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9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贱妇!不能过气给你,难不成还要过气给我?”要不是看筱萝生母抱着小九儿子陵儿,他早就一个巴掌扔过来了,他大骂道,“好歹我也是你的丈夫!老子便是你的天!好呀,是不是筱萝这个贱人拾掇着你,要一齐对付我,还让老子死了罢!”

    这么一说,筱萝生母眼泪齐刷刷的下来,“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中山狼!你道是想死了!你死了,我们孤儿寡妇的依仗谁去!女儿是好,可她自己也有夫家!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枉费我这十几年来对你一颗不变的痴心!倒是你惯常的喜新厌旧,讨厌我了罢,见上官温柔妹妹快要不行了,又要想要招个第十一姨娘!”

    “哼!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不可理喻。老子不跟你说了。”

    沐展鹏满脸怒气得出去了。

    留下大夫人筱萝生母一个人在里边流着泪珠儿,泪水滴滴答答落在小九少爷沐陵的腮帮上,沐陵也呜呜哇哇得哭泣起来,殊不知,她如此心痛并不是因为她真的不爱沐展鹏,而是很爱,痛入骨髓的爱,可沐展鹏可一劲儿要把自己给推开。

    沐筱萝坐在自家的毡包小软榻上,瑾秋拿丫头扑腾着热汗,看看她一整张脸都是没了血色,她的裙摆下边也是湿透的一片,只听她慌慌张张得说来,“王妃娘娘,不好了,夜胥华二殿下不见了,香夏也不见了,在湖心小筑看守竹屋的方陵卫兵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还有,还有,我太过匆忙差点落了水中,你看,我下面都湿透了!”

    “他们该不会是逃出了西疆之外吧。不能吧,西疆出口遍布着机关大阵和机关小阵,想要出去,恐怕比登天还难,不过香夏这些日子一直呆在大王身边,难保她就不知道这些机关是怎么弄腾的,莫非真的是……”

    沐筱萝心中有一丝不好的感觉,如果真的不见了她,恐怕香夏她真的逃出西疆,辅助夜胥华二殿下再度夺取大华江山,那也说不定呢。

    香夏,你当真有二心么?

    沐筱萝在心内呼唤,她不愿意相信,非常不愿意相信,她愿意相信背叛自己的那个人是上官温柔,或者是沐若雪,亦或者是夜倾宴,可是香夏他,不可能,她不会这么做的。

    当湖心小筑上不见了二殿下夜胥华的消息传入了西疆大王赫连皓澈的耳中,他不再是愤怒那般简单了。

    赫连皓澈几乎在同一时间,下令江左大将军叫他多派几支精锐部队外出追缉香夏军师与夜胥华二人的下落,届时来到筱萝的毡包房内,略带有质问的语气,“筱萝,你告诉我,是不是你私底下属意香夏军师这么做的?”他从来都是亲昵得称呼筱萝为爱妃的,如今却直呼她的溟子,从此间就足以断定赫连大王她不相信自己了。

    为了能够更好的“审问”自己,赫连皓澈还叫四下子人暂且撤下去,连娜扎,和瑾秋也一律退出去。

    人倒是家丑不可外扬,赫连皓澈害怕筱萝王妃真的会作出有损他西疆国祚,有损他贵为西疆霸主的威名,他胸中掀翻起万顷风澜,饶是这般,他还是疼爱筱萝心中怀有王裔,他不忍心也不愿意苛责筱萝王妃,“爱妃,你素来知道本王是极为疼爱你的,你还是如实说了罢,到底是不是你属意的!”

    “臣妾如果说不是呢,大王会愿意相信臣妾吗?”沐筱萝缓缓抬起凤眸,眼波横斜深处满是肃杀的冷意,她没有想到口口声声爱自己的男人,却一点儿也不相信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再仔细想一想,筱萝不可能会作出这种事情,她是那么对自己一心一意,对待夜胥华,也只是怀着感激之心,从来没有半点的越界,这一点赫连皓澈还是极为相信他的好王妃的,他情不自禁得走过去,将筱萝拥入怀中,不限疼惜得说道,“爱妃,对不起,本王也是太过担心你,本王会害怕有一天爱妃会离开了本王,所以我才会”

    拿纤细玉指横在赫连皓澈的唇瓣处,沐筱萝淡幽一笑,“大王,臣妾自然明白你的心。不过容臣妾一问,你是不是告诉将西疆方陵的出口机关告诉了香夏,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是不可能安全携带夜胥华二殿下逃离此地的!”

    “好,容本王仔细想一想。”沐展鹏一想,还真的想起来了,“那一日香夏突然问自己说,西疆入口与出口的机关大阵和机关小阵是如何开动的,记得香夏那日说,她这么做,也是为了协助帮助爱妃去寻找小九弟沐陵。”

    这么说是很久的事情了!沐筱萝万万没有想到,香夏果真背叛了自己,她的心机竟然潜伏倒了……前段时间,她趁着自己和大王为小九弟弟沐陵奔走的事情……这个实在是无法容忍!更无法原谅!

    香夏如果站在自己的面前,说不定沐筱萝会狠下心将她狠狠棍责!

    “你为什么不将这件事告诉我,如果告诉我,我说不定会有所警觉起来。”

    沐筱萝揪着赫连大王宽厚的长袍袖道。

    正如沐筱萝所预料的那般,赫连皓澈漠然得点点头,眼珠子带有一丝丝的放散之意,“谁知道香夏军师她竟然用的是此心!那段日子我们为了沐陵的事情尚来不及顾瑕吧,所以才让那个贱人钻了空子,哼,本王早已将命令下放四海之内,本王就不相信了,凭江左大将军的行军之能,会找不到夜胥华和香夏二人的下落!”找到她们,自然是要将他们活生生得擒回来。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这般想着,沐筱萝却不知道,焦急得嘱咐,“大王,可别让江左将军杀无赦呀。可要活捉回来,夜胥华对我有恩,香夏又是我的贴身侍女,我不希望他们……”

    “这个本王当然知道。也早已知会江左将军这么做了。倒是你,最近要好好养护身子,都是当母亲的人了。以后那些琐事通通交给本王吧。本王会好好护着你还有腹中的胎儿,我们才是一家子。只是那夜胥华,真是不知好歹,本王早就有了想要释放他的意思,他竟然还敢……还敢拐带我西疆婢女出逃,简直是无法无天!简直是辱没斯文!有辱我西疆方陵的声威!”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话音刚落,沐筱萝心生快意,不过一想起香夏背叛自己的事儿,她的心中不免纠葛,当然她也是极为不愿意香夏会那么无情背叛自己呀,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失误。

    等赫连大王走了,一直在外边偷听的瑾秋就溜进来,一头栽在筱萝王妃的锦绣玉凤朝云靴子跪下来,眼泪吧嗒吧嗒坠落在地,“二小姐……不,王妃娘娘,您真的要处死香夏姐姐和夜胥华二殿下他们吗?王妃娘娘,之前大王不是说过要释放夜胥华吗?我想着夜胥华等不及了,所以才会趁机怂恿着香夏姐姐,作这等蠢事的,瑾秋哪怕是死了,也不相信香夏阶级她会背叛王妃娘娘您呀!”

    “傻丫头,你快起来。”沐筱萝搀扶她起来,细细为她擦拭眼畔的珠泪,不由得点了一下她的琼瑶般的柔软玉鼻,“你以为本王妃真的如此狠心,要对香夏丫头和夜胥华二殿下痛下杀手。本王妃之前对赫连大王表明硬朗态度。一是要表明本王妃的决心:我沐筱萝与夜胥华一点关系都没有,避免赫连大王的不快猜想。二是我素来知道香夏的秉性,哪怕杀掉她,她也不会背叛自己的……”至于夜胥华她没有说太多,夜胥华他前世为自己而死,怎么可能会对自己不利呢,当然重生之前的那些事,她不能告诉瑾秋,否则肯定把她给吓死了不可,刚才装成那般凄凄惨惨戚戚的模样,是对赫连皓澈表决心的缘故。

    瑾秋丫头破涕为笑,“我就说嘛。王妃娘娘您是不会这么残忍得对香夏姐姐的,您说,现在香夏姐姐和夜胥华二殿下可能身在何方呀。”

    “这谁又能说的清楚呢。”沐筱萝王妃嘴唇之畔宸结一丝难以洞察的笑意,这抹似轻似淡的笑意仿佛穿透天边的云层降落在西疆之外,旧大华都城的境内。

    ……

    锦霞笼罩,风涌云起。

    此刻的二殿下夜胥华回眸凝望着大华皇朝旧时都城护池,一片片陷入荒芜境地,以前的繁华数阎的街道早已消失不再了。

    他,再也不是尊贵的大华皇朝二皇子殿下了,他是一个亡国殿下而已,可笑,真是可笑。

    “二殿下,别太过伤心了!一切都会好转起来的!他日,你一定会实现自己的保护的……”

    成为大陵皇朝的永乐侯也足以实现梦想啊,香夏军师凝望着眼前的夜胥华,她知道她如此偷偷得将二殿下夜胥华带出西疆之域,赫连大王和筱萝王妃一定会痛恨自己的,也许可能一气之下,会把自己给杀了!可是,没有办法,香夏舍不得夜胥华二殿下被囚禁在湖心小筑,哪里虽然不为衣食忧愁,可是没有了自由,对他来说,俨然是一种折磨,所以香夏就干脆自作主张,将他带出西疆方陵。

    “是呀,二殿下!您也一定要挺着,匡扶大华的重担如今落在您一人的头上,您可千万不能放弃呀。”

    随着地皮震动一声,一身盔甲男人的膝盖重重扣在地上,抬着头,着眸珠,两只拳手拳拳抱与胸前的人,乃是夜胥华身边第一随从,副将莫雪将军。

    前世的莫雪将军乃是大皇子殿下夜倾宴收买在二殿下夜胥华身边的细作,也正是副将莫雪在军营里成功暗杀了他的主子二殿下夜胥华,此人怀有二心,他这么说,无非是缓兵之计,他为的就是要利用夜胥华解救远在西疆的大殿下夜倾宴,这才是他的目的所在!

    “莫雪,请起来吧。如今本殿下已再也不是二殿下了。泱泱大华皇朝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遗迹之中,多说无益。”

    夜胥华眼底浮现一抹伤悲,至少在副将莫雪看起来是充斥着不屑。

    副将莫雪在想,这么一个优柔寡断,毫无霸业信心的二皇子殿下,堪称大华皇朝的厄运之人,要他当上大华皇朝的君主,大华皇朝终有一天一定会覆灭了,如果叫太子殿下夜倾宴顺顺利利登基为皇,那才是天命所归,可惜都怪那个西疆大王赫连皓澈,莫雪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一定要杀死西疆大王赫连皓澈!为太子殿下报仇,还有那个筱萝王妃,她,也要死!

    “莫雪将军,我刚才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呢?”香夏第一次见到副将莫雪的时候,他还在山中打猎,是一个猎户,那时候她刚刚把夜胥华二殿下带出西疆方陵的出口境外,没有想到此人却与江左将军他极为酷肖!

    副将莫雪尖锐的眸光潋滟一丝冷笑,“香夏姑娘,普天之下,生人千百万!长得酷肖又有何惊奇!不过香夏姑娘,那西疆方陵江左大将军与本人很是相似吗?”

    引得夜胥华二殿下也连连颔首,“本殿下也曾与那西疆大王身边的第一勇士江左将军有数面之缘,他们的确得长相极为酷似,本殿下也很奇怪,也许他们是亲兄弟也一样。”

    没有想到世界上竟然还有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莫雪将军自从夜胥华二殿下兵败,大华皇朝被窃夺之时,眼见大势已去,他就不得已屈居山岭,作一个猎户罢了,没有想到因缘际会,他又重遇到了夜胥华二殿下,见到了夜胥华二殿下,那么到时候见到太子夜倾宴,把太子殿下救出水深火热之中,那么就更加指日可待了,对了,莫雪想着,自己如今却如此酷似方陵大王身边的第一亲信,何不装作是江左将军,这样的话,潜入西疆内部,救走太子殿下和太子妃他们,岂不是手到擒来?

    想到了这一层面上来,莫雪更想了,他十二岁参军入伍的那年,远在山东潍坊老家的老母就叮嘱他,他有一个亲生弟弟,很他长得一摸一样,不过在这一对孪生兄弟三岁,亲生弟弟被人抱走了,莫雪就更加奇怪了,难不成天底下真有相似的两个人么,他不信上天的,如果不错的话,莫雪相信,那西疆第一勇士,江左将军是他的孪生弟弟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