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27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夜胥华心里想的是,如果花辰御殿下不知实情,去找赫连皓澈寻仇,如果赫连皓澈受到伤害,筱萝到最后一定会把账算在自己头上吧,到时候筱萝一辈子不原谅自己那可怎么办。

    二殿下夜胥华一想到这里,心情就再也无法平静了,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义兄,你告诉我,花辰御太子殿下身在何处,我一定要找他去,不然让他伤了方陵王!”

    “胥华,你是怎么回事!”风虎威满是不耐烦得看着他,“你与他无亲无故的,干什么去帮他?听闻西疆国主俊朗不凡,莫非义弟你有断袖分桃之癖……咳咳……原来是这样,这也难怪。”

    没有想到他这个时候还在开玩笑,夜胥华有些无语道,“我并不是帮他,我是帮筱萝,如果赫连皓澈有任何不侧,恐怕筱萝这一辈子也无法原谅我的。”

    “你说的可是大华相国二千金沐筱萝?”风虎威来到大华京都境内,倒也听到一些传闻,听闻这个相国,女挺有本事的,连她的,姐沐若雪也斗不过她,她,姐可是名满京都的第一美人,风虎威倒是想要会一会这个神奇的女子沐筱萝!

    听夜胥华的言语,风虎威知道这个小子十有**是喜欢上人家姑娘了。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风虎威也把肚子里那股子邪恶念头强行压制下去,当下之急得找出害死皇后的凶手欧阳圣通,才是要紧的事儿。

    “现在都什么功夫了,你还来跟我打听筱萝的事,我们有两件事要做,第一,我们要敢在花辰御太子殿下之前找到赫连大王,第二,联合大家之力,一起拿下欧阳圣通这个大魔头!”

    二殿下夜胥华这个时候极为冷静,连风虎威堂堂一国国主都有点拜服的意思,要不是皇后亡故,风虎威恐怕这辈子也不会想得到,要来到大华!这一切都是威势所逼,风虎威原本是想着孤身探入大华境内找到元凶之后,然后举大风国的所有兵力攻打这个元凶,万万想不到元凶另有其人!

    ……

    大华边境。

    自从巡防卫士头子陈剑死了之后,这里就换了另外一个人,是陈剑的堂兄弟陈军。照例在巡逻。

    赫连皓澈趁天气甚好,乔装打扮好,与江左二人扮作砍柴的樵夫,越过大华边境线,接收新护卫头子陈军的检查,这个陈军根本毫无实战经验,他来此就想着混吃等死罢了,每个月能够领取丰厚的俸禄罢了。

    也许是赫连皓澈运气太好的缘故,也可能是陈军太过蠢钝,竟然都没有发现他们两个有什么不对劲,就在关卡处放了他们。

    大花国太子殿下花辰御父皇被方陵雀子害死,他和一众大花国的精兵护卫们皆是一身绿行衣,与夜行衣不同的是,绿行衣极为适宜在丛林草地上偷袭敌人。

    如果叫沐筱萝知道发明流行宫廷的花辰指压技法鼻祖的花辰御太子殿下,在边境埋伏了几个时辰,就是为了要逮住赫连皓澈方陵王,然后再把他杀掉,到时候,沐筱萝指不定是多么疯狂呢。

    “回禀太子殿下,有两个樵夫模样的人过来了。”一个鼻子粗大的精兵卫士头子对花辰御道。

    花辰御他那一张俊脸都快要憋成了个没有人形的模样,龇牙咧嘴道,“不要轻举妄动!先要探究来人是谁,如果赫连皓澈这个狗贼,伤了无辜也不好。若是真是他,也未免打草惊蛇,一定要捉活的,砍下他的人头,祭奠死去的先皇陛下。”

    还记得自己陪伴在年迈的老父皇面前,父皇还说要马上把皇位让给辰御,他老人家自己要做太上皇,享一享清福,想不到顷刻间天人相隔,怎么不令人痛苦扼腕?!

    想到这里,花辰御发誓一定要把害死父皇的真正凶手给抓出来,而那个凶手就是赫连皓澈!

    那个绿行衣精兵卫士头子又道,“可是太子殿下,我们如何知道他们是不是西疆人?”

    “这还不简单!西疆大王赫连皓澈最为擅长的独门暗器莫过于方陵雀子!只要他们以方陵雀子作为傍身武器,那么**差不离十就是他们,到时候本太子一声令下,你们给我杀无赦!知道吗?”

    这个时候的花辰御面露凶光,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拿下赫连皓澈的人头,祭奠给大花国的先皇陛下。

    花辰御等樵夫打扮的两个男子靠近,捡起脚边的一块鹅卵石,在鹅卵石注了真气那般,嗖得一声,石头射了出去,正要命中他们所背负的柴筐上。

    倘若两个樵夫是一般人,这个石头只能落入柴筐里边,最多也只能是被一股子冲力,连着柴筐带到地面上,狠狠摔一跤罢了。

    赫连皓澈本打算对江左说,先不要施展方陵雀子,可江左是个实心眼的,手中连发两道方陵雀子,抵挡住了凭空飞过来的石,铿锵一声,石头和方陵雀子钉扎在右侧一颗要足足十个孩童环抱着的大木桩上。

    这么一来,无疑是暴露了踪迹!

    绿行衣的精兵卫队的队伍里,有人示意:正是他们!

    花辰御手一挥,叫人施展弓弩,十几寸长的利箭嗖嗖得直发,却被赫连皓澈和江左手中的利剑或者是方陵雀子遮挡了不少。

    花辰御看在眼底,愤怒至极,杀害他父皇的凶手就在眼前,如何叫他们逃脱了去!

    花辰御干脆自己做先锋,腰间提着一把利剑,对着樵夫之中一个长得俊伟的,破有几分王者气焰的人刺杀起来。

    “你们到底是谁,为何要刺杀与我?”赫连皓澈也丝毫没有妥协,在柴筐里头隐匿的长剑被他抄了出来,抵着花辰御愤怒至极轰击过来的利剑。

    兵器之间铿锵撞击的声音,在空气之中响彻着,如此之大的动作声音,倒是把大华边防巡逻卫兵引来了,是陈军为首带的兵马,这个陈军比他的同胞堂兄弟还要怯弱,毫无实战经验的他,马上败退而走。

    方陵大王和大花国太子殿下鏖战甚酣,丝毫不顾及陈军逃跑了没有,直到陈军跑到京都搬救兵去了。

    西疆人和大花国的人在大华境内战斗的消息,传到了京都,这下可热闹了。

    沐筱萝想要不知道那也是极为困难的,还有夜胥华二殿下,隐匿在大华深宫多时的大殿下夜倾宴是以为这次是个好时机,可以好好拿下西疆和大花国,大花国可是拥有不少肥沃的好城池,叫它割地赔款,强大大华,真真可以谈得上美事一桩。

    而身在局外的欧阳圣通则无比愉悦,他心里想着待他们斗了个你死我活,复国就有望了,到时候欧阳圣通他就是大齐朝的新皇帝!

    ……

    “不行,不行,我要赶快去边境一趟,皓澈一定是赶来见我的,才遇上这个麻烦的!”

    沐筱萝一边走,一边脸色局促,“这个夜胥华到底是怎么了!难道他没有把真相转达给诸国吗?难不成他真的是因为太爱我了,所以对皓澈心存怨恨吗?”

    “不会的,二小姐,二殿下根本不是这样的人。”香夏也听到了消息,看见二小姐一边焦急得走出栖静院,也打算与筱萝同去。

    沐筱萝想了一想,香夏她其实说的是有道理的,不过她不想要现在就承认,“香夏,你和瑾秋呆在府内吧,哪里都不准去,太过凶险了!”

    “小姐,如此凶险,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去呢?我不放心呀。”香夏使劲得拉着筱萝的手,指了指刚刚从药房炖好了十三太保养胎药的瑾秋,“要不让瑾秋陪小姐去吧。虽说瑾秋体内的蚕毒还没去清,不过瑾秋现在也踏入一介高手的行列,保护你应该是足够了。”

    沐筱萝点点头,就和香夏快步走过去,和瑾秋简略说了一下,瑾秋就把炖好的药坛子交给香夏,去后院唤来马车,一路飞奔赶往大华边境。

    在赶往大华边境的时候,沐筱萝看到一路上大规模的仪杖摇摇摆摆得走在边境的官道上,看上面的旌旗,上面写着“甑”字。

    瑾秋在马车外围,一边扬着长鞭,一边对马车内的筱萝道,“小姐,甑道远甑总兵的车马也往边境赶去,我们还要不要去呀?被他们发现了该怎么办?”

    “继续前进。”沐筱萝在马车内微微闭着眸子,满是赫连皓澈的影子,她就时时祈福他一点事儿都没有。

    约莫半盏茶水的功夫,瑾秋又在马车外喊道,“不好了,二小姐,夜倾宴太子殿下也来了……官道上也有他的仪仗队……无数的官兵……好多好多……一点望不到尽头!”

    “什么?!”沐筱萝大骇,这个夜倾宴现在出场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是要一锅端了皓澈他们么?

    不,不会的,一定不会叫他们得逞的!沐筱萝额头泌出了冷汗,一个人的武艺再高,也是双拳抵不过四个拳头去的,搭上功夫很好的瑾秋又有什么用呢。

    ……

    “花辰御太子殿下,你父皇不是我杀死的。害死你父皇的另有其人!不是我。是欧阳圣通那个老贼子。”

    赫连皓澈一边躲闪,一边反击花辰御太子殿下扫过来的利剑,这个花辰御太子殿下太过难缠,他的武功在自己之下,按道理可以制服他,不过花辰御后面的绿行衣精兵卫队们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拿下。

    听完,花辰御破口大骂道,“狗屁的方陵赫连大王。也是一个砌词狡辩的胆小匪类,明明凶手是你,还想诬赖在他人身上,本太子见过的无耻之人,何其之多,也没有见过像你这般无耻的!哼!方陵雀子是你们西疆之物,还想来人呐,给我剿灭了他们!”

    花辰御身后的一众卫兵不依不饶的,赫连皓澈和江左陷入困厄,对方人多势众,一时之间又无法联系西疆中人,否则有他们做后盾,也不至于被他们逼迫到如斯境地。

    “不好!太子殿下!大华军队来了!我们一定要趁早离开这里,否则,成了瓮中之鳖!”绿行衣卫队有人专门负责打探消息的,回来了。

    “是呀,太子殿下,快点作出决定呀。”又有一个人来报道了,依然是花辰御的人。

    方陵王对花辰御道,“花辰御太子殿下,你我之间的恩怨,改天再算,若是腹背受敌,这笔买卖怎么说都是亏大了,大华是你我的敌人,我们暂时成为朋友,还是……”

    “不!父皇之仇,本殿下是一定要报的!”花辰御突然死脑筋。

    ……

    丛林一角,欧阳圣通老贼躲在里边,捂着嘴角嘻嘻笑道:本宗主的七绝七杀丹,终于使得那些诸国统治者命丧我手,此药无色无味,杀完了他们,最后再把假的方陵雀子放在这些尸体旁边,他们不认定赫连皓澈是元凶还不行呢!赫连皓澈!你逼我自断一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再不走,就来不急了!”方陵大王眸光一瞬,刺得花辰御有些睁不开了。

    到底是西疆和大花国之争,倘若让大华国插上一脚,这件事将会变成一个无可收拾的地步了。

    躲在丛林后的欧阳圣通怀抱侥幸之心,他以为赫连皓澈会和花辰御继续僵持,直到大华大军莅临,到时候谁都逃不出生天去。

    哪知道欧阳圣通觉得后脖子一冷,隐隐有利器硌到了似的,不可能啊,这齐边皆是灌木葳蕤,何尝有粗壮枝条横陈呢,欧阳圣通以为脖子上碰到的又冰又硬的东西当作是枝条,可是枝条硬也就罢了,怎么可能会是冰呢,转念一想之间,却赫然看到一把匕首逼迫在脖子眼上,只要对方使力,没入喉头断然不是一件难事。

    “不!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人!这里明明没有人的?”欧阳圣通哪怕他是制毒高手,碍于脖子间的匕首在前,他也不敢乱动一汽。

    倨傲又机械般的冷漠声音喝道,“该死的老怪物!怎么会不可能!也抬抬你的狗眼看清楚,我们到底是谁?”

    欧阳圣通汗津津得抬起狗眼,竟想不到眼前的那些人分明就是方陵王赫连皓澈,大花国太子殿下花辰御二人,他们皆以不屑的眼神狂凝着欧阳圣通,更要命是,持着匕首的人,就是方陵王赫连皓澈身边的得力爱将江左!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