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7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士兵们一人一只手一只脚得拽拉着沐若雪,叫她手脚叉开得躺在地上,好色的士兵在她身上纵横驰骋,****不迭,“哈哈,这就是大华京都第一美人的味道,也不过如此嘛。”

    “就是……就是……被扒光衣裳跟个小羊羔一般,跟其他女人没啥两样嘛。”

    “啧啧,真不愧是京都第一美人,皮肤又嫩又细又白,嘿嘿……”

    第一批品尝完毕沐若雪的肉身之后,一个接着一个评头论足着,就好像她们去京都某某的上等娼寮,评头论足某个知名的粉头一般,不过,沐若雪可不是一般的粉头,他可是前朝太子殿下夜倾宴的太子妃呢,上了太子夜倾宴的女人,那可是无上的荣耀呀。

    沐若雪眼泪都哭尽了,还做梦鬼医会来救她,再不济,也有太子夜倾宴会来救,可惜一切都是虚妄,她下身一滩血,很是吓人,她咬着银牙,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来,她不能够就这么死在沐筱萝贱人之前。

    待士兵逞完了***沐若雪身下连带着猩红的血,渐渐得两只手扒拉着冰凉的地砖,爬着,爬着,就好像爬格子一般,咬牙银牙,一步一步得爬往冷宫门口旁边的那个小洞,那是怎么样一个小洞,狗屎横布,骚臭得不得了,是狗经常会在那里……可是沐若雪没有放弃,趁着那些畜生走了之后,得赶紧爬出狗洞逃生。

    ……

    大华深宫内苑的大火绵延了几个时辰,很快进入深夜,夜胥华和夜倾宴一路精兵,甑道远一路精兵,甑道远虽然兵力达到百万之重,可甑道远老早就疏离操兵,军纪废弛也是一大缺憾,要不然甑道远麾下的精兵大部分潜入大华宫廷一路上光顾着抢女人夺金银珠宝,俨然豺狼虎豹,哪里有一点浴血混战的军士样子?

    不足十天,甑道远麾下的百万雄狮就剩下不到二十多万了,之前可是号称百万的铁甲雄师呀,那些入侵大华内廷奸杀宫人,抢夺珠宝的士兵们约莫七十余万人,他们干完了一切坏事,跑出宫门之时,早已松懈的他们,被囤积在宫门的风、月两位殿下的精兵们伏诛了,夜胥华和夜倾宴二人的精兵就剩下不到十五万了,也算是旗鼓相当。

    甑道远称帝之心不死,他以为坚挺下去,大华江山迟早会落入自己的手中,怎奈端午节节气附近,士兵们长时间暴露在烈日之下你追我砍,大汗淋漓也倒罢了,不论是大华军队还是敌军,都一一陷入困溃之中。

    连连这几日,沐筱萝在大华京都战场各地,寻找娘亲的下落,而是她们似乎在一夜之间消失了那般,沐筱萝也去了相府,只有老太君被软禁在院内。而那些软禁老太君的大华士兵很快就散了,惨烈的战争之中,谁才能顾及得上谁,相府沐家接连几次受到贼匪洗劫,要不是赫连皓澈派一部分西疆卫兵在驻守着相府,恐舕uo甯≡缫严衿渌呙拍谡话悖ㄍㄔ獾轿耷橄唇伲杂斜θΦ幕鼓芎眯还锰孟喔颊庋耍渌呙趴峙乱埠貌涣四睦锶ァ

    娘亲到底去哪里了?

    “爱妃,你听本王的话,这到处倒是硝烟弥漫的战祸,死了那么多人。你听本王的话,乖乖留在本王的身边,哪里都不准去,你的相父和娘亲恐怕……”

    赫连皓澈是看不得筱萝这般神魂忧郁,他这十多日也派江左在战火之中寻找相府一干人等的下落,可就是找不到,找不到有什么办法呢。

    坚定得摇摇头,沐筱萝眸中满是坚毅,“不,不可能的!我娘亲不会有事的。娘亲她肚子里还有尚未出生的九弟,我不相信他们会……”

    说着说着,沐筱萝想起那日夜倾宴站在皇城之下,相府三百余口,除了老太君一人被软禁之外,所有人都跪于邢台之上,准备问斩,那个时候就好像没有看到五弟沐宇轩,还有五姨娘郑飞燕,当时筱萝就觉得好生奇怪,也不当一回事,如今却是想起来了。对呀,五弟宇轩江湖人脉多,说不定他会把相府一行人带到安全的地方,那也说不定呢,对,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

    沐筱萝如是想着,心中恍如有了希望一般。

    翌日下午,有方陵兵士跑来对江左大将军说道,在大华京都后山见到相府一干人等,其中有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江左随即将此事告诉给赫连大王和筱萝王妃,筱萝哭泣不迭,赫连皓澈率领着精兵一路护送,沐筱萝真见到娘亲,娘亲她脸上瘦了一大圈儿,原来她和相父沐展鹏听从五弟沐宇轩的话就隐匿在山洞之中,赫连皓澈就把相府众人转移到西疆方陵,外边遍植有毒瘴气,不听从劝告的相府家丁护院死了大半,家丁婢女奔走的时候就三三两两只剩下不到十个,姨娘们,女,子倒是齐全。

    “女婿,女儿,谢谢你们。”沐展鹏珠泪涟涟,看着赫连皓澈和沐筱萝就愈发不好意思了。

    五弟沐宇轩道,“还好我和娘亲先逃走一步,我要是不事先逃走,如果一起被押赴邢台砍头烹杀,恐怕我也找不到这个山洞。”

    “你这个孩子呀。”五姨娘郑飞燕无比骄傲,此事要不是因为她生的儿子机灵睿智,恐怕还真的无法在短时间之内找到一个这么隐蔽的山洞呢,没有了山洞,恐怕他们都要性命不保。

    在西疆方陵,便是赫连大王赫连皓澈的根据地了,从来没有人会把西疆攻打下来,以前没有人,现在更没有人,将来也铁定没有人的,沐筱萝才想着将老太君从相府长安园接过来的。

    熟料,沐展鹏便是把沐筱萝心中的所想给说出来,“女儿呀,我们都安全了,可要把你相府中的老太君也给请来吧。她一个老人家,恐怕……”

    “这还用着你说?”沐筱萝冷笑了笑,看着沐展鹏的脸,“老太君的事情,本王妃自是搭理。不过怎么样,也轮不到你来操心。丞相爹爹,你不是不希望我嫁给皓澈的么?现在是怎么了?可劲儿得叫我女儿,叫大王为女婿了!为什么以前你不叫了?今时今日却是一天天叫得欢畅呢?也对呀,丞相爹爹如今失势了,大华王朝也要顷刻之间沦为尘土,你现在要不紧找一个靠山,更待何时呀?”

    二夫人筱萝生母嘴唇一抿,走到筱萝近身,伸出手来住筱萝的手,“筱萝!别说了!再怎么样,他也是你的爹爹!以前的事情能算就算了吧。”

    “娘亲,以前的事情,筱萝是不会忘记的!”沐筱萝眸光依然泛着冷冽凝着相国。

    沐展鹏重重垂下头去,再也不打算抬起头来。

    沐筱萝这才满意得收了声音,却道,“老太君所在的相府,大王他早已派方陵卫兵助手,没有人敢近相府半步!”

    足足两个月之后,方陵大王赫连皓澈见风、月两位殿下与甑道远的兵力已经锐减了只剩下不到五万,他就赫然指引江左大将军,还有众位副将们集结方陵三十万精兵,牵制住他们,轻而易举得夺下大华京都!赫连皓澈并没有伤害夜胥华,倒是把夜倾宴扣押京都天牢,至于甑道远是直接处死!

    是月,筱萝生母筱萝生母在方陵西疆毡包房内诞下七个月的早产男婴,沐展鹏将他取名为沐陵,寓意为出生在西疆方陵,这些日子,沐展鹏对沐筱萝的态度与日渐增,可沐筱萝熟视无睹,这样的渣爹,就算他肠子悔青了,也别想盖过以往的过错!

    自娘亲筱萝生母诞下小九弟,前朝相国沐展鹏对她愈发好了,连沐筱萝也觉得眼热,不过沐筱萝还不至于到了一个心生感动原羖uo逭古舻牡夭剑蛭弩懵苊靼祝逭古羲窍胍植拐饷炊嗄甑墓恚偎等绻碌牟皇且桓瞿卸。敲妹媚兀峙luo逭古粢膊换崛绱烁咝说陌伞

    沐筱萝心中暗想道,眼眸边上的一股热意渐渐消褪下去,直至没有了。

    小九弟真的很可爱,小孩子粉雕玉饰的,卧蚕眉像父亲,弯弯的小嘴唇像筱萝生母,那一双滚圆圆的大眼珠子,就像极了沐筱萝,人间常说姊弟相像,便是这个理儿呀。

    在娘亲筱萝生母所属的毡包之内,香夏、瑾秋、娜扎、四大丫头可劲儿得高兴着呢,就一个轮着一个抱起来,一会儿是香夏拿着手指头拨弄小婴孩的嘴皮子,一会儿瑾秋摇晃着小九弟的玉臂,捣鼓了一会儿,就换上了娜扎和,筱萝就赶紧儿的把小九弟沐陵夺过来,小小婴孩的,可不能叫她们这般折腾呀。

    几个丫头们也老老实实得,大王赫连皓澈,谷乘风恩师,大将江左面上也露出开心的神色,西疆方陵好久没有听到娃娃声音了,这一听还着实热闹了不少。

    如今战事稍平,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不费吹灰之力得取了大华江山,原大华王朝的宫邸是不能够使用了,大火连烧着三天三夜,什么都化为灰烬了,不过,这对于赫连皓澈来说,都算不上什么的,宫婢,财富,宫殿,到时候他想要,就自然有,只是需要时间罢了,江左大将军还有数十位副将早已安排了下去,敕造大陵城池。

    诸如大风国、大花国、大雪国、小冰国、小云国,这二国皆对大华皇朝虎视眈眈,出于某种原因,堂堂为二殿下夜胥华的义兄,即风虎威风国主,对于大华倾覆的劫难抱着熟视无睹的态度,更别说其他五国的国主了。

    也许是大风国国主风虎威也知道大华气数已尽,如果举全国兵力相帮,无疑是引火烧身,自保尚且来不及,还有粘连别国的战事,那也只有愚蠢的人才能干的事儿。

    赫连大王在此呆了一会儿,便和谷乘风恩师,江左大将军,香夏军师走出去,他们要在主营之中商谈下一步的建国计划,夺取了大华江山这么一块大肥肉,其他二国如果说不心生觊觎,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大华素来就是七国的核心大国,若不是因为这一次夜倾宴与夜胥华两位殿下,皇族兄弟阋墙,又因为本国甑总兵甑道远发起的内乱,要不然,赫连皓澈想要轻而易举得到大华江山,恐怕还好耗费更大的兵力和劳力。因此,督促民夫们建造新帝都和下一步吞并二国计划,是当头之重的首要任务。

    “大王,为今之计,应该要好好安抚受到这数月来战乱的黎民百姓,只要得到了人心,那么就可以保证帝业永承!”

    谷乘风恩师说这句话的时候,手中摇晃着大蒲扇,面色极为严肃。

    这个的确是真的,千百来年,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赫连大王连连点头深深表示赞同,便道,“那就把敕造大陵城一事就往后推移吧。本王要”

    大将军江左可不这么认为,“大王,一日不敕造帝都大陵城,一日就不能以君主之尊俯瞰天下,更别说一统中原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方陵大王赫连皓澈问他们,“那你们要本王怎么办?”

    “天下黎民百姓固然重要!敕造新帝都大陵城工程浩瀚,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造成,依然是要从长计议,大王何不从两边左手呢。内安抚黎民百姓,外建帝国皇城。”

    熟读百家兵书的香夏丫头嘴皮子翘得高高的,说的一板一眼的,只能引得谷乘风和江左将军目瞪口呆,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愈发觉得这个小妮子不得了,这年纪才几何呀,如果再过十年,指不定要高深莫测道了一个什么地步。

    捋着长白须的谷乘风老人面色更有一股子想要继续听香夏丫头说下去的**,就打了一个噤声,噤声是冲着江左大将军还有列在两旁的副将们,“大家保持安静,让香夏军师说下去。”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