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6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妙计呀。甑总兵!哈哈哈哈……”相国沐展鹏大笑,他心中狠狠一凛:筱萝呀筱萝别怪爹爹心狠,为了保护相府上上下下三百多口人命,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

    相国沐展鹏回府邸的第一件事,就把长安园的第一丫鬟沉香骗出来,骗到方陵边境。

    而相国沐展鹏事先取下二夫人林秋芸的发簪,然后拿鸡血涂抹在上面,就好像二夫人的鲜血那般,威逼着沉香在西疆方陵边境哭喊,“二小姐,香夏,瑾秋,不好了,二夫人她今早摔了一跤,连同腹内的胎儿惨死!”

    他们只是在西疆方陵边境呐喊而已,不过那布满有毒瘴气的入口处是有两个放哨的方陵卫兵。

    其中一个方陵卫兵把这件事禀告给方陵大王赫连皓澈。

    沐筱萝从毡包内出来,大惊失色,顿时间心脏好像被人挖空了似的,双手双脚皆是冰冷的,“娘亲?娘亲?不行,皓澈,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娘亲他……”

    “不可呀。筱萝。说不定是一个阴谋。如果你现在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呀。”赫连皓澈连忙拦住沐筱萝,不让她做傻事,整件事看上去那么离奇,竟然有人在外面无端端得哭诉。

    香夏和瑾秋面面相觑,眼底含着泪珠儿,“是真的,赫连大王。这声音的的确确是长安园老太君处的沉香姐姐的声音呀。”

    “是,是的,这声音是沉香的,沉香是不会骗我们的。”热泪直接奔出瞳孔,沐筱萝再也承受不住了,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都两世为人了,为何还救不了老娘亲呢,还保护不了老娘亲了呢,可怜呐,娘亲肚子里还有四五个月大的小弟弟或者是小妹妹呢。

    看到筱萝徒儿如此痛苦不堪,恩师谷乘风背手道,“你们不要激动。事实没有弄清楚之前,一定记住千万别让情绪占上风。这样罢,为师先出去一趟,待我好好观察一下,再回来与你们禀报,如何?”

    “师父她老人家说的有道理,筱萝你说呢。”不等筱萝说什么,赫连皓澈直接替她答应了。

    谷乘风对于西疆方陵的机关瘴气也极为熟悉,要不然他这么多年去中原各地去采集药草,岂能那么方便,想进就进去,想出就出了呢。

    谷乘风按动极为隐蔽的机关,人倒是出来了,可谷乘风的轻功更在江湖鬼医之上,所以谷乘风出来的时候,压根儿没有人看到他的行踪,他的身形恰若蜻蜓点水,跳到高大十丈左右的桦木上,审视着下面。

    见一个梨花春衫的少女哭哭啼啼的,她泪眼朦胧,盖是哭得情真意切,不过脸盘上有一丝隐忍之意,好像是被人所逼迫的。

    捋着长白胡须,谷乘风极目望去,却发现距离此梨花春衫的少女大概百米外围的小黑树林里头,一辆马车掩映其中,马车上坐定着一个中年人,一身大华相国官袍,更为引人注目的是,相国官袍男子的下榻前,站着三三两两的几个人,其中一个头顶光秃秃的,和尚打扮,要紧的是,和尚的脖子上被一帮面相狠辣的小厮们拿匕首加持着。

    看到此番情景,谷乘风明白了一切,拂袖之间,极为高湛得轻功得施展开来,在高空下的谷乘风恰似如鱼得水那般轻扬,凌厉得轻快步伐点在尖尖的叶子上,倏然之间,飞进了西疆边境的入口处,隐了进去。

    而他们都没有发现,梨花春衫的女子更是毫无发现,仍然接受相国大人的无耻威逼,继续演着哭戏,如果不这样做,明小和尚的小命就不保了,更别空谈他要去湛州去亲生父母那接管太白楼,作太白楼的少东家!

    以疾风轻功飞身入西疆方陵楚围之内的谷乘风谷老恩师向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和王妃沐筱萝说明外界的一切情况。

    沐筱萝悲伤情绪稍定了几分,仔细思考虑了一番,倒是觉得此间存在着极大的猫腻。

    还没等筱萝王妃擦干眼泪,方陵大王赫连子温润玉手递了上去,疼惜无比得劝慰道,“筱萝,你听听,恩师他老人家的话犹如泰山笃定,何时欺骗你我?恩师提及的那个在小黑树林里马车上的相国官袍中年男子,就是你的相国父亲应不假。”

    “想不到相爷他竟然威逼沉香姐姐作此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香夏与瑾秋面面相觑,目光无比是惊愕,恐惧,愤怒,悲哀,谷乘风谷老医生嘴里说道的小和尚,一定是明。沉香姐姐至爱之人被相爷他们挟持着,沉香若是不从,恐怕明小和尚会顷刻之间沦为刀下亡魂。

    大概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真相,沐筱萝眸色愈发深沉,那个父亲可恶之极,竟然拿娘亲来诅咒,倘若娘亲真有了好歹,沐展鹏他的禽兽心肝真的过意得去么?

    沐筱萝不禁想,就算现在娘亲没了,无情相父沐展鹏也不会滴下眼泪去吧,眼泪对于沐展鹏来说是极为弥足珍贵的吧,只有他的宝贝大女儿沐若雪死了,他才能勉勉强强得流下父爱的眼泪吧,太失望了,真的太失望,至少之前的沐筱萝对相父还存有一丝丝的妄念了,此刻她算是全明白了。

    “皓澈,此事全权交予你处理吧。我累了。不想在此逗留。”沐筱萝入了毡包,吩咐娜扎和两丫头没有别的事情,就不要让其他人进来,包括香夏和瑾秋,至于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也是不准许进入的。

    大家都知道筱萝王妃对生父相国沐展鹏太过失望了,所以才会觉得如此一蹶不振。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不知该如何回答,任凭着筱萝这般了,只不过外边小黑树林的人,沐筱萝不放过,作为她的丈夫,赫连皓澈也一定不会放过的。

    当下解救沉香和明小和尚才是最要紧的。

    一时之间,方陵大王和众人达成了一致,就立马分开两队,谷乘风谷恩师一队,江左大将军一队,两队皆是西疆方陵训练有素的精兵卫队,比大华不知道强悍了多少倍,以一挡百,个个身怀尖锐武器并且骁勇善战,每一个小小的精兵卫队都是一等一等的绝世高手。

    与大华军队日夜松弛训练相比,西疆方陵的军队日夜苦练,再加上,西疆最西以外有一天池,天池之内百药丛生,泡在里边也会起着强身健体的作用,小时的赫连皓澈没啥泡在那里头,只是泡着泡着,谷乘风觉得应该差不多了,应该再单独给赫连皓澈安排一个药浴。

    这药浴之中加大了药物的浓度,坚持了二十多年,如今才养成了赫连皓澈的好体格!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对自己的精兵卫队,那可是怀着坚定不移的态度,西疆通往大华诸多出口,每一个出口须要在赫连皓澈的特意点拨之下,他们才能在第一时间找到机关开启点,然后放出精兵去,每一次都是如此。

    在小黑树林内的相国沐展鹏以为他一定会赢定了,以为那个傻女儿沐筱萝一定上当了,沉香大丫头是平日里跟筱萝走得极为相近的侍婢,不找她还找谁,筱萝一定会相信沉香的,之前沐展鹏也想让栖静院的小初梅前去,可问题是,小初梅的二夫人身边的贴身侍婢,二夫人大着肚子呢,如果贸贸然去叫,无疑是要筱萝生母心生怀疑的,沉香就不同了,长安园的老太君多休憩,沉香的时间充裕又掩人耳目,再说拿青冥寺的明小和尚来威胁她,沉香蠢傻丫头一定照办的。

    可是,筱萝女儿如果真得上当的话,为什么现在还不出来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相国大人沐展鹏顿时间心乱如麻,拿眼珠子了明小和尚一眼,“哼,如果不出来的话,莫棋就这个秃驴给卸了吧,荒郊野外的,死,也没有人知道,到时候沉香臭丫头要是敢反抗,就一起把他们送上黄泉!”

    话音刚落的沐展鹏相国大人脸色早已变得铁青,宛如地狱恶鬼一般,明小和尚嘴皮儿都吓得青紫了,“求……求求相爷不要……不要伤害沉香。有……什么账就……都算在贫僧的头上,贫僧愿意为沉香姑娘去死。”

    看不出来还是一个挺痴情的小和尚!身为相国身边的第一随从莫棋忍不住吧嗒了两下喉咙,本来这挟持的事儿嘛,莫棋本不愿意干的,杀人终究是不好的,还当着沉香的面儿上,说实在话,莫棋对沉香也有几分幻想,沉香是相府长安园的第一大丫头,深得老太君宠爱不说,还生得如目似画,唇若点朱,气态俨然,这要是娶回家,不但可以操持家务做个贤妻良母,而且还能够养眼,充当一个花瓶儿也是极为不错的。

    可莫棋心里头清楚且明白着,他看上了沉香,可人家沉香不跟就不喜欢他,沉香丫头姐姐喜欢的人,就是跟前的一个十二七岁的小秃驴。

    想到这里,莫棋手上的匕首抖了一下,轻轻划过明小和尚白脖子一点儿,殷红的血凝成了一个划痕,看上去很是可怖的模样。

    明小和尚吓得都都不敢开口说话了,不过到底危及身家性命,他还是小心翼翼得弱弱说道,“兄弟,你拿匕首归拿着,可别激动,你一激动,划到我的脖子,我的小命可就没了。”

    “哼。休要罗嗦。再说我就”莫棋狠狠教训道,手里却再也不敢妄动分毫,死了话,莫棋想,沉香会痛恨他一生一世的。

    相国大人沐展鹏脸上极为不悦的表情已经很明显了,“莫棋,别理这个臭和尚!”

    转而望向小黑树林的更广阔的地域,是大华连接西疆边境的丛林附近,沐展鹏喃喃自语道,“这么久了,还没有出来,难道他们看穿了本相的计谋,不可能呀,这件事,天知地知,鲜有人知道,本相要是没说,难保其他人就不会说出去,难不成是甑总兵?”

    这个无耻的引蛇出洞的计策,是甑道远甑总兵说给自己的,不可能是甑总兵吧,沐展鹏想了想,倘若真是甑道远这个老匹夫告得密,那他又怎么可能以三千精兵驻扎在附近来帮助自己呢,岂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么?

    不可能,一定不是甑道远!沐展鹏摇摇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涉及到信任的楚畴,再说,自己和甑道远总兵在朝野之上,同为保,派的为首官员,不至于戕害自己人吧。

    沐展鹏迟疑之际,小黑树林的两侧蹿出两队身着极为明显的西疆方陵服侍的精兵卫队,几乎就是一刹那的时间,叫沐展鹏怔住了个不行,原来这黑树林稠密的灌木下方一定有别的什么西疆密道,要不然,对方的军队不可能以如此快的速度偷袭了他的马队。

    莫棋手一抖,匕首一滑,明小和尚的右脸颊滑出一道血痕,他倒是聪明至极,明嗖得一声,跑向西疆方陵所在的精兵卫队的队伍当中。

    该死的竟然被明小秃驴逃掉了?这相国还能放过自己?!

    当下心狠辣的莫棋手一投掷匕首,匕首在空气之中还没接近明的身体三寸就掉落在地上,铿锵一声,江左大将军冷哼一声,吹吹了手指头,刚才却是一柄方陵雀子如风雷般飞出去,抵挡莫棋的歹毒匕首。

    惊魂未定的明小和尚胆子几乎都跳出喉咙口了,明左看右看,却是谁人搭救了自己的一条性命,眼前这一个身穿重甲的方陵将军,“将军,是你,是你救了贫僧!谢谢……谢谢……”

    “小和尚,你先进去吧。我们一道搭救了沉香姑娘,她也在问我们的下落呢。”这个方陵将军还能是谁,自然是江左大将军不假,这话说得明小和尚光滑的头就好像一颗小西瓜那般荡呀荡,瞬时间就找到军队夹缝中的沉香,二人相拥一起,叫军队之中单身的大火们心撩不已。

    旋儿,江左大将军一双眼睛狠狠凝着那个把匕首飙向这边的莫棋,莫棋他鲜有见过如此魁梧高大的西疆将军,顿时间吓得两腿酥软,直接藏到相国沐展鹏的背后了。

    “不中用的废物!”沐展鹏大骂道。

    谁知道相国沐展鹏这么一骂,倒是把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给激了开声,“大华皇朝的相国大人在老朽看来,不也是一个废物吗?竟然以此卑劣伎俩,欺骗你的亲生女儿!哎,你简直是枉为人母,老朽简直替我那女徒儿不值呀。”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