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77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他也把这件事告诉给赫连大王,沐筱萝正好站在赫连大王的身边,忍不住开口道,“如今找到了这么一块玄铁玉石,说明锦绣妹妹之前肯定是经过这里?”沐筱萝想要说尸身的,可难保沐锦绣没死呢,在场的还有别人,她可不想叫人落了一个狠心二姐的口实,再怎么说也是骨肉至亲,之前就算沐锦绣与沐若雪狼狈为奸,沐筱萝也实在动不起欲念狠狠惩处与她,毕竟现如今的四姨娘上官温柔,还有四妹沐锦绣实在是太过卑微了,真想要弄死她们,简直比碾死一只臭蚂蚁还要简单呢。

    “江左,可在天井之内瞧见了什么东西没?”赫连大王是非同一般的人物,他聆听着江左禀告自己的话,说那玄铁玉石流落于东方府邸天井附近,那么也可能是,沐锦绣遭受敌军侵犯之时,为了保得自己玉洁冰清的身体,捍卫自己的尊严,逼不得已纵身跳下天井,那也说不定呢。

    顷刻间,江左双拳合抱,道,“回大王!莫将也去天井查探,还派三个兵士们潜入天井摸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么说来,四小姐沐锦绣会在何地呢?赫连皓澈拿手揣着下巴,陷入了沉思,这个问题还真的把自己给男主了,东方府邸天井下面没有,那么沐锦绣还能去哪里呢。

    “罢了。”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挥了挥手,他要暂且将这件事压下来,绝不能够告诉岳父大人沐展鹏,还有相府四姨娘上官温柔,决不能让他们明明有了希望,又瞬时间陷入绝望之中。

    其实,沐筱萝觉得皓澈没必要都他们这般,想想父亲沐展鹏和四姨娘上官温柔是如何对待自己还有娘亲筱萝生母的,一想到这里,沐筱萝就极为不痛快。

    好在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总算在旁劝慰筱萝王妃,“爱妃,人要活得开心,活得幸福,就一定要看开看淡一切,要不然自己一辈子生活在仇恨和痛苦之中,对于来日还有什么希望和期盼……”

    皓澈的话,来源他的心,沐筱萝怎会不了解,可她想要忘掉,可怎么也忘不掉,前世的自己是那么可怜,死在冷宫里头最后也无人问津,想到了冷宫,沐筱萝也想起了,现如今还在冷宫的,长姐沐若雪,对了,贱人若雪的下场肯定会是很惨的吧。大火烧着大华宫殿连连三天三夜,听说现在连渣滓都不曾剩下多少,看来她不是被烧死,恐怕也被那些个闯入大华皇宫的野兽一般的兵士们璀璨了个体无完肤了吧。

    一想到这里,沐筱萝心中就解气不少,只有看着前世陷害毒害自己的人,一步步走向灭亡的旅途,这才能让筱萝觉得重生两世为人,的确是值得的。

    赫连皓澈与沐筱萝叙话没多久,娜扎和就闯入毡包之内,脸上带着惊慌失措的神色,“大王,王妃,您们快去看看呀,小九少爷他口吐白沫,手脚发憷,很是厉害,快去瞧瞧呀。”

    “什么,小九弟,他怎么了?”沐筱萝大惊失色,起身之时,身躯撞到了小圆墩桌上的一瓶银杯,银杯里头盛着马奶酒,现在一股脑儿得全部泄落在地,有几滴还直接淋湿了筱萝那一身方陵王妃凤袍的裙摆。

    沐筱萝也没有在意,一边问着娜扎一边踱步而去,“谷恩师他老人家有没有去看小九弟了,娘亲她怎么样了?”

    “谷老先生已经在毡包里头正瞧着呢,林夫人只顾着流眼泪,相爷他也是一脸的担忧,还有五少爷宇轩,他也……”娜扎说的过程之中,还同交换着眼色,生怕一个字一个词说错了,到时候不好交代了。

    赫连大王并没有因为娜扎和二人如此慌忙失色忘记给自己行大礼而生气,相反,他也极为担心筱萝那早产七个月的小九弟,早产儿的身子最为孱弱,如果不好好养着,万一有什么好歹,那也是太普遍不过的事儿。

    小九少爷沐陵倘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恐舕uo弩懵艿绞焙蛞膊换岷霉侥睦锶ィ懵馨那椴缓茫艚幼潘飧錾砦搅甏笸醯模绞焙蛐那橐彩羌缓玫摹

    一进二夫人筱萝生母所在的毡包,赫连皓澈便看见筱萝早已到了二夫人的近前,筱萝看着手脚发颤的小九弟,心情早早跌落到了谷底,现在叫她吃什么无没有胃口。

    沐筱萝转身对谷乘风老人道,“恩师,您快告诉我,小九弟他这是怎么了?”

    捋着长白须,谷乘风他老人家摇摇头道,“小九少爷是不足月的小产儿,再说中原人的身子骨历来就比西疆方陵人孱弱了些,我看是水土不服的缘故,老朽想着,如果能把小九少爷带到西疆方陵境外,呼吸一下中原空气,我想应该会恢复过来,此事说得上小事,也说得上大事。”

    “此事可小可大,恩师您一定要想出一个办法呀。”筱萝都那样了,赫连皓澈也是一心心疼筱萝,所以才那么对谷乘风说道。

    在旁的姨娘们,见堂堂的西疆方陵大王如此在意筱萝,心中便满不是滋味儿,至少二姨娘和七姨娘的心里头不好受,再说这会子的四姨娘上官温柔还在为失踪的女儿沐锦绣犯愁呢,要不是今天来走个过场,看看小九少爷到底怎么样了,要不然,她真的是没有半点心思出来呢。

    至于五姨娘郑飞燕,那算正常得多了,她脸蛋也是堆积了一抹子忧思的情绪,筱萝姐儿与她的儿子沐宇轩素来交好犹如同父同母的姐弟那般,一报还一报,李青萝自然也对筱萝一系的人上心了。

    香夏和瑾秋面面相觑,噗通一声,竟然向谷乘风老先生跪了下来,“请先生一定要治愈我家小九少爷呀。”

    “如果要跪下来的话,也算上我和娜扎吧。”说着,娜扎和也跪了下来。

    眼前的局势,叫谷乘风看来,是极为尴尬,再说谷乘风又不是不想要治愈沐陵,他老人家很快就陷入了思考之中,“这样,等傍晚时分,日头不那么强烈了,大王就把婴孩抱出方陵边境吧。”

    现在四方待于平定,这样做会有危险么?

    昔日大华国丞相沐展鹏两只手拳头抱着说道,“赫连大王,如今战祸绵延,方陵边境,我想也不一定安全吧。”

    “大王你多派兵马就是了。”沐筱萝想就没有想就说道,无论如何,她也一定要治愈小九弟的怪病,如果医治不好九弟他,筱萝就枉为人家的姐姐了,赫连皓澈也枉为人家的姐夫了。

    对于搭救沐锦绣的时候,筱萝女儿可没有像现在这般快速利落的,沐展鹏心中略略不爽,倒也不敢开口说什么,他还能够说什么,目前屈居人的屋檐下,这里到底是筱萝女儿的婆家,他一个父亲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点女儿女婿作这作那的,已经能够保住他一家子的性命尤为算是可以的,其他的,还能奢望么?

    昔日的相国父亲沐展鹏,跟如今的相国沐展鹏,真的有很大不一样呢,沐筱萝嘴角微抿,以往见惯了相父沐展鹏颐指气使,大华皇朝的宰相之位摆在那,今时今日却见他如此卑微屈膝,都到了一个奴婢贱籍的地步,真真叫人痛快!

    当日傍晚,谷乘风恩师,江左将军的护送之下,赫连皓澈和筱萝怀中抱着襁褓之中的婴孩,启开神秘的方陵小阵机关,还有方陵大阵机关。

    出了边境,沐筱萝瞧着小九弟沐陵不哭啼也不闹腾了,小婴孩的嘴角边也没有流出白色唾沫,整个人精神奕奕得又开始手舞足蹈的,这个小婴孩呀,长大了,也是一个糊涂捣蛋小鬼,大人们是别想有清净的日子了。

    西疆方陵边境有一颗高达数十方丈的异种银杉,谷乘风老先生说道,将裹在**之中的婴孩躺在银衫树下,让清凉的泥土味熏走小婴孩身上的那股子味道,就可以消褪西疆水土不服各种病灶。

    沐筱萝本来是不相信的,倒也不是不相信恩师谷乘风他老人家,谷乘风持事稳重,何时骗过自己,筱萝不相信的,乃是这个奇诡的古法,听起来很是怪诞,不过说真的,谷乘风恩师真的将小婴孩放下去的时候,他似乎回到了娘亲的胎盘里头一般,无处不舒服。

    渐渐的,小九弟沐陵嘎嘎笑起来,自打沐陵出生,沐筱萝这个做姐姐的,赫连皓澈这个做人家姐夫的,第一次听到小婴孩笑起来的声音。

    沐筱萝一眼惊讶到了极点的眼神落到恩师他老人家的身上之时,谷乘风恩师他老人家也在热烈得回应着。

    “我的小九弟,我的小九弟,太好了,太好了。”沐筱萝毫无掩饰得真情流露着,叫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和谷乘风恩师好不悸动,这就是骨肉亲生呀,再怎么样也是无法改变的。

    谷乘风捋着长白须,面色总算收敛了一丝笑容,不过面态的那股子油然而生的慈祥并没有隐匿了下去,“筱萝呐,你且在此处陪伴你小九弟弟吧,让他多躺一会,躺个半个小时就够了,一连七日,就可以彻底改变你小九弟的症状。”

    一想着还有七天,沐筱萝的心就揪起来,不过还好,只要七天一过,小九弟又开始像其他寻常的小孩子蹦蹦跳跳的,到时候一定会更加好玩的。

    接连下来的几天,沐筱萝继续呆在银杉树下,亲自照顾着小九弟,不论是香夏,瑾秋,还是娜扎,知道了这事儿,想要替王妃分担,可是都被筱萝拒绝了,照顾亲弟弟这种事,怎么可以假手于人呢,娘亲筱萝生母正在月子中,身体最为虚的时候,更不能在此受风,相父沐展鹏照顾起小九弟弟的时候,也难免粗枝大叶的时候,根本不能够像筱萝这般细腻和小心。

    足足第七天,沐筱萝把小九弟照常抱起来放在银杉下,方陵大王皓澈和恩师谷乘风老人家趁机在齐边探讨接下来的建国计划,他们总不能因为筱萝的小九弟的事情而拖慢了整个敕造大陵城的京都吧,再说香夏这一个西疆女军师也参加到讨论的层面上,江左大将军也在此地,齐边围着方陵卫士。

    不过状况还是发生了。

    突然狂风大作,沐筱萝想要抱起小九弟的一刹那,突然觉得脑袋一晕,似乎有什么药粉吸入鼻尖,然后整个人昏迷不醒,要不是最后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拿清风扶沐给筱萝解除迷障,恐舕uo弩懵艿较衷诙蓟姑挥行压茨亍

    小九弟弟沐陵仿佛被一场大风刮走了似的,沐筱萝霎时间五内俱焚,眼睛都哭得微微湿,“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盗走我的小九弟?”

    只是,狂风隐没去之时,多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在这里。

    江左大将军警惕起来,“你这个女子到底是谁?”

    赫连皓澈早已派众位方陵卫兵下去,寻找小九弟沐陵的下落,那沐陵如今不知何处,叫沐筱萝心中好生困惑,只是江左大将军怒吼冲撞的那个女子,尽管她披头散发惨不忍睹,不过沐筱萝还是看到她的容颜。

    四妹沐锦绣。

    沐锦绣伊呀呀呀,披头散发,根本没法言语,凭什么小九弟弟突然随着一阵风不见了,这个沐锦绣就出现了?

    此事大有蹊跷啊。

    “说!是谁派你来的!是不是你联合外人把小九弟弄走了?”沐筱萝第一件事就是要向她发起进攻,她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否则,可要了沐锦绣的性命,也万万不可放过她,倘若放过她,那么小九弟弟岂不是就这么活生生得没了?

    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到底谁人呢!沐筱萝愤怒得龇牙咧嘴的,如果可以,她早想一剑杀了她。

    可方陵大王知道眼前披头散发的哑巴与筱萝王妃之间的关系匪浅,“爱妃,这个哑女,莫非就是你的四妹沐锦绣,小九弟的下落,本王会叫人用尽千万种手段一定要寻回,可是你四妹沐锦绣如今安然在这里,你就不要……”

    如果不是在这里,香夏也根本不相信如此荒诞的一幕,小九少爷突然随风不见了,凭空多了沐锦绣四小姐,就好像鬼魂似的,竟然出现了一种凭空莫测的感觉,真是叫人毛骨悚然。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