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67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哼!是吗?沐展鹏?亏你还是一国之相呢,竟然屡出妖言,辛苦甑卿家早已料到你会这么说,叫本太子提防与你,本太子以为给你认罪的机会,你会意识到失态的严重,负荆请罪,如今你却冥顽不灵!”

    拂袖得太子殿下夜倾宴满脸狰狞之色,他两眼迸发出一股对相国大人极为失望极为痛恨之色!

    相国沐展鹏无奈得往后趔趄而去,什么话都被甑总兵一口提前说了,他自己还能说什么?就是想说,太子殿下夜倾宴也是充耳不闻的,因为太子殿下根本就不相信,怪只怪甑道远这个老贼的动作比他早了一步。

    相国沐展鹏现在每每说的一句话,都是徒劳的,在沐展鹏惊骇和愤怒的时候,太子殿下夜倾宴一句话,就足以叫他恍如掉入二月倒春寒的冰窟之中,“众侍卫,将罪臣沐展鹏打入天牢,不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探监!”

    早已隐匿在两旁的皇宫侍卫们,动作都是又快又麻利的,三两下之间,就把相国拽起来,然后拖下去,沐展鹏想要叫,可他叫出口,好歹他是一国之相,地位尊崇,怎么可以叫人看低了去,再说,大喊大叫的话,落入甑道远的眼里,岂不是叫他笑掉了大牙?

    在拖出去的那一刻,沐展鹏选择隐忍,看着大殿下夜倾宴削瘦的背脊冷然得对着他,他之所以会是这般,在此之前,甑道远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了多少对于自己不利的言辞来……老夫总有一天要让你甑道远死无全尸!沐展鹏暗暗发狠,在天牢之中,未尝就没有恢复相国之位的可能?!

    相国大人被囚禁天牢的消息,顿时间叫皇宫冷宫内的沐若雪心乱如麻,她面色犹如土灰,早些听闻那个卑贱的,妹筱萝跟了西疆国住区了西疆,更是成了方陵王妃,她的心就很不甘心,无不希望沐筱萝这个卑贱,妹早点死去,原以为相国爹爹在朝,总有一天太子殿下夜倾宴会看在相国父亲的脸面上,恢复沐若雪的太子妃之位,谁知道,昭封太子妃的旨意没有及时传导过来,却听到相国父亲沐展鹏被打入天牢。

    怎么会这样?

    夜倾宴,你好狠的心,这般对待臣妾也就罢了,还要把臣妾那年老体迈的父亲打入天牢,天牢环境有多恶劣,恐怕没有人是不知道的,那里充斥着大臭水沟,沾染瘟疫的老鼠横行,供应的菜肴都是馊臭烂,连猪圈里的破猪都不吃的。

    沐若雪一想起相国父亲呆在天牢深处,得罪了甑总兵甑道远没有机会被释放出来,她就恨不得立刻去死,这样死了也落得了个清净了,归根结底,沐若雪担心他的父亲,最终的目的还不是为了自己?如今唯一可以帮助他的人,都被打入天牢,还有谁可以拯救她呢,难道还要需要断了双臂的江湖鬼医?不可能,直到现在,江湖鬼医都不知道逃窜哪里去了,这个世上没有人能够知道他的下落。

    江湖鬼医多次蹂躏着沐若雪,却没有令沐若雪感觉到痛苦,只是因为江湖鬼医能够帮助她,达到她的一些目的,只要沐若雪能够适当得献出**,说白了,这还是一种交易的模式,只不过来得更加原始,更加**而已。

    如果沐筱萝和沐若雪,哪一个女儿的性情更能接近相国沐展鹏,那么当之无愧是沐若雪,这一对父女两个堪称极品,他们都热衷于交易,更因此乐此不疲。

    ……

    相国府邸,长安园。

    老太君老太君一脸忧容坐于上首,万分痛心,“征儿他怎么突然被太子殿下打入天牢了呢!”

    “听宫里经过打点的小太监们说,好像是甑总兵在此之前对太子殿下说了什么,按奴才推断,肯定的甑总兵诬陷相爷,所以相爷才会被”

    开口说话的,是掌事院的福伯,他实际年龄跟相国大人差不多,可他长年劳作,双鬓斑白,却不似相爷那丰神俊逸。

    二夫人筱萝生母也坐不住了,眼底噙着淡淡是湿痕,“老太君,筱萝和她房里的丫头也不知所踪了。失踪了好几天了,前几天肚子不舒服,便没来打搅老太君清修,不过妾身也听说沉香丫头她……”

    “我听黄瑞家的说起过,说征儿要我房里头的沉香办点事,你看看都几天了。”听着筱萝生母讲起来,老太君双目一轩,眼珠子不可置信得瞪若龙眼,“这么说,沉香是跟瑾秋一起走的?”

    掌事院福伯面色严峻,“老太君,二夫人,您们不知道呢吧,听宫里头传来说,筱萝二小姐嫁给了西疆国主赫连皓澈了……”

    福伯喋喋不休得说一通,身处于内宅之中的老太君还有筱萝生母,简直不敢相信,她们皆以为筱萝嫁到倾宴宫去,做太子妃娘娘了,谁知道,却是转瞬之间,变成了西疆方陵王妃娘娘。

    就算不知道此事内情,不过老太君老太君仍然不相信筱萝孙女能无缘无故做这事儿,想必定有着什么苦衷,当老太君拿眸子凝向二夫人筱萝生母这边的时候,筱萝生母就挺着大肚子,对着老太君跪下,“老太君,这事儿听来,是筱萝的不是。如果此事与筱萝没有半点关系,怎么会连累到相爷的身上,让相爷他一个人被打入天牢了。进了天牢,到头来都是生门无望呀,老太君!”

    “媳妇你快起来。仔细你的肚子。”老太君下意识得叫沉香大丫头下去搀扶着二夫人起身,却没有想到,一个手指头指过去,却是稍间的宁上官二家前去搀扶着二夫人筱萝生母起身。

    宁上官二家扶起筱萝生母之后,正了正衣襟,朝福伯使递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说,内宅妇人之间,还是宁上官二家她这个妇女开口说话方便,福伯到底的男人,宁上官二家对着老太君、二夫人道,“老太君,二夫人,切莫抢着伤心。此事没有弄清楚,这大皇宫从古至今传出来的事情,几声真几分假呀,还是想个办法去天牢探相爷的监,问一问相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有真正弄懂了,就不愁怎么搭救相爷了,要是茫茫然胡乱做气一通,只能使失态变坏呀。”

    “嗯。宁上官二家,你考虑的很对。”老太君由衷得点点头,她的确是承认自己老了,这事儿如果搁在以前,不管自己多么担心,也一定会先调查了个子丑寅卯来,不至于因现在老昏的自己怔懵了头去。

    二夫人林秋芸连忙拿锦帕擦拭着泪痕,“妾身是妇道人家不懂,老太君您可一定要弄清楚,最好,最好是能把咱们家的老爷,还有筱萝一起说回来。”说实在话,筱萝生母听说亲生筱萝嫁给了西疆国主赫连皓澈,成了方陵王妃,这名号倒是好听,却也不知道西疆国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儿,自己是不曾见过的。如果人品各方面都挺不错的话,林秋芸倒是愿意让女儿筱萝嫁给这样的好男人。

    “可是天牢重地,岂是常人可以探监的?”老太君面色沉稳,她的先父沐光,是上一任的大华宰相,权倾朝野,所做的政绩比起现任宰相沐展鹏而言,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那刚愎自用的太子殿下夜倾宴竟听从甑道远甑总兵的话,摆明了是不把相国放在眼底,那么探监牢一事,基本上可以告吹了。

    不经过大华皇朝有一个特例,当朝一品诰命终身可以探监一次,唯独只有一次,这个特例自大华开国那日起,大华先祖月元祖就设定了这么一条奇葩的律条,按道理任何人任何时间不准探监天牢,天牢便是死牢,关押十恶不赦罪臣的囚禁之所,岂是常人可以随意探监的,听说是大华先祖月元祖年少时还不是大华皇帝之时,在民间沦为草寇被一条毒蛇咬伤,差点毒发身亡,要不是锦绣春一老妇以口吸取毒液,恐怕月元祖早就死了,他若是死了,如今的大华皇朝压根儿也就不复存在了,更没有后面延续数百年的基业了。月元祖登基为帝,便把这个老妇提拔为当朝一品诰命了,又一次,老妇的二儿子犯了圈地大罪,二儿子把京城郊外的阎之地划给盖别院所做,还不惜动用了王氏村的祖坟,按照大华律法当斩首的,月元祖便把把他囚禁在天牢,月元祖为了能让恩人探监,便凭空生出了这么一个特例。

    莫不是因为这条奇葩的条例,老太君根本就无法探监成功了。

    当日,老太君就乘坐轿子进宫,她乃当朝一品诰命,面向皇帝的时候,是不需要下跪的,只需要行轻微的礼,再说,深居倾宴宫殿的太子殿下夜倾宴距离他登基大典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如今端午未到,那就是太子,老太君是不用下跪的。

    二夫人筱萝生母本来也想去的,不过被老太君唬住了,筱萝生母她地位卑微,有什么资格获得探监?得是当朝一品诰命才是。

    ……

    大华倾宴宫殿。

    “诰命老夫人安好。”太子殿下夜倾宴双拳微微抱了一下,算是见过老太君她老人家了。

    当朝一品诰命夫人是夜倾宴的先皇父亲诰封的,太子殿下夜倾宴可不敢不认同,如果还没有登基之前就否决了先皇的一切决策,那就是天大地大的不孝,是没有资格成为下一任的新皇的,这一点,夜倾宴再清楚不过了。

    “老身参见太子殿下。”老太君广袖轻轻摆,就要对着他跪起来。

    老太君这个年迈妇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就算先皇在世的时候,这一位当朝堂堂的一品诰命也是无须下跪朝拜的,如果像自己跪了,岂不是说明本太子要比先皇还要大么?朕这个皇帝到底还当不当了?

    太子殿下夜倾宴极为惶恐呀,“诰命老夫人!这……这可使不得呀!万万使不得呀!如果您执意要这么做,等本太子百年归去,如何面对仙逝的先皇呀,请诰命老夫人切莫如此,切莫如此呀。有什么事情直言不讳就好,如果顺应道理,本太子自有决断。”这个老不死的,来到本太子的倾宴宫,还不是为了老狗贼沐展鹏相国一事,他只是假装不知道罢了,如果这个老不死真要去探监他儿子的话,本太子也只能同意了,这可是大华律法上面记载得清清楚楚的案例,本太子岂能因为这个,而让满朝文武们议论,这可是对本太子即将要成为大华新皇的大大不利呀。

    “请太子殿下还是放老身去天牢探监我那不孝的儿子吧。老身知道相国他做了对不起太子殿下的事情。不过请看在老身年迈体弱,还要来皇宫求太子殿下的份上,让我去吧。”

    到底是形势逼人呀,老太君第一次露出悲哀之色,如果不求他,谁知道夜倾宴会丧心病狂到什么地步,不让见自己的亲生儿子征儿倒是轻的,如果现在立马让征儿死呢,白发人送黑发人,老太君承受不了这般剧痛,她倒是希望现在去天牢受苦的,是自己,而不是儿子沐展鹏。

    这个死老太婆!哼!就是你不求本太子。本太子也要放行的。难道本太子还害怕你一个行将就木,一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太婆会劫狱劫走相国大人不成,太子殿下夜倾宴详悲痛得双手拱了拱,“诰命老夫人严重了。老夫人现在可以随时去,本太子叫小青子太监在跟前引路吧。天牢重地,冰凉湿寒,本太子还是劝老夫人别去了,搞不好寒气入骨髓修养不得当,把老命陪了进去,如果因此这样的话,本太子的良心会受到责备,到时候老夫人见了先皇,先皇一定会骂我这个当太子的,怎么舍得让老夫人去冒着那样的生命危险呢。”

    傻子听不出来,难道聪明人听不出来,太子殿下夜倾宴是在咒老太君老夫人死么?太子殿下身边的小太监小青子也听到了,他也就那么哆嗦一下,可不敢有什么错乱的方寸,反正太子殿下叫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否则先不管老夫人怎么样,小青子他这个小太监得先死。

    在尘世漂浮了一世的老太君见惯了人情冷暖,她吃的盐巴比太子殿下夜倾宴吃得贡米都要多的多,岂能不明白太子殿下的狠毒心肠?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