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6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恭喜太后。恭喜大王。”在篝火堆处跳舞的江左大将军,还有在座的方陵官吏们皆纷纷单膝跪地,一只手放在胸行礼。

    赫云氏呵呵大笑道,“今日乃是万千之喜,大家不可如此拘束,该吃吃该喝喝,请!”

    “请!”众人连声附和着。

    谷乘风谷老医生捋着花白的长须,脸上满是笑容,能够亲眼看到两个心爱的徒儿成婚,的的确确是人生一大快事,不过尚且没有捉到那个无耻叛徒江湖鬼医,谷乘风又觉得心里头有那么一丝丝的遗憾。还好眼前的场景甚是热闹,他也不愿意多想。

    大华皇宫。

    太子殿下夜倾宴一身大红喜袍去踢开凤辇,却看到凤辇里面坐着,却是一只被扒光了毛皮的,用开水烫过是死老母鸡,顿时间感觉到颜面无存,拔出腰间佩剑,指着吓得也是花容失色的喜嬷嬷,“喜嬷嬷,告诉本太子,这是怎么回事?新娘子沐筱萝如何被掉包了一只破鸡的,难不成本太子今日要跟一只被开水烫过的死鸡结婚吗?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去死吧。”夜倾宴的贴身佩剑在喜嬷嬷的脖子一滑,鲜血在这大吉大利得时辰里喷薄出来,然后命令齐边的武士们,“来人!给我去相府!把沐展鹏这个老匹夫给本太子绑上大殿!本太子要好好得惩戒于他!本太子倒是要看看这个老匹夫有多大的狗胆,竟然敢欺负到本太子的头上来了!”

    太子殿下夜倾宴所属的倾宴宫处的精兵卫队们,堪称神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把相国大人沐展鹏七捆八捆得押往满朝文武上朝的大殿上。

    如今夜倾宴是太子殿下,登基为皇的日子也选了,就在今年的五月端午节!

    夜倾宴端坐在金銮殿的龙椅上,面露凶光,拿出君临天下的气势,俯视着满朝文武,可怜那大华宰相沐展鹏被迫跪在冰凉的玉砖上,怒叱,“相国,你可知罪?”

    “太子殿下,老臣无罪呀。太子殿下应该想尽一切办法缉拿恶女沐筱萝,而不是本相呀。”

    跪在地上,双手被反缚的沐展鹏眸光飘移,形神放散,他是想尽一切办法把主任推到二女儿筱萝身上,如果可以明哲保身的话,牺牲区区一个,出女儿又算得了什么?

    两只手紧握在龙椅两旁的金线软枕,夜倾宴气得快要吐血了,“你这个老家伙!是取笑本太子无力追缉西疆方陵王还有你的二女儿沐筱萝么?哼!老家伙!本太子终有一天会掀掉西疆狗贼的老巢!”

    话音刚落,满朝文武无不惊恐,自大华皇朝开国之日,作为比邻的西疆一域就困扰非常,大华齐边的小国家基本上都被收服了,不是年年要向大华进贡,就是割地赔款,可西疆倒是好了,关上门来,不与外界沟通,大华倒是想要攻打西疆,碍于西疆那个极为神秘的入口旁径实在难以探入,西疆边境到处是有毒瘴气就不必说了,内中机关云集,谁触谁自取灭亡,前去触及西疆边境的人,非死即伤,大华皇朝每年因为这事儿死伤的兵士们,不计其数。

    西疆据于天地之险,想要攻破它,简直比登天还难,大华王朝先皇太祖月元祖,月元祖就是根本摆不平西疆小国所以才把这个难题,一代一代得传下来的,让后辈子孙们想一个妙策,妄想把西疆方陵小国一锅端了去。

    哪怕追溯到上一任朝代,大齐朝。大齐朝末代皇帝呼延浩丰沦为亡国君主的那一刻,也没有办法剿了西疆方陵。

    大华皇朝堪称人才济济,而这一次,跪在殿下的相国老儿无疑的触动了夜倾宴心中的那根软肋,如果夜倾宴可以直接端了西疆老巢,现在大可以发兵从方陵王赫连皓澈怀里抢走沐筱萝,抢回来的沐筱萝,夜倾宴根本不会好好爱惜她的,而是把她渐渐得折磨致死。

    “太子殿下,老臣不敢。更不敢取笑太子殿下无力追缉西疆方陵王和不孝女儿筱萝!”

    相国沐展鹏眼眶通红,眼屎也冒了出来,在满朝文武看来,是何等的狼狈。

    几个是相国党的士大夫们纷纷跪下来求情,“请太子殿下赦了相国大人的罪吧。这一切都是筱萝小姐的过错,还有西疆方陵王的过错,此事绝非相国大人可以控制的。”

    “是呀,是呀,念在相国大人尽心尽力得匡扶大华社稷,还请太子殿下三思,不可杀良相呀。没有了相国,我们大华就好比失了肱骨,外敌更加肆无忌惮了。”

    “太子殿下,诸国觊觎我大华国土很久了,切不可因小失大呀。”

    ……

    出来开口说话的,无非是当日太子之位争夺的保,派的人,为首的相国大人蒙尘,还有总兵大人甑道远,特别是甑总兵,他手握天下重权,倒是出来为相国求情。

    那些江湖派们,就缄口不言,此列的有兵部尚书大人东方浩,太尉大人张恒为首。

    坐在龙椅上首的夜倾宴陡然将眸光凝向兵部尚书东方浩,“兵部尚书,你倒是开口说呀?相国是你的女婿,难道你不开口替他求情吗?”

    “一切依太子殿下的罢。老臣近日老眼昏花,也忍不住下跪的人是不是我的好女婿沐展鹏了。”

    兵书尚书装作没有看见,双手紧扣着玉牌,俯首之间,是根本不想要理睬相国沐展鹏的死活了,女儿臻珍,还有义女玉漱,还有囚禁在冷宫的外孙女若雪,间接是被相国女婿害死的,东方浩向来与沐展鹏交恶,怎么可能会为他求情,可要知道东方浩是江湖派的人。

    也就说,当初不拥护夜倾宴登上太子高位,首先其冲的,正是东方浩!还有张太尉张恒!

    好歹是自己的岳丈大人呐,沐展鹏没有想到这个老匹夫竟一点情面也不顾,竟要眼睁睁得看着自己去死,好呀,那就同归於尽吧!

    为了得到太子殿下的信任,为了铲除岳父大人,为了保护相国冠冕,沐展鹏双拳紧握道,“太子殿下,臣有一事,希望能够以功抵罪!”

    “好!你说!”夜倾宴百无聊赖得侧了个身子,身旁的小宫女小心翼翼得摆弄着凉扇,大殿上的气氛过于闷热,叫人喘一口气也觉得很是辛苦,那个小宫女倒是极为机灵,夜倾宴不免多看了那个小宫女,见她眉目如画,酥胸淡抹,眼黛含春,大大方方,荒荒唐唐得在这大殿之上。

    沐展鹏忍住跪得有些发麻的膝盖,尽管如此,他也不敢用手去揉一下,仍是两拳抱着回道,“太子殿下。数月之前,兵部尚书东方浩大人曾经代为隐瞒二殿下的下落,更是替他窝藏了兵器,臣也是近日才知道情报的。”

    “什么?东方浩老儿!可有其事?”夜倾宴大怒,几乎是怔了一下,旋即跳下龙椅,龙纹金靴磕到金阶下很是吃痛,不过满朝文武在场,他着实忍住了,飞身下来,拽住东方浩的圆领官袍,“说!是与不是?!”

    生性秉直的东方浩还能说什么,沉默不语,却是事实,在相府后方的山坡处帮忙藏匿二殿下夜胥华递送过来的兵器,就是希望二殿下夜胥华能够成为太子殿下,日后身登大宝,成为经天纬地的大华皇帝,可是眼前的事实叫东方浩无从否认,夜倾宴用毒计逼走了夜胥华二殿下,更是下毒手追缉他,这连连日来看似风静无波澜的大华京都实则隐匿了一场百年难遇的狂风暴雨。

    东方浩尚书大人沉默,就那就是代表着默认,太子殿下夜倾宴如何能够接受这般事实,后退一下,旋儿狠狠得对着东方浩的老腹狠踢了一脚,东方浩倒地,顷刻间没了气息,嘴里源源不断流出腥红的血液。

    满朝文武唬然,大臣死在朝廷上的事情,并不是那么鲜有,每一个朝代总有那么一两个,无非就是当朝诛杀奸官谗臣,要不就是清官血溅大殿,以死明志,可今时今日,大华太子夜倾宴一脚踢爆忠臣的肚子,叫兵部尚书东方浩魂归冥府。

    吓得也是伪江湖派的张恒张太尉大人心惊胆战得跪在地上,看着满口是血,肤色几近浅紫的死翘翘东方浩,顿时间,又是捶胸又是自掌巴掌的,“太子殿下,下官也知道错了,下官永远拥护太子殿下。”

    “哟,这不是张太尉吗?又不关你的事,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莫非,张太尉你和东方浩老儿是一伙的?”

    旋即,夜倾宴太子殿下眸光一凛,吓得张恒张太尉直接尿裤子了,官袍的下摆满是骚臭的尿臊味。

    夜倾宴一脸嫌恶,“众士卫与我拖下去!”

    “是……”来了的众士卫们还真的把张恒张太尉拖下去,至于拖去哪里,还能是哪里,方向是午门,当着大殿门口向午门,只能是斩首了。

    这,是杀鸡儆猴!太子殿下夜倾宴就是为了要让那些极力反对自己的,却拼死拼力拥护二殿下夜胥华的大臣们拿出一点点血的教训来,不希望他们这群江湖派的人以为夜胥华还有归来的那一天,这样做,无非是绝了他们的幻想。

    这个天下,夜倾宴发誓,一定要是自己的!凡且是威胁到他的人,通通杀掉,一个都不留。

    甑总兵咧开嘴大笑,“太子殿下,如今相国为了大华国祚,二亲不认,无非是极力匡扶大华江山,他对你如此衷心,就饶恕相国大人了吧。再说相国二千金沐筱萝的脚长在她的身上,相国就是有心阻止,也根本不可能忙得过来,据我所知,相国大人每日在相府书房劳形深夜,请太子殿下看在相国一派护主冰心,就……”

    后面的话,甑道远甑总兵没有说完,人家太子殿下夜倾宴没有脑子么,说那么清楚做什么?

    旋即,太子殿下夜倾宴眼眸间的那一丝丝狠戾总算消失了大半,“相国大人,请起吧。只不过,本太子限你在一个月之内想尽一切办法攻破方陵,否则就要你相府上上下下三百多口陪葬!”

    “太子殿下,一个月为期,太短了……”相国沐展鹏五内俱焚,数百年来,数个朝代的人都不曾有人拿下顽固的方陵西疆,靠他一己之力,如何能完成,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夜倾宴冷然一笑,“怎么?相国?做不到么?还是想要本太子再宽限你几天?三个月还是三年?哼!本太子就要你一个月之内攻破西疆方陵!因为本太子一月后就要登基为帝了,相国大人攻破西疆方陵,就是送给本太子新皇登基的礼物?倘若见不到,提头来见!”

    夜倾宴说完最后一句话,连看都没有再看相国大人一眼,离开金銮殿,他的怀中竟然多了一个绝色宫女,那个宫女就是之前帮他在龙椅的一侧摇扇纳凉的女子。

    原本以为供出了岳父大人东方浩,太子殿下就会饶恕自己一命,可沐展鹏没有想到的是,命暂且是保住了,不过接下来的任务好比登沐天梯之难,如果办不好,连累的是整个沐家,到时候老娘亲老太君,还有二夫人腹内不曾出世的胎儿。

    这个孽障女儿筱萝!相国沐展鹏想要把她杀死的心都有了,她离开了相府倒是风流快活,可要相府的上上下下三百多口的性命来陪葬,其中包括筱萝的老太君还有她的生母,沐展鹏就不相信了,筱萝二女儿会绝情到了此等地步?

    沐展鹏脑袋仿佛爆炸了那般,引得甑道远甑总兵在一旁笑呵呵道,“其实,相国大人不必忧心,如果相国大人到时候需要本总兵的千万兵马,本总兵到时候定会竭尽全力不怠慢。我倒是有一个计策,不知道相国中听不中听。”

    “说。”

    那一刻,沐展鹏现在是有点后悔自己和盘托出了老岳父东方浩,害他惨于被夜倾宴太子殿下踢死在金銮殿上,如果岳父大人不死,哪怕岳父大人再讨厌沐展鹏,他也不至于眼睁睁得看着相府三百多口的人死去吧,好说歹说,那也是东方浩他血脉相连的女儿生前的夫家呀。

    甑总兵不怀好意得捋着须发,“本总兵听闻筱萝生母筱萝生母,哦,也就是相爷你的二夫人了,肚子里应该有四五个月了吧。众所齐知,筱萝小姐是极为重视她的娘亲筱萝生母,相国何不把筱萝生母作为筹码,威逼你女儿筱萝回府,我想筱萝小姐是至亲至孝之人,倘若她听了她的娘亲不幸消息,一定会奋不顾身得赶回相府,到时候作为父亲的相国你拿下自己的亲生女儿,至于那西疆国主赫连皓澈,听闻他对你的筱萝小姐很是痴情的紧呢,如此如此,相国难道还不明白吗?”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