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二卷 扫八荒,老天逆我叫他亡 第一千二十一章 还有一人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小说
    在唐风有动作的时候,寿童毕并未加以阻拦,甚至连攻击的意图都没有,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饶有兴致地关注着唐风,等待着唐风出招。

    说他自大也好,狂妄也罢,总之他有这个实力。

    唐风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身体平静下来,但是丹田内的神兵御神却仿佛活了一般,鼓动不已。心神浸入丹田之中,与那雀跃鼓动的御神相连相交,慢慢地融合在一起。

    一声清脆悦耳不带丝毫杂音的铮鸣声从突然唐风体内传了出来,伴随着这丝声音的出现,寿童子的眉头微微一皱,瞳孔中猛地绽放出一缕兴奋的光芒。

    他眼中的唐风已经彻底变了,变得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弓,一把拉出了满弦的长弓。筋为弓弦骨铸弓身,那张开的弓弦上蕴藏着一股毁天灭地的威能,让任何人都无法小觑。

    寿童子轻哼一声,狂暴的杀戮气息蔓延而出,身上陡然闪烁起一层血红的光芒。从对上唐风到现在,他从始至终都是以强攻为主,即便在面对无级惊芒剑的时候也从未防御过,但是此刻,他却运出了自己的护身罡气。

    那一层护身罡气,如血一般粘稠魄丽,艳红的sè彩诡异妖艳,将寿童子整个人衬托的宛若一个血人。

    弓弦被拉动的铮鸣声一直就没停止过,一声声如魔音灌耳,扰乱人的心神,几乎是在寿童子运起护身罡气的同时,唐风身前的三柄飞刀便jī射了出去。

    三柄飞刀,呈现出品字形排布,封死了寿童子的所有退路,眨眼间便射到了他面前。

    寿童子双脚一错,小小的身子碧石般固定在原地,凶猛的双拳挥出,带着开天辟地之威,迎上了三柄飞刀。

    他的羔头都不快,但是拳势却厚重无比,挥动之时,将空间都破开了,拳头精准无比地与一柄飞刀相碰,寿童子情不自禁地闷哼一声,身上艳红的护身罡气陡然dàng出一层涟漪。

    御神一击,即便是寿童子这等人物也有些吃不消,但他竟然挡下了第一柄飞刀,凶猛的拳风直接将这柄足以媲美天兵的飞刀撞成了齑粉。

    身子往后一仰,寿童子退后一步,缓冲掉身手承受的力道,另外一拳又挥了过来,几手是在飞刀射到他xiōng口的前一刻砸了上去。

    第二柄飞刀同样被拳头打成齑粉,寿童子再退后一步,不过连续破了御神的两次攻击,寿童子身上的护身罡气已经紊乱无比,眼看就要被打破。

    他还想挥拳破掉第三柄飞刀,可即便以他的速度也有些来不及,三柄飞刀是同一时间射出去的,他能在一眨眼的功夫打掉两柄,已是常人所不能。

    不得已之下寿童子只能将脑袋一偏,第三柄飞刀差之毫厘从他的脸颊边划了出去。

    避开第三柄飞刀之后,寿童子连忙垂下了双拳,直直地望着唐风,他那垂在身侧的两只小拳头,此刻正忍不住的抖动着。

    神兵之威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寿童子以拳头挡下御神两击,看似风光无比,实则自己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不过即便如此,唐风也不得不佩服此人。灵阶上品之中恐怕只有面前这个童子才能做到这种程度,其他人纵然是秦且歌和血天河,也顶多只能正面挡下御神的一击而已。

    “你没有机会了!”寿童子淡然地望着唐风,犹如望着一个死人,不带丝毫情感。

    “童子说这话不觉得太早了些么?”唐风面上带着一丝诡异莫名的微笑,正如此刻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让人琢磨不透。

    寿童子狐疑地打量着唐风,正不解间,面sè突然一变,匆忙一个转身,还未等他的拳头有所动作,一道从后方袭来的劲气便打在了他的身上,寿童子体外原本就有些动dàng不稳的护身罡气在承受了这一击之后瞬间烟消云散,不仅如此,还有一缕血花从他身上溅射了出来。

    寿童子手捂在腰间,手指缝中渗出了丝丝鲜血,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唐风,显然没弄明白这一击到底是如何伤到自己的。

    寿童子疑huò不解,唐风却是恨得咬牙切齿,眼前这位天谷杀神的反应为免太快了一些,御神射出去的三柄飞刀中,其中有一柄被自己加持了回旋劲,正是因为用了唐门的暗器手法,这一柄飞刀才会在射出去之后又飞回来,三柄飞刀之中,前面两柄只不过是幌子而已,唯独这一柄才是唐风真正依仗的杀招。

    的感知已经到了一种本能的程度,在那柄飞刀去面复返之时,竟然避开了自己的身体要害,导致这柄飞刀只是擦伤了他的腰间,根本没能要得了他的xìng命。

    纵然暗恨不已,唐风也不得不强撑在原地,体内的罡气十去九空,最后的御神三击更是让身体受损不小可以说唐风现在连提剑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面对寿童子,唐风却不敢有丝毫松懈的念头。

    “这是暗器手法?”寿童子好歹也是个高手,虽然一时间疑或,不过稍微一想便想明白了。

    唐风点头道:“童子目光如炬。”

    寿童子正待说话,却猛地抬头朝唐风身后看去,神sè微微一凛,与此同时,唐风也是精神一震,他感觉到好几股强横的气息正在从南方朝这边赶来。

    “想不到这里不止你一个高手!”寿童子略显惊讶。

    “这里也是一个世界。”唐风淡然一笑,“童子难道跟那些人一样以为这里的人都柔弱可欺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说话间,唐风身边人影闪烁,一道又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身旁。

    无需用眼去看,唐风也知道是谁来到了此地。

    火凤,秦且歌,甚至连血天河都来了。

    整个灵脉之地,仅有的三位灵阶上品,全数聚集在了此地。

    待三大灵阶上品站稳脚跟之后,唐顶天和叶已枯也赶到了,紧接着便是笑叔断叔和懒姐等人。

    一时间,唐风身旁人影重重,原本的势单力薄,陡然见变得兵强马壮。

    火凤撇了寿童子一眼,面sè有些难看,又看看唐风轻声问道:“没事吧?”

    风连点头的动作都做不到,只是轻声应了一句。

    “天谷寿童子?”血天河一如既往地闻沉,眯眼打量着寿童子,眼中迸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战意和杀机。

    “没想到天谷中人竟然也出世了。”秦且歌警惕地打量着寿童子,开口问道:“敢问童子为何为难我这位小兄弟?有何怨仇不妨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面对天圣宫宫主的问话,寿童子只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根本没有回答的想法。

    “听闻天谷三童子,任何一人都是世间一等一的高手,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见到一位,欺负小辈没什么意思,老夫来领教高招!”血天河与秦且歌不对路,后者要和,他偏要打,而且动作干脆利索,话音刚落便裹着一身狂暴的气息朝寿童子冲了过去。

    面对灵阶上品巅峰的血天河,寿童子甚至连动都没动,只是冷冷地望着他,未等血天河冲到他面前,一只手突然诡异地从地底中探了出来,一把抓住了血天河的脚踝。

    血天河显然未想到有此突兀的变化,惊愕之下罡气迸发出来,猛地一跺地面,方圆十几丈的大地瞬间就裂开了,而那只从地底探出来的手也同时消失不见,反倒是血天河的脚踝位置冒出了一丝丝黑气,腐臭难闻。

    “还有一人?”火凤和秦且歌面sè大变,再也没法迟疑,匆忙间双双出手,对准血天河身旁猛轰起来。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童音笑声,一道如寿童子一般模样的身影,突然从地底窜了出来站到了寿童子旁边,一脸笑眯眯地打量着众人。他的笑容很干净,正如一般孩童般无忧无虑的笑容,但是每个人都从这种笑容中感到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禄童子?”唐风的脸sè瞬间就变了。

    这个从地底窜出来的童子看上去跟寿童子长得一样,只不过衣服上却绣着一个禄字,显然是天谷三童子之一中的禄童子。

    他竟然一直隐藏在地下,不但自己没感受到他的存在就连秦且歌等人也没察觉到,若不是他突然对血天河出手恐怕根本不会暴lù行踪。

    “三童子到了两位,还差一位呢?”血天河掌上一挥,一道掌风打在自己脚踝上,将那丝丝黑气斩断,冷冷地望着刚才偷袭自己差点得手的禄童子。

    禄童子朝众人作了一揖,甜甜笑道:“福子有事在身,此番并未前来,让诸位失望了。”

    “不是叫你不要多事?”寿童子冷冷地撇了一眼禄童子,轻哼一声。

    禄童子挠了挠脑袋,嘿嘿笑道:“可是他们要打你,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而且你还受伤了,这要是要福子知道了,他肯定要骂人,我才懒得听他絮絮叨叨。”!。
欢迎您阅读莫默所写的小说唐门高手在异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