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第一百一十二章 阻碍

作者:弱颜 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连蔓儿吃了一惊,看清楚来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连守义。她这才想起来,连守义的小舅子何老六就住在西村,旁边那个人看来就是了。

    连守义和何老六这时已经走了过来,离着几步远,连蔓儿就闻见了他们身上的酒味。

    “老四,你这是要买地?”相互打过了招呼,连守义看看吴玉贵,又看看旁边等候的马车,就问连守信。他有点不相信连守信能够买地,但是吴玉贵是牙侩,连守信显然是雇了马车来这里看地的。

    买地是件大事,自然是瞒不了人。不过,如果能在买好了之后,才让连家的其他人知道,是最好的。连守信很了解他这个二哥的性情,担心说了真话不知会生出什么枝节来,可他历来是诚实惯了的,否认的话就说不出口。

    “连四弟是来随便看看的。”吴玉贵是久经世故的人,瞧着连守义和连守信兄弟两个的情形,就在旁边打哈哈道。

    “是啊。”连守信见吴玉贵这么说,也就接上了话头,“爹答应给我们一年的粮食,到了明年,我们就只能靠自己个了。那几亩地,怕是不够吃。”

    “你这还是要买地啊。”连守义盯着连守信的脸,说道。

    连蔓儿抚额,连守信是真的不会说谎。

    “老四,你跟二哥说说,你这是从哪弄到钱了?”连守义就走近连守信,问道。

    “这不是何老九家的地吗,哦,俺想起来了。”何老六突然在旁边道,“何老九赌输了钱,要卖三十亩地,好像就是这块。三十亩地啊,咋地也值一百两银子。”

    何老六说完,就上下打量着连守信。

    听到一百两银子,连守义的眼睛顿时亮了,就在连守信身上扫来扫去,然后又看连蔓儿几个,似乎是在看他们是否有一百两银子在身上。

    没看到银子,连守义还会一把抓住了连守信的手。

    “老四,你有这么些银子,要买地,也该和二哥、和咱爹商量,咱们一家苦哈哈地……”连守义有些急切地道。

    “二哥,我哪来那么多银子。”连守信用力想甩脱连守义的手,却被连守义紧紧地抓着不放。

    连守义的性子,是油锅里有钱,他也要捞出来花的。听到连守信能买三十亩地,顿时就见财起意了。如果任由他闹下去,只怕这地就要买不成了。

    连蔓儿心中着急,眼睛余光瞥到何老六,顿时计上心来。

    “二伯,我们不是来买地的。”连蔓儿道,“是爷让我们来西村,来看何老舅。”

    “啥?”连守义和何老六同时吃了一惊。

    “是爷听人说,何老舅家也拿野葡萄酿了不少的酒,是偷学了我们酿酒的法子。爷让我们来看看,是不是真的。”连蔓儿好整以暇地说道。

    “俺啥时候偷学你们了?”何老六立刻否认,“你个黄毛丫头,胡说啥。”

    黄毛丫头虽算不上是什么厉害的骂人的话,但也觉不好听。连守信当然就不高兴了,他这做爹的就在这站着,何老六就这样说他闺女。而且,何氏偷看连蔓儿酿酒,四郎半夜打开他们酿酒的坛子,后来何老六家就跟着酿了许多的葡萄酒,这分明就是偷学他们的。

    “老六,我家蔓儿叫你一声老舅,你咋出口伤人?”连守信一用力,甩脱了连守义,沉着脸道,“你家酿那葡萄酒,是不是偷学我们的,把四郎叫来问问就知道了。”

    有连守信撑腰,连蔓儿胆气就更壮了。

    “我爷说了,何老舅家要是真的酿了酒,我爷还要来,这事可得好好说道说道。”连蔓儿大声道,“我爷说,看咱们都是亲戚,也不全要了那些酒,你最少要分给我们一半才行。”

    连老爷子当然没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刚才连守义拿连老爷子说事,连蔓儿就有样学样,也拿连老爷子出来吓唬连守义和何老六。

    连蔓儿在家酿酒,何氏看着眼馋。她并不知道,那是连蔓儿想出来的,还以为是张青山要帮扶连守信。张青山家有果树林子,日子过的好,这些何氏都知道。她就认为,这肯定是个发财的路子。因此,就仔细看了,觉得都学会了,就来西村,找了她兄弟何老六,把这事情说了。

    何老六是个爱喝酒的,虽然家里的条件一般,但是镇上各个铺子里的酒,他几乎都喝过的。他自然知道葡萄酒很值钱,拿野葡萄酿酒,花费很小,立刻就觉得这确实是发财的路子。

    就这样,何老六也酿了几十坛子的葡萄酒。

    这确实是从连蔓儿那里偷学来的,如果是不相识的人也好推脱,但是有何氏这一层的关系,他就推脱不了。连老爷子真要追究这件事,霸道一点,收了他酿的酒,温和一些,就像连蔓儿所说,那他也是要破财。

    何氏是连家的媳妇,这件事就是她胳膊肘往外拐,偷婆家的东西添补娘家兄弟,就是连守义也有责任。

    何老六和连守义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心虚。

    “爹有这话,我咋不知道。”连守义道。

    “二伯,爷正要找你,你就出门了。”连蔓儿立刻道,“正好二伯你也在这,咱就上何老舅家看看去呗。”

    “看啥看,他家根本没酿酒。”连守义道。

    “对,俺家啥时候酿酒了,没有的事。”何老六附和道。

    “有没有,看看不就知道了。”连守信道。

    “老四,我这做二哥的话,你都不听了?”连守义拿出了做哥哥的派头来,想要压连守信。

    因为连守义是二哥,连守信就必须要听连守义的?真要这样,她们可都别活了。连蔓儿就凑到连守信身边,扯了扯连守信的袖子。

    连守信低下头,就看见自家的闺女大眼睛忽闪忽闪看着自己,旁边两个儿子都攥着小拳头,眼睛也都在看着自己。他是孩子们的父亲,现在分家出来,他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他要给孩子们支起一片天来。

    “二哥,这要看是什么事。”连守信将背脊挺的更直了一些,“再说,咱爹还在那。”

    “老四,你可是越来越硬气了。”连守义看压服不住连守信,就皮笑肉不笑地道。

    “二哥,咱就去老六家看看吧。”连守信道。

    “老四,你咋不信我那?”连守义忙哈哈笑道,“老六真没酿啥酒。”

    “爹,他们不让咱们看,咱回去跟我爷说,让我爷来吧。”连蔓儿就道。

    现在连守义和何老六都想着要保住何老六酿的那些酒,似乎已经忘了询问连守信买地的事。话题被她成功地转移了,看也不能保证连守义又突然想起来,所以还是快些撤退才是上策。

    “好。”连守信没看上西村这三十亩地,因此也不打算久留,就点头道。

    几口人就坐上马车。

    “我这就回去请我爷来,到时候……”连蔓儿上了马车,又探出头来,故意哼了一声道。

    连守义和何老六已经顾不上和他们说话,急急忙忙往西村里去了。

    看着连守义和何老六的背影,连蔓儿心里笑了两声。这两个人信了她的话,肯定是去何老六家了。他们会怎么做?将葡萄酒坛子藏起来,还是暂时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免得被连老爷子发现?应该是后者。葡萄酒在酿制的过程中,是很忌讳搬动的,那样会影响葡萄酒的滋味。

    坐在马车上,吴玉贵开口问道:“连四弟,这地,你们还买不买?”

    通过吴玉昌,连家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因此才会这么问。

    “爹,赵家村和西村这两块地,哪块能买?”连蔓儿就问连守信。

    吴玉贵在旁边察言观色,他发现,连蔓儿虽然是个还没留头的小姑娘,说出来的话,分量却相当的重。甚至可以说虽然连守信是一家之主,可真正拿主意的是连蔓儿。吴玉贵心里不禁有些纳罕。不过他也有些高兴,连蔓儿这样说,自然是打定了主意要买地,那么他这一趟,就没有白跑。

    “赵家村那块。”连守信想也不想道。

    两块地相比较,考虑到价格的问题,土质的差别还不是很大,但是赵家村的那块地,离他们家更近,而且有方便的水源。

    “连四弟有眼光。”吴玉贵立刻笑道。

    “吴三叔,咱今天能不能就买下来?”连蔓儿又问吴玉贵。她要尽量把地买下来,免得节外生枝。

    “能。”吴玉贵一口应承,“赵家也急着要卖,不过,他家要现钱。九十五两银子,再少,怕是讲不下来了。”

    有了卖蒜香花生方子的八十两,还需要十五两银子。

    “爹,你和吴三叔先去量地,我回家找我娘凑钱。”连蔓儿就道。

    到了三十里营子的村口,连蔓儿让马车停下来。

    “蔓儿……”连守信也跟着跳下马车,他有些迟疑,毕竟九十五两银子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可以说,这是他这辈子至今为止,还没有过这样大的开销。

    “爹,你忘了,咱还有沈家给的银子。”连蔓儿以为连守信是怕银子不够,就小声道。

    “蔓儿,这事能不能叫上你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弱颜所写的小说重生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