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1060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狠狠得一拍香案,沐筱萝被香夏这一番话着实刺入了心底,连带着血痕慢慢泌出来,“香夏!你知道本宫素来待你亲如姊妹,这话别人可以来污蔑本宫!唯独你不可以!知道吗?”

    “就是皇后娘娘太对我亲如姊妹,所以香夏倒是希望,皇后娘娘待我如同平头百姓一般,这样的话,皇后也不会跟香夏抢夫君了!”香夏咬着银牙说道。

    啪得一声,沐筱萝一个巴掌下去,香夏吐出一口鲜嫩的鲜血来。

    香夏一只手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泪水肆虐而下,“好呀,真好,皇后娘娘真是好姊妹!今天,你打我,算是把我们仅存的一点姊妹情通通打掉了吧。哈哈,香夏谢谢皇后娘娘宽宏大量!只是求你把我夫君放回来,让我们辞官回乡。”

    “香夏……本宫……”沐筱萝惊呆了似的往后一缩自己的手,碰触香夏脸上的那一掌,她根本没有想过要去打她的,如今这么一掌下去,难道真是要断离了姊妹情谊,不,不可以呀,她也是一时情急,谁知道香夏竟然会说那一番大逆不道的话来,还好齐边无人,连若竹也老早得退了下去,要不然以她一国皇后的尊严,断然是不可能让香夏说出如此肆无忌惮的话。

    假若换成了旁人,沐筱萝早就命人将她活生生杖毙的!

    “臣妇告退。”香夏不等沐筱萝抬眸,就走了宫外。

    香夏呀香夏,你到底要置本宫于何地呀,赫连皇那般对夜胥华,本宫想要代他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可是就算是全天底下的人可以诽谤我,侮辱我,误解我,唯独你不可以,曾几何时,本宫曾把你和瑾秋当成最为亲近的姊妹呀。

    难道那些年珍贵的姊妹情谊随着时间的流去而流去吗?

    沐筱萝眼泪下来了,在若竹宫人踏入椒房殿的时候,若竹不解道,“皇后娘娘,你怎么了?是不是香夏夫人说了您什么了?太大胆了!皇后娘娘切莫伤心,将此事禀告于皇上知道,让皇上去裁决吧。”

    “就此打住吧!香夏没有做出对不起本宫的事。若竹,你不可胡乱猜测。否则本宫让皇上裁决你。知道吗?”沐筱萝瞬时间凤眸一凌。

    若竹胸腔里边的那一颗心脏顿时间剧烈得跳动,说话也结结巴巴的,担忧畏惧极了,“是,皇后娘娘,是皇后娘娘。”

    “服侍本宫就寝吧。”沐筱萝道了一句。

    任凭着若竹给她宽衣,卸妆,沐筱萝合着亵衣躺在凤榻之上,两颗眼珠子却没有紧闭,而是开着的,她知道就算强制性得逼迫自己闭上双眼,她也是睡不着的,连着两日了,都是如此,今夜,是第三夜。

    若竹畏惧雷声,所以她今夜紧挨着皇后娘娘的凤榻下安睡,倒也睡得安稳。

    如果自己真像若竹一样就好了,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就只管着睡好了,混天混地的什么也不管,乐了个逍遥自在,只是老天是很公平的,它给你这一世的无限荣华之外,也要加诸不少的烦恼。高处不胜寒。这种心境唯独筱萝这般的当事人才懂。

    时间一恍半个月余过去了,这日子不论好过与不好过,都是一样的过去。

    听闻今日是赫连皇亡父之死祭,赫云太后领着赫连皇、帝后、贵嫔等皇室宗族之人前往宗庙祭拜,祭拜完毕之后,又须到漪林苑上拜军演,以告慰先祖。

    赫连皇追封亡父为西陵高祖皇帝,漪林苑中军演,是祭奠先祖习俗的一小部分。

    上一次初来此地,沐筱萝还觉得稍微有点良辰美景的味道,可此刻的心境着实大不相同,不抱着游玩之心,只是重着祭奠先祖的心意。

    见赫连皇对章楚嫣如此亲密之态,叫沐筱萝心生冷意,明明是这等庄严肃穆的祭奠之礼,章夫人此等贱人总是仗着自己生怀二甲,要赫连皇面前极尽取宠之能事。

    别说沐筱萝了,就连赫云太后她老人家也是极为看不过眼去的。

    “章楚嫣,你不要太放肆了!”赫云太后倒是没有高声骂,只是一个眼色就已然表明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章楚嫣弱弱得俯了俯身子,便不再说其他了。乖巧得退到一边去,不再纠缠着赫连皇了。

    就在祭祀大典活动之一的军事就要在漪林苑开展的时候,江左元帅和年羹强大将军引领着将士们在林间挥枪舞剑的,军士们士气可嘉,姿势极为爽利磅礴,简直叫人心旷神怡!

    赫连皇骑坐在马背上,突然间丛林深处一处伸出一只戴着深青色皮套的手来,皮套手中的是一把炒得滚烫的板栗,这板栗飞快得扔出去,正好击中马腿,马抬头向天长嘶一声,顿时间飞快得跑入西面的一处林子。

    由于赫连皇骑得这匹宝马乃是绝世的汗血宝马,英勇无敌,更是能够日行千里,在场的将领们手中再好的良驹,都不可能有赫连皇陛下胯下的这一匹。

    大家只是单纯得以为,是赫连皇的汗血宝马无故受惊而已,其实赫连皇他也搞不明白,直到深入林中的西处,更西的地方……赫连皓澈赫然看见一个戴着铜面照的人站在那里,正在对自己点头嬉笑,虽然对方戴着面具,可在赫连皇的心里,那个人就是在笑……并且还在笑他!

    “该死的夜胥华,你竟敢越狱,真是此有此理!此有此理!”赫连皇是极为盛怒,跳下马背,拔出腰间长剑,就要把他给击杀。

    眼看着赫连皓澈跑过来,那个铜面罩下的那张脸庞黯然一笑,瞬时间启动齐边的陷阱,有三道麦芒似的毒针插入他的天灵盖,赫连皇顿时间晕倒,栽在地上,那个带着铜面罩的人脱下面罩,露出一张与赫连皇赫连皓澈一模一样的脸来,顿时间这个人把铜面罩扣在真正赫连皓澈的头上,然后再扣上钥匙,仿佛这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而已。

    只是人互换了而已。

    ……

    中了毒针的真正赫连皓澈无法动弹无法言语,只能任凭着外头的那个“赫连皓澈”摆布着。

    “赫连皓澈”拽着戴着铜面具的皓澈起身,几番努力之下,赫连皓澈都无法起身,因为他根本没有力气,天灵盖内的毒针的毒素四处扩散着,简直扣住了他的四肢和骨骼。

    “哈哈,赫连皓澈,没有想到我还活着吧。如今你我身份易换,我呢会好好帮你照顾筱萝皇后的,还有呢,你的皇儿们就是我的皇儿们,你的大陵江山就是我的江山!等时机假以时日,我就让这浩瀚的大陵江山改姓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疯狂恣意得狂笑。

    铜面罩之中的赫连皓澈总算认清了外边那个男人的声音,只可惜他现在根本说不了话,只是那个人不知道用了什么奇术,竟然和他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难不成他有双胞胎的哥哥不成?

    不可能!赫连皓澈知道赫云太后就生了他几个大哥兄弟,大哥们相继死亡,西疆遗脉唯独剩下他一人。

    这个人的声音竟然与之前坠入北海深渊的夜倾宴有几分相似,不,难不成是夜倾宴了,他说过他要让大陵江山的姓氏改为月氏,夜倾宴不就是月氏,如今他的声音……他就是夜倾宴无疑……只是他如何得来的奇术,他的面容与自己的如出一辙。

    天,如果真是这般的话,这可如何使得!

    铜面罩之下的赫连皓澈身上的血液都凉了,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为何自己在祭祀的时候,胯下的汗血宝马会突然不停得往西面荒无人烟之境狂奔呢,摆明了是要引自己到这里来。

    没容得赫连皓澈多想,赫连皓澈唯独可以从铜面罩之中的双瞳孔探测到,先后骑乘着骏马而来的,却是江左元,年羹强大将军,还有众位副将军士们。

    戴着铜面罩的赫连皓澈想要大声呼喊,手足舞蹈的,可是任凭他怎么呼唤,喉咙依旧是沙哑不堪,想要说什么,都说不出来,这叫赫连皓澈感觉到一股从所未有的恐惧,他知道如今站在众位军士面前,唯独那个谋害自己的人才是赫连皇,他这个戴着面具的人是一个通缉的逃犯,准确来说是逃犯永乐侯爷夜胥华!

    正如赫连皓澈所想。

    易容了一张与赫连皓澈一模一样容貌的神秘歹人冷冷得对众军士们道,“你们这些饭桶!囚在天牢重地的风侯爷越狱了,你们尚且不知,要不是朕,他早就逃到天涯海角了,你们说,你们是不是饭桶!”

    “臣,该死!”江左大手一挥,叫来一双军士,快步上前,将戴着铜面罩的赫连皓澈捆绑起来准备带回去。

    放肆,朕才是真正的赫连皇陛下,站在你们面前的那个人才是假冒!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呀!赫连皓澈任凭他如何拽动,他身上早已扯上了一团绳索,无论如何挣脱都挣脱不得了。

    神秘歹人如今夺了赫连皓澈的身份,将真正的赫连皇陛下用铜面罩铐了起来,把他拽到众人的眼前。

    帝后沐筱萝心中不禁一颤,铜面罩,这铜面罩的人不是夜胥华么,他怎么会在这里?

    “皇后,你肯定猜不到吧。朕的马儿突然受惊了,正好被朕发现了,这个夜胥华竟然逃狱到这里来了。朕总算把他抓回来了!这个叛臣,朕肯定要好好处置他。”

    此刻的赫连皓澈向沐筱萝走过来,沐筱萝却看他,觉得眼前的皓澈怪怪的,多了一分疏离,一分陌生;少了一分亲和,一分暖意。

    沐筱萝想一想,也许自己是想多了,眼前的人就是皓澈,她心爱的郎君赫连皓澈啊,是天下万民之主的赫连皇啊。

    眼下的戴铜面罩的那个男人四脚朝天得躺在泥土地里,想必是昏死过去,如果叫沐筱萝洞穿他的眼睛,或许筱萝能够认得出来他是……

    “来人,将夜胥华带回天牢!”赫连皓澈下了一道旨意,很快军士们就是运作了。

    沐筱萝本想要靠近那个戴着铜面罩的男人,可是赫云太后一声咳嗽声叫沐筱萝退步,这赫云太后提醒的自然是对的,众目睽睽之下,如今太过亲密,难敌这悠悠众口呀。

    回宫之后,沐筱萝果然听到了消息,说天牢之中戴铜面罩的夜胥华侯爷突然发飙来,也不知道从哪里倒腾出来的钥匙,抢过狱卒手中的长剑,击杀了二十一个狱卒的性命逃出来的,连后援的追兵赶来之前,他就消息得无影无踪……这不赫连皇陛下又给带回来了。

    当夜,香夏夫人再也没有去椒房殿,而是去见了夜胥华一面,狱卒们不给见,香夏在天牢外边哭了足足一夜,只是她仍然跨不过心中那道门槛,如果她能够来求皇后娘娘,肯定是要给见的。

    椒房殿的这夜又是雷雨交加。

    “皇后娘娘,皇上今夜又去了嫣然阁……”若竹在一旁弱弱得道。

    沐筱萝冷笑道,“他如今去了哪里,却又与我何干。”在漪林苑祭祀的时候,沐筱萝就觉得他与他之间那股子看不清摸不着的疏离之感在渐渐弥散着,她不禁扪心自问,那个人还是她深爱的那个皓澈吗?

    倒是对戴着铜面罩的那个……沐筱萝怪自己想偏了,就不再想了。

    嫣然阁此刻****。

    “皇上你今天怎么与往日不大一样呀。”

    战事稍酣,章楚嫣替眼前的“赫连皓澈”擦拭额头上的汗液,她是从花满楼那边摸爬滚打过来的歌姬,不同的男人有不同的玩法,就好比在这个床上。

    挤压她的男人浑不做声,狠狠得在她身上索取着,他就是要郁闷了五年的种种愤怒好好得在赫连皓澈的女人身上得到发泄……下一个就是轮到帝后沐筱萝!

    取代他的江山,睡遍他的女人,接手他的皇儿们,想到这一点,夜倾宴比任何人还要更为甘之如饴,更为癫疯躁狂!

    “你给朕闭嘴!”紧接着,章楚嫣果然闭嘴了,规规矩矩得等待着君王下一轮的攻势。

    听说章夫人这几日来极尽圣上恩宠呢。

    章夫人如今身怀龙裔,又得皇上如此眷顾,日后难保不会晋身贵妃之位。

    几个在椒房殿外扫地的宫娥太监们扫了一阵子,竟然私底下在干枯的梨花树底下窃窃私语。

    若竹跑过去骂他们,“再让姐姐我听到你们私底下咬舌根儿,等我禀告给皇后娘娘之后,将你们一个一个的舌头给生生剔了去!”

    “姐姐饶命,我们不敢了。不敢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