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8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按照方陵大王的吩咐,江左将军要在旧大华京都城池内外居住的普通百姓们明察暗访,看看哪一家哪一户有嗷嗷待哺的娃娃,如果有的话,那个暗地里抱走小九少爷沐陵的歹人,一定会在这些个有娃娃的门户人家蹭奶水喝,方陵大王还特意强调,说千万别漏掉了城外城郊等地的农庄。

    西疆方陵的子弟们性子单纯的很,他们去每房每户明察暗访之时,顶多只是想着这一定是大王指派下来的任务,并没有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任务,终日由着江左大将军领着子弟兵们,一家家的明察暗访。

    如果有说什么能够体现出方陵大王他睿智英明之处,比夜倾宴、夜胥华等人更有着过于无不及的君王策略,那么,这件事就可以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正如赫连皓澈赫连大王所意料的那般,在数十日来的明察暗访,江左大将军带领着方陵子弟兵们总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呀,真的在旧大华京都北郊蝴蝶山下的一户猎户家里,这户人家的李猎户和他的妻子王氏,今年也刚刚诞下七个月的女婴,听猎户夫妇俩说最近有一对老夫少妻模样的夫妻而来前来借奶,他们怀中抱的是嗷嗷待哺的四个月大的婴孩。

    一听此言,江左大将军就索性拍板了,就认定了老夫少妻模样打扮的人,一定就是那传说中抱走婴孩的歹人了,至于那孩子,铁定是九少爷沐陵了。

    回到西疆方陵的江左将军,就直奔向主毡营房,向方陵大王说了此事,主毡营内就他们二人,外边有重兵把守,没能可以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

    “江左,你没有听说错吧。”方陵赫连大王眸中喜悦之神色,不必再说,他虽然是反问着江左大将军,可对江左大将军所说的每一句每一个字都是深信不疑的。

    江左大将军点点头,旋儿又把在旧京都北郊的李猎户夫妇对他说的东西,一个字不漏也不差得陈述了,最后要不是赫连皓澈嫌弃他再罗嗦,恐怕江左还能说得再逼真一点,尽量连口气什么的都极为贴近了。

    “好样的,江左兄弟!你是本王堪称为一生的心腹哇。哈哈。”赫连皓澈面露喜色,如今小九少爷沐陵一事有了眉目,方陵大王就恨不得离开飞奔至筱萝面前,将此事告诉她,可怕到时候又是一场空,那可不好,索性就直接擒拿了抱走小九弟沐陵的歹人,再作打算。

    双拳紧扣着的江左低着头,严肃得犹如木头人,“大王,这是末将应该做的。哪怕大王要末将上刀山下油锅,末将也义不容辞!大王,现在要不要末将现在派兵在北郊守株待兔,李猎户说了,每隔两三天,那一对老夫少妻会再度抱着孩子前来借奶水。那个年衰老迈的老丈夫双臂还没了,走起路来两个袖子空荡荡得甩在空气里头,极为骇人!”

    “那人是鬼医呀!江左,你怎么不早说呀!”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喜出望外,这个该死的鬼医,他的双臂被自己是方陵雀子打没的,为了更加确定是不是他,赫连皓澈看着江左将军的眼球,一个字一个字得问道,“还有,根据你所听那李猎户说,那所谓的少妻是不是一个面貌俊美的女人呢?”

    这下子,江左头就好似鸡啄米似的,“是的,大王,我不早说是因为我也不确定。只是天底下没了双臂的老丈夫,少妻又是绝色之人,犹如过江之鲫,太多太多,末将也是不好确定,所以”

    正所谓多说多错,方陵大王赫连皓澈知道江左他在想什么,不过他会这么想,倒也正常,他自己是西疆国主,如今正是养威严于四海之时,无论是谁,在自己面前进言都要掂量着,要不然可影响到了政策方针,所以江左大将军也是极为看重这件事儿,哪怕他有他自己的猜想,也需要谨柔思考之后才说出口,这样谨柔又不多话的将领,的的确确是赫连皓澈目前急于需要的。

    “好了,本王也不是怪你。本王只是叫你,下次一有什么,别藏着掖着,就尽管说出来,无论如何,本王也不会怪罪与你的。不要因为本王有了一统中原的雄心,江左你反而自己蜷缩了起来,这可是本王可所熟悉的江左将军呐,知道吗?”

    赫连皓澈眸光凝向江左将军之时。

    江左将军点点头,两只拳头紧扣着,嘴下面的胡须渣子颤抖了几下,竟然笑了。

    要江左大将军笑,一直以来是令方陵大王极为困扰的事情,没有想到他竟然也会笑了,看来这连日江左他一定是在纠结这层面上的事情来,所以才会那般畏畏缩缩,如今心防没了,恐怕他以后更加会一股干劲儿得做事,这才是赫连大王他所希望的。

    事说完了,江左将军本想退下去的,可就在这个时候,赫连皓澈对着江左将军的背影喊道,“江左,你给我本王站住。”

    “不知道大王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末将的?”江左转过身子来,眼睛无比敬重得低着,在他的心里深处,方陵大王不单单是他的王,更是整个未来中原百姓们的王,是天底下黎民百姓们的所有希望,就好像普照大地的新晨曦一般。

    其实并没有什么事儿,似乎对于他赫连皓澈个人而言是没什么的事儿的,赫连皓澈就走过去,虚搀了他一般,英俊魁梧的脸上透着暖意,“本王的意思是,本想想要和江左你同去,本王是想让……”

    还没等赫连皓澈话说完,江左一口回绝道,“此事万万不能呀!大王!大王代表着大陵皇朝是不是走着更为走远,是全天底下所有老百姓们的希望,您万万不可亲身赴往险境的,大王,您竟然已经猜测到那老夫少妻,一个是鬼医,一个沐若雪!沐若雪是不足为惧,可鬼医呢,上一次大王您用方陵雀子叫他没了双臂,可他没了双臂的人,还能够在暗处抱走小九少爷沐陵,想来就是一件无比骇人之事,末将想,这件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大王不可太过轻敌!”

    “本王也不是轻敌!本王是真心希望王妃她能够开心。江左你不知道,王妃她连日来作恶梦,一直纠缠着本王说何时才能把沐陵安安全全得找回来。如果沐陵他不能够安安全全回到王妃身边,本王害怕这将会是王妃他一辈子的遗憾。本王深爱着王妃,是着实不想见到她这般痛苦难受,所以本王决定了,要与你们一同去活捉鬼医!江左,你可不许再拦着本王了!”

    看得出,方陵大王赫连皓澈面色极为严峻又严肃。

    赫连大王的话向来的说一不二,沉稳如泰山磐石,任何人想要阻止他,除非石头缝里真的能够蹦出一个猴子来。

    大王他如此坚持,江左将军自知再三阻扰也于事无补,然后干脆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吧,大王,只是此事,一定要暂且听从末将的调派,末将一定要做好关于掩护大王您的部署,要不然末将会”

    “这些是你的事情,江左你带兵这么久了,本王是相信你的。”赫连皓澈肯定得看了江左一眼,然后将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

    那香夏女军师在外边停驻了良久,而后才掀开毡帘,她脸上毫无讶异之色,反而,多的是几分决绝,“大王,大将军,香夏也要求同去,沐若雪是夺走王妃同胞兄弟的幕后凶手!大王眼见不得王妃她伤心难过,香夏也更见不得了,请大王批准!”

    “你什么时候在外边的?”赫连大王深深得讶异了一番,旋即将目光落在江左将军的身上。

    江左拱手对赫连皓澈客客气气道,“大王,您忘记了,香夏是我们西疆第一女军师,是自有出入战略主营的,还有谷老先生也是呀。”

    “是呀,大王,香夏身为西疆第一女军师,理所当然是要替西疆添柴加火的,如果大王不让香夏同去,手刃沐若雪这个贼人,香夏也只好跑去告诉王妃娘娘,到时候我们可就……”

    没有想到话音刚落,香夏就惹得赫连皓澈和江左两人眼珠子瞪得宛如铜铃。

    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人家赫连皓澈大王原本想着,一切静悄悄的,到时候给筱萝王妃一个天大的惊喜,所谓惊喜,那就要准备之前,不虚张声势的,等待成功之时再公诸于众,可是现在,未免是太早了些。

    赫连皓澈正色道,“大胆!香夏!你这个丫头!竟然连本王都敢威胁?”

    “请恕香夏斗胆,香夏也是被大王逼迫了个没办法嘛。”香夏背着手,红润妖娆的嘴唇撇了瞥,她到底的少女心性,治国策略满肚子是都有的,可她还是会任性还是会撒娇的,这一点叫身为男人的赫连皓澈大王和江左大将军无所适从了。

    就在这个时候,瑾秋妹妹直接挑开毡布帘挺身而入,“香夏姐姐你是为京都第一女军师,有能力随同大王去讨伐沐若雪还有那个鬼医,可怎么少得了瑾秋我这个西疆第一女带刀侍卫呢?”

    不等赫连皓澈反驳,更不允许赫连皓澈大王他有着更多惊诧了个不知所措的架势,瑾秋看着赫连皓澈,江左将军,挺着高洁的小琼鼻,“大王,大将军,你们都肯香夏女军师去了,难道我这个第一女带刀侍卫就去不成了么?这是什么道理嘛。前几日你们都不说过了嘛,我与香夏姐姐的官位品阶都一样嘛。怎么都到这会儿,却通通不一样了呢!是不是糊弄我的呢!”

    这样的话,的确说得赫连皓澈头皮发麻,他看了看江左,再看看香夏与瑾秋两丫头,“你们静一静,你本王啥时候可以允许让香夏去了,还有你瑾秋,算了,都别去了,本王也不去了,就只有江左将军一人去,这下总是可以了吧。”

    这下子,还不把你们治了个熨熨帖帖的?本王的诡计还是有的。

    “不可能!大王,臣妾也要去!”随着一阵清幽的香风,沐筱萝莲步轻轻踱进内毡包,瞅着赫连皓澈那几乎快要掉在地上碎一地的眼珠子,“大王,您既然已经知道了臣妾小九弟弟沐陵的下落,为何不告诉臣妾,还要瞒着臣妾,这可是大王的不对,就算你真的把小九弟不伤一毫发得带到臣妾面前,臣妾也是的不开心的。”

    筱萝她,筱萝她怎么来了?赫连皓澈走过去,拥着她纤弱的腰肢,拉拢着她的雪白柔荑,“本王的好爱妃,本王也是为了你好,想给你一个惊喜呀。可没有想到还是被你听到了,你小九弟沐陵的下落,本王知道你和她们早已偷听了本王与江左将军的谈话,不过此事太过危险,你和俩丫头还是留在西疆方陵,危险的事儿,还是让本王和江左将军去解决吧。”

    “不,大王,臣妾不忍心你叫你身陷险境!那样对你太过残忍。如果要闯刀山火海的话,臣妾陪你同去,哪怕同生共死,臣妾绝对不会皱一下眉的。大王,可以吗?”

    看得出来,沐筱萝的态度很是决绝,如果赫连皓澈现在说一些拒绝筱萝王妃的话,恐怕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赫连大王赫连皓澈似乎作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剑眉上微微蹙起,宛如漫天星辰的明眸闪烁着濯濯波光,拢着筱萝的酥手愈发加重了几分力道,终于说道,“好吧,你如此坚持,本王也不好说什么了,本王可以答应你去,不过你可要答应本王,一切都要听本王与江左将军的调遣,本王担心鬼医他虽然失去了双臂,可终究是一个猛虎,是没有了双手的老虎,可仍然是有着狠戾的牙齿,如果他像一头野兽般扑上来,那也是不得了的,本王可不希望本王的爱妃有任何的损伤!”

    “臣妾在这里先谢过大王。不过大王也别太小看臣妾。臣妾的轻功虽然比不上你,不过也不会落于绝世高手太多太多,臣妾一定要把小九弟弟陵儿救回来,娘亲她日日夜夜流干了不知道多少眼泪呢。”

    沐筱萝想到娘亲,就极为不忍心。

    旧大华京都北郊外。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