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1021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却说屋子内一直逗弄小九弟弟沐陵的大夫人也出来了,明和沉香又对她老人家问安问好,筱萝生母很是开心,连忙叫若竹,小初梅两个小丫头下去吩咐沈默然厨娘做几个拿手小菜式给他们两个接风洗尘。

    沉香他们还一个劲儿得推辞呢,沐筱萝笑道,“你们是不吃,沉香,你肚子的那一个就不吃了吗?”

    沉香红着脸蛋儿,看了明,柔声道,“夫君,我们从湛州一路坐船来京都的,不是一路上也带了湛州太白楼的李厨子吗?李厨子做饭可好吃哪里,定要他服侍王妃娘娘和赫连大王几日。”

    “是呀,这茬我怎么都忘记了,那人和东西还在府邸外头呢。我得出去。”何太真对筱萝和大夫人筱萝生母微微颔首,然后就出去了,香夏与瑾秋也紧跟着去帮忙去了,如今路途遥远,想必是行李也不少的。

    顿了一会儿,沉香一脸愧疚得对筱萝说道,“此次以来,怕是要叨唠王妃娘娘您了,也没有什么好带的,您位份尊贵,金银财帛也是不缺的,所以沉香就叫夫君把我们最中意的厨子带来,一路上私底下也是成全了沉香的口腹之欲,请王妃娘娘莫怪罪,当然了,带来了以后,就想厨子做几道拿手好菜给王妃娘娘还有老太君她们品尝我们湛州的极品点心了。”

    “你能想着我们,已经是很好了。再说你肚子里也有胎儿,也是要记着进补的。”沐筱萝欣然一笑,又对她说道,“胎儿可稳当吗?要不要叫谷恩师给你看一下,他医术高明,本王妃的肚子也是他老人家给看的。”

    “王妃娘娘,和我们随行的,不单单有厨子,也有医师。”沉香一脸幸福的模样,真真叫沐筱萝打心眼替她开心着呢,“王妃娘娘您知道吗?沉香心里头很感激老太君和您的,若不是有您的支持,恐怕沉香这辈子浮动若浮萍,真不知道在哪里寻个好依靠呢,有一个心爱自己的,又知根知底的好男人,实在是太好了。沉香现在很幸福,沉香也同时希望香夏妹妹和瑾秋妹妹她们都能够找到幸福。”

    “她们会幸福的。”沐筱萝笑容满面,这个沉香丫头自己幸福的同时,还想到了别人,真真是难为可怪,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有多少人等到自己真正幸福的时候,就把过去的一切的一切通通抛诸脑后呢。

    见筱萝王妃笑着,沉香就愈发忍不住了,“王妃娘娘,如果方便的话,可不可以让我现在就与老太君相见呢,沉香着实是想念着老太君,回到湛州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老太君没有沉香在身边,谁帮她梳理头发,谁帮她穿衣洗漱呀。”

    她这一份孝心,连筱萝也着实为之感动,筱萝宽慰她,抚着她的手腕儿,“别急,今日一路上风尘仆仆的,不能太过劳累,等会儿等你和何太真吃过东西,等明天天一大早,就来本王妃这里,本王妃领着你们一同去长安园给老太君请安,到时候你们不想去,那也得去!”

    “王妃娘娘说的有理。”香夏站起身子来,又给筱萝福了一福。

    要不是筱萝见她身怀有身孕,随便让她多福几下又有何妨,只是她大腹便便,多有不便,筱萝还是极为疼惜沉香的身子的。

    翌日,用过早点,沐筱萝一行人就往长安园去。

    长安园,几个三三俩的仆役打扫得青砖面光鉴照人,叫人生出不忍踩踏之心。

    筱萝瞅着沉香娥眉上青青一片,模样愈发娇俏可人了,今晨帮她点上了一管螺子黛是没有错的。

    香夏与瑾秋簇拥着沉香,远远得看起来,两个风姿绰约的灵仆围绕着一位梳着飞天髻的高贵美夫人。

    穿过上房梨花橱之所在,筱萝见黄瑞家的正给老太君拿木槌子敲着小腿儿,老太君倚在镂空雕绘结着酸果垂丝海棠图案的贵妃椅上微微作小酣状。

    “老太君,您猜,孙女儿今天带谁来了?”沐筱萝知道老太君并没有真正睡觉,想必一早知道是自己,所以才这般假酣呢。

    老太君还是假酣,听了筱萝的话,她老人家极为好奇,她老人家微微咧开之状已经透露根本没有睡得深沉,筱萝嘴角漫开一丝笑容,“行了,老太君,如果您继续装睡的话,那孙女儿可要走了”

    沐筱萝走之前还不忘道,“沉香,咱们还是现在离开这里吧,老太君她今儿个是不想见到你的。”

    也是一嘴噙满笑意的沉香只能任由筱萝牵拽着自己的手,就假装做准备往外头走去。

    谁晓得,贵妃躺椅上的老人儿猛然一睁开眼睛,老目莫名得清明了十二分,爱怜得喃喃道,“沉香,我的沉香,筱萝孙女,我的沉香呢,在哪里,在哪里?”

    “老太君,沉香在这里。”沉香一身华贵美服衣香鬓影飘到老太君的膝下。

    老太君真得不敢相信在膝前小啜的美夫人是沉香那丫头,她老人家知道沉香丫头天生丽质,只要稍微好好打扮一下,定似那高门大户走出来的贵女子一般,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端庄贤淑的华服美妇人竟真是那沉香。

    老太君激动得都没有办法言语,轻轻一瞥,目光落到沉香的肚子上,凸起厚厚的一团,她伸出手去抚了一下,“快起身,有身孕的人儿了,以后来我这里,免了礼数罢。亏你还特意从湛州来看我。”

    一说这个,老太君就掉眼泪,沉香到底她在身边服侍着,这一天到晚服侍自己身边的人儿,说走就走,老太君她也不是那无情人,自然会感伤的。

    沉香也揉着眼泪,明眸上的螺子黛浸湿了一点。

    “好了好了,沉香回来就好了。今日是个喜庆的日子,作如此哀伤做甚?”

    沐筱萝打发香夏云瑾秋下去弄几盘点心上来吃,她本想使唤若竹的话,可是这活计还是得她们两个去做,虽说一个军师一个侍卫,可抡起在长安园的熟练,还是她们在行,在筱萝很早把她们要过来的时候,她们在这里可都是二等丫鬟。如今战乱初定,府邸内外丫鬟们更新了一拨又一拨。

    “是呀,老太君,还是让沉香来伺候您吧。”沉香抢过黄瑞家的手里的小锤子。

    黄瑞家的可吓坏了,她之前可听说沉香的事情,沉香现在也算是湛州太白楼的少夫人,多少也算是虎据一方,“使不得呀,少夫人,这样的差事怎么可能让您去做呢。”

    这一句话“少夫人”说得沉香脸侧不禁泛红,连忙摇着螓首,蹙着好看的娥眉,“宁上官二家可不敢这么说,在老太君跟前,我哪里是什么少夫人,在老太君跟前,我就是一个小蹄子,小蹄子便是小蹄子,亏了王妃娘娘和老太君作依傍,才让沉香找到了这样的如意郎君,沉香打心里头不甚感激,哪里还说什么……”

    “好了,就凭空一个称呼罢了,也不得在意了。”老太君把手一抬,示意黄瑞家的接过沉香手里头的小锤子,不禁莞尔,“如今沉香也有了身子骨,我一介老骨头可不要你伺候,就算你伺候,那也伺候不好的,哈哈哈”

    老太君笑起来特太感,沐筱萝又听沉香在老太君跟前说起湛州的事情,说了很多,一大筐子的话儿,从三书中的聘书、礼书、迎书,说到二礼的纳礼、问名、纳吉、纳徵、请期和迎亲,大小巨细说得一丝不苟,这些话,若是对外人,沉香肯定得藏着掖着,越是少有人知道越妙,可是对老太君和筱萝王妃她们,沉香简直就是把当做娘家人来说的,说婚后舅婆是怎么怎么对她好的,说丈夫何太真是如何如何与她举案齐眉、如胶似漆、张敞画眉、松萝共倚…如果沉香不是看到两侧年岁清浅的尚未婚配的仆婢们脸蛋一个一个羞红就好比二月石榴,沉香还打算继续往下说道呢。

    好在沉香也知道分寸,要不然筱萝也要第一时间制止她呢。

    老太君当下拍手一合,大笑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我还怕等我临了末了还没有帮你找个好婆家,看看如今,你腹中已有孩儿,就要为你的夫家开枝散叶,沉香丫头,等你是我这般年岁,就知道儿孙有操不完的心了……”说罢,她老人家微微感叹一声,旋即嘱咐宁上官二家去,在她耳畔也不知道说什么。

    一脸神神秘秘的黄瑞家的就退下去了。

    沉香呆在老太君身边多年,知道老太君想要做什么,她连忙一脸严肃得对老太君道,“老太君,千万不要赐沉香什么了,还是留着给王妃娘娘吧,沉香有。”

    听后,老太君详作一怒,嗔道,“小精灵丫头!你在我跟前是最最伶俐,也最最贴心的,再说我还没有说要给你什么东西,你就急着拒绝,哦,是不是去了一趟湛州,你就紧着跟你的夫家亲,跟我这一把糟老头不亲了呢。”

    沐筱萝一脸好笑得打量她们,这一老一少的也着实太逗了些。

    香夏和瑾秋二人早已摆放好各自手里头揣着的雕花木盒内的点心,有绿豆酥油饼,芝麻花生糕,糯米小团子,红豆沙炸子,咸肉春卷,麻油田鸡小肉饼,有甜腻的,有咸淡适中的,可以说是适合每一个人的口味。这些东西全部都是沉香昨日一起带来的湛州太白楼的厨子们,他们精攻面点,制作这些点心颇具湛州的特色。

    筱萝给老太君亲手夹了一个咸肉春卷,老太君直夸赞好吃,当她老人家一听到是沉香丫头带过来的湛州厨子,她就愈发笑不拢嘴了,也顾不上吃,一直手把手得将沉香丫头的螓首拉往自己的怀中,轻轻蹭了蹭,“还是沉香最可心,连厨皓澈带来了。太白楼可是湛州乃至整个中原地区极是有名的呢,只可惜在京都未尝设置分店呢。”

    “老太君,这点请您放心,沉香和夫家已经商量好了,要打破何家传统祖宗规制,不单单要把分店设立在京都,更有整个全国联销的计划。不过万事开头难,我和太真会慢慢做好的。老太君请放心。”

    沉香知道老太君不止关心自己,还关心自己所跟随夫婿的是否有本事,这么一说,她老人家铁定高兴。

    还真别说,老太君真的就挺高兴的。

    等老太君差不多把一整块咸肉春卷吃完了,黄瑞家的也就抱着一块小樟木妆奁,双手恭敬得递给老太君,“老太君请打开吧。”

    沉香在老太君跟前足足是个体面的,沐筱萝也在期待老太君给沉香她的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呢。

    沉香也不说什么,她夫家何太真家财万贯,她也是一位贵夫人,也不奢望这妆奁会有多少金银财帛,只是心里比较好奇而已。

    其他人,诸如香夏与瑾秋也是极为期待的呢,就想看看老太君给沉香姐姐会是什么东西。

    见老太君模棱两可好像不怎么想打开的模样儿,沐筱萝也急了,“老太君,您若是不想打开,孙女儿替你打开吧,好吗?”

    “那也可以。”老太君连连点头,筱萝孙女是她最最信任的人儿,再说这打开妆奁也算得上小事一桩。

    筱萝接过来,轻轻打开上面的铁扣,吧嗒一声,只见里面躺着一汪做工极为精细的金项圈,不粗也不细,一对小金猪,胖嘟嘟,看上去极为可爱。

    “别嫌少啊,这是我对你的一番心意。”老太君心里头想,这东西若是搁以前给沉香,这小丫头铁定会感动得涕零。莫说以前的香夏了,就算是现在身份低微的小婢女,诸如若竹之流,见了也是要流出几俩口水的,可是如今,沉香她有百万家资的夫君在前,如果说沉香还稀罕这样的物件,那也只能说明沉香她太矫情了。

    沐筱萝眸光宛如漫天星辰,濯濯得凝望着沉香,就想听听她是怎么说的。

    果不然的,沉香这丫头所说的,还真没有令沐筱萝失望呢。

    “沉香谢谢老太君的恩典。不管多少,沉香打心里头已经很感激老太君和王妃娘娘了。托您们的福祉,沉香能够找到何太真这样的好夫婿,已经是对沉香最大的恩典了。沉香接过老太君的便是。这金项圈定要给沉香日后出生的孩儿戴着,里面有老太君的味道,定能保佑他福寿康宁。”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