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3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夜倾宴不免大怒,“三更半夜的,你堂堂一个太子妃就算是肚子饿了,吩咐宫娥太监们准备宵夜也就算了,怎么还来这里偷吃起来,成何体统!可不要忘记你是当今太子妃!代表着可是本太子的脸面!知道吗?这件事要是被外国使节知道了,我们堂堂大华国的颜面将要动荡无存……”

    男人一边靠近沐若雪,一边说着,那沐若雪脸上的神情错愕,就恨不得寻找一块地洞钻进去,要是这满脸血腥被夜倾宴知道了,他还不把自己休了才怪。

    不能!一定不能让夜倾宴看到自己这一副鬼样子,别说沐若雪这个时候她自己吃紫河车也不敢去照镜子,恐怕任何一个人看到此间可怖的一幕,都会把心脏跳出来吧。严重的,直接得了个失心疯。

    “太子妃!若雪!你连本太子的话都不听了吗?”太子殿下仍然不休不止得纠缠着,可沐若雪一直那她的背脊对着自己。

    心高气阔的夜倾宴哪里会容忍沐若雪不尊从自己的旨意,上一世的沐筱萝可是死心塌地对着夜倾宴,可夜倾宴偏偏如弃敝屣,今天换了另外一个人是沐若雪违背自己的意愿,夜倾宴就躁狂不安了。

    不,本太子一定要知道你到底在吃什么!也许在吃着一种不能为常人所知的惊世骇俗之物~!

    夜倾宴的好奇心越来越重,可沐若雪像是发疯发魔怔了似的,力气出气得大,硬是不敢转过身子来,最后夜倾宴终于想到一个办法了,“若雪!你快看!你一直想要执掌的凤印在这里!”

    说完之后,夜倾宴面露笑容,沐若雪她能够嫁给自己,无非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执掌凤印,成为母仪天下的大华皇后,皇后宝座可是全天下所有女子们梦寐以求的,就好像皇帝之位,天下好男儿有谁不希望自己称皇封帝,坐享江山,怀抱不尽的如花似玉的美女。

    终究是上当的沐若雪猛然转过身来,满是血污的红唇看起来可怖非常,染成了猩红的白齿上还挂着一丝还没有完全吞入胃中的肉末,“真的吗?太子殿下!凤印呢!凤印呢!到底在哪里!本太子妃!哦,不,是本宫,本宫是皇后了!哈哈……”

    正常人可以想象得到,夜倾宴目睹得沐若雪嗜血疯魔的一面,是多么可怕!她是一个魔鬼!一个恶鬼!

    “你在吃紫河车……你竟然在吃人肉!”夜倾宴喉咙咕咚一声,无力得瘫倒在地,双腿绵软不已,就好像被一股神奇的魔力施了法。

    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当成一国之后的沐若雪恍然醒悟,什么凤印,根本就是夜倾宴太子殿下杜撰出来的罢,他只不过是纯粹骗自己转身看自己到底在干什么罢了,三更半夜的,他怎么可能随时随地带上凤印,再说太子殿下距离他登基大典还有一大段日子,他还不是皇帝,怎么可以有权限拥有皇后的凤印呢,他连自己的皇帝宇轩也没有的,哪里的凤印?

    被骗了!还被太子殿下看到自己如此可怖的一面!沐若雪跪了下来,“太子,请不要害怕。这不是人肉!是紫河车罢了,臣妾吃了她,可以使臣妾的容颜青春常驻!臣妾做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了太子!”

    “你都是为了我!你这个恶心的女人!都是为了你自己吧!”夜倾宴挣扎得爬起来,尽量让自己看上去镇定一点,“别以为你在疯人塔,你在冷宫发生的事情,本太子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吗?那个江湖鬼医!还与你在冷宫欢好一阵,他才答应帮你养好脸上的容颜是吧!”

    什么他都知道了?

    沐若雪无力得往后趔趄几步,“你知道了?!为什么不说出来!”

    “本太子从大华边境回京都之时,有神秘人告诉我的。”夜倾宴大怒,“你这个不贞洁的女人!我要杀了你!”

    说着,夜倾宴就要走出偏殿叫人来的时候,突然夜倾宴倒在地上,紧跟着,一声声老人干巴巴嘶哑得笑声充斥着沐若雪的耳膜,沐若雪一颗心都被揪起来,听到这个声音,她就猝然生出无尽的梦魇。

    这个恶魔的男子占尽沐若雪的处子之身,美貌是保住了,可是后来付出的代价一次比一次来得还要沉重。

    高高瘦瘦的身影被偏殿四侧摆放的长明宫灯拉得极长,这个老者满腮帮都是干枯开叉的苍白胡须,连带着干瘪得嘴唇颤抖着。

    他好歹也是江湖之中行走多时的老人了,却偏偏从他嘴里吐出无比怪诞的话来,“我的若雪美人儿,通知夜倾宴的那个神秘人,正是老朽!”

    “什么?竟然是你!你这个天杀的畜生!本太子妃在疯人塔之时,已叫你污了身子,冷宫之时,我也是在榻上尽心服侍的你,你如今却这么做,到底是何道理?!”

    沐若雪几近歇斯底里,难道之前自己奉献的那些,全都白费了么?

    “你这个小***你为了可以保持容颜心甘情愿爬上老朽床榻的时候,可曾想过是何道理!嘿嘿。”

    鬼医一边说着一边走着,在偏殿转溜一圈,近了夜倾宴的身子。

    眼看鬼医就要把脚点在夜倾宴的脖子上,沐若雪吓得胆汁都快要冒出来了,这看样子鬼医是要杀了倾宴吗?夜倾宴若是死了,恐怕自己这太子妃的头衔恐怕也要陨落了去,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别说满朝文武要清除根基,这后宫的女人们,命薄的陪葬,好命些的只能打发去尼姑庵堂,长年如素常伴青灯古佛旁。

    沐若雪吓得手里的紫河车一股脑儿得滑落在地上,鲜血附着在冰砖上,在烛火的映衬之下,看起来极为得触目惊心,可沐若雪浑然不顾这些,“求求你,不要杀了倾宴!他要是死了,我这太子妃之位也保不住了。”

    “放心。老朽不会让夜倾宴太子殿下那么容易死。老朽还要他成为我的傀儡。你的太子妃之位是要稳固,不过老朽要是要定了你的身子~!老朽要你生生世世作老朽的女人!”

    江湖鬼医的话,一声声刻入沐若雪的脑海深处,等同于烙印,也就说沐若雪要永永远远成为鬼医的女人,沐若雪脸盘瞬间毫无血色,唇齿发出颤颤的尾音,“……生生世世成为你的女人!这……不!不!不!”

    “小***你可以选择不答应老朽!老朽也可以选择让夜倾宴太子殿下死去!”

    鬼医话锋一转,“倘若你选择跟老朽在一起,老朽可以答应你,太子殿下今日在偏殿之内的所见所闻,他会尽数忘去!”

    一个看到东西,怎么会又很快抛弃脑后,怎么可能?难不成这个无耻鬼医又在欺骗自己?

    沐若雪怀抱着要杀了鬼医的决心,眼中勾兑着幽幽怒火,可她又能够怎么样,还能怎么样,一次的一次还不是要依靠鬼医,才能够使得自己的容貌永葆青春。

    沐若雪眼角泌出了泪,在幢幢的烛火照耀之下,更显得璀璨光华,犹如这个世上最为昂贵的珍珠玛瑙翡翠玉石。

    “放心,老朽苦练多年,我这里有忘尘丹!”鬼医还真的从怀中掏出一块土褐色的小丸子,看上去不大不小的,就好比一颗鲑鱼的眼球那般大,继续说道,“只要老朽让太子殿下服下,今夜所发生的一切,他会全部忘却!”

    鬼医生性暴戾好色无耻,可不能够否认他的医术,这也就是鬼医为何被江湖中人所唾弃的一面,明明有一身好医术,却不想着济世活人,而是想着以高超的医术傍身,然后像求医者寻求关于有悖天理的以色交易。

    他说的是真的,沐若雪想要扑过去,“快点,快给我~!”

    “给你也行。不要小美人可要答应我。白天你与你的太子做一对假夫妻,到了黑夜,你就要与老朽成就一对真夫妻,如若不然,我不单单可以叫夜倾宴记起发生的一切,你的太子妃之位从今以后别想当了!”

    话都说到尽头,鬼医犹如一只生猛的狂狼那般,疯狂得撕碎沐若雪的衣裳,叫她全身尽luo于眼前,他抱住她,旋即压骑在沐若雪的身上。

    接近四更之时,鬼医系上皮带,心满意足得离去,临走之前,在昏迷不醒的夜倾宴嘴里塞了一颗忘尘丹。

    沐若雪收拾好凌乱不堪的已不再华美万千的太子妃袍,把那吃剩下的紫河车藏在偏殿内的废弃箱子里头,然后清洗了现场,搀扶着仍旧昏聩的太子殿下回倾宴宫的寝殿去。

    时过正午,沐若雪以为太子殿下醒来真的会把她再度打发冷宫去,谁曾想得的,真如鬼医所说的那样,夜倾宴一切如常,就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对沐若雪更是满口甜言蜜语得关怀,嘘寒问暖的,就好比问沐若雪昨晚上她睡得好不好等等。

    沐若雪的心有了侥幸,她以为长此以往,如果鬼医行事小心的话,太子夜倾宴一定发现不了的!所以每到半夜三更,沐若雪就会一边吃着紫河车一边等着鬼医前来临幸,鬼医的真实年龄,应该是属于那种行将就木的人,可他在那一方面却猛壮如少年,这也就是多咎于他擅长采阴之法,这冥冥之中,沐若雪的身体也是日渐消瘦,元气崩溃,这些短短日子并不会表现出多大的变化,不过时日一场,病态就多了起来,此乃后话。

    ……

    春日的正午阳光一点也不会叫人感到晒,沐筱萝就坐在清风亭的栏杆上,五弟沐宇轩陪在筱萝身边,一起看着从西疆飞过来的信鸽。

    其实沐筱萝倒不是想给这个调皮的五弟看如此私密的东西,不过甚在五弟够痴缠,沐筱萝也执拗不过他去,也觉得信中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和他一起看起来,沐筱萝读到信中,皓澈他说自己差点被其他国的国主找上门来,不知情的四大国主们,就是冰火云雪诸诸国的国主们还不知道方陵赫连大王并不是真正的元凶,真正元凶是被花辰御砍去头颅的欧阳圣通。

    大风国国主风虎威,还有大花国的花太子殿下花辰御可都知道真正的元凶是谁。

    赫连皓澈还在信中对沐筱萝说,多亏了二殿下夜胥华和大风国国主风虎威当面调停,要不然这误会可要愈陷愈深了。

    至于为何大花国太子殿下花辰御没有帮助调停,沐筱萝得知信中说,花辰御太子殿下寻找他的胞妹花锦凤还没有回来。

    按道理这些事儿应该是夜胥华告诉自己才对,沐筱萝想着,皓澈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呢,转念一想,却觉得皓澈很厉害,天下诸国有什么情报是皓澈他不能以最快最短的时间内获取呢!

    嫁给皓澈,或许是沐筱萝重生的这一世最为正确的选择,没有之一。

    信封的末尾谈及对筱萝的日夜思念之情,沐筱萝脸颊酡红,简直跟红透了的红苹果那般艳润。

    这才分开多久呢,还没有到一天吧,也就一个晚上罢,就如此挂心挂肺的,真是的,羞死人了。

    小鬼头沐宇轩吐着舌头,笑嘻嘻道,“二姐脸红了!二姐脸红了!”

    站在两旁服侍着的香夏和瑾秋面面相觑,眼中潋滟着款款笑意,想必是那信封之中说了什么,也许是一些体己的话儿,反正就是那些相思之语,香夏跟瑾秋打心眼里头也好奇想看呢,可有什么办法,能够有特权参观这信封的,唯独有一人,也只有五少爷沐宇轩了。

    “我听黄瑞家的说,二小姐在这里,哎呀,果真是在这里呢。”沉香笑盈盈的秋波一缕一缕,她脸上满是春色,仿佛这初春时节的春意都写在她脸蛋上,巧的很,沉香手里也有一款信封,看来是另有玄机呀。

    沐筱萝就站了起来,详作酸溜溜得瞥向沉香,“沉香,你手中的信封可是给我的?”

    沉香扭捏得摇摇头,忙道,“不,不,此乃奴婢的家书。老太君让我来传话,长安园今日的午膳是太白楼的虾饺,皮薄陷足,极是新鲜的呢,老太君等着二小姐和五少爷起箸呢!”

    “饺子啊,我可喜欢吃饺子了。老太君叫我们去。二姐,咱们快走吧。不然凉了可不好吃。”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