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2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筱萝摇摇头,嘟着嘴儿,“那可不行。等弟弟出生了,娘亲还须要调理好身子的呢,老太君您说是不是?”

    “玉漱,你自己再选一个便是了。以后惊喜就呆在二房,尽心尽力伺候二夫人,知道吗?”老太君对一个丫头道。

    惊喜知趣得跪了下来,低眉顺眼的,瓜子脸,长相很不错,和沉香有的一拼,当然可不能跟沉香比,惊喜还需要多加时日来调教一番。

    这个时候,沐筱萝就说道,“惊喜,你可要尽心尽力伺候二夫人。万一伺候不小心,或者粗枝大叶的,又或者二夫人有什么的,老太君,老爷,会责怪你。不单单会责怪你,还会责怪你背后的主人,听见了吗?”

    “是、是、是!奴婢遵命就是。奴婢会很小心的。”惊喜吓得整张脸都发汗了,哪怕在东方玉漱跟前,他也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可到了筱萝面前,再听筱萝二小姐这一番极有深意的话,她胆汁都冒出来了。

    沐筱萝的话中的意思,只要不是一个蠢钝之人,都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东方玉漱倒是听出来了,沐筱萝这话是冲着自己呢,说二夫人一有什么的,老太君和相国就会责怪惊喜,也会责怪惊喜背后的主人,东方玉漱她不就是惊喜背后的主人?如果到时候筱萝生母真的小产了,看来大家都会把矛头指向自己,难道不是吗?

    天呀,这个小贱人,没有多大,心思竟然比本夫人还要缜密,太可怕了,简直跟小恶魔似的,太可怕了,以后概要怎么防着她呢,东方玉漱本想着要通过惊喜的手,向筱萝生母的补胎药里加藏红花,之前她是有这样的想法,不过现在嘛,她是再也不敢想了,谁都知道,这一下,二夫人的胎儿一没,所有人都会怀疑她本人的头上来。

    这简直就是在找死呀!

    “母亲,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满头大汗的呢?”沐筱萝表面一副极为担心东方玉漱的样子,不过筱萝知道,大夫人这次真的被自己的手段给吓傻了。

    东方玉漱语无伦次,“没……没事儿。筱萝姐不必担心。”

    老太君沉闷着不说话,倒是拿眼睛看儿子。

    沐展鹏收到母亲的信号,旋即给东方玉漱一个眼神儿,那眼神摆明了是在告诫东方玉漱,如果二夫人一有什么不测,这笔账,是要算在她的头上。

    “好了。二媳妇也该累了。大家都散了吧。”老太君叫几个姨娘们都退下去,只留下筱萝几个。

    倒说这个惊喜也真够手脚麻利的,一起身就去小厨房准备保胎药去了,是和香夏瑾秋她们一同去的。

    东方玉漱一回到鎏飞院,又成了一个孤家寡人,上一次一下子没了俩贴身丫头,她就以为只培养一个惊喜在身边,这样的话,才一个丫头不怕被人抢走,又或者是不会发生什么不测,没有想到,惊喜在鎏飞院还没有多久,就因为老太君一句话给弄走了,她偷偷得在心里骂了一句,阎红玉你这个老不死的老太婆,然后又很无奈,自怨自艾一番,说自己的肚子怎么恁不争气了。这么久了。蛋都没有生一个。

    ……

    南郊野外。

    二殿下夜胥华和长公主、五殿下他们隐匿在此处,不过这两天,夜胥华收到东方大风国国主风虎威的密函,邀约夜胥华来此相会。

    足足等了两个时辰,等夜幕降临,夜胥华在南郊数百米之处,看到一个身着夜行衣的男子,骑着千里马,一路上雄赳赳而来。

    等靠近夜胥华不足五米的时候,夜行衣男子忽得跳下马背,扯下面巾,却见他方脸,卧蚕眉,鹰钩鼻,身长九尺,腰间佩剑着短金剑,如风般速度飞到夜胥华的面前,“胥华,一年没见了,你还是依然那么俊朗啊,哈哈哈哈……”

    “义兄,好久不见。”夜胥华眼里堆积起滚烫的液体,直接给风虎威一个熊抱。

    “好兄弟!”风虎威重重得抱了抱夜胥华的臂膀,旋即拉开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你还是老样子,我想你已经收到我的密函了。没错这一次来,我是要杀了西疆国主赫连皓澈”

    二殿下夜胥华眼眸难掩一丝讶异,“义兄,你在密函中告诉我,你险些惨遭刺客的毒手,多亏皇后以身抵挡那暗器。”

    “有方陵雀子为证?还能有假?如今皇后身死,朕一定会为她报仇的!”风虎威眼中满是肃杀的光芒,从袖中掏出一枚绝世暗器,却真是那方陵雀子,旋即他又徐徐道,“我听闻,大花国太子殿下花辰御也来到大华境内,当今大花国国主也在一夕之间命陨,也是命丧在方陵雀子这枚暗器上,听闻,花辰御这一次,也顺便寻回他失踪依旧的胞妹花锦凤……”

    在夜胥华陷入一个不可思议的异象之时,却听得风虎威道,“除了朕的大风国,花辰御太子殿下的大花国,还有火、雪、冰、云四国都或多或少有人死亡,都是来自同一个暗器方陵雀子!”

    夜胥华或许知道筱萝最近与赫连皓澈走得极为密切,却不知道筱萝她是否知道赫连皓澈一时之间竟牵连了诸国。

    这方陵雀子是西疆境域的东西,出自西疆方陵王赫连皓澈之手,不过再怎么样,二殿下夜胥华都不愿意相信赫连皓澈会这么做,这个男人,筱萝与他走得很近,也算得上筱萝的好朋友了,应该不可能是赫连皓澈做的。

    而筱萝和赫连皓澈之间的关系,夜胥华还不知道,他至今蒙在鼓里,来自大殿下夜倾宴那方面的压力,夜胥华和沐筱萝有隔挺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如今义兄风虎威都来了,夜胥华觉得他一定要彻查此事,否则就不知道未来的局势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义兄,这件事容我好好追查一番,我不相信是赫连皓澈做的!”夜胥华眸中有一股坚定的神色。

    在风虎威看来他是觉得无比讶异的,倘若之前没有结识义弟夜胥华,那么他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就能够凭借方才的话,直接断定他是以方陵雀子杀害大风国皇后娘娘的帮凶,可是夜胥华他可是自己的义弟呀,风虎威不免惊呼,“义弟,莫非你认得赫连皓澈此人?还有,难道说你有证据不是赫连皓澈所为?”

    风虎威产生的一系疑团,那也是正常的,毕竟夜胥华二殿下给人的感觉,就是和赫连皓澈串谋的感觉,如果夜胥华不是和赫连皓澈串谋的话,他早就一声不吭帮助风虎威一起拿下赫连皓澈为死去的大风国皇后娘娘报仇雪恨了。

    风虎威要找赫连皓澈算账,是迫在眉睫的事,眼前也只能拖一拖了,旋即夜胥华对他道,“请义兄给义弟三天时间,三天时间我一定查出幕后凶手,倘若真是那赫连皓澈,义弟和你一起手刃仇人!”

    “好!这可是你说的!就凭你叫我一声义兄!”风虎威重重得拍了一掌夜胥华的左肩膀,任凭那沉稳有力的掌印啪嗒在肩膀上,缓缓得成了一股威压之势。

    可以感觉到风虎威风义兄内心的暴怒和悲愤情绪,这一点是很容易理解的,夜胥华出走江湖在大风国境内住过一段日子,当时遇上困难,多亏义兄义嫂在夜胥华身边服侍,还赐夜胥华国姓,这一切,再怎么样,他都不会忘记的,那位义嫂,也正是风虎威青梅竹马的爱妻,当今大风国的国主,如今却惨死在方陵雀子之下!

    很快,夜胥华把风虎威安置在南郊舍下,这里没走几步就有来到一簇茂密的灌木丛,拨开灌木丛,会发现有一个洞口,只能容得下一人进出,到了那个地方,直通达几十尺的地下,那里亭台楼阁,在这些楼阁的大后方便是操兵大校场,也有另外一方天地,这个地方,是前朝大齐朝前天下兵马大元帅林进修开辟的一所秘密基地,这个林进修是个颇有野心的家伙,本以为开辟这么一块神秘洞天,日后谋朝篡位自己当皇帝,可惜计划未行,身先死,这个秘密连那欧阳圣通也不知道,是夜胥华行走江湖之时,偶然间救了一个秘士的嘴里听到的惊天要闻,而那个秘士最终流血而死。

    风虎威看到这个秘密基地,就握住了夜胥华的手,“义弟,如今当今太子殿下夜倾宴这般对你,我想你会有用到义兄的地方,义兄可以借你五十万雄狮听凭你的差遣!”

    “在此谢过义兄弟,不过此事稍后再提。义弟我得先弄清楚是否是真的有人假借赫连皓澈之名!对了,义兄,还希望把插在义嫂胸间的方陵雀子给我随身带着,以待查证!”

    “好的,义弟,你快去快回!”

    夜胥华叫秘密基地内的长公主殿下和五殿下设宴给风国主接风,而夜胥华等夜黑之后,就遁入相府的筱萝水榭内阁。

    月光若蓝纱似的笼在池塘下,听得几声蛙鸣呱呱,稠密的竹林迎风摇摆,月光被遮挡了不少,落下碎碎粒粒的玉翡翠般的斑驳光影,恰是好看。

    夜胥华跳进水榭的时候,脚不小心搁到一块枯败的竹节上,嘎吱一声,内阁的筱萝唤香夏提着琉璃防风灯笼去外面瞧瞧是不是遭了耗子了,打量着明日里是不是应该养一只猫什么的。

    哪只香夏这丫头眼尖儿,一下子就看到风尘仆仆而来的是二殿下夜胥华,他的身影显得有些削瘦,想必近日为了躲避当今太子殿下夜倾宴的追杀,他才堪堪如斯落魄的。

    提着琉璃防风灯笼的香夏轻轻唤他,“二殿下,您来了,快请进吧。可别叫外人看见了!”

    说着,香夏赶紧上前走几步,拽住二殿下夜胥华的手,就往内阁走去。

    竹门一开,沐筱萝正坐在精美绝伦的黄梨木材质的小杌子上,膝盖上盘着一个小小的木笸箩,里面有针线有套子等等女工的劳什子,而左边却是瑾秋那丫头坐在比筱萝矮一点点的小圆墩子上面,替筱萝拿着花样图案。

    “二殿下来了!快请坐!”沐筱萝示意,叫他坐下。

    而夜胥华看了看左右。

    沐筱萝很快明白过来了,叫香夏瑾秋去下厢房呆去。

    想着筱萝二小姐和夜胥华二殿下肯定在议论国事,香夏心里有一丝异样的感觉,不过她还是不敢违背筱萝二小姐,和瑾秋去下厢房,不过耳朵却是侧着,几乎是竖起来听。

    夜胥华就着瑾秋刚才坐过的小圆墩坐下去,神态有些促狭,“筱萝,你可告诉我赫连皓澈的下落。”

    “皓澈,你叫皓澈作什么?”沐筱萝心想,难不成夜胥华知道她自己与皓澈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要打赫连皓澈一顿儿,再说赫连皓澈的武功可比夜胥华好太多,这个……

    这个夜胥华摆明了心里头有事,瞧他眼珠子鼻子不是正位的,心慌意乱的,沐筱萝再也不想猜了,“夜胥华,你倒是与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今日,大风国国主风虎威陛下找到我,说他在大风皇都的御书房险些丧命于方陵雀子之手,可怜大风国的皇后娘娘,她为风虎威阻挡了方陵雀子,却是不幸身亡!”

    夜胥华这边话音刚落。

    沐筱萝眼皮翻动,讶异极了,凭她的直觉,皓澈不可能会做这等事情的,杀了大风国的皇帝陛下可以理解,可杀一个皇后娘娘她到底是女流之辈呢,这可不是某人的作风。可偏偏这个某人又是筱萝极为信任的人。

    也不管沐筱萝是不是能够一股脑儿消化得下去,二殿下夜胥华继续道,“还有筱萝,不单单是大风国,就连大花国的国主也身遭不测,据我所知,大花国国主的,继承人太子殿下花辰御,也来了大华境内,想要把西疆一锅端了去,还有其他四国,纷纷有人遇难,死的时候,都跟方陵雀子这枚绝世暗器有关!”

    什么?沐筱萝神经终于大条了,果然认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这杀死大风国的国母尚且棘手,又牵连了诸国,并不是一个国家呀,这下死定了,该怎么办呢?

    沐筱萝眼神满是闪烁,不行,一定要皓澈逃得远远的,不然这么多位国主抑或者是未来国主们亲自来击杀,纵使武功在世,也不可能在一夕之间完败这么多位……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