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3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筱萝觉得这样做对这个好男人太过残忍,前一世的夜胥华,为了成就自己与夜倾宴的幸福,他放弃了追逐大华的皇帝宝座,甘心作一个只有一个封号的北静王,为了逃离京都这个伤心地,夜胥华更是远赴边疆杀敌,后来却惨死在夜倾宴的暗杀之下。

    夜胥华是为自己而死的,难道这一生还要他为自己……不……沐筱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赫连皓澈毅然甩开沐筱萝,走了,应该是出了密室,或者是往西疆的路上奔走。

    沐筱萝追了上去,追在筱萝后面的人,更是夜胥华。

    在密室隐蔽的大门,瑾秋不可思议得尾随上来,一边小跑着,一边对沐筱萝道,“筱萝小姐,赫连大王怎么了?脸上一副很是不开心的样子。难不成是跟花太子一块去给花锦凤公主殿下解毒寒毒去了?”

    什么?花辰御也跑出去了,寻找他的胞妹去了,这件事筱萝并不关心,瑾秋的提问,沐筱萝自然是没有功夫回答,却反问道,“瑾秋,皓澈往哪个方面走的!”

    “往西疆的方向?姑爷怎么了嘛。干嘛要无缘无故得丢下二小姐您就走了呢。”

    瑾秋真的很不明白,就好像沐筱萝不明白瑾秋为什么与花辰御吵得死去活来竟然还能感觉到那么一丝丝的痛快。

    大华边境多是丛林灌木,更有野兽出没,这里可不是大华的狩猎场金岭苑,金岭苑的野兽一贯是圈养的,说了是边境,清一色的野生巨兽,随时随地都能够对人造成攻击!

    沐筱萝倒是无所畏惧,为了追寻到赫连皓澈,她愿意豁出命去,皓澈呢,皓澈你到底在哪里。

    沐筱萝心中默默念叨着,希望他不会出什么意外才好。

    进了西疆地界的赫连皓澈听见沐筱萝在丛林灌木的外围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可他选择躲藏起来,她还来找自己做什么?这个女人不是还有一个夜胥华吗?还需要本王么?

    想起在那个石室里头,大华二殿下夜胥华痴心于筱萝,那脸上巨细的痴心之情,无不表露出来,赫连皓澈是西疆方陵大王没有错,可他也是男人,他现在就吃着天底下所有男人都会吃的醋。

    “皓澈,你出来呀,听我解释。我跟夜胥华没有半点的关系。请你相信我。”

    沐筱萝循着杂乱的灌木丛搜寻,上一次是赫连皓澈带着她进入西疆地界,可这一次没了他,瞬时间此处的地域显得无比陌生起来,更可怕的是丛林之中有毒的瘴气滋生,再多处于一秒,就愈发是陷入凶险之中。

    你快回去吧!不要找我!赫连皓澈心中呼喊着,却迟迟不发声,他不想让筱萝听到自己的声音,旋儿知道自己的踪迹。

    信念坚定的筱萝坚信赫连皓澈不会那么狠心丢下自己的,他一定是一时想不开,误会了而已。

    一声狂震的虎啸震破丛林。

    沐筱萝一个惊心胆战,豆大的汗珠不停得从额心泌出来,天,该不会还没有找到皓澈就成了丛林猛虎的盘中餐了吧。

    猛虎的呼啸声震耳欲聋犹如浪潮般飞扑而来,沐筱萝一个趔趄,赫然踩到一块硬邦邦的东西,低眸一看,哎呀,这不是风干的人骨么?旁边零落带有血迹的长戟,还有破烂不堪也是充斥着血污的军服,看来猛虎在此地肆虐已久了,有一两个运气倒霉的,或者是走散落单的士兵,入了虎口。

    不可以,沐筱萝可不想步这个死亡士兵的后尘,耳边老虎呼啸阵阵,低头一看,却见距离自己不足二丈方外的丛林有一个半人高来,腰粗腿壮的大猫,张着一血盆大口猛扑向筱萝。

    “你别过来!你要是过来,老娘就扒你的虎皮,抽你的虎筋!”沐筱萝恶狠狠得道,她心里头紧紧抱着那么一点点希望,希望皓澈立马现身,但是皓澈应该回了西疆,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了。

    沐筱萝如是想着,丹田沉淀狐岐道的生猛真气,双腿双拳同一时间灌了生铅似的,就等着那个畜生过来,准备找机会攻击它最弱的部位眼睛,与它嗜血一搏。

    也许筱萝开口说话,激怒了大猫!

    它扑过来,整个身形矫健犹如家养的大猫,大号了数百倍还不止呢,身形也是极为矫健的,尖锐的巨爪朝着天空一厮,毫无疑问,任何人要近它的身,肯定会被这个畜生撕裂成渣。它的獠牙尖锐且长,粗壮得吓人,长开大嘴的一瞬间,吞下五个人应该是没有任何悬念,并同时把他们咬成两半!

    这个蠢女人!这么要强!这个关头了还不肯呼喊出本王的名字来救她自己!

    躲在西疆有毒瘴气结界的赫连皓澈目光转瞬未瞬,筱萝一路跟随方陵大王飘忽的影子,来到这里,他是西疆大王何尝不知道,此境意味着有多危险,有毒瘴气,生猛野兽,哪一样都是极容易置人于死地的。

    如果不是不放心筱萝,赫连皓澈早就离开了,但是又碍于之前的面子,他也不好现身,现在筱萝有危险了,如此巨兽,筱萝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摆平,只能出动方陵雀子了。

    该死的畜生~!赫连皓澈拨动腰间的方陵雀子,如闪电般得飞射出去,老虎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快若闪电的方陵雀子。

    嘭的一声,老虎笨重得身子犹如一座小山倒在地上,老虎肚内的脏器官都喷射出来,凄厉的鲜血喷射了沐筱萝一脸都是。

    到底是谁在暗中出手相助呢?

    沐筱萝自问自己已经做好了充分了准备,双腿驻扎得沉稳的桩步,灌溉真气的双拳如铁一般坚硬,力抵千斤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就等着猛虎嗜血狂扑而来,到时候重锤击中老虎的眼,两颗拳头没入虎眼,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看着地上一滩的血水,可怜得老虎四脚朝天得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颈部足足有五个空洞,鲜血不停得从洞孔流出来,再过一刻钟,老虎应该会成了一具干尸,如果可以再把它放在阳光下晒几天,老虎肉干也是不错的选择,至于穿过颈部的暗器,其中一个深深得没入高达数百米的樟树之上,沐筱萝看了好几遍,没错了,正是那西**门暗器方陵雀子。

    沐筱萝正想搜寻赫连皓澈的下落,这个男人表面上故意不出现,其实他应该担心得要死了吧。

    “你知不知道这里很危险!要不是本王!你叫谁与你收尸去?”

    跳出丛林不再躲藏的赫连皓澈一脸愤怒之色,抬眸凝向沐筱萝的时候,满是无可奈何的神色。

    这个臭男人明明很担心自己还在死撑,当一个冰山美男,沐筱萝听了清清楚楚的,却不答话,一个劲儿得笑,还冲赫连皓澈笑。

    猛虎是死了,可赫连皓澈刚才可是着实替筱萝擦了一把汗,就连现在的一颗心也在噗通噗通得乱跳着,生怕筱萝有什么不测,老虎凶猛得扑向筱萝的时候,想起来都是后怕不已的。

    “你还笑?!记住!就这一次!以后可别想本王回来救你!”赫连皓澈真想背过身子去,详作不再搭理筱萝了。

    沐筱萝却呆在原地,一动都不动,连老虎的血浆沾湿到她的鞋袜,她也不曾意识到,就连脸上的虎血,筱萝也似乎忘记擦拭。

    嘘嘘~

    茂密多枝叶的大丛林似乎还有什么异物,赫连皓澈刚刚才转身,现在却转过身来,飞快得跑过去,搂住筱萝的纤腰,屏气凝息的,却不曾说话,给筱萝一记眼神,意思就是说,保持安静,说不定还有第二只猛虎也说不定。

    到了后面,沐筱萝非但没有听到什么老虎的虎啸,而是那一阵阵被风吹拂过的腰间玳瑁玉佩还有金印撞击的声音,声音么如此动听悦耳,倘若没有算错的话,来人应该是二殿下夜胥华。

    沐筱萝把螓首深深靠在赫连皓澈的雄健的胸膛上,轻柔得说道,“皓澈,我就知道你没有走远。你要答应我,以后不准离开我。”

    “……”赫连皓澈心里满满想要说的话,这个时候却一个字都蹦不出来,只是深情得对上筱萝的眼,两只手下意识得抚着筱萝的后背,也不知道将要来的人是谁,却低头把带有强烈雄性气味的唇瓣深而有力得印向筱萝的朱唇。

    可以说二殿下夜胥华不合时日得来到这里,看到筱萝与方陵赫连大王深深拥吻的一幕,他也只好带着痛意离开,毕竟爱上赫连皓澈并愿意跟随赫连皓澈是筱萝自己的选择,倘若这一切是赫连皓澈威逼筱萝的,那么一切尚有转圜余地,可是现在,一切是不可能了。

    夜胥华默然远去,紧紧跟随左右的小太监小允子满眼凄苦,小声得安慰着,“二殿下,不必愁苦,天下好女子灿若繁星,想找什么王妃没有,筱萝小姐如今已有方陵赫连大王了,您不必再等了。”

    “你这个阉人!懂什么!”二殿下夜胥华吃味拂袖而去。

    什么?二殿下骂自己为阉人?小允子想死的心都有了,二殿下从来没有这般对待过自己,别说大声说话了,可今天二殿下是那么反常,一口就是一个阉人,想想自己是奴婢,跟随二殿下已经是何其幸运的一件事,也就偷偷抹泪,追着二殿下去。

    ……

    “好了,跟本王回去,洗漱一下,看看你的脸。”赫连皓澈捋了捋筱萝散落的发丝,眼眸中徒添了几分怜爱之意。

    沐筱萝眨了眨眼皮子,“怎么?看见夜胥华走了,你倒是想起来,本小姐与他一点事都没有?这对我貌似很不公平哦!”

    忍住笑意,赫连皓澈搂住她孱弱的腰身的那只手渐渐加重了些许的力道,邪笑道,“你这是故意要气走本王么?别想了!女人,你这辈子别想逃离本王的手掌心儿。”

    “是吗?”沐筱萝戏虐得一笑,踮起脚尖,主动吻了赫连皓澈光洁的额,“如果有其他女人也像我这般亲吻你的额头,你也会动心的吧!”

    “不会!”赫连皓澈。

    “会!”筱萝。

    “不会。”赫连皓澈。

    “会。”筱萝。

    待到二人的身体扭成一团,恣意拥吻,江左带着一小队西疆精兵出来寻找方陵大王的下落,却看到眼前的旖旎场景,却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

    沐筱萝早已意思到了江左大将军来到此地,就吩咐道,“江左将军,快把地上的老虎死尸抬回西疆吧。”

    “是,王妃娘娘。”江左给沐筱萝一个跪拜礼,却装作没有看到赫连皓澈那般,就下令身后的一小队精兵扛起老虎死尸,一行人根据一定的路数回了西疆。

    一路上赫连皓澈都挺纳闷的,看来筱萝是真把自己当成本王的女人了,江左等人更是大胆,竟然把自己当成不存在!什么都是听筱萝的。

    沐筱萝入了毡包,先前皓澈指派的两个乖巧听话的丫头们来给筱萝服侍着洗漱一番,躺在贵妃躺椅上休息一会儿,沐筱萝又由着赫连皓澈在天黑之前给送到相府。

    不在西疆过夜,不是沐筱萝定下的规矩,更不是赫连皓澈定下的规矩,这样的规矩貌似约定成俗那般,很重要的原因是,赫连皓澈真心真意得把沐筱萝当做一生一世的宠爱的女人。

    ……

    大华倾宴宫。

    幽居深宫的沐若雪的容貌一日比一日还要鲜嫩,比婴儿的肌肤还要嫩滑,这得得益于紫河车的养颜美容的功效,再配上江湖鬼医精心配制而成的药粉,就这么血淋淋得吃下肚,可以永葆青春,丽颜常驻。

    沐若雪偷吃着血淋淋的婴儿胎盘,亦名紫河车的时候,可不敢叫宫廷之中的宫人们看到,更不敢叫太子殿下夜倾宴看到,到时候一口血腥,谁见了,都足以把沐若雪当成魔鬼那般。

    这一天太子殿下夜倾宴夜尿起床之时,就察觉太子妃不在身边,心中已经是非常奇怪的,路经偏殿的时候,就看到里面有灯影幢幢,就想,这个时辰了,宫廷里是严禁烟火的,谁人会如此大胆的!

    夜倾宴推开偏殿大门,就看到沐若雪背对着自己,啃噬着某种物件,更为要命的是,在灯光拉成的影子之下,沐若雪手中啃噬之物也看起来非常之触目惊心,到底是什么!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