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68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老太君嘴角一个料峭,正了正身子板儿,手拄在青竹拐杖上面,就不免悲从心中来,这把青竹拐杖是筱萝孙女亲自做给自己的,可她今时今日去了哪里了,还有贴身大丫头沉香也离自己而去,事出反常必有妖,想必是儿子沐展鹏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情,才逼迫得孙女儿和众位丫鬟们如此啊。想到这里,老太君再听听太子殿下月溟所说的那些话,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夜倾宴他是谁?不就是出生好一点,生在皇族罢了,倘若换了别人,像他这般不尊老爱幼,灭了人伦的人,早就不知道破落成什么样儿,可悲呀,大华皇朝若是落入此等人的手里,距离衰败的日子就不遥远了哟。

    这些话,老太君心里头掂量了个跟明镜儿似的,她只能深深得藏在心头,也不屑说出去,如果真的说出去了,恐怕相府真的是要大祸临头了,这个刚愎自用的狠毒昏君!老天爷您老人家,一定要开开天眼呐,可不要让他祸害天下的黎民百姓呀。

    老太君在心中呐喊着,拄着青竹拐杖,跟随着太监小青子的步伐,一步步得往倾宴宫走去,皇宫之大,老太君是知道的,穿过了数十宽敞的宫道,往西边再走一千米,便是大华冷宫,老太君知道大孙女沐若雪被囚禁在那里,作为沐若雪的老太君,老太君何尝不伤心,只是这一切都是老太君自作的缘故,好歹的血脉相连呀。

    走了接近大半个时辰,老太君她好歹是当朝一品诰命,按道理,应该太子殿下会赐她一座轿辇传行的,可是没有,一个随身行走的宫婢都没有,只有一个小太监小青子。老太君随身的相府婢女们都在宫门外头等候着呢,可是没有太子殿下旨意,那么个婢女们,还有抬着轿子的轿夫们是不能够进入大华宫廷的。

    几个有良心的相府婢女们在宫门外叹息着,“哎,不知道老太君她老人家在偌大的皇宫里头有没有乘坐轿辇,如果没有的话,她老人家消受得了么?”

    “应该会有吧。老太君身为大华当朝一品诰命。位份至尊。想来是有的。”拿一只手擦着额头间汗水的轿夫,一边抬头看着天上的日头,一边说着,“日头甚大,没有的话,可不得了呀,老人家最禁不住中暑的。”

    “去你的乌鸦嘴。”腰间束着红腰带的相府二等婢女叱道。

    暑气在端午节还没有到的时候,就已经蹭蹭蹭窜得极为厉害,诰命老夫人老太君到底年迈体弱,非是身强体壮的小太监小青子可以比拟的,小青子走在前头,还时不时得回首望,“诰命老夫人,如果您老人家撑持不下去的话,就放弃去天牢的打算吧。”

    这路程遥远不说,天牢重地阴暗潮湿,寒气极重,对老人家这般孱弱的体质,是大大的不益。

    小青子一个人走得也累得慌,何况是这个年迈的老人,小青子却只听得老太君拂袖的断然之声,“多说无疑,快快在跟前带路,老身要赶时间。”

    终究是忍耐了过来,老太君拄着青竹拐杖,抬头一望,却看见黑色粗大的字体雄浑得烙印在玄色牌匾之上,足以震慑人心魄的,却是“天牢重地”四个大字!

    多少人进了天牢重地,不得出来,一直等到秋后立斩不赦。

    老太君两眼一黑,几欲昏倒,幸亏有身旁的小青子帮忙搀扶一把,要不然这一摔,恐怕真得给摔过去呢,须要知道老人家是不禁摔的,特别是上了浑噩年纪的老人。

    见小青子太监打通了狱卒,老太君刚刚把脚踏进去,就闻到一股可怕的馊臭味伴随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扑鼻而来,这可是比冷宫还要更为可怕之所在。

    天牢重地深处,里外七八间,重重铁门封闭扣锁,别说人了,就连一直苍蝇想要飞进去,可比登天还难。

    老太君在小青子擎着火把的带领之下,不至于四下乱窜乃至于摔倒,果真得,在一个极为幽暗的重门之下,老太君看见一个只能容许人的头颅出没的小地洞,老太君挨着地儿一瞧,只见

    相爷沐展鹏身裹囚衣,铁笼中阴森可怖之极难以睹见他真是的面容,看样子他是躺在破旧的草席之上,草席旁边的是一碗臊臭的白米饭连猪都不吃的,白米饭上面空荡荡的,只有两片的菜叶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菜了,只是这菜叶破旧不堪,应该是菜市场人家丢弃的菜叶做成的饭菜了。

    “征儿!”老太君声音悲恸,就无比动容得哭起来,儿子沐展鹏位极人臣,何时遭受这般的苦头。

    待相国沐展鹏转过身来,老太君却见他面色枯槁了个不成人样,整个人着实瘦下来一大圈儿,不是说普普通通的清减下来,就能够说明沐展鹏此时此刻的近况。

    “母亲!”衣衫褴褛的沐展鹏披头散发得跪在冰凉的地上,从小窗口的一边伸出手来,握住外边的母亲的手,由于小窗口的位置极低,老太君要两根膝盖屈膝方能完完整整得看到沐展鹏。

    沐展鹏泪水狂涌,在老母亲面前,他可要肆无忌惮得发泄内心深处的痛楚,“母亲,是儿子不孝!怎么能惊动母亲您前来。您老人家应该呆在相府长安园安心养天年,儿子不孝,儿子不孝啊!”

    紧握住沐展鹏的手,加了几分力道,老太君忍住欲要狂飙的眼泪,她何尝不知道征儿孝顺,只是有些事情,实在是不明白,无论怎么样,今天一定要从征儿口中知道探索事实真相。“征儿。我且问你,太子殿下把你囚在天牢,到底是因为什么?你要老老实实得把一切都给我交代清楚,否则,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了!你就算是死了!我也不会给你收尸!”

    母亲老太君年轻时候就一位闯荡江湖的侠女,她不仅仅是侠女,还是西域和大华和平善良使者,当年老太君是以和亲的方式,与大华结成姻亲的,寓意为世代友好,和平邦交,老太君不是寻常女人,所以她有着超乎寻常高门内宅的命妇那般只知道宠溺亲生儿一味的袒护,却不知道人间的正义和道理。

    深深知道母亲秉性的沐展鹏倒也没有说什么,事已至此,他只能将一切告诉老太君,可谓是滴水不漏。

    当阎听闻筱萝孙女真的嫁给西疆方陵王为妻,她并没有表现出更多的惊讶,相反的,更多的是理解,就好像五十年前,老太君立志要嫁给大华前相国沐光,即是沐展鹏的先父。

    老太君听完了,且了解了整个事实真相,痛骂沐展鹏道,“别人当父亲,你也当父亲!你为了一己私欲巩固大权,竟然要强行把筱萝孙女嫁给夜倾宴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已经害的沐若雪那样了,你还要让筱萝嫁给他?岂不是要推她送入火坑吗?更可耻的是,你竟然以我的贴身丫鬟沉香骗筱萝出来,通过控制筱萝叫西疆国主就楚,真是不要脸!你说说,你还配当我的儿子吗?为娘从小到大是怎么教导你的,你如今都到了不惑之年,竟然还如此浑浑噩噩,莫说一只脚踏入棺材板的为娘我了,你先父在地底下躺着恐怕也不得安生!”

    “母亲!”沐展鹏两只手抓着老太君的足,啼哭,“儿子这么做,不单单是为了自己呀。太子殿下限儿子在一个月之内将西疆方陵一郡双手献上,一月后的端午节的太子殿下的登基大典,要西疆方陵王的首级作为开典大礼。如果儿子不这么做的话,太子殿下扬言要把我们相府上上下下三百多口通通杀掉!”

    听到此话,老太君深深一怔,她心里头痛恨夜倾宴,却不敢张口,只因为小太监小青子在一旁监视,老太君两拳紧扣,就把手心里的青竹拐杖丢弃一旁,这个无耻的夜倾宴,他难道忘记了他的生母王氏勾结外戚,给大华皇朝带来多大的动乱,他难道不知道,当今二殿下夜胥华仁德高义,比夜倾宴更为适合当一个好皇帝么?

    深宫云诡,老太君何尝不知道?太子殿下夜倾宴亲手毒死万老太妃,以此来诬陷二殿下夜胥华,叫京都万民还有天下百姓都认为二殿下夜胥华无道,难以胜任大华皇帝宝座,胜任的人,舍他其谁?

    “征儿,别说了……为娘会想办法救你的。”谁让你是我十个月怀胎掉下来的一块肉呢,老太君自己擦干了眼泪,也帮沐展鹏擦拭泪痕,她相信征只是一时被权欲所蛊惑,他本性不是太坏。老太君深深得记得,五岁那年,征儿他用荷叶作伞,帮搬动着食物的小蚂蚁遮雨,七岁那年,在花园中捡到一只受伤的小鸟,征儿帮他它包扎伤口,悉心照顾它足足三个月就放走它,让它重新投入天空的怀抱,九岁那年……

    也不知道征儿他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变得那么喜爱在外头眠花宿柳,变得那么喜怒无常,变得对,,之争不加以开渠引流,甚至还不闻不问,任由府中,洗被,氏欺负。

    老太君别了亲生儿子,走到天牢重地四个大字的牌匾之下,一头就看见太子殿下夜倾宴一脸逾越之色,“诰命老夫人,见完了相国的最后一面了吗?”

    “你说什么?”老太君矮小的肩膀几近颤抖,夜倾宴这个混蛋到底在说什么,什么见后一面,难道夜倾宴这个无耻狗贼要把相国他给杀了吗?

    嘴角依然勾着一丝残冷的笑,太子殿下夜倾宴对身侧的小太监小青子拂袖道,“小青子,给本太子吩咐御史台诸处,三日之后,将叛国之臣沐展鹏斩首菜市口,一刻也不得延误,知道吗?”

    “你”老太君上前一扑,苍劲的藤蔓老手抓住小青子的衣袖,旋儿脸一黑着太子殿下,“好呀,太子殿下,开国大典在即,你竟然诛杀大臣,不怕臭名远扬千世万世吗?”

    夜倾宴的瞳孔愈发森冷了,“诰命老夫人是在怪本太子吗?怪本太子是没有用的!要怪你只能怪你有一个惹本太子不快的孙女!”

    这个无耻太子说的人是谁,老太君岂能不知,“太子殿下,筱萝孙女喜欢不喜欢你,是她的选择,难道你一定要她嫁给你吗?”

    想那个贱人筱萝把扒光鸡毛的鸡送过来,要与本太子成亲,夜倾宴就五内俱焚,他曾几何时有受过这般的侮辱,这件事,早已流传到了整个京都,恐怕天下百姓无人不在暗地里偷笑本太子呢。

    夜倾宴暴怒,“老婆子!我跟你摊牌了吧!如果你能够让筱萝重返本太子的身边,安安分分得做一个太子妃!本太子可以考虑新婚之夜大赦天下,至于你的儿子,沐展鹏,他仍然可以享受大华皇朝相国的待遇,如果不行。嘿嘿,相国大人三日问斩了,就不关本太子的事了。”

    “三日后,怎么转变成三日后,不是秋后问斩么?”老太君眼珠子几乎碎了一地,这个无耻夜倾宴竟然胡作非为,草菅人命,说什么时候执行就什么时候执行,岂不知一切杀伐都要按照大华律典么?

    太子殿下想不到这个可恶的老婆子竟然那么愚蠢,夜倾宴冷然哂笑道,“哼。一个月后的端午时节,便是本太子称帝之时,本太子,不,朕要他三更死,他绝不会活过五更。此话无需多言了。有诚意的话,叫你的孙女儿筱萝立刻嫁给我,否则,相府一干人等,通通陪葬吧。哈哈哈。到时候相国死的时候,也不至于太过寂寞。”

    “你”老太君凝望着太子殿下月溟渐行渐走的背影,心中一个狂怒,顿时间呕出一口凄厉的血水来,如果真把筱萝孙女儿叫回来,征儿的性命是保住了,可是筱萝的性命呢,这个夜倾宴根本不是真心实意要娶筱萝的,只不过是要解气罢了,是要把筱萝娶过来,然后狠狠得发泄一番,折磨得她死去,老太君活了一辈子,有什么是她这个老人家看得不通透呢。

    太子殿下太无良,如果真的把大华江山交付此人的手里,国家将亡,国人将成亡国奴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