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79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大王,不行!我也一定要亲自找回我的小九弟!”沐筱萝稍得一抬头,螓首上的翡翠钗环搁了赫连皓澈的下巴一下,赫连皓澈吃痛一声,并没有多做发作,他可不希望筱萝心情又有什么波动了。

    只是刚才那一声叫唤,叫沐筱萝好生讶异,“皓澈,你是怎么了?”

    “没,没事儿。”赫连皓澈打了个哈哈,脸上满是笑容,“本王想说的是,本王一定会找回小九舅舅的,本王还想让小九舅舅陪着我们未来将要出生的孩子一起玩耍呢,到时候叫小九舅舅天天陪着他的小外甥玩耍吧。”

    听到这个,瑾秋连声雀跃,“这个好,这个好呀,到时候西疆更为热闹了!”

    香夏脸上的笑容愈发浓烈,“谁说不说呢,到时候,莫说西疆方陵了,到时候新建立的大陵皇都都会听到孩子们的小声了。不单单是大王王妃的孩子们,还有……”此刻的香夏希冀着她能够与夜胥华二殿下更结连理,只是现在夜胥华二殿下尚处在软禁之中,香夏深信筱萝王妃不会把他怎么的,再过一段时间,夜胥华二殿下对西疆再也没有任何威胁的时候,就可以放出来。

    说着适才的话,香夏好生后悔呀,她就自我埋怨为什么那么嘴快把什么都给说了呢,可还是被瑾秋妹妹老老实实得夹了把柄,“哟,香夏姐姐,你说除了大王王妃的孩子们,还有谁的孩子呀,该不会是香夏姐姐的孩子吧。”

    “死蹄子!胡咧咧啥!这些日子也便没人撕你的嘴皮了是不是?”香夏愈是这样,愈是表明她心虚,只能用详怒来隐没真实的意图。

    瑾秋摇头晃脑道,“香夏姐姐,你就别藏着掖着了,你和二殿下夜胥华的事儿,除了赫连大王不知道之外,谁还能不晓得呀,男欢女爱是正常不过的事儿了,不过你也放心,王妃她一定会让夜胥华娶你的!”

    提及夜胥华的事情,香夏面色泛了一阵子的红润,欲语还休,“大王,王妃,胥华他啥时候能够堂堂正正与我在一起?”

    “皓澈,不管最后有没有统一中原七国,我不希望你伤害夜胥华。”沐筱萝这话是真切的,至少她的眼眸是那般澄澈干净,上一世,夜胥华因为筱萝而惨死,这一世一定要叫他永享康宁。

    知道筱萝与夜胥华交情深厚,情如兄妹,赫连皓澈肯定得点点头,“那是自然!待本王一统中原之时,便是加封夜胥华二殿下为永乐侯之日,此爵位世袭!”

    “香夏在这里替他先谢过大王了!”香夏跪下来,满面感激,永乐侯之位,没有半点兵马实权,不过每年却可以领取着极大的俸禄,金山银山吃不完,可以享乐一世,对于夜胥华来说的确算的厚待了。

    瑾秋也假装吃醋的样子,“那么我家花辰御太子殿下呢?”瑾秋以为凭赫连大王的雄才伟略更适合作一个一统中原的大霸主,大花国太子殿下花辰御如果想要鸡蛋碰骨头,未免是太不理智,再说,瑾秋从来没有想过要与筱萝小姐为敌,一日为主仆,那么主便是主,仆便是仆了,人家香夏姐姐的夜胥华二殿下日后不也是个永乐侯么?

    “本王是不会厚此薄彼的,夜胥华二殿下将来是永乐侯,那么花辰御太子殿下便是长乐侯,俸禄一般,你们满意了吧。”

    赫连皓澈大笑。

    沐筱萝对于皓澈的决策,很是满意。

    不过角落之中,一双阴狠的眼睛在说,“嘿嘿,赫连皓澈呀赫连皓澈,日后谁能真正得一统中原还两说呢,撇开不管是夜胥华还是花辰御,亦或是关押在天牢重地做梦卷土重来的夜倾宴!我沐展鹏前身为大华宰相,如今大华皇朝覆灭,哼,日后成为一统中原霸主的那个人,是我沐展鹏才对!”

    那双阴狠毒辣的眼睛,无疑是沐展鹏此人!

    也许现在沐筱萝和赫连皓澈没能洞悉沐展鹏真正得阴谋算计,不过这个世上哪有什么不透风的墙呢?

    只道是日久见人心罢了。

    在西疆的日子倒也平和,这里远离战乱,不似大华京都以内乃至于以外之地,山莽草寇流行,百姓流离失所,如今是要寻找居安了,谁能让老百姓们过上好日子,那么谁就有资格成为皇帝。

    旧大华皇朝的老百姓们活得目的很单纯,他们只希望能够有一碗饭吃,有衣服穿,有事情可做,真正的好皇帝,应该叫他们能够尽早安顿下来,安居乐业才是。

    连日来,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就率领精兵攻打各地占山地为王的土寇之流,这还不止,又在京都各地要塞,设立粥厂,在大华旧京都的锁南门,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与方陵王妃筱萝夫妇二人出现在此地,亲自给在京都之内饱受战乱的老百姓们提供热粥饭还有白面馒头,人人皆感于他们夫妇二人的恩德。

    沐筱萝自是高兴,能够救助老百姓们,这是一件大功德,唯有这样,才能换取下落不明的小九弟弟沐陵能够好好的,也不知道小九弟沐陵怎么办了。

    ……

    旧大华某深山之中。

    素钗旧裙的沐若雪双手怀抱着不足月的襁褓婴儿,看来看去,仿佛只有鼻子像极了相父沐展鹏,只是那眼珠子滚圆滚圆的,更甚小号铜铃般大小,令沐若雪想起了一个人,沐若雪暗骂道:没有想到筱萝生母与父亲生出来的贱种,竟然与沐筱萝那个贱人那么相似,哼,真不愧是一对姊弟呢!

    该死的,鬼医怎么还不回来!沐若雪大骂一声,陡然之间,山洞出口处闪出一个猥琐的人影来,此人无双臂,面目极为可怖,不是那鬼医,还能是谁呀?

    “鬼医,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本太子妃要你亲手抓的羊呢?没有羊奶,这婴孩如何能养活?”

    沐若雪见他两手空空,怒火不打一处来,看看他如此落魄的模样,看来是没有任何的收获了,废物,真是废物,以前他还有着双手,现在连双手被方陵大王赫连皓澈的方陵雀子飞镖打得身中剧毒,他还能做什么?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在他鬼医面前大呼小叫的,鬼医大怒,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天大气力,走到沐若雪身侧,恶狠狠得对她道,“你这个贱人!还真以为自己现在还是大华太子妃!哼!大华皇朝已经没了!如今已经改朝换代了,不久,便是赫连皓澈那个小儿的天下了!哼,你的太子殿下夜倾宴现在还不是像狗一般扣押在天牢重地,这辈子想出来,嘿嘿,除非日出西山!”

    鬼医没有双手,可他还有双脚,就狠狠朝着沐若雪的腹部踹了一脚,还没有用尽全力,要不然沐若雪可就死了。

    含着剧痛,沐若雪还好以最快的速度把孩子偏离了一些,要不然鬼医那只脚若是揣在孩子的身上,只能眼睁睁得看着孩子他夭折的,沐若雪眼里含着清泪,眼泪很烫,灼得她的腮帮都是滚烫之感,“鬼医,你疯了吗?不知道这个孩子是我们最后的人质吗?有了沐陵,将来方陵王夫妇多少会忌惮我们一些!好呀,你现在把他给杀了,以后,看看你能怎么办!”

    沐若雪说的极有道理,要不然,鬼医他也不会那么辛苦,假意救了沐锦绣,好说歹说,叫沐锦绣潜入西疆方陵作内应,这样一举攻破西疆方陵,他鬼医取而代之做方陵王,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如今这大华皇朝的版图都是方陵王的,取代了方陵王,意味着更多的美女可以宠幸,更多的财宝可以享用,这,才是鬼医失去了双臂却一直能够坚强得撑着活下去的理由。

    “哼!臭女人!叫什么叫!你还真的害怕我会饿死这个孩子不成?看看这只是什么?!”

    咧开大嘴森然一笑,失去双臂的鬼医双腿一蹬,不知道从哪个地方踢过来一只受伤的雌花斑豹给丢到沐若雪的脚底下,沐若雪大吃一惊,“鬼医,你是什么意思?不是叫你弄来一只羊吗?怎么是一只花斑豹?!”

    咕咚一声,鬼医嘴边还残留着一丝油腻,肚子鼓鼓得,在沐若雪看来,这个死鬼医之前一定是在外头吃过了的,所以才胡乱抓了一只花斑豹子。

    正如沐若雪所料,鬼医哈哈笑道,“虽然老子的双臂没了,不过老子还有轻功还有脚,哼!除了天上飞的,凡且是地上跑的东西,老子斗能够把他们一一抓获,老子刚才抓了一只野山羊,也没看清楚他是公的还是母的,老子直接烤来吃了,别怪老子没给你留一点,老子肚子太饿了,顾不上你,呐,这里有些野青果,是留给你的。”

    说着,鬼医腰间一挺,四五颗山枣子就飞向沐若雪的近身,她的肚子也早已饿得咕咚咕咚响彻,在冷宫的时候,好歹也有一天两顿,出来倒是没东西吃了,这个鬼医吝啬又小气,他是一个人吃饱了,可沐若雪也是要吃肉了,单单啃一些野果子,肯定是不顶饱的。

    襁褓中的婴孩饿得一直啼哭,沐若雪也先顾上小孩子,就直接捡起地上的野山枣吃了起来,又涩又酸,简直是无法下咽,可沐若雪还能有别的什么更好的选择么?没有,好几天没怎么吃了,再不吃,鬼医没死,她就先死了。

    说着奇怪,这些野山枣子吃到最后,竟然还有一股子甜味滞留在喉头,沐若雪咕得一声,旋儿准备给孩子喂养一点花斑豹子的奶水,指着花斑豹问道,“鬼医,这到底是不是母豹,我怎么找不到?”

    “老子刚刚还亲眼看见这头花斑豹子给它一窝五头小花豹喂奶呢,五头小花豹直接被我开膛破肚生吃了,就剩下这只母花斑了,老子点了它的晕眩穴位,现在她用手指头在花斑豹子的身下拨弄一下,应该会把**拨弄出来,然后给孩子吸,就像喂养人奶一样,对了,喂养人奶你会吗?不过看你这辈子无法生育了,肯定也无法品尝到做人亲生母亲的滋味吧。”

    鬼医四脚朝天得倒在干燥的草料子上,嘴边叼着一根草杆子,目光露出一丝丝的不屑,如果沐若雪还有那个婴孩居然陵暂时性得对于他有利用之处,要不然,他早就云游四海去了,根本不必那么麻烦一定要稍上他们的。

    山洞中的一男一女,各自心怀鬼胎,鬼医如是想着,沐若雪却想着,等待她有一天大权在握了,一定要先把鬼医这个老贼给除掉了,就凭他毁了自己的清白,要不是因为他奸污自己使得自己身怀有孕,她沐若雪何至于此拿着铁钩子伸入**,倒腾坏了子宫,造成终生不孕的下场,要不然,她肯定和夜胥华二殿下双宿双栖,不,夜胥华二殿下如今与太子殿下夜倾宴同样沦为阶下囚,眼看着,妹筱萝升为方陵王妃,西疆赫连大王对沐筱萝痴心一片,是众所齐知的事,想到这里,沐若雪心内极是痛楚,她就恨不得亲口啃食筱萝亲弟沐陵的血的,沐陵的肉,可是他将来是要做人质的,沐若雪就想着,干脆现在就把沐陵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将来有机会的话,叫沐陵杀死沐筱萝,还有筱萝生母,还有鬼医,一切的一切,反正是沐若雪认为应该死掉的人!

    想到这里,沐若雪心中无限快慰!太好了!太好了!她头一次又感觉到自己的人生有希望了,在这山洞之中,星星微微亮的火光并不是很亮,也正因为如此,就算是鬼医,在昏暗的环境之中也捉摸不到沐若雪脸上浮现的那抹子可怖的怪异的神情。

    沐若雪用母花豹子给婴孩喂奶时候所用到的力气愈发加大了几分,花豹**流出的洁白乳液湿哒哒得流了孩子一嘴,婴孩睁着大大的眼珠子,好奇得张望着沐若雪,就好像沐若雪是她的生母一般,小婴儿便是如此了,谁抱他,他就跟谁亲昵了。

    沐若雪手拖着小婴孩的**的时候,突然蹦蹦得几声,是小婴孩放出几声臭屁了,又听了他小肚子在打嗝的声音,能吃又能放屁,无不说明这这个小婴孩很健康,很好养活。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