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106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难不成自己的内心深处是深深喜欢着夜胥华风侯爷不成?不,本宫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犯浑。沐筱萝想要坚持自己的阵地,可是她最终发现,那一切都是虚妄的,因为意志力实在是无法抵挡来自于身体里边最为诚实的意愿。

    眼看着戴铜面罩的男人一步步爬上筱萝的身上,一步步占据着她,可是沐筱萝一点反抗的气力都没有了,相反,她也在极力得迎合着对方狂风暴雨一般的侵袭。

    ……

    “王副将,沾染了媚粉的钥匙可给了皇后娘娘了?”夜倾宴易容着赫连皇的容貌,自然能够使用众位副将们的其中一位,他叫王常素来因为得到提拔不得,所以就将当今赫连皇怀恨在心。夜倾宴可是无所不用其极得利用他。

    王常嘿嘿一笑,“想必这会子,皇后娘娘与风侯爷在暖和上了,皇上,要不要我们现在进去把他们给……”

    “唉,且慢……等天牢里面的这一对奸夫**战意正酣的时候,朕就进去,定让要这一对狗男女们生不如死!”

    夜倾宴他明明知道,戴着铜面罩的男人是当今真正的赫连皇陛下,夜胥华早已被他转移到了一个极为僻静的地方,天底下除了他没有一个人能找得到他。

    小烨子公公一直抽泣着,“皇上,您怎么可以这般侮辱皇后娘娘,她对你是真心的,为什么你要”

    “闭嘴,再说的话,朕就把你阉了再阉,听见没有?”夜倾宴眸光寒厉,叫小烨子公公马上擦了眼泪,只管低着头了,他不敢反抗,反抗的话,那也只能是一条死路了,他福气还没有享够了。

    小烨子心里默默念叨,如果皇后娘娘真的因为这件事死了,他一定会在老家为皇后娘娘摆放一个长生禄位早晚三柱清香以告慰娘娘。

    赫连皇此举无疑是丧心病狂,好歹那个女人是他的皇后,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他竟然不把她当做正妻看待,竟然把她当做玩物……小烨子公公敢怒而不敢言。

    “好了,现在你们跟随朕一同进去吧。看看当今的皇后娘娘是如何母仪天下的?”

    夜倾宴龙袍甩动就步入天牢深处,他脸上伪造的与赫连皇有**分相似的人皮面具的耳鬓边缘微微起了一层死皮,不过夜倾宴趁着无人之际偷偷用手指捋了捋,抚平了那人皮面具。

    我才是皓澈,我才是当今的赫连皇陛下啊!

    铜面罩中的两颗双瞳看似一片恍惚,不过带着所有未有的坚定。

    沐筱萝与铜面罩的人纠缠了一番,随着媚药的药力渐渐减弱,她愈发看得清晰,除了这头上一具可恶的铜面罩套着,眼前的这个人无不是皓澈的影子,包括他身上具有的特殊味道、气息,说他不是皓澈的话,帝后筱萝是无论如何也都不会相信的。

    “皓澈,是你吗?”沐筱萝泪眼模糊,方才与铜面罩之人巫山**,倘若铜面罩之人不是赫连皓澈,真是夜胥华二殿下的话,那么堂堂的大陵皇后失去贞洁,是何等丧失尊严的事!

    定是要叫天下万民一人一口唾沫就足把帝后筱萝淹死。

    铜面罩里的那个人眼珠子依然瞪着筱萝,想要开口,却说不了话,他突然想起如今身体已然复沐,药效渐渐减弱,所以再度在地上用细细树枝写完“假”这个字最后一划,写完之后,他又写了一个“初”!

    “假!”

    “初!”

    岂不是那赫连皇陛下是假的,是夜倾宴所扮成的?

    沐筱萝突然想起这世间有一种易容术绝技,能够易容换脸,看先前赫连皇的做派,浑然不似筱萝深底处深深爱的那个男人,再对上此间戴着铜面罩的男人,沐筱萝就更加确定了他才是真正的皓澈,她的夫君!

    “皓澈,真的是…真的是你吗?”沐筱萝忍不住再三询问。

    只见铜面罩男人连连点头,沐筱萝欣喜之余,涕泪纵横,就在这个时候,监狱外边飘来一重又一重的身影。

    一袭银色团龙密纹长袍映入筱萝的视野,骄纵冷漠的声音惊彻了此间的空气。

    “好哇,朕的皇后,你竟然如此恬不知耻与当今的长乐侯爷私通!如今被朕所撞破,你还有什么所说的?”他卑劣的心态生怕众人皆知,又道,“朕好后悔呀,朕之前给夜胥华施行宫刑,却没有完全阉割干净,以至于他……”

    之前要阉割夜胥华风侯爷的是真正的赫连皇赫连皓澈,只不过在阉割的过程之中,所有人都不在场,唯独一个白面太监,这个白面太监自然是私底下放走了夜胥华,将他转移到一个安全地带,然后他随便用死刑犯顶替,此等偷天换日的伎俩,夜倾宴易容成了白面太监之后,又自导自演了……最后将真正的赫连皇陛下引诱到漪林苑的小林深处,才有之前所发生的事。

    夜倾宴在赫连皇身上所下的毒素,是要他四肢百骸不能动弹,口中也无法言语,而这种毒素又能够与夜倾宴第二次命王常副将送来的媚药相互融入,达成以毒攻毒的效果!

    如果夜倾宴知道筱萝知道铜面罩人的真正身份,他岂不是要吓得晕眩过去?

    沐筱萝倒是想要先走就拆穿夜倾宴的假人皮面具,可筱萝深深知道,现在跟随在夜倾宴身边的副将们都是平素不怎么重用的副将们,这些副将们的心里早已对帝后生出了怨怼之心,再加上如今夜倾宴易容成赫连皇站在他们的面前,怎么可能会越过他而相信筱萝皇后呢?

    沐筱萝暂且将此事压下来,默默承受着来自于夜倾宴所赐给她的耻辱!

    “皇后啊皇后,朕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的妇人!哼!这还了得!来人呐!给朕将皇后娘娘发落到冷宫去!”

    夜倾宴龙袍一轩,顿时间王常副将率先涌上去,迫不得已要帮他舔靴子的心思都有了。

    不过夜倾宴这么一说,沐筱萝眼眸之中闪烁一丝的冷冽之色,“想本宫日日夜夜在大陵皇朝寸步不离,本宫怎么不知道原来我们大陵皇朝也有着大华皇朝因陋矩而生成的冷宫来?”

    “回陛下的话,尚没有冷宫之所呀!”王常走上前去,也觉得奇怪,眼前的赫连皇怎么说话极为奇怪,冷宫那确实是前朝才会有的。

    大陵皇朝当然不存在什么冷宫,赫连皓澈此前为了筱萝皇后特意罢黜了三千后宫的规制,而冷宫又是关押失宠获罪的宫嫔的地方,赫连皇如此深爱筱萝皇后,怎么可能吃饱了撑得去设立那些无良的东西。

    夜倾宴虽然易容成了赫连皓澈的模样,不过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最起码是真正的赫连皓澈赫连皇他就明白不过了,多年前,是他与江左元帅他们一同研究大陵皇城的建造图纸呢,夜倾宴那时何德何能参与得进来,再说以前的夜倾宴东躲西藏,都不知苍穹哪里去了,最后逃到了丰州坝,坠落万丈深渊保住了他一条性命让他卷土重来。

    “这个……这个……朕日理万机……哪里记住那么多事。”说罢,夜倾宴双眸一凛,冷声道,“没有冷宫,朕命令你们连夜赶建一个冷宫,把这个贱女人拖进去!”

    抬眸之间,沐筱萝看见前世那一双阴狠的眼睛,前世的夜倾宴就是靠着这一双眼珠子,狠心把雉鸠强迫灌入自己的喉中,让自己生机永绝,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他所赐予的呢。

    沐筱萝的声音比夜倾宴冷冽一千倍有余,“既然皇上如此决绝!希望皇上把本宫的情夫夜胥华风侯爷一同关在冷宫里面,求皇上让我们做一对生死鸳鸯吧。”

    “好一对奸夫银妇,你们可听见了不曾!听见了不曾!好!既然如此!朕就成全你们!”

    夜倾宴易容上的那一张皓澈的脸庞渐渐又起了一起皱褶,他似乎感觉到异样,连忙叫去照办了,然后连夜将他们二人送入冷宫。

    王常等人听闻皇宫秘闻,竟然低着头,不敢高声嗤笑,他可不敢激怒了当今圣上。

    夜倾宴回到帝所,关上门来,愤怒得咒骂着沐筱萝这个贱妇,他气急了,嘴唇,鼻子,眼珠子,一一剧烈得颤抖着,那原本的人皮面具顿时间起了一大圈的皱褶,顿时间脱落在地上。

    那是一张完全属于夜倾宴的脸,他左耳先前被年羹强大将军在北海山巅搏斗的时候咬掉一大片的,如今夜倾宴也是依靠赤眉老者给他的人肉耳朵黏贴上去的,千万不能动那个部位,否则随时都可以落下来,在嫣然阁的时候与章楚嫣颠龙倒凤的时候,也曾掉过一次,不过因为室内昏暗朦胧,章楚嫣没空看出破绽之前,被夜倾宴偷偷贴回去。

    沐筱萝这个贱人,人尽可夫的银妇!

    夜倾宴一想起沐筱萝明明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夜胥华”,她依然会如此献身,很多年前,夜倾宴屡次三番对沐筱萝展开疯狂热烈的追求攻势,可是被沐筱萝拒绝了!

    如今他得到了赫连皓澈的皇帝宝座,沐筱萝就丝毫的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一想起这个,夜倾宴恨不得把沐筱萝碎尸万段,可是夜倾宴此刻的心里却满是惋惜之情,他多么希望……多么希望沐筱萝回到自己的身边,不过这一切都是虚妄而已。

    夜倾宴戴上了面具,重新整装,他又是一副赫连皓澈赫连皇的模样,他坚信终有一天,他一定会像丢垃圾一般,丢掉脸上的这块虚假的人面皮,作为他自己,真真正正得以夜倾宴的身份身登大陵宝座,到时候改元号,称帝,复大华皇朝,把所有的一切都踩在脚底下,之前让他不顺的人统统被他碾压在脚底下。

    “皇上,开开门,是小烨子公公我呀。”小烨子在帝所殿外等候,他刚才紧随皇帝的身后,见筱萝帝后与戴着铜面罩的夜胥华风侯爷确有私通的铁证据,他在一旁本想为筱萝帝后求情来着的,可是铁一般的证据在眼前……不过他仔细想了想,还是要为皇后娘娘求情罢。

    夜倾宴打开门,不做声,帝所内没有点蜡烛,深黑一片,就好像里边就是一方无尽的深海一般。

    而眼前的赫连皇陛下就好像北海山巅的鲛人化作而成,满满阴森可怖的样子。

    小烨子别着拂尘走了进去,一噗通跪在青砖上,幽幽道,“请陛下放了皇后娘娘吧。求陛下现在下一道圣旨停止连夜修建冷宫。奴才相信这一切都是皇后娘娘她一时神志不清所以才铸成的大错。”

    “好一个千刀万剐的狗奴才!”夜倾宴转身,嘴边浮掠一抹冷酷之极的笑容,左脚一抬,脚尖直接踩踏在小烨子的心口,顿时间小烨子被飞出殿外,一口鲜血猛得喷出来,距离小烨子后脑勺约莫三寸方外有一个石凳子,如果脑袋撞击在石头凳子上,必定殒命!

    小烨子是捡了一条性命得勉强起身,躬着身子,双手杵着拂尘,“奴才求求皇上见奴才伺候您这么多年的份上,求求宽恕皇后娘娘,奴才不相信皇后娘娘会作出此等丧德败行之事,她定然是被人给诬陷了,求求皇上”

    “闭嘴!如果再多说一句。朕直接赐给你白领三尺,你直接玩去吧。”夜倾宴一个话音刚落,就往太子东宫去了。

    小烨子心有余悸,这么晚了,圣上选在这个时间去……不对呀以往他去的地方都是嫣然阁,难不成赫连皇要怨恨皇后娘娘,要迁怒于无辜的三个孩子们,大皇子宸宁,二皇宸礼,小公主宸潋。

    “不,我现在一定要去禀告给皇后娘娘知道。”小烨子一路狂奔,可是他来到天牢的时候才发现,皇后娘娘和戴着铜面罩的永乐侯爷早就被王常带来的人给提走了。

    不可能,虽然赫连皇命令一夜之间要把冷宫建立起来,可是一座宫殿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建成的呢……小烨子又听几个看守天牢的狱卒说,王常副将早就令人将涅殿开辟一处做冷宫。

    涅殿是一处靠近辛者库的荒废院落,原来是关押犯罪的婢女,希望她们可以涅洗心革面,就把这个殿宇临时改造成冷宫了。赫连皇并没有下这样的命令,这一切是王常副将一把操办的,为的,就是要赫连皇陛下开心。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