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41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翌日。

    栖静院起身的筱萝小姐正准备等瑾秋亲自给自己换上新钗环,倒是香夏端着洗漱水进来了,却偏偏不见瑾秋小丫头。

    搞不懂这个丫头此刻在哪里,沐筱萝拿起玉梳梳理了几下,看着镜中的眼眸不曾有半点移动,犹自说着话,“香夏,瑾秋丫头呢,怎么不见她来服侍我?”

    “小姐,我也不清楚。我起身的时候,瑾秋妹妹的床铺是空的,内阁偏厢的门虚掩着,她应该是出去了。”

    香夏也不明白得很。

    莫非是出去查探消息了?沐筱萝不明白了,鎏飞院大夫人那边的消息打听得七七八八了,貌似没有什么新消息再需要她去探听了吧,再说,就算瑾秋去探听,这个小丫头也应该跟自己说一声,好歹自己是她的主子。

    “二小姐别生气。瑾秋妹妹她很少会有这么无礼的时候。也许她一时内急,去出恭了,也说不定呀。”

    这句话刚刚说出口,香夏立马就后悔了,“哎呀,不是,茅厕我也是刚刚去过,里面并没有人。”

    这鬼丫头,到底去哪里了?沐筱萝心中怀疑,却满怀着安慰的一颗心对香夏说道,“香夏,我没有责怪瑾秋的意思,她不会来,我也很担心她。”

    香夏心坎子一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自顾着垂头不语了。

    ……

    相府西苑小柴房,瑾秋就是被暂时性被囚在此处。

    瑾秋记得自己刚刚起身想要叫醒香夏姐姐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强而有力的臂膀般的东西轰击而昏倒,醒来之后,却发现一个面貌精美的美男子凝着自己看。他身上是金龙玉袍很是耀眼,腰间的玉带更是带有着属于大花国图腾的图案,也不知道那种神秘的图腾到底是何生物,着实叫人奇怪。

    “美人!你终于醒来了?!”大花国花太子殿下花辰御眼中邪魅之色横斜,望着瑾秋的时候,款款深情之意,足以叫一般女子沉溺其中,不得自拔。

    浑身恍若惊蛩一般一乍,瑾秋几乎跳了起来,“大**!大流氓!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太大胆了!这可不是大花国,这可是大华的地盘,你这么厉害,你家里的太上皇知道吗?”

    “父皇早已仙逝了!”花辰御眼底流露一丝哀伤,要不然为了替所爱亲人们报仇,花辰御怎么可能从遥远的家乡动身来到此地。

    瑾秋脸色一沉,他说的他的父皇已经驾崩了,看得出他很是哀伤的模样,可是瑾秋觉得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她抗拒着,“不,你这个流氓太子!快放了我!要不然我”

    “你打算怎么样?”花辰御之前那张尚有几分客气的脸孔完全换上了倨傲之神色,“告诉你罢,如果我不用万毒真经的内功心法替你解毒,恐怕你活不出三天的!我的胞妹花锦凤公主殿下早已治愈了,剩下就只有你了。”

    在南郊秘密基地的石室里,瑾秋可是亲耳听到大花国太子殿下对众人说的话,如果要解除体内剩余的蚕毒,那就一定要衣裳尽解,否则热力无法退散,根本就无法彻底解毒。

    不,衣裳尽解,意味着一个未婚女子岂非要葬送自己一辈子的青春和幸福吗?

    不!

    瑾秋的眼神已经可以代表着任何一切!

    哗啦

    毫无任何前奏和前戏之下,花辰御太子殿下残暴得撕裂瑾秋裹在身体上的衣物,瑾秋想要反抗也似乎变得极为微不足道,因为瑾秋被花辰御太子殿下再次敲晕了!直接就在柴房中为她祛毒疗伤,并且是一丝不挂的。

    这个地方鲜有人来,花辰御早就探查过了,很安全,根本不会有人前来打搅。

    两个时辰过后,大概快过了晌午,太阳大如华盖,相府偏僻之所的水榭内阁是显得那样子的生机勃勃,春花烂漫,清泉叮咚,花香温馨宜人,清水静谧如明镜,春风扶扶,惹人心境。

    这般的良辰美景,任凭是望族闺秀也是极为喜欢的,重生两世的沐筱萝本来此心不打算问道沧桑,只是,筱萝真的被打动了。她也想莫辜负这良辰美景,可惜她现在不得不担心瑾秋了。

    正如二小姐那样,香夏也极为担心不已,瑾秋这丫头已经消失了足足两个半时辰了,一晃整个上午过去了,再过几个时辰,就是天黑了,意味着夜长梦多,瑾秋小丫头她就多一分危险。

    “要不,二小姐,我多叫几个小厮们陪着去找找。”香夏焦急得到了最后也变得极为不耐烦,她难道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惊动整个相府么,到最后,鎏飞院的长房夫人东方玉漱知道了此事,岂不是要添油加醋得说瑾秋的过错,借以指责筱萝这个当主子的,不懂得好好管教奴婢。

    这些事,并不是沐筱萝无中生有胡乱猜测,是因为筱萝太了解东方玉漱这个女人了。

    沐筱萝压制不动,她相信瑾秋一定还在府邸之外,并且猜想,短时间内应该没有任何危险,至于究根到底问筱萝到底是为了什么,筱萝也不知道,一切就凭借直觉吧。

    西苑柴房的瑾秋浑身一丝不挂得盘坐在干柴之上,浑身冒着热气不断得侵入柴火堆深处,她身后的花辰御太子殿下也是一丝不挂,闭目且专心致志得运掌贴着瑾秋滑如凝脂般的玉背,炙热的真气缓缓得从背部从四面八方发散而去,时不时有几丝黑暗的气流随着汗毛孔散发而出,这就是所谓的冰封记忆古寒蚕的蚕毒了。

    瑾秋此次在体内积累的蚕毒较多,且随着日子的推移,以日渐长,日子久了,势必华佗在世,倾尽这世间的药石也无以医治。

    足足两个半时辰,瑾秋累得瘫倒在干柴堆上,浑身的汗水夹杂着泥污,就好像黑泥似的,叫人作呕,试想一想,这般可怖的蚕毒堆积体内,夜以继日,对人体的损害何其巨大,不必多说。

    同时也累坏了大花国太子殿下花辰御了,花辰御整理好了衣裳,也替昏迷的瑾秋清理了一下,每当他的手触及瑾秋的身体,他就忍不住闭上眼睛,不忍直视,瑾秋是他真心的爱的女人,他不忍亵渎,可惜为了解除瑾秋的毒素,又不得而为之,哪怕花辰御被瑾秋一直误会自己是个大**也不用紧,运用万毒真经疏导的真气,叫人不能够在其间分神,不然会走火入魔,倘若分神,不但救不了瑾秋小丫头,连花辰御也要意味着深受冰封记忆古寒蚕的蚕毒入侵。

    之前情急之下,撕碎了瑾秋的衣物,还好花辰御自备了一件衣物,却是他平日里乔装平民行走天下的衣裳,说白了,就是微服私访才会穿的那种中上等福贵人家公子的长衫,现在就披在瑾秋的身上。

    为了让人们不曾发现这里的痕迹,花辰御打开火折子烧毁了瑾秋原有的衣物还有衣物上沾染蚕毒污泥的秽物,不一会儿,团团炊烟冒了出来,在花辰御离开柴房之际,瑾秋也醒了。瑾秋是被花辰御拿柴房预备的温茶水泼醒的。

    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瑾秋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想要打得那个欠扁的大**花辰御好几拳,可惜人家早就跑掉了,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物完全跟另外一个人似的,脚底下的碎衣物烧成灰烬,还有不少浓烟呢,瑾秋连忙用脚去踩踏,却忘记了呼喊救命,等她退出西苑柴房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大神叫喊,是一件多么明智的选择呢。

    在这龙潭虎穴的相府内宅,不引起众人的瞩目,那才是永久生存的法宝。

    瑾秋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她再清楚不过了的。除了暗自咬牙狠狠骂花辰御七荤八素的,别的事情,瑾秋什么都没有做,就兀自匆忙得跑回筱萝水榭去。

    晌午了,奴婢们堆在房里头伺候着姑奶奶姨娘们少爷小姐们吃饭,也正因为是青天白日的,相府的护院也似乎放松了巡逻,又加上,相府地方到底是正儿八经的高门大户,府院重门重叠,只要运气好的话,瑾秋可以一路行匆匆不叫外人看见她一身打扮,要不然准一个劲儿的打破沙锅问到底。

    “哟,这不是二小姐水榭内阁里头的瑾秋姑娘吗?”

    一个高龄妇人尖锐的声音就在不远处。

    瑾秋细微抬眸,天,自己都成了这般装扮了,怎么还有人发现自己呢,要命的是,这个人还是平日里一直和二小姐作对的鎏飞院新提拔上来的老嬷子元嬷嬷。

    “原来是新提拔上来的一等元嬷嬷呀。”瑾秋焕然抬头,眼中满是不屑之语,这话说白了就是挤兑那个老贱货的,殊不知元嬷嬷早就被大夫人降为三等嬷嬷了,不,比原来的,还降低一等,沦为四等嬷嬷了,远在乡下的侄儿就更倒霉了,没了田地没了房产,连老婆都跑了,又加上她侄儿原本就是个蠢钝儿,如今就更凄惨了。

    不由得被瑾秋刺中痛处,元嬷嬷眼皮子狠狠一轩,“瑾秋姑娘是不是作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呀,怎就这一番打扮,要是老身告诉大夫人去,你猜猜大夫人会如何处置与你?”

    这一点,瑾秋却是无所畏惧的,碰上元老嬷嬷这个贱人,也算是倒了八辈子的血莓了,如今还要祈求她千万千万不要跟大夫人告密么?

    别做梦了!

    “老不死的。本姑奶奶管你到底去不去。哼。”

    说罢,瑾秋脚下的步伐跑得越来越快了。

    留下原地的元老嬷嬷气得哆嗦,其实,大夫人早就恢复元老嬷嬷的位份了,只不过尚未在仆役之中宣告罢了,表明如今还是一等嬷嬷的身份,还是需要一段日子的。是大夫人说,不想叫下人们说她是一个朝令夕改的主子,那是大夫人的原话,再说元嬷嬷前日可帮助了大夫人不少了的,比如给大夫人和鬼医拉红线什么的,都是元老嬷嬷一手铸成的,要不然大夫人的脸蛋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就好了呢。

    这些事情,瑾秋也是清楚的,她就是这么故意一说,就是要狠狠气一气元老嬷嬷,反正二人天生就是死敌,那么就直接干脆撕下虚伪的面具,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瑾秋这性子还挺刚烈的,她受不得别人的挤兑。

    进了筱萝水榭内阁,沐筱萝欣喜之余,却看到瑾秋面无表情得辗转入偏厢,还有她身上的一身衣物极为古怪,根本就不是大华皇朝该有的,而是……

    大花国的。

    很快,沐筱萝自我联想,大概想出了前因后果,香夏就不明白了,然后她也不敢问,瑾秋的面目表情很是不悦,就在那里摆着呢。这可惹不得的呢。

    瑾秋除了叫香夏进去给她添一些热水之外,就再无其他话了。

    香夏走出来的时候,沐筱萝忍不住小声问她,却也没来问个所以然来。

    这个瑾秋丫头肯定摊上大事了,所以才这般的性格乖张,沐筱萝反倒觉得,此时此刻,人家瑾秋才是真真的正儿八经的主子呢,想到这里,她不禁一下笑,还好瑾秋回来了,没有要闹上吊的意思,看来大花国花辰御太子殿下没有把她怎么样了。

    到了三更半夜,瑾秋偷偷拿着一床棉被偷偷放在筱萝床下的竹榻上。

    瑾秋小声翼翼得说,“二小姐,对不起,都是瑾秋的错,瑾秋不该。”

    “你不用跟我说。我全猜到了。”沐筱萝任凭瑾秋说着,等她愧疚了不行的时候,筱萝才开口道。

    想不到二小姐和自己一样,一点也没有睡意,瑾秋接跟着道,“二小姐,您是怎么知道的呀?您又没有?”

    沐筱萝若有深意得凝了瑾秋一眼,“我且问你,是不是花辰御太子殿下叫你走的?是就对了。看你现在神采奕奕,你体内的冰封记忆古寒蚕已经完全解了。”

    “太好了。瑾秋体内的蚕毒真解了么?”从偏厢的隔间露出头来,却是那香夏丫头,她眼眶红红,似乎是哭过,且带有心绪不宁的模样。

    香夏这小丫头也真真是个重情义的呢,沐筱萝知道香夏嘴里虽然不敢问什么,但她的心里头比谁都要担心呢,一个小丫头把什么话儿都隐藏在嘴里,也十足难为了她去。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