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1031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让老朽看看。”谷乘风老人本想端起酒杯饮用葡萄美酒,这下,酒杯沾湿了一下嘴唇,就放下酒跑过来,他像往常一样给王妃娘娘请脉,顿时谷乘风眉目一明喜道,“恭喜大王,贺喜大王,王妃娘娘她怀有身孕了。足足一个月了。”

    什么?赫连皓澈从夜胥华怀中把筱萝抱过来,忍不住端详筱萝的玉面,还没来得及取名的小世子被抱走失了踪,如今筱萝她又怀上了,难道说是老天爷的眷顾吗?

    ……

    五年后。夏。

    大陵京都已经建成,气派恢弘,更胜早已湮没在历史沉寂的大华皇朝都城。

    高高大大的百年青梧分立大殿两旁,大殿上方的金色琉璃瓦倍显富贵霸气,天青色砖石铺满地面,来来往往的宫婢走在上面,还可以清晰照应出人的影子来。

    这里是椒房殿。当今大陵皇朝皇后娘娘沐筱萝居住之所。

    “宸潋不要跟皇兄玩了啦,宸潋不要,皇兄抢走我的泥人,皇兄是坏人,是坏人。”

    奶声奶气得声音从椒房殿内飘出来。

    一身凤凰紫袍的贵夫人,螓首上着九天髻,长而华美的凤凰裙裾逶迤在地,她心疼得替四岁的小女孩儿擦拭眼畔的珠子,“宸潋乖,宸潋乖,宸潋不哭,母后这就带你去找你的二皇兄宸礼。这样总可以了吧。”

    沐筱萝起身,牵拉着宸潋的胖乎乎的小手儿,迎面而来是一袭明黄龙袍的男子,深目高鼻,正是早已登基为大陵皇朝的赫连皓澈,赫连皇。

    赫连皇手里牵着的,也是一个小男孩儿,“梓潼,你就偏爱宸潋,这泥人儿原本就是朕给宸礼的,宸潋那个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坏的,怎么好来抢二皇兄的呢。”

    “本宫怎么会偏爱宸潋呢,陛下和本宫的孩子,本宫都爱,本宫只是……”筱萝话音刚落,眼眶就肆无忌惮得流出来,叫两旁宫婢为之惊愕。

    赫连皓澈走过去,拉着筱萝的手,“梓潼,你又想起了宸宁是不是?”

    宸宁,是皓澈和筱萝被抱走的第一个儿子的名讳,赫连皓澈现在仍后悔着,在儿子被歹人抱走之时,没及时给他号一个名字。

    “皇上,这叫本宫如何不想他。这五年来,本宫生下了宸礼,宸潋这一对龙凤胎儿,可本宫对宸宁实在是……本宫真的想要祈求上天能够保佑他一生康宁……”

    沐筱萝眼眶依旧是湿润了,身旁的青梧间渐渐落下斑驳的碎光,汉白玉雕栏上面有人的脚步而来,吸引了筱萝的注目。

    有人来了。

    会是谁呢?

    帝后沐筱萝抬眸远眺,只见一身银甲黑袍的大将军威武跨步而来。

    江左大元帅!

    赫连皇与帝后面面相觑一眼,旋儿往外那边多走了两步,不时江左曹元帅单膝跪地,双手紧握道,“皇上,皇后娘娘,微臣在江阴一带发现大皇子的下落。”

    “曹元帅,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沐筱萝已经无法抑制住哀伤,五年了,足足五年了,她对那个在相府被偷偷抱出去的孩子日思夜想,总是希望有一天皇儿能够回到自己身边,筱萝为了深信皇儿如今还活在世上,他的名字都取好了,宸宁,宸宁,希望他一辈子平顺安宁。如果能够找到大皇儿,他便是大陵皇朝的皇,长子了,是大陵皇朝未来的储君了。

    帝后如此激动,曹元帅双手依然是紧握着,神色一丝不苟得说道,“微臣和年将军在江阴一带巡逻之时,只是怀着抱抱运气罢了,可是微臣听江阴江淮县桃花村的村民说,五年前,曾经有一个额头溃烂的妇人和一个年迈的老头儿抱着襁褓的婴孩来此安顿,这个只是微臣和年将军在茶寮吃茶的时候无意当中听到的。”

    那额头溃烂的人,也只能是沐若雪了,因为沐筱萝亲眼看到那天沐若雪想要香夏勒死自己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幸运的是,五年前还是西疆大王的赫连皇赫连皓澈一脚踢开了沐若雪,叫沐若雪头磕破所残留下来的疤痕,然后那个老头儿便是沐展鹏,要不然五年来,怎么可能会音信全无,再说,如今京都关卡严密设防,一个苍蝇都飞不出去,这江阴淮阴县桃花村隶属于京都境内,只不过对于大陵皇宫是远了一些。

    “皇上,你听见没有?本宫终于有机会见到太子了!”沐筱萝香腮凝聚着眸泪,叫赫连皓澈见了,心中也是一片凄怆,如果五年前若不是他急求一晌贪欢,大皇子赫连宸宁也不至于落了个被人偷抱走的结果。如今这算是有机会窥探门径了吗?

    听此言,赫连皇反而更加冷峻了,他赫连皓澈知道,自己虽然贵为大陵皇朝的赫连皇,可他的心里还是像平素里头的小老百姓们那般丈夫疼爱娘子一般,极为不忍心见筱萝伤心,如果这件事是曹元帅他误听,到时候扑了一场空,帝后她又情何以堪,她等了宸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是无数个日日夜夜的陪伴呀。

    “曹元帅,你的消息可是准确?”赫连皇他不敢期望太多,他知道如果期望太高,就意味着到时候的失望也会越大。

    干瘪的唇瓣微微动了动,江左大元帅凛冽的风霜之面满是虔诚,“皇上,之前微臣也是不信的,所以让年羹强大将军派兵包围了整个桃花村,不管怎么样,五年前,京都内外每家每户都搜查一遍过去,竟然毫无音讯,那么区区的桃花村才白户人家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够找回太子殿下,那么一切就值得了。”

    没等赫连皇作出任何表率。

    沐筱萝母爱泛滥,哪里容得赫连皇再往下查问,“皇上,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派更多的兵力去镇守桃花村,本宫不想要让大皇儿陷入危难之中,如今好不容易得到他的消息,本宫不管皇上你用尽什么办法,都一定要帮本宫把皇儿找回来的,我的宁儿,我的宁儿,是母后不好,这些人让你受苦了,母后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呀”

    “梓潼,不要太伤心。朕按照你吩咐去做的便是。”赫连皓澈将筱萝涌入怀中,身旁的小宸潋和小宸礼胖乎乎的小脸蛋互相看了看,今年才四岁的他们已经聪明灵秀可以听懂大人们的话,父皇母后也时常跟他们将起,说他们还有一个比他们足足大一岁的大哥赫连宸宁。

    话音刚落,赫连皇正欲拂袖而去。

    眼看赫连皇就要和江左大元帅一同去,沐筱萝安抚了小宸潋和小宸礼一阵子,趋步追了上去,抓住赫连皓澈的龙袍,“皇上,本宫也要去,宸宁是我的孩子,我一定不能让他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如果若雪贱人敢伤害本宫的儿子,本宫一定让她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什么叫生不如死!”

    “梓潼……”赫连皓澈见筱萝眸心如此坚决,她一个做母亲的心尚且如此,他这样一个父亲难道还能多做阻扰么?

    蓦地,赫连皓澈点点头道,“好吧,梓潼,你就与朕一道去吧,不过你可要答应朕,一定要答应朕,不要惊动,如果去扑了个空,一定一定不要影响心情才是,前些日子你受了点风寒才好,不要……”

    “皇上,本宫没事,前些日子才那么一点点的风寒又算得了什么?比起跟本宫心里这么多年来挂念大皇儿,这点伤寒又算得了什么,本宫愿意自己减寿十年,换来我大皇儿的性命。”沐筱萝忍不住又哭了,赫连皓澈抽出袖中的锦绢替筱萝擦拭泪痕儿。

    顿时间,曹元帅下令叫来龙凤车辇,赫连皇与帝后登了上去,打开高大而宏伟的宫门,一路上往淮阴县桃花村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龙凤车辇抵达桃花村。

    桃花村的村民们跪地,口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沐筱萝由一旁的贴身宫婢搀扶下车辇,她脚底下的朝天金凤木屐踩踏在桃花村的泥土地上,凤袍尾巴逶迤在地,拖行着行动,筱萝遁入人群之中,声嘶力竭得喊道,“皇儿,你在哪里?皇儿,你知道不知道,母后很想你,你见见母后好不好?”

    “梓潼。”赫连皇箭步超过筱萝,将她拢在腰间,命令早已戍守在地的年羹强大将军道,“年将军,你守在这里之时,可曾有可疑人物出入过?”

    此时的年羹强副将早已提拔为大陵皇朝的骠骑大将军,官衔只在大陵皇朝天下兵马大元帅江左元帅之下。可见赫连皇对他们二人的重用!

    年将军眸底浮现一抹墨色,“回皇上的话,如此桃花村被我军包围了个水泄不通,别说是人了,就连蚊子一只也别想进去!请皇上和皇后娘娘放心。而疑是大皇子的身份的五岁孩童就在林柳树旁边的土屋里。”

    “孩子,本宫的孩子!宸宁!”沐筱萝一听,她哪顾得上大陵皇后的端淑仪态,哪里顾得上母仪天下的优幽,整整五年了她都不曾见到宸宁,她多么多么害怕这又是一场梦境,如果真是一场梦境,她又扑了一场空,该是何等的凄凉,午夜梦醒十分,这种感觉就愈发痛彻心扉,沐筱萝只是觉得前世被夜倾宴和沐若雪联合算计,把自己砍成人彘抛弃在冷宫,这一点痛楚并不算得上什么。

    赫连皇在后面紧随,“梓潼,小心,或许是有敌人的陷阱也说不定呢。”

    江左元帅和年羹强将军为赫连皇和帝后掩护着,这样他们进去的全过程,就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了。

    林柳树旁边的土屋子里头。沐筱萝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宸宁五年之中一直生活在如此低下的生活环境,她不禁眼眶的泪水一直往外飙洒,想想宸宁的弟弟妹妹,五年来一直跟着自己,如今更是搬进了早已建成的大陵皇都,一个是尊贵无比的公主殿下,一个是尊贵无比的二殿下,生活优渥自不必说,可没少得到赫连皇和帝后的宠爱。

    “皇儿”沐筱萝是第一个迈进脚步进去的,看见土炕上方,有一个童稚小儿干瞪着眼珠子看着筱萝自己,她就忍不住扑上去,把他紧紧得抱在怀中,“皇儿,是母后,是母后你知道吗?”

    童稚小儿身着破蓝衫。也不知道多少时日没有换洗了,嗖嗖臭臭的,沐筱萝并不嫌弃自己的大儿子,这是看他这般,筱萝就忍不住痛哭,宸宁他这些人一直在受着苦楚,如果那时候能够谨柔一点,一直看着宸宁,说不定他就不会被沐若雪那个贱人给抱走。

    那个贱人沐若雪,到底在哪里,如果叫本后发现了,一定要将这个恶毒女人挫骨扬灰,沐筱萝心中冷冽得想道。

    突然之间,曹元帅和年大将军异口同声吼道,“刺客,你快点出来!如果不出来,休怪我们无情了!”

    渐渐的,从大口缸里边爬出一个披头散发的老者,他头发都白了,两颗眼珠子深深得凹陷进去,一身也是满是补丁,脚底踩着一只芒鞋,另一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老者深情放散,就好像乞者,沐筱萝转瞬望去,这…这…这分明就是她的父亲,她那无良的父亲沐展鹏,老母亲筱萝生母这五年来一直记挂的男人,他老了,好像一下子老了二十年了,接近老耄之龄,想想相国父亲当初身着大华相国朝服,一脸的惬意悠然,他宠爱大姐姐沐若雪,恍如一段段被掩盖在细沙上画好的场景,渐渐得被记忆的风给吹得浮现于眼。

    “是你!竟然是你!”沐筱萝走过去,质问道,“你好歹是皇儿的外公,你对自己亲生女儿狠心也倒罢了,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对待本宫的皇儿!你这个狠心的父亲!”

    很快,外边的门口围满了桃花村的百姓们,他们皆不敢相信,当今大陵帝后的父亲竟然隐匿在小小的桃花村庄里面,那个小男孩子竟然是当今的大皇子。

    天下老百姓们早就知道了,如今的赫连皇和帝后在五年前在旧日大华相府痛失了一位皇子,是年,怀有龙裔的帝后也诞下了龙凤胎,便是当今的宸潋公主和宸礼殿下。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