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66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被戳破心中阴谋诡计的沐展鹏,顿时间仓皇失色,四肢百骸变得抖索异常,“赫连大王多虑了,本相只是盼望和筱萝…和筱萝王妃能够一家团聚共享天伦之乐罢了,再说听闻大王和筱萝…筱萝王妃成亲数日了,也该是回相府娘家省亲,难道也不应该吗?”

    听沐展鹏话说到这里,赫连大王却不以为然得摇摇头,却拿眸光看身旁的江左。

    江左仗着佩剑,出列,目光如电,狠狠盯着沐展鹏,“沐相国!我家大王刚才都说了,别把我西疆的人都想成了大白痴,大华太子夜倾宴即将要在一个月的端午时节进行登基大典,限你在一个月之内把西疆领土双手献上,当做那个月昏君的登基大礼,别以为我西疆不知道,哼,西疆军情刺探之人早已向大王和我禀明一切了,你还想瞒着,瞒到什么时候!哈哈哈,真是可笑!”

    后面的方陵精兵卫队也轰然大笑。

    呆在这个小黑树林头多一刻钟,相国沐展鹏就觉得渗得慌,索性豁出去了,沐展鹏直接朝着沐筱萝跪了下来,在大殿下之上朝夜倾宴跪拜的时候,也没有此刻来得虔诚,“筱萝,爹爹的好女儿,爹爹跪下来求你了,为了你娘亲,为了你的太君,放爹爹回府吧。爹爹会记得你的恩德的。”

    “哼,你应该称呼她为王妃。”江左大将军狠狠得一挺腰板,岔开腰间随身陪挂的利剑,利剑出了鞘,一束亮光映射到沐展鹏的脸上,叫他双目处于一种晕眩之中。

    沐筱萝的心不可能不风起云涌,前世他曾几何都自己乞怜巴巴的,没有吧,只因为自己是一介孱弱任人蹂躏的卑贱,女,可如今呢,却要他堂堂一个相国朝自己朝跪拜之礼。真是好笑,可是,父母跪自己,此乃天地不容,是要遭天打雷劈的,沐筱萝直接走开了,步入西疆方陵更深处,淡淡的话语飘了过来,“放沐展鹏回府吧。”

    好不容易这个大华相国送上门来,有了他,无疑能够对大华皇朝造成极为致命的一击,江左大将军有点舍不得,眼睛可怜巴巴得凝着赫连大王,“大王,真的要听王妃的话,放走他?”

    “放走了他,岂不是等同于放虎归山呐。”谷乘风谷老医生也立不定了,好歹擒拿住了他,这可以为西疆大王统一整个中原之前作一个战斗的头炮响。

    镶银玄色的王袍一轩,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也没入了西疆地界更深的地方,同样也留下了一句话,“方陵卫队立马撤退,放了沐展鹏!”

    几乎在同一刻,谷乘风和江左皆不可思议得撤退两队精兵,宛如一阵风般消失在小黑树林。

    相国沐展鹏看着西疆军队远去,仓皇逃往相府。

    他万万没有想到,也轮到他这一位大华皇朝堂堂相国狼狈溃败,相国沐展鹏蓬头垢面的,不敢从相府正门进去,相府正门多往来路人,他们都是京都沐地面上的百姓们,被他们看到了今时今日的狼狈相,日后在大华庙堂之上,还有何颜面面对大华先帝先祖,又有面目面对满朝文武大臣们呢,那些人可巴不得立马看自己笑话呢,恨不得自己找个地洞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相爷步入后门,一路上仓皇奔跑,披头散发的,在府中乱窜,仆役和仆妇们都看见了,要不是看到相爷的那张脸,根本就无法相信,这竟然会是相国?

    下人们只是知道相国一回府就钻入清乾院的书房之中。

    书房之中也有几套干净的衣服,沐展鹏没洗澡就直接换了起来,要知道,呼唤婢女准备热水澡肯定是要被人目睹惨淡的真面目,这样的耻辱感比杀死他自己还要难受呢。

    ……

    西疆方陵毡包内。

    “看样子,你们都不回去了。”沐筱萝瞧了一眼对面的香夏,瑾秋,沉香,沉香身旁那个白白净净的小和尚明,霎时间蔚然叹息道,“是呀,出了这么个事,回了相府,还不是要了你们的性命。”

    娜扎和脸上都洋溢着热烈的表情,“你们在小黑树林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既然如此,从此以后就留在西疆吧。在相府,你们是服侍二小姐的,到了西疆,你们还是服侍王妃的,二小姐和王妃都是同一个人,只是服侍的地方不同,干脆就留下来,也好给我们做个伴呀。”

    香夏和瑾秋旋即点点头笑了,“是呀,此生此世,我们无论如何也要跟二小姐在一起。”

    “怎么还是二小姐呀?”娜扎黑黝黝的小脸上嬉笑着,叫人看起来极为亲切,还有身旁的也是如此呀。

    说时迟那时快,香夏和瑾秋立马改口了,“是呀,以后要改口称呼二小姐为王妃了,二小姐现在是方陵王妃了,可不是以前了。”

    “以前不开心的事就不体了罢。”沉香梨涡浅笑,怯生生得瞅了明小和尚一眼,眼底包涵着无限爱意,“沉香希望大王和王妃能够幸福一世。姐妹们也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还有我和明,也要长长久久的,至死不渝。”

    明小和尚拢起沉香的白瓷手腕,嘻嘻一笑道,“沉香,你还是叫我俗家名字吧。”

    “等你真的返家了,再说吧。”沉香幽幽一笑。

    众姐妹们笑了。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沐筱萝才能觉得生活的乐趣,前世的沉沦飘移,今生今世的复仇雪恨,使得她没有太多心情品鉴生活的美好,不过很快,沐筱萝也就想开了,唯有自己真的强大起来,才能捍卫自己所想要的那个幸福快乐的生活。

    “沉香,你到时候就和明一同回湛州结成姻亲吧。到时候我给你包一个大的。好吗?”沐筱萝欣然不已,这到底是一桩红喜事呀,她是极为乐见别人能够获得幸福的,更何况是自己亲密之人。

    提及到这一点,沉香终究是泪意潸然,“王妃,谢谢您。可是老太君那边,现在没了沉香的照顾,我怕她,我怕她会不习惯。”

    沐筱萝点点头,“我知道你对老太君是真心的孝顺,未来会有机会的,就看沉香你到底是相信不相信我了。”

    “沉香再眼拙,也不敢不相信王妃娘娘的话呀。”沉香看着沐筱萝的眼睛,笑意盎然,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春日的阳光一直笼罩着大地,大地即将要复沐了。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之前在主帅毡包内,和谷乘风军师,江左大将军,还有七八个方陵副将讨论,为讨伐大华制定一个全盘计划做准备。

    一个月后的粽子节,便是大华新帝夜倾宴登基大典,赫连大王认为是切不可让他们成功举行登基大典,登基那日,是大华天下兵马交接的时刻,是甑总兵甑道远要把虎符交予君主。

    “不过大王,老朽认为,大华甑道远甑总兵有窃国之意!”谷乘风摇着大蒲扇,他医术精湛之外,还有一个名号,那就是方陵军师,他对行军布阵也为拿手,似乎比其身的医术还要更为出色。

    江左大将军之前是派人打探军情的,顺带儿把这个消息带给谷乘风谷老医生的,想不到谷老医生现在就开始发作了,想必有他老人家的道理。

    “恩师请说。”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对上谷乘风的时候,眼底满是一片赤诚,须要知道谷恩师在医术星相占行军布阵,有着超乎寻常人的高超谋略,是能够实现他统一中原,的的确确是一大助力,缺他是断然不可以呀。

    谷乘风拿出他的标志性动作,手捋着长白须,面色俨然,“据情报得知,甑道远甑总兵诓骗相国沐展鹏来西疆边境,以沉香小丫头作诱饵,希望王妃娘娘能够上当受骗,紧接着再引诱出大王您,然后对西疆一网打尽,甑道远允诺相国沐展鹏说,届时会在齐边附近潜伏数千精兵,到最后精兵一个根本都没有来,那相国却反身陷牢笼!”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听到这里,心情就大为舒畅,到底沐展鹏是大华的人,这么做,无非是狠狠甩了大华储君夜倾宴一个惨烈的耳巴子,夜倾宴他是该死的!

    不等谷乘风继续说下去,江左插嘴道,“甑道远的野心更为可怕,他希望借助我西疆之手,杀掉相国,不过杀掉相国对甑道远有什么好处呢,末将觉得,甑道远甑总兵他是想要杀掉妨碍他成为下一任大华国主的棋子,而相国沐展鹏是不折不扣的一个可怜棋子。不过末将有点后悔大王没有把他杀掉……”

    “不行,沐展鹏是筱萝的生父,再怎么说,他们是父女,是血肉相连的亲人,本王如果真这么做了。本王想,王妃回一辈子恨我的。甚至不能够原谅我!”

    赫连皓澈漠然道。

    喝了一小杯的马奶酒,谷乘风仍旧摇着大蒲扇,“江左将军说的不错。不过大王也太过担心。老朽以为,就算这样得让大华相国沐展鹏回到大华相府,对我们也是极有好处的。”

    两颗眼珠子瞪若铜铃,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是极为有兴趣的,“恩师,快说,请您切莫再卖关子了,有什么就说什么罢。”

    江左将军嘿嘿一笑,不说啥,其他数来个副将们也开口哈哈大笑。

    谷乘风旋儿正色道,“回府的大华相国沐展鹏一定会寻甑道远甑总兵算总账,他们二人在大华朝廷之中,虽然同为保,派,大但是二人貌合神离的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有着共同的利益,却又忌讳着对方,老朽以为,不出三日,相国沐展鹏一定会对甑道远甑总兵采取某种手段,至于具体的,仍然需要我们西疆的情报方面来支持。”

    “恩师,情报方面,还望您多多监督吧。”旋儿,赫连皓澈转而对江左大将军还有数十个副将道,“你们可要注意了,未来不到一月,是我们总攻大华,开疆中原的首战,意味着能否真正得一统中原,大家一定要教导下面的方陵卫士勤练,枕戈待旦,大家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众将军军官挥着大拳头道。

    ……

    大华相府这边,果不然谷乘风老人所料,相国沐展鹏就在三日后的某个傍晚去甑总兵府找甑总兵理论,可惜呢,甑府大门紧闭,内部家丁奴役说什么甑总兵大人不在,请相国大人离开。

    堂堂一个大华相国吃了闭门羹,这叫沐展鹏情何以堪呀,谁都知道沐展鹏是大华重臣,千万惹不得的,但是呢,人家甑道远甑总兵在虎符未在登基大典交接给予太子殿下夜倾宴,仍然是个能够召唤天下百万雄狮的主帅,沐展鹏他一个文臣统领,能碍着甑道远他一个武臣什么?

    吃了闭门羹,相国大人沐展鹏也只得进入大华内宫禀报太子殿下夜倾宴了,相国大人可谓是深夜步入内苑暗暗拜访太子殿下夜倾宴的。

    进了倾宴宫殿,沐展鹏才发现,原来,甑总兵甑道远早就已经在太子殿下的内宫了。

    “甑道远,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沐展鹏没有想到,这个贱人竟然比自己还要快一步!

    甑道远稠密的虬髯拿手撩拨着,心中极为快慰,却也显露于外,“哎哟,这不是相国大人吗?相国大人,没有想到你也深宫拜访太子殿下呀。相国呀,难道相国大人还不知道,太子殿下对你已经很生气了。”

    “你说什么?!”沐展鹏拂袖,暴怒。

    突然之间,太子殿下夜倾宴从内殿之中走到外殿,面容不悦得盯着相国大人沐展鹏,就好像要把相国大人的心脏挖出来那般,“沐展鹏,与本太子好好解释解释,为何数日之前在西疆边境与赫连皓澈对峙失利了,又是为何,甑道远总兵大人亲自率领数千精兵襄助于你,你竟然一口否决,该死的老贼子,是想要造反吗?”

    太子殿下如此说道,无非是听信了甑道远甑总兵之言,相国沐展鹏心中大骂甑老贼,碍于此间形势,如果发作的话,无疑是真落了甑老贼的口实,沐展鹏自是满口争辩之语,“太子殿下,请您听微臣解释!微臣是去了西疆边境没有错,与赫连皓澈对峙失利了,更是事实!可是太子殿下,皆是因为甑总兵他诓本相国能在附近埋伏数千精兵,可是到最后,没说一个精兵,就连一根箭矢都不曾见到!太子殿下,请您一定要明察秋毫,切莫冤枉本相!”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