自己回去了,又在飞雪楼里待了半日,唐风和叶已枯两人一同离开了黛雪宫,只不过两人的方向不司雪女是往北方走,而唐风却是往西方去。

    飘雪帝国,飘零宗,这是雪女的目的地!她觉得自己亏欠这个孩子太多东西既然他有想要的,自己就一定要想办取来给他。

    和雪女分道扬镰之后,唐风很快就来到了定康城。上次来这里偷偷摸摸,改头换面的,而这次却是以本尊面貌出现在这里,心情自然是大不相同。

    定康城五大家族的恩怨已经不关唐风的事情了,孔家恶少自从跟着二长老进入黛雪宫之后就一直杳无音信就连在黛雪宫内的那个大长老也无打探出丝毫消息,只能认为这位少爷得罪了黛雪宫里的什么人,可能被人杀了灭口。

    在定康城内逗留了一夜,趁着夜色随便逛了逛,买了大包小包的精美首饰衣服,胭脂水粉,还有一些杂七杂八准备带回天秀的礼物。

    第二天一早,唐风雇了辆马车,就踏上了回天秀的路途。

    从黛雪宫到天秀路途不算近,即便唐风全力施为,恐怕也要半个月的时间,虽然坐着马车更慢一些,但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赶路上,还不如坐着马车慢慢前进,这样唐风也可以在车内修炼。

    车把式得了唐风五百两银子,赶起路然是不遗余力他技术相当不赖,路途虽然不太平坦,可唐风坐在车内也没感觉多少震动。

    一路上住店吃酒什么全都由唐风报销,根本不需要他掏一分银子,而且住的全是高档店吃的酒食也不是他这种人能够享受的。

    唐风还在车厢内准备了几十坛美酒,路上若是无聊的时候就和车把妾一人一坛同坐在车辕上,一边海阔天空地聊着一边喝着小酒。

    车把式走南闯北,没什么实力眼力倒练得不凡,自然知道唐风这样的人生于大富之家伺候好了肯定会有赏赐的,所以没两天夫,车把式就已经恭敬地称呼唐风为公子爷了。

    这一日马车行在半途中,唐风坐在车内闭目凝神吸收那些沉淀在经脉中的庞大灵气,他还是低估了雪髓火精的威力,虽然说在黛雪宫擒天峰上,二十多个天阶高手的威亚之下,雪髓火精只是爆发了一瞬间,但是产生的灵气却是庞大无比,这些灵气完全沉淀在唐风的经脉之中,若是不吸收的话肯定会有麻烦,极有可能会对日后的修炼造成什么隐患。

    可唐风发现这根本不是短时间内能吸收完的,因为太庞大了,直到现在,自己吸收的还不足百分之一,想要完全吸收的话,没一两个月的闭关是不可能的。

    雪髓火精仅仅只是瞬间爆发就产生了如此澎湃的至纯灵气,若是把这两个东西全吸收了呢?唐风心头一片火热,可是他不敢,这两个东西太过危险,没有完全的把握,唐风根本不可能对它们有念头,一旦让它们变得不平衡,自己就必死无疑。

    而且,唐风的罡心并不是冰或者火,根本无操控得了这两种灵气的任何一种。

    正在吸收灵气的时候,那车夫突然放缓了马车,奇道:“公子爷,前面有个女人挡道呢,有点不想让开的意思。”

    “女人?”

    唐风眉头一皱。

    “哇,还是个绝色美人。”

    车把式一声惊呼,可话还没说完,他的声音嘎然而止,仿佛被人捏住了喉咙似的。

    唐风大惊,赶紧掀开车帘,窜到了车辕上,只见车把式一双眼睛呆滞地凝视着前方,宛若失了魂魄一般,马车还在不停地往前驶去,唐风根本来不及细看挡在道路上的那个女人是谁,赶紧从车把式手上接过了缰绳,使劲一拉,几匹高头大马前蹄扬起,发出一阵嘶鸣之声,马车立马停了下来。

    稳稳地站在车辕之上,唐风抬头朝前看去,只是一眼就愣住了。

    因为站在马车前方的那个女人,唐风认识,就在一个多月前还见到过,不过她现在不是应该在天秀么?怎么会在这里?

    诗涛今天身穿了一件火红色的碎huā长裙,怀中抱着那把古琴,静静地地站在那里,脸上的黑色纱巾已经不见了,一脸妩媚笑容地看着唐风。

    那双犹如能滴出春水一般的眸子,散发着勾魂夺魄的魅力,有一种无形而强大的吸引力,仿佛要将人的魂魄都吸进去似的。

    唐风看着她的面容,虽然近在咫尺,可始终无窥其全貌,这是一种相当古怪而又危险的感觉,因为那一双眸子已经占据了唐风大部分心神。

    闭上眼睛,唐风却无回想起诗诗的真实面貌,能想起的只有那双滴水妩媚的眼睛,仿佛这一切都刻进了自己的骨头里,印入了魂魄之中。

    “诗诗?”

    唐风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虽然面前这个女人分明就是诗诗,可唐风依然不敢相信,她脸上的胎记呢?那个巨大的狰狞的占据了半个脸颊的胎记哪去了?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唐风也不敢正眼看她,因为诗诗此刻的双眸太有侵略性了,任何一个男人见了,恐怕都得为之疯狂。

    “你就当我是诗诗吧。”

    诗诗浅笑嫣然,连路边的huā朵都失去了颜色,走到马车边,缓缓对唐风伸出了一只小手,满是期待地抬头看着他。

    唐风眉头一皱,还是轻轻地将她拉了上来。

    车辕上的位置很狭窄,诗诗为了避让那个车把式,整个人几乎都贴在唐风的怀抱之中,香玉满怀,幽幽的香味在鼻尖徘徊,可唐风却涌不出一丝兴奋的念头。

    低头凝视着诗诗那有些粉红的小脸,唐风道:“他只是个普通人,解除对他施展的媚术吧。”

    诗诗有些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轻启朱唇道:“我没有对他施展媚术,他就是看了我一眼。”

    不过话虽然这样说,可诗诗还是伸出车芊玉手,叭地打了个响指。声音响起的瞬间,车把式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浑身都剧烈颤抖了起来。

    “不要回头看,继续往前赶路。”

    唐山丁嘱道。

    “是。”

    车把式哪敢回头?刚才只不过看了那女人一眼,差点就永远醒不过来了,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车把式的精明自然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好惹的,当下只管埋头赶路,哪怕车厢内一男一女闹个天翻地覆,他也充耳不闻了。

    这种绝色的女人,怕是只有公子爷才有福享用了,似我等平民百姓,连看一眼都是奢望,车把式心头想道。

    车厢内,唐风紧紧地盯着诗诗,诗诗嘴上一直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回望着唐风。

    “唐风你这眼神象是要吃人呢,不要吓唬人家好不好?”

    诗诗话虽然这样说,可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反倒那有些放肆的小模样,要多勾引人就有多勾引人。

    唐风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你不是诗诗。”

    真正的诗诗虽然眼神妩媚,可却没到这种程度,而且,她一直很矜持柔弱,根本不会有这种勾引人的举动。

    诗诗道:“我是,也不是,这么说你应该会明白。”

    直到此时,灵怯颜才在唐风的罡心内说道:“风哥哥,这个人居然有我的一缕精魂!”

    唐风苦笑不已,已经不用灵怯颜提醒,唐风也知道这缕精魂到底是什么了,妩媚!唯有妩媚,才能做到这种程度,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男人为之疯狂。

    不过话说回来,唐风压根没想到妩媚这缕精魂居然寄身在诗诗身上,因为他也跟诗诗接触过好几次了,可却从来没有发现。想来可能是妩媚自己陷入了沉睡之中,要不然不可能骗得了灵怯颜。
欢迎您阅读莫默所写的小说唐门高手在异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