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84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混账!”江左大将军暴怒,就恨不得抡起拳头去打歪沐若雪的鼻子。

    这么一吓,沐若雪往鬼医的身上蹭去,还真的害怕江左将军一个拳头盖过来,她沐若雪的容貌从此以后就毁掉了,到时候一个没有了容貌的女人,还能有什么盼头,还不如死了算了。

    “真真是个胆小鬼呢,哈哈哈。”

    “就是!哎,没有想到她昔日为尊贵无比的太子妃。今时今日却沦为一介山村民妇!真是挺讽刺的。”

    “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儿,还不是被一个遭老头子骑在身下。”

    “下贱货就是下贱货,骨子里都是下贱的下流胚子!”

    香夏与瑾秋俩丫头,你一言我一语的尽情数落着沐若雪,她沐若雪就恨不得跑过去撕裂这两个臭丫头的嘴巴,可是嘴巴始终长在人家的身上,还能有什么法子,沐若雪她还真的不能跑过去呢,对面还有围堵在身后的人,全部都是方陵王的人!

    “如果在相府,你们说这些话,你们早已被本小姐凌迟处死了!”沐若雪抱着婴孩,也不知道是不是用力了,她一激动之余,襁褓的小九弟沐陵就哭起来。

    这么多日未见到小九弟,沐筱萝一颗心都在他身上,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无法见到他,如今听到小九弟弟的声音如此强健,她心内的石头始终放下来了一点,不过就是还没有完全落在地上,因为小九弟如今还在他们手里呢。

    “若雪大小姐还真是天真呢,还以为自己身在相府呢,哼,现在所有人再也不会袒护你了,香夏姐姐她早已不似以前那个绵软怕事的香夏姐姐了,她可是西疆第一女军师,瑾秋我呢,现在也是西疆第一女军师!等江左将军把你和鬼医一同抓回西疆方陵,有你们好受的!”

    瑾秋龇牙着嘴皮子,就恨不得将他们,一个一个得抽筋剥皮,叫他们以前那么敢伤害筱萝王妃。

    “鬼医,你最好把孩子交给老朽,这样的话,老朽答应你,会替你在大王和王妃面前,为你们二人求情的。”谷乘风谷老恩师早已对他们痛恨得深入骨髓,说这些话,只不过是采取了拖延战术。

    失去双臂的鬼医就把沐若雪怀中的婴孩搁放在脚边,慢慢的,他抬起一脚,将孩子举起来举过头顶,脸上带着一抹惨烈的笑容,“方陵大王,现在快快启用你的方陵雀子吧,这么我的腿没了,王妃的小九弟沐陵也会摔在地上气绝而亡,想不想试一下这局距离的亲人之间天人相隔的滋味儿?”

    鬼医那狗贼猖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他还真的以为本王会不敢动用方陵雀子,也不知道这该死的鬼医天生的自信来自于哪里?

    还没等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有所异动,方陵王妃沐筱萝忍不住了,“你快放下我的小九弟,他还是个孩子!一切好商量,如果你真的摔死我的小九弟,哼,鬼医,哪怕你逃脱到了天涯海角,我们也会把你掘地三尺挖出来,就算你死了,尸骸也好挖出来,鞭尸!”

    鞭尸是对于死后人遗留在世上的唯一凭证的残酷刑法,鞭子一道一道得打烂死去的肉里,活人见了也是令人作呕万分。

    “沐筱萝,你也说了,万事好商量!只要你……只要你放过鬼医与我,我沐若雪为小九弟作保,小九弟他一定会是安全的。我们可以发誓!真不相信的话,你们到时候再取我们的首级,也不迟呀。”

    说话的人是,长姐沐若雪。

    哪怕她现在一身农妇装束,也难掩她天生骨子里头带的那股子的风流玉质,这话是无比绵软的,不能怪沐筱萝,人的耳根子总算心软的,不过软绵也只是那么一刻,当沐筱萝一想起沐若雪前世所造的孽障,她就恨不得将沐若雪剥皮抽筋,这样的话,才能够减轻她心内的复仇之痛。

    “哼,你们两个的阴谋算计,本王妃还不清楚?赶紧的把小九弟交过来,要不然本王妃定会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沐筱萝的眸子里射出一抹狠辣尖锐若钢刀的寸芒,至少如此寒光对于鬼医和沐若雪二人有起着震慑的作用,特别是沐若雪,此时此地的她哪怕在相府之时,也没有在沐筱萝的眼底看见过诸如此类的狠辣目光,沐筱萝的蜕变,是与她身为西疆方陵的**所分不开的,一个是相府,出的次女,一个是西疆方陵的王妃,位份哪一个高贵哪一个卑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坏事做尽的沐若雪冥冥之中也似乎真被沐筱萝的气势所吓倒,她说起话来不禁打着结巴,支支吾吾的,外人也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别…别以为……本小姐…姐会怕…怕你的!”

    诸如此类的言语从沐若雪的嘴里蹦出来,沐筱萝置若罔闻,什么都没有听见那般,眸色一凌得射向鬼医,“鬼医,怎么?无计可施了?这会子不开口说话了?有本事你就把本王妃的小九弟当场摔在地上吧。本王妃可等着看呢。”

    西疆第一女军师香夏和西疆第一女带刀侍卫瑾秋倍感无措,面面相觑之余,眼波是一股子难以相信的意味互相交汇着,她们都在想这个二小姐,哦不,应该是方陵王妃她是在做什么?

    之前一下子恐吓鬼医一定要把小九少爷沐陵交还给她,一下子又威逼着鬼医,特别是瑾秋,她很不明白,难道筱萝王妃不知道此举会更加激怒了鬼医了么?如果鬼医真的一怒之下,摔下小九少爷沐陵,那么婴孩还有活路的余地呢,举高过于人的婴孩重重摔在地上,还想活下来,恐怕这事儿得比登天还难呢。

    “好,这可是王妃说的。可不要怪老子了!”鬼医他面部表情满满狰狞之色,空荡荡的双袖随风涌动,更显得他阴森可怖,他左脚的肌肉极为发达,竟然能够单脚直立裹着婴孩,只要他作出一个松动的动作,那么婴孩他便会。

    这个无耻之徒,看老朽如何收拾于他!谷乘风谷老先生早已准备好了,他下盘如同泰山一般稳健得盘踞,双手作出擒拿之姿,就准备下准了时机,往前面扑去,谷乘风谷老先生他自个儿还真不相信了,那个鬼医这一次不会落入自己的手里。

    筱萝身畔的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剑眉微微一蹙,眼波一个灵动,他手中的方陵雀子已不知何时飞了出去,至于有没有近到江湖鬼医的身,速度实在是太快,很多人睁着大眼珠子也看不清楚。

    只是听得鬼医惨叫一声,鬼医的左腿早已没了,猩红的血液狂飙而出,鬼医重重得跌落在草地上,不甘心得看着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在婴孩落地之前,接住了他,以至于保住了沐陵的下落。

    “子元,你对鬼医这个叛徒太过仁慈了!”谷乘风恩师亲切呼唤赫连皓澈的表字。

    众人皆听得谷乘风一声叹息之下,江湖鬼医的唯独剩下的右腿又被方陵雀子射掉,出手的人,当然是谷乘风谷老先生了。

    这下子,没有了双臂,没有了双脚,整个人就跟人彘似的,眼睛暴凸着,鼓鼓的,就好像池塘里濒临死亡的河琢一般,实在是叫人心生厌恶。

    “小九弟陵儿。”沐筱萝接过赫连皓澈赫连大王递过来的婴孩,这几个月来了,他真的是长大了,白白胖胖的,看来沐若雪和那个鬼医并没有怎么为难小九弟沐陵呢,当然,沐筱萝是不可能感谢他们的,像他们两个盗走小九弟弟的人,早已犯下了不赦的死罪,只是那鬼医失去了双腿双脚,面目可憎,沐筱萝就对赫连大王道,“大王,鬼医他如此可恶,干脆把他带回西疆,把他养在猪圈里,日日夜夜与臭猪为伴,以此来洗清他的罪孽,大王看意下如何呢,能够救回小九弟,实在不宜在徒生杀孽了,就当做为小九弟祈福吧。”

    赫连皓澈一面满意之色,他还能说什么。

    只是瑾秋与香夏心中大为不平,“王妃娘娘,这么做,会不会太便宜十恶不赦的臭鬼医呢,让他还活着,简直是”

    是活着呢,不过是活的生不如死罢,沐筱萝眸光潋滟一笑,鬼医他受了重伤,失去双腿,更好的是,连伤口也不用帮他包扎,猪圈里污垢那么多,有毒病种更是成千上万,偶尔感染了什么传染病,死得倒也很快,以不至于叫外人看来,她沐筱萝王妃娘娘生性残暴,竟然对一个早已失去了反抗能力的敌人,也不放过,这样的话,久而久之,是极为对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日后的建国所不利的,耽误赫连大王的前程一事,沐筱萝从来不会做的,要做的,那也是绵里藏针,叫敌人在暗地里死去,神不知鬼不觉那才好呢。

    “王妃果然宅心仁厚。”谷乘风老人家捋着长白须发,极为满意筱萝的判决,随着江左大将军和众位方陵卫兵,乃至于数来个山民们也拍手称赞方陵王妃的高德厚义,他们有的人还说,如果日后方陵王妃成为了一统天下的皇后娘娘,母仪天下,到时候可就是全天地下所有百姓们的福气了。

    听到这些从人们嘴里道出来的由衷话语,身为一个女人的沐筱萝,情不自禁得点点头,受到百姓们尊重和爱戴的感觉,已远非昔日屈居在相府小小的柴房里头那般连最为低等的丫鬟小厮们都可以轻视她的鸡肋,女二小姐,如今沐筱萝腰杆子挺得直直的,当以王妃上位者的目光狠狠驾凌到沐若雪之上的时候,沐筱萝一手抱着孩子,一手轻轻得扶了一把发髻上的钗环,声音清冽带有十二分的冷漠,“沐若雪,你愧为人姐,竟然联合鬼医要谋害本王妃的小九弟,难道你忘记了,小九弟的血脉深处流着的,也是相国爹爹的血,是沐家的血,难道你都忘记了,你自己也是姓沐的吗?”

    从几何时,都是沐若雪她这个,长姐说教沐筱萝这个,妹,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呢,今时今日,换得沐筱萝这个曾经卑贱的,妹对沐若雪这个,长姐说教一番呢。

    “成王败寇,我沐若雪是输给你了沐筱萝,你也无须在我这里尽情揶揄我,羞辱我!”沐若雪不甘心的眸子腾腾腾得往上冒着疯狂的怒火,“如果有一天,你沐筱萝输给我,哼哼,作为姐姐的可不就是这般软绵于你说话了。”

    切,这个狗改不了吃屎的贱货!不等沐筱萝王妃作声,香夏忍不住了,“沐若雪小姐也算是个不进棺材不掉泪的主儿,你都沦落到了这般田地了,还幻想可以东山再起,再爬到我们王妃头顶上作威作福么?”

    “别少作白日梦了!”瑾秋作了一个极为难看的鬼脸,情不禁得呸得一声,一口口水落在沐若雪的脸上,“以前在相府里头,我早已替王妃想要狠狠得教训你一顿。怎奈你是相府中的,大小姐,王妃动你不得,相国大人和长房夫人又对你屡屡偏爱,不过今天呢,瑾秋我倒是要看看,还有谁会来救你。”

    沐若雪眼眶湿凉,好一副凄楚的少妇模样的可怜人儿,此情此景,世间上的男人鲜有会不动心的,如果不动心的,可能有龙阳之癖,又或者是其他功能障碍,不过沐筱萝却对赫连皓澈反问道,“大王,你说沐若雪都这般田地了,我们要如何处置她好呢?”

    “王妃,要不,就和鬼医一共放在猪圈里吧。”这个时候,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可不敢迟疑,迟疑了一小步,问题都是挺严重的,女人最是小气这方面的东西,方陵大王赫连皓澈身为人夫这么久了,又如何不明白了呢,如果这一点都不明白的话,还妄谈什么以后治理国家大事儿,那可是涉及久远的大事,半点也马虎不得。

    这个提议好,不过沐筱萝旋即还把眸光射向瑾秋与香夏二人,嘴上没有说什么,可眼底早已说明了一切呢。

    “放在猪圈太便宜她了吧。”香夏较为绵软,在惩罚下人的事情上,感觉还是瑾秋更为齐到一点,瑾秋笑嘻嘻得看了一眼香夏,筱萝王妃,赫连大王,谷乘风老人,江左将军,而后缓缓得道,“至于如何处置,瑾秋还是建议带她回西疆方陵,再过决议吧。”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