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5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瑾秋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要不然她绝对不会这么说的。

    这般话到底打动了沐筱萝,“放心吧。就算你不相信赫连大王的谷医生,不相信赫连大王,总得相信你小姐我吧。瑾秋你说说,我何尝骗过你?”

    “小姐,我知道……”瑾秋拿袖子擦干眼泪,再也不哭泣了,二小姐的话比皇帝的圣旨还要更有效力呢,至少瑾秋她自个儿是这么觉得。

    见瑾秋的心情有些平复,沐筱萝就没有那么担心了,瑾秋这丫头还是挺好摆平的,挑拣些正能量的好听的,鼓励鼓励她,无论多么大的挫折也就去了,再说花辰御又不会真的醒不过来,谷医生是方陵赫连大王极为看重的医生,想来也是有一把刷子的,听闻赫连皓澈从小泡药罐子,可也要一个很好的医生指教之下,才能取得最佳的效果,而这个医生,无疑的谷医生了,而能够用来止住花辰御太子殿下心口上的伤口的冷凝香丸,很可能也是出于谷医生子手。

    想到这里,沐筱萝倒是觉得谷医生极为神秘。

    “对了,瑾秋,谷医生去哪儿?”沐筱萝想要转移话题,叫瑾秋的心情好点,终日沉浸在不好的气氛当中,无论怎么样,对人的精神状态,也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瑾秋果真“上当”了,瑾秋瞅着沐筱萝说道,“谷医生昨天夜里给辰御缝线并且包扎了伤口,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过来……”

    听瑾秋的口气,瑾秋貌似很希望谷医生再出现一次,沐筱萝不以为然,真正的好医生,只要来一次,并不怎么频繁,却让一个病人在最短的时间内醒过来,那才是真正的高手!

    沐筱萝淡淡道,“我想,等谷医生来的时候,你的辰御就会醒过来了。”沐筱萝如此一说,只是因为有些涉及前世的事情纷沓而来,那个时候,沐筱萝什么都不懂,对于医学上的药草,连头疼脑热用哪些药草也不知道,在沐筱萝如此空白的脑袋瓜去学习一件新事物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可上一世的沐筱萝嫁给了夜倾宴,随着夜倾宴行军作战,沐筱萝遇到医学药草上的启蒙恩师谷乘风,要不是碰到这一位双鬓发白的老头儿,沐筱萝也不可能半道出家,天……这谷医生莫非是前世恩师谷乘风么啊?

    前世的繁冗记忆一下子轰击着沐筱萝的脑子,一个终日身着白玉袍,清风道骨的老者,还记得谷乘风恩师对沐筱萝说的那句话,“勋无道,当今天下堪称徒儿子好良配当子元!”

    那个时候,沐筱萝不可置否,根本不拿一回事,什么勋,什么子元的,勋是太子殿下夜倾宴的表子,而子元不容否认,也应该是一个人的表子。

    既然如此,那么方陵大王赫连皓澈的表子可是子元?

    沐筱萝一颗看似脆弱的心脏猛然跳起来,她仿佛无法承受如此的压力,这般的表情,却落入紧随而来的赫连皓澈眼里,赫连皓澈心疼个不行,“筱萝,你到底怎么了?”

    “你别管,皓澈,现在请你告诉我,你的表字是什么?”沐筱萝生生得凝着赫连皓澈。

    蓦地,一个双鬓发白的老子,玉袍生出仙风的道人模样挑起毡包帘子,笑道,“子元,可让老朽看一看你的未来王妃长什么样子?”

    沐筱萝赫然一听,老天总算对她不薄,重遇上一世的启蒙恩师谷乘风。

    前一世,沐筱萝跟随夜倾宴的行军大队横渡耶晟江,不幸被水藻勾缠足部,眼看大军已跋涉远去,昔日的夫君夜倾宴也根本不在沐筱萝身边,水藻缠足落水的沐筱萝眼看就要毙命于此,幸得深山老人搭救,深山老人擅长医术,沐筱萝上一世的医术尽得深山老人的真传,深山老人正是姓谷名唤乘风。

    恩师就……这一声尤未出唇,沐筱萝眸间眼睑已然湿透,上一世悔不该不听恩师老人家所言,恩师老人家曾经对她说,“筱萝呀,劝你还是尽早放弃勋,此人心胸狭窄,难成大器,你身为他的皇贵妃娘娘,身份尊荣,她这般随着他跋涉千里之遥,为了大华天下,今天他因为你被水藻缠身,也没有回首寻你的下落,更没有涉法施救与你,我有认识一佳子,此人有大才,日后堪称统一中原之能主,此人字子元,我想你应该去寻找子元,他才是那一个你一生一世值得等待的人。”

    勋无道,当今天下堪称徒儿好良配当子元!子元……子元……沐筱萝眸光一瞬,谷乘风恩师呼唤赫连皓澈为子元,那么赫连皓澈的表字便是子元了。

    “筱萝你是怎么了?怎么见是谷医生来了,反而落泪了呢,难道你之前就认识谷医生么?”赫连皓澈看着怀中隐隐有些泪痕的沐筱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筱萝到底在想什么,说真的,赫连皓澈想猜真的猜不到。莫说是赫连皓澈了,恐怕当今世上没有一个能猜测得出来,那如今的沐筱萝躯壳之中换了一个两世为人的崭新灵魂!

    仙风道骨的老人摇着竹葵扇,长长的胡须恍如绵软的云层一般错落有致,看上去很是飘逸随意,却不难看出这胡须应该是精心梳理过,与沐筱萝前世所见的谷乘风恩师感官之上并无差别多少,恩师他老人家还是那么爱惜她的花白如瀑的洁净胡须。

    谷乘风摇着葵扇哈哈笑道,“想必这位小娘子便是子元的王妃吧。子元你好生个眼光!不过小娘子不知道为何伤心呢,子元,是不是你欺负人家了?”

    “谷医生,子元怎么敢?”方陵赫连大王赫连皓澈堂堂西疆国主,竟然对着一个仙风道骨模样的老者竦然起敬,虽然赫连皓澈嘴里称呼谷乘风为谷医生,但是行为举止透露出一股子对谷乘风医生的尊敬,可不是用装就可以装出来的。

    这位谷医生位份之高,瑾秋转过身子去,眼底满是希冀的光芒,如今瑾秋可是把谷医生当成了花辰御夫君的救命恩人了,瑾秋二话不说,就四脚朝地,朝着谷乘风跪拜起来,“请谷医生一定要治愈辰御,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哪怕十辈子,瑾秋也愿意做牛做马,不说二话!”

    “小姑娘起身。”谷乘风眼睛瞟了瑾秋一眼,眼底流出慈爱之色,就好像慈祥的老爷爷看向自己的,亲孙女儿那般。到时候一时之间没有注意到此刻的沐筱萝眼底珠泪暗涌,若不是沐筱萝一直憋着,恐怕早已哭了出来。

    再遇前世恩师,此番境遇,沐筱萝根本做梦都想象不到的,如今却又是真的实现了,谷乘风恩师他老人家真的就在自己的眼前,活生生的。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不明白,柔声劝慰并把筱萝的玉腕轻轻揉捏着,“筱萝,到底怎么了,能告诉本王吗?”

    沐筱萝摇摇头,只是说,“大王,可能是眼里进了沙子。”当下就没有任何言语了,今生今世再重逢前世恩师,饶是再无情再忘义的人也不会在心中存在丝毫的异动吧。

    眼里进了沙子,怎么会呢,这里可是毡包房,别说一例沙子了,毡包盖帘厚重的连一只苍蝇都没有办法飞进来,哪来的风吹起的沙砾,一定是筱萝有心事所以才会如此,赫连皓澈也不多作思虑。

    那边的谷乘风叫了瑾秋起身,旋即捋着白须笑道,“瑾秋姑娘切勿担心,老朽来了,就意味着”

    “就意味着花辰御太子殿下不日便会醒过来的。”赫连皓澈方陵大王呵呵一笑,谷乘风医生的性格,自己再清楚不过了,谷乘风医生来了,不是来施救病人,就是病人有好转的可能,如果真到了药石无灵的地步,谷乘风医生根本就不会来。可是谷乘风医生的医术臻极入境,若不是谷乘风生来低调,要不然恐怕早已名动中原了,还能有江湖鬼医和号称万毒门关门弟子的欧阳圣通什么事?

    这一点,两世为人的沐筱萝极为清楚,老恩师谷乘风生性恬然,并不追名逐利,一生甘愿隐于山林,谁曾知道恩师他老人家一直隐居的居所,居然是西疆方陵。

    前生,沐筱萝若是可以听恩师他老人家的话,放弃已经变心的夜倾宴,另外寻找真爱,或许后面的下场不至于那般惨烈!

    想到这里,沐筱萝的眼皮再也承受不住眼眸紧绷的压力,霍然的,一滴滴珠泪儿连串落下,嘀嗒在地上,掷地有声。

    “子元的小娘子,这是”谷乘风转过头来,极为压抑得凝着沐筱萝,看筱萝看自己的神色,分明就是一个女儿看待爷爷那般,谷乘风从小就看着赫连皓澈长大,赫连皓澈从小泡的用来强身健体的药罐子,就是出自谷乘风之手。

    要不是谷乘风日日夜夜赴往中原各地跋山涉水采集难得的药草,上一世,谷乘风更不可能搭救起落水挣扎在死亡边境上的沐筱萝这个好徒儿。

    一切的一切,仿佛命运就已经有所注定了,只是沐筱萝错误得坚持着深爱着不该爱的渣男夜倾宴,才不幸与之失之交臂。

    “恩师!”沐筱萝双膝跪地,再也不能自已,前世,谷乘风是自己的医药的启蒙恩师,今生今世,沐筱萝还要谷乘风当自己的恩师,这一份珍贵的师徒情谊一定要永永远远得延续下去。

    谷乘风深深一怔,看着向自己跪拜的小女子满是虔诚的模样,他是一个极好的老人,从来没有见过一位女子向自己跪拜的时候,如此虔诚,“王妃,你快快起身,老朽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啊。”

    不行,无论如何,沐筱萝觉得一定要再拜谷乘风恩师他老人家为师,上天垂怜把恩师他老人家再带到自己面前,如此宝贵的机会,前世沐筱萝没有放弃,这一世更不会放弃。

    “恩师,筱萝我一生醉心医术,请谷医生收下我作女徒儿吧。”沐筱萝跪在地上,目不敢斜视。

    这下着实惊了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一把,赫连皓澈看向谷乘风的眸光变得有些复杂,谷医生他一直游历在外,为了自己的身体,他不惜千辛万苦去中原各地采集中草药,凭借这一份情谊,赫连皓澈想,再怎么的,也不能亏待老人家吧,旋即心中有一丝不忍,“筱萝,你还是先起来,不要逼谷医生了。”

    “好了,老朽收你这个女徒儿!”谷乘风嘿嘿一笑,搀着沐筱萝起来,眸中的慈祥更浓,“你我总算一见如故,若是旁人,哪怕磕破了头颅,老朽也是万万不能答应的。我在筱萝的眼中看到,她是很有诚意的。”

    沐筱萝起身,破涕为笑,就好比总角稚童拿到大人们奖赏的糖果一般。

    如此出人意料的结果,叫赫连皓澈心中好生困惑,谷医生不止一次跟自己说过,说他这一辈子不可能再接受徒弟了,多年以前谷乘风也有一个大徒儿,可惜那个大徒儿生性顽劣,他以为学走了谷乘风的毕生医术,其实不然,谷乘风留有最后一招,谷氏药汤!

    谷氏药汤容纳有数千多种的神奇中草药混合调剂而成的药罐子,要想强身健体,打通体内必要的经脉,就必须宽衣解带,一丝不挂跳入药罐之中,昼夜不停得浸泡十二时辰,方能有所成,而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就是靠这个,由从前那个孱弱的小子变成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高手。

    可惜谷乘风从来没有跟人说起过,那个生性顽劣的大徒儿姓甚名谁。

    也许是谷乘风的一块心病所在,所以谷乘风才没有那么坚持想要再收徒儿的意思,可沐筱萝的韧性着实打动了他。

    “谢谢恩师。”沐筱萝抬眸,对着谷乘风一笑,太好了,前世谷乘风是自己的恩师,这一世仍然还是。还有什么比这个还要更为开心的事呢。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朝着沐筱萝宠溺一笑,“筱萝,这下子你开心了吧。据本王所知,谷医生是从来不挂名收徒的。”

    若不是他老人家淡薄名利,谷乘风怎么可能会屈居在小小的山谷?

    谷乘风要沐筱萝的生辰八字,沐筱萝也给了,当下就在花辰御受伤修养的毡包之中行了一个简易的拜师礼,谷乘风爽朗一声哈哈大笑,他愈看愈是满意沐筱萝,若是沐筱萝不求着拜谷乘风为师父,想必谷乘风也会主动要求的。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