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60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还真的说不准,到底筱萝不是皓澈腹内的蛔虫,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在想一些什么,筱萝有些担心起来,至于担心什么,连筱萝自个儿也无法说得清楚。

    倒是五弟沐宇轩尚未来得及擦拭一嘴的红豆沙渣,目光极为调皮得瞅了筱萝二姐好几眼,是那一种极为戏虐的神色,“二姐,你说说怎么办吧。我刚才可是看到了你和夜胥华二殿下在竹林内说什么胥华要杀了皓澈,我也纳闷着呢,二姐,你到底喜欢谁呀?是夜胥华二殿下还是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为什么”

    “废话少说。你还看到什么了?”沐筱萝狠狠凝了沐宇轩一道。

    宇轩像是知错了那般垂眸道,“我还看到了,赫连大王一脸愤懑之色离开了水榭,之前我看他满怀欣喜的样子,应该是想要去找你,我估摸着他可能先看到了你,却不曾察觉到夜胥华也在场的,到后面听到你和夜胥华二人的谈话,貌似赫连姐夫他生气了。”

    赫连姐夫?这般不伦不类的称呼,叫瑾秋和香夏忍不住嗤笑了一阵。

    沐筱萝详作薄怒,“尔等小奴才,笑什么。”然后就走进水榭内阁,心情颇为沉重,这样的心情哪舕uo弩懵芴牛そ沣迦粞┰俣缺煌迫肜涔裁挥姓獍阃欠希蛘呤谴蠓蛉硕接袷饬耍懵艿男那橐裁坏萌绱吮浠

    在内阁外边的三人,沐宇轩、香夏和瑾秋围在一团小声议论。

    “瑾秋,刚才你在屋子里头,跟我和五少爷说,在西疆方陵,二小姐拜白发苍苍的老医生谷乘风为师父,还有什么呢。你快点一股脑儿得说完呀。”

    香夏等不及的模样,真叫瑾秋狠狠白了她一道。

    明理懂事的五少爷沐宇轩瞧了香夏一眼,“那么多事情,得让瑾秋好生回忆再讲,我可从来没有去过西疆,对了瑾秋,西疆跟我们中原有什么不同吗?住在哪里?吃的是什么?”

    “住在毡包,吃的无非是马奶酒,那酒听赫连大王说特意加了什么熏草下去,真叫一口一个甘冽,一点都浑无腥膻味儿……”

    瑾秋在一旁喋喋不休得唠叨着,那西疆的风土民情早已调动了五少爷宇轩的兴趣,他过了年就是七岁了,嘴巴子砸吧了几下,似乎对那传说之中浑无腥膻味儿的马奶酒很是期待,“真的有那么好吗?我要是可以喝到就好了,希望二姐和赫连皓澈姐夫快点和好,要不然作为弟弟的我可就喝不到这样极品的马奶酒了。

    此话引得瑾秋和香夏面面相觑,作不可思议状,“五少爷您才多大呀?小孩子是不能喝酒的,难不倒您不知道么?喝酒会影响发育的。”

    “是吗?本少爷已经发育了。是个小男子汉了好不好?”五少爷沐宇轩拿眼球狠狠白了她们一道,旋即就不理睬她们了,宇轩本想在筱萝水榭滞留得久一点,可今儿个五姨娘李青萝在静穆院与他说好了,要早点回来吃李姨娘亲手炖煮的银耳莲子羹,这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凝着五少爷小小的身影,瑾秋和香夏不约而同一笑,笑他小小年纪,竟连连出惊人之语。

    笑过之后,俩丫头又在开始担心筱萝小姐,筱萝小姐进入内阁之时,摆明了脸上表情愁闷,看来二小姐真的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至于详细是什么,二人就无从所知了。

    一直到大半夜,筱萝小姐所在的内阁门没有打开,所以香夏和瑾秋二人无法进入内阁服侍小姐,还好二人可以去小厨房侧的偏厢,这个偏厢房是重新建造的,之前那个偏厢早已拆卸掉了,因为碧酚这个可怜丫头被那无耻的江湖鬼医尸首和身体分家,好生可怖,再住进去也是极为不吉利的,所以索性拆除。

    碧酚是如何死的,香夏也一五一十得告诉瑾秋才知道,瑾秋讶异她去西疆方陵的短短数日,相府就发生了鎏飞院大夫人不幸死亡的消息,反正都是负面的东西,瑾秋听了也马上忘却了,不过香夏到最后跟瑾秋提起,香夏她自己要去栖静院的小厨房跟沈默然沈厨娘学学烹饪手艺。

    “香夏姐姐,这太好了,你向来喜欢的,无非是两件东西,读兵书还有烹饪,如今你两样都有了。我可以答应你,我先照顾伺候着二小姐,你就去栖静院跟沈厨娘好生学手艺吧。”

    瑾秋倒是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叫香夏好生感激。

    香夏拿起瑾秋的手,“谢谢你。”

    两个好姐妹正说着,突然内阁的门嘎吱开了,香夏第一个意识道,“是二小姐出来了,咱们可赶紧给二小姐准备宵夜吧,二小姐刚才没吃东西的,这会儿肯定饿了。”

    “那还愣着做什么,咱们赶紧准备去呀。我去擀饺子皮儿,馅肉是下午做成的,还挺新鲜的呢,是韭菜猪肉馅肉的,我猜小姐她肯定会喜欢吃的。”

    溜进厨房的瑾秋净了手,就开始了。

    香夏点点头,“来,我也来帮忙,可得多做一点,我们得陪小姐吃一些,要不然小姐一个人吃,可又要叫我们吃,那咋够呀。”

    “是,是。”瑾秋笑嘻嘻得,她的心情极好,很大原因是因为大花国太子殿下花辰御的伤势好了很多,整个人精神极了。一想到辰御治愈了谷老医生的眼睛,就返回大花国迎娶自己,就感觉人生充满了希望。

    水榭小厨房是一栋极为别致的分离小间,外面窗轩一打开,淡拢的银盘当空泄落,使得小厨房愈发程亮明净些许,烛台上的小烛火吧嗒吧嗒燃烧着,无疑有几分锦上添花的意思。

    也不知道香夏和瑾秋是怎么聊的,就说到今年的雨季怎么就推迟足足十几天,再过五天便是清明时节了。

    清明时节雨纷纷呀,现在看起来老天爷不准备小雨的样子。

    二人把油煎好的饺子拿盘子叠放起来,稳稳当当的很好看,就跟沈厨娘做的一般无二,然后再带上三双小著三只精致的白釉小碗,走前香夏还在灶台上端走一小盅银耳汤,就去二小姐筱萝的房间。

    房间里边静悄悄的,沐筱萝伏在桌子上看书,竟是香夏这丫头平日里最喜的孙子兵法,一个大家闺秀的女子看这样的书或许觉得很奇怪,可沐筱萝看起来,却有那么一丝丝巾帼英雄的味道。

    “小姐,该吃夜宵了。”香夏丫头把煎炸得热气腾腾的饺子连着大碗叠置于梨木圆桌子上,幽香扑鼻,个个金黄金黄的,肉馅儿鼓鼓的,还没有吃,先用鼻子闻一闻,就觉得非常好吃。

    沐筱萝看着手中的兵书,并没有想要提著的意思,“你们吃吧。我没啥胃口。”

    刚才没吃什么,现在又不吃,一晃过去了就是一整夜呀,瑾秋可舍不得筱萝小姐如此,连忙夹过一个金黄的煎饺递到筱萝小姐的唇边,“小姐,您好歹轻轻咬一口,如果不好吃的话,瑾秋以后永远不跟辰御太子殿下见面!”

    乍听一下,香夏心里头惊呼,如果要她自己说出以后永远不跟夜胥华二殿下见面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摆明了瑾秋她是下了极大的决心。

    沐筱萝到底来了一点点的兴趣,还真的启开贝齿,轻轻咬一口,香脆酥软,既不太糊焦,又不太软,的确是恰到好处,勾起了食欲,沐筱萝忍不住去提著,头也不抬得说道,“你们也吃吧。”

    声音虽然是淡淡的,可香夏和瑾秋无比感到快慰,小姐她终于可以吃下一点东西了,主仆三个也就静静得坐着,直到盘中的煎饺还剩下两三个,大家都吃饱了。

    沐筱萝又拿起孙子兵法认真仔细得看。

    香夏和瑾秋收拾着碗筷,两颗眼珠子交流着,好歹筱萝小姐并没有绝食的意思,她们心里面的那一颗石头多多少少得放下来,收拾了,便去了小厨房。

    翌日,沐筱萝早起,而且还起了一个大早,香夏服侍完毕了梳妆打扮之后,筱萝就对香夏道,“香夏,你等会儿在水榭用过早饭,就去栖静院厨房找沈厨娘吧,之前是说好了的,再说瑾秋也回来了,你不必担心没人服侍我。”

    “好的,二小姐。”香夏愉悦得点点头,头点得恰似小鸡啄米似的。

    香夏她打心里头开心着呢,沐筱萝何尝不知道这个,那一旁端着铜盆的瑾秋过来了,瑾秋脸上也挂着笑容,“这下好了,香夏姐姐可就不愁学不到好的厨艺了,到时候做出来的红豆沙包,我想会更加美味了。如今的水平五少爷都喜欢吃,若是香夏姐姐更上一层楼,那该是多么得好吃呢。”

    “该死的蹄子!你再取笑我!”香夏详作发怒,瑾秋吐着白嫩的玉舌跑开。

    说时候,这样还挺奏效的,简直就是百试百灵的。

    瞅着两个小丫头无忧无虑得小跑小闹一阵子,沐筱萝心里头说不出来的感觉,她胡乱吃了一点开胃田鸡粥,左料是一些精致的小菜,甜干白萝卜,炒玉米粒儿,青菜小豆腐,完了之后,就去栖静院。

    去了栖静院,沐筱萝照例被娘亲筱萝生母留下来用膳,沈厨娘端着一道道令人口水直流的菜肴进门来,走的时候,就把香夏丫头领走了,瑾秋就杵在筱萝身边伺候着。

    “这个炒鸡丝不错,娘亲,多吃一点,你多吃了,您肚子里头的弟弟就多吃了,以后要是出来了,肯定是壮壮的,很可爱的。”

    沐筱萝无不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娘亲腹中那个素未谋面的可爱人儿,筱萝想着自己做这个姐姐,以后一定不准任何人欺负小弟弟,还有娘亲,保卫着他们,筱萝打定心意了,要为亲人们打下一片自我的小天地。

    大家正是吃起来的时候,恰巧相国这个时候来了,瞅着沐筱萝在,眸光极为复杂,安慰了二夫人几句,便把沐筱萝叫出栖静院的上房的其中院落的一颗极为粗壮的榕树下。

    这里较为偏僻,齐边没有什么丫鬟家丁等下人在此逗留。

    沐展鹏唉声叹了一口气,“筱萝,你跑过来与你娘亲共用午膳,为父很开心,为父还是希望你……”

    “父亲,这是应当的。那可是我的亲生娘亲,我若是不对她好一点,试问这府邸内还有谁真心实意对待娘亲?就凭父亲之前迎娶的继室还有之前的大夫人能好生对待娘亲么?”

    沐筱萝一贯冷嘲热讽,你沐展鹏堂堂相国大人要是不喜欢听,可以早点走,沐筱萝早就不稀罕再从沐展鹏处得到一丝丝的父爱。

    就那么缄默了足足一刻钟,沐展鹏道,“筱萝,以往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现在相府之内,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你的娘亲,还有你,为父希望你,希望你可以嫁给夜倾宴初为正妃,希望可以把你大姐从冷宫里头解救出来,筱萝,为父求你了!为父看不得若雪受苦,若雪可是你的大姐,你一定要帮帮她呀!知道吗?”

    “……”沐筱萝笑了,笑得极为灿烂,就好比现在头顶上的艳阳,“相国大人是不折不扣的好父亲。不过这父爱之心并不在筱萝身上罢了,而是在大姐沐若雪的身上,父亲大人,你真的很想要筱萝答应你么?这是真的吗?”

    感觉到有了一股子希望,沐展鹏说什么也不会放弃了,“筱萝,拜托你了!爹爹以后会加倍补偿你的!唯一的条件就是”

    其实,在沐筱萝的心里早就想好了,不论自己答应与否,相父沐展鹏也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软磨硬泡得将沐筱萝塞进花轿之中,嫁给当今太子殿下夜倾宴,目的是为了拯救如今被困在大华深宫的大女儿沐若雪。

    沐若雪大小姐是相国沐展鹏最为疼爱的女儿,可惜,沐筱萝不是,相反,沐筱萝是一个失宠的女儿,这样的交易,对于偏心偏到深渊地底的相国大人很是渴求。

    与其这样,沐筱萝想着,何不作一个顺水推舟?这样“成全”了相父,也成全了自己?

    这个相府,沐筱萝是一刻再也呆不下去了。

    如果不答应相父沐展鹏,沐筱萝拿脚趾头想一想,都能猜想得到未来的生活该会是什么样子。

    “好了,父亲不必再说了。筱萝答应便是。”沐筱萝声音淡淡的,不卑不亢,既没有夹带任何的不满,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造作,在相国看来,筱萝女儿是真心实意得答应嫁给太子殿下夜倾宴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