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46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皓澈他一定是去了相府见沐筱萝去了,筱萝你这个贱人,皓澈是我的!皓澈是我!

    花锦凤公主殿下信誓旦旦得说。

    身下的纤纤月斗转,跃过稠密的枝桠,偶尔发出踏空的枝桠碰撞的响声,叫足下巡逻的大华巡逻卫队发现了,他们举着火把架着箭矢要对着树上的花锦凤射击,可惜他们哪里是花锦凤公主殿下的对手?

    盛怒之下的花锦凤公主面露凶光,挑断尖锐的细枝,扣在掌心,运起真气,树枝吧嗒一声,化成无数碎片,可怖的是,这样的碎片带有极为尖锐的刺,一一射向树下那些倒霉的巡逻卫队们,有的刺杀了双眼,有的刺入了心脏,这些是属于命运多舛的倒霉鬼,幸运一点的插入手掌心,大腿,小腿,挑断腿经脉。

    瞬时间,连人带着火把倒趴在地上,半夜后狂风打起,火把簇拥而起,就是一个大篝火,无数人在篝火中挣扎,被刺失明的卫兵恰似没有头的苍蝇一般,四处乱窜,碰到就近的同伴身上,也把身上的火苗搁到别的身上,不消一会儿功夫,全队都葬身在火海之中,无人生还。

    花锦凤无视这一切,轻松撑持着身体,她如同山涧之中跳跃得最为凶猛的小鹿。

    不消片刻功夫,花锦凤抵达相国府院,大门口有通宵把手的护院,她可不会冒着那个无谓的险,直接窜到相府后院的矮墙下,运起轻功蹿哒起来。

    相府府邸静悄悄的,花锦凤更是加倍小心,不过她知道哥哥花辰御数十日之前也来相府府邸为一个名不经状的小丫头治愈体内的冰封记忆古寒蚕,她倒是要见一见那个叫瑾秋丫头,听闻瑾秋是筱萝房里头的人,想到筱萝,花锦凤更是不知道哪来的气,凭什么所有的人对筱萝哪怕筱萝相关的人都有兴趣呢,而自己却是无人问津,方陵赫连皓澈喜欢筱萝,哥哥花辰御喜欢筱萝身边的丫头瑾秋,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筱萝,筱萝,气死了!

    花锦凤公主殿下出生大花国深宫内院,自打出生之日开始,花锦凤就含着金汤匙,她居住的锦凤殿,日夜服侍她的丫头宫人们就有数百之众,花辰御太子哥哥更是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是挑着大花国境内最为顶尖的呈上,穿不尽的上品绫罗绸缎任她选,吃不完的珍馐海味摆在食桌上任她品尝,可要知道,花辰御太子殿下疼惜这个妹妹,甚过了他自个儿。

    一时之间她来到这个异国的宰相府邸来,花锦凤就表现出各种不适应,要不是为了赫连皓澈那个臭家伙,花锦凤根本不会到这里来,这里哪里比得上大花国深宫内院,每走一步,都有贴身的宫婢在前边打着琉璃防风宫灯,有公主玉辇的话,她哪里用得着下地行走,为了方陵大王,花锦凤已经放下了太多太多了。

    花锦凤不明白,为什么赫连皓澈一点都不会感动呢。

    可能是撞上狗屎运了,花锦凤一路上小心翼翼得摸索着,竟然糊里糊涂得闯入筱萝水榭,看见内阁中有微微如豆的火焰在频频闪烁着,莫非是有人在里面,看着看着,花锦凤腹内的醋意就无尽的翻腾开来,这样高秀伟岸的身影岂不正是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么?

    对于赫连皓澈的爱恋,花锦凤已经算得上是一种痴恋了。哪怕赫连皓澈有日不再了,化作灰烬,花锦凤也会凭记忆将赫连皓澈凭空画出来。退一万步来说,花锦凤对方陵赫连皓澈的爱恋,绝不比筱萝的少。

    渐渐的,内阁的烛影幢幢似乎有一双人在耳鬓厮磨之举,花锦凤气得咬牙,抡起袖膀,飞奔上前,脚狠狠往上一踢,竹门破开。

    一股冷风带有万般醋意得侵袭而入,依偎在赫连皓澈胸膛之上的沐筱萝不禁一讶,这不是堂堂的大花国公主殿下花锦凤么?

    大半夜的,这一对兄妹搞什么鬼?

    沐筱萝有极度鄙夷的意思,花辰御和花锦凤这一对兄妹挺像的,行为处事一样的莽撞,一个是之前来找瑾秋的,一个呢现在貌似来找皓澈的。

    什么,她来找皓澈?花锦凤公主殿下来找皓澈做什么,皓澈可是本小姐的爱郎!这一点对于沐筱萝来说是毋庸置疑的。

    “你给我让开!赫连皓澈你是我的!谁都不能把你抢走!”花锦凤上前,狠狠推了筱萝一把,然后强行得把赫连皓澈的臂膀枕在自己的头上,典型得横刀过爱抢筱萝的爱郎。

    看她年轻不懂事,沐筱萝不想跟她计较的,可赫连皓澈可不是别人,更不是一件东西,他是人,是有感情的人,花锦凤公主殿下如此霸道,为人处世如此不冷静,极为孩子气的行事。

    沐筱萝淡淡得道,“你如果现在离开,本小姐就不与你计较,如果你赖在这里,别怪本小姐逼不得已关门打狗了。”

    话音刚落,香夏和瑾秋就从偏厢房涌出来,站在沐筱萝两旁,颇有架势!

    在沐筱萝面前,花锦凤两只手箍在赫连皓澈的脖子上,“皓澈,我怀了你的孩子,你可不要作那负心汉,把如弃敝屣,否则我,还有我肚子里头的孩子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孩子,花锦凤怀了皓澈的孩子,沐筱萝眸光一瞬,不会的,赫连皓澈他是不会欺骗自己的。

    “花锦凤公主殿下!请你休止这般荒唐的谎言!我们之间没有关系!”

    说完,赫连皓澈猛地挣脱开花锦凤,站到筱萝的面前,“筱萝,都是她胡诌的。本王与她半分铜钱的关系都没有。她是无所不有其极,目的就是要本王和花锦凤在一起。”

    “真不要脸!”香夏狠狠一个瞬目,亏他也是个大花国主尊贵无匹的公主殿下,却如此耍流氓,这般荒诞怪异的举动与市井泼皮的浪荡妇人们有何异同?专门抢人家的老公的卑贱小三姨娘么?

    瑾秋重重得点点头,接过香夏姐姐的话茬子,“香夏姐姐,你说得对极了,真真是个臭不要脸的,就算是正常一点的女人发春也不会浪到了如斯地步了,看见了男人就想要抢!你不会自己找一个么?亏还是大花国的公主殿下呢,一点公主样子的都没有!”

    第一个身着红衣的丫头还好,“臭不要脸”四个字简短意赅,花锦凤听了怒火是有一点,可还没有到了一个地步,这个地步是瑾秋给逼迫的,一大堆一大堆的上纲上线的,花锦凤她可是大花国尊贵无双的公主殿下,是当今大花国未来储君花辰御的一母同胞的胞妹呀,位份尊荣,别说是花辰御太子哥哥不舍得说一句,何时轮到被此间一身梨花碎裙襦白衣春衫的女婢辱骂。

    “好你个大胆的贱婢!快点说出你的名字!本公主要处置你!”花锦凤拿出她的公主气焰。

    到底人家花锦凤是正牌的公主殿下,又不是虚构的公主,举手投足之间,是有一股子皇族贵胄的风流。

    这一点,沐筱萝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好,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瑾秋!怎么样!奈我何!要头一颗!要命一颗!管你是大花国的天王老子,还是公主殿下!我瑾秋才不怕你呢!别以为你是大花国的公主殿下,就可以为所欲为,天子犯法与,民同罪!况且你还是区区一个公主!难道抢我们相府二小姐的夫婿就有理了?还上门来抢人!身为一国公主要想得到人的尊敬,就必须先正其身,倘若你自己放浪形骸,如何叫人尊敬你?哼!

    瑾秋大有一股子巾帼英雄的气焰,说真的,她真的不会被权势吓倒,想大花国立国百年,也是依靠仁德同志,百姓们才会有所依附,如果当朝统治者不仁道,大厦将要倾覆的日子不会很久的。

    一箩筐蹦蹦得话儿从瑾秋的嘴皮里头蹦出来,叫花锦凤无言以对,她眼泪泌出了热泪,满满的,想要流出来,却良久没有流,从小到大,尊贵的花锦凤公主殿下都没有这般被人残酷的“羞辱”,再说瑾秋这丫头句句在理儿,也算不上羞辱,可以说是讲道理,而且讲的是事实。

    花锦凤公主殿下红着瞳孔,狠狠得指着瑾秋,“好你个瑾秋,别以为太子哥哥喜欢你,你以后就是皇嫂了,就能够如此数落本公主!等着瞧吧,等你嫁入大花国皇宫,本公主非叫太子哥哥花辰御休了你,把你打发去冷宫去,到时候,本公主倒是要看看你,看看你还是不是像如今这般蹦!到时候可不要怪本公主没有及时得提醒你!臭丫头!你区区一个贱婢,还与说我本公主是区区一个公主!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是你太子哥哥自作多情!本姑娘……本姑娘可没有喜欢你的太子哥哥……你胡说!你胡说!”瑾秋俏脸一红,被逼问得说不下去。

    惹得花锦凤公主殿下破破涕一笑,“还说什么呢,胡说胡说,是真要是本公主胡说的话,你为何舌头打结巴,据本公主所知,说话说的好好的人,通常打结巴是因为撒谎了,所以才会打结巴的……”

    “你才结巴呢!本姑娘……本姑娘才没……没……没……没有。”瑾秋愈是激动,愈是暴露了自我的短处。

    那边的花锦凤公主精致无比的脸蛋上笑意更浓了,“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看看你自己,现在没话说了吧。你要是真得喜欢上本公主的太子哥哥,本公主劝你还是不要与本公主作对!与本公主作对的没有好处。你未来的幸福生活的大权可要落入本公主的手中。你也不喜欢本公主日后要对于你,在太子哥哥的耳边添油加醋得说你的不是了吧……”

    “你这个刁蛮的……”瑾秋到了后面,也不知道自己该说,到底自己心虚,喜欢花辰御太子殿下是真的,这一点是无从否认,而花锦凤公主殿下又是一直冲着这一点,穷追猛打着,到了最后,瑾秋直接阵亡,她投降了,这个花锦凤公主殿下嘴皮子比自己还厉害着呢。

    瞅着瑾秋支撑不了多少的场面,香夏挺身上前,“锦凤公主殿下,你还是速速离开此地吧。留在这里,只能给自己徒然增添不快,这又是何必呢,离开这里,对你,还是对我们的二小姐,还是对西疆国主,都是最好而又明智的选择。”

    香夏这一番话倒是说得实打实的,看着花锦凤与瑾秋那场的舌剑唇枪,香夏不禁有一丝丝的好笑,不过笑过之后,香夏倒是觉得这个花锦凤公主殿下应该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她被情爱蒙蔽了双眼,暂时走不出罢了,如果稍加以劝解,花锦凤公主一定会是个好女子。

    香夏得想法倒是跟筱萝想得一块儿去的,筱萝摇摇头,目光直视花锦凤公主殿下,不带任何的怯弱,相反,沐筱萝的眼神带有一丝包容和理解,“锦凤公主既然如此倾心皓澈,皓澈你还是跟她出去,好好说清楚吧。”

    “筱萝,你就不怕……”赫连皓澈倒是显得有一丝丝的犹豫。

    沐筱萝蛮是笑着,“不打紧的,反正这是在相府,是我的地盘,难不成花锦凤公主殿下要把你带走么?”

    筱萝这么说,赫连皓澈也没什么好说的,就走到花锦凤身侧什么都没有说,静静看了她一眼。

    这般细微的举动,对于赫连皓澈来说,或许都不算得上什么,可对于花锦凤公主殿下来说,太有震撼力,心爱的男子对自己凝了一眼,看似无情,却极是有情。

    皓澈他一定是深爱我的,只是碍于筱萝二小姐在,不好意思开口说罢了,顿时,心头浮现一个计谋,花锦凤待赫连皓澈与他一同走到竹林影下,还没等赫连皓澈开口说话,花锦凤眼眶盈着清泪,“皓澈,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你能给我最后一次拥抱吧。只要一个拥抱,本公主此生此世就不与你纠缠。筱萝小姐叫你我二人出来,不就是叫我们说清楚吗?如今,却是可以说清楚的时候。怎么,难道连我最后的一点点要求,你都不能满足我么?”

    “这个……好吧,真的就一下?”赫连皓澈渐渐放松警惕,对方说得如此恳切,眼中又带着热泪,男人对于这般柔情的女子自然是没能生出拒绝,可想了想,也是筱萝叫自己出来,只要给她一个拥抱,以后就不用再受她纠缠了,这也挺好。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