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2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世,宁教我负天下人,莫教天下人负我!

    沐筱萝心中早早起誓,只要自身强大起来,把一切敌人碾压在脚底下,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筱萝,我有些秘密不得不告诉你了。”

    旋即,赫连皓澈沉吟一声,气度沉然,双手与筱萝的柔荑紧扣。

    他的秘密,筱萝还是很有兴趣知道的,便柔声道,“大王,请说,妾身洗耳恭听。”

    “早在一年以前,本王在大华皇宫内设置了西疆眼线,太监司有不少是本王的人,他们会按照本王的吩咐,给本王办事。本王也因此搞到一张皇宫路线图,所以从皇城的四大守门,乃至宫内的甬道,由甬道直通向皇帝寝宫,各妃嫔寝宫、殿宇分布组成的地图,本王都有了……”

    还没等赫连皓澈说完,沐筱萝马上接下去,“所以那一日,你的方陵雀子明明相隔那么远,又隔着厚厚的宫墙,却能够把方陵雀子射中已进入皇宫甬道的夜倾宴胯下的那匹白马身上!”

    “不错!王妃果真冰雪聪明!”赫连皓澈脸上漾开温和的笑意,他忍不住道,“本王何德何能,竟然能娶你这位好贤内助,不假时日,莫说整个大华江山,恐怕诸国也要落入本王的囊中。”

    赫连皓澈庆幸他可以得到的筱萝的心,他愿意开疆扩土,将得到所有的一切,都献给筱萝,毫无犹豫的,半点不藏私的,全部献上,因为皓澈知道,这些远远比不上筱萝对他的柔情蜜意,也只有这样才能和筱萝和和美美得生活下去。

    皓澈心里在想什么,筱萝又岂会不知道,“皓澈,你有一颗一统天下的壮志雄心,我也同样相信,你足可以给天下的老百姓们带来幸福安康的日子,也许不比尧舜,不过筱萝还是相信皓澈你一定会亲手打造一个太平盛世……”

    “到时候,本王要王妃给本王多生几个?”赫连皓澈嘻嘻笑道。

    沐筱萝俏皮一笑,“是吗?那听大王的,应该要生几个呀?”

    “一个太少了。两个也太少。三个不多不少。四个,五个,二个,七个,八个,九个,十个,还是太少了。”

    撕下了未来君主的尊严,赫连皓澈满脸流露出来的,都是民间平平凡凡的夫君对娘子那种的情意,质朴的,素幽的,没有夹杂一丝浮华,也许这是一种平淡却又难能可贵的幸福。

    沐筱萝详作生气道,“坏皓澈,你当筱萝是母猪罢。”

    “未来就是母猪来着。”少顷,走出来的香夏和瑾秋不约而同得对视一笑。

    “好哇,两个蹄子,我非得要把你们俩给……”沐筱萝作出一个想要打的动作,可香夏和瑾秋连闪避都没有,就站在那里,好像真的要等筱萝过来打她们。

    筱萝哪里舍得打她们,疼惜还不来及,筱萝对她们如此,香夏和瑾秋对筱萝、皓澈更是如此。

    见瑾秋脸上潮红,似乎体内的冰封记忆古寒蚕的毒性有所减弱了,赫连皓澈对筱萝道,“瑾秋的蚕毒恐怕被清风扶沐抑制了不少,不过并没有完全化解,倘若真的可以完全化解,花锦凤公主殿下身怀解药,早就化解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皓澈说的有理。”沐筱萝走过去,抓着瑾秋的手,凝了一眼同样也是一脸担心之色的香夏,“看样子,一定要想个办法彻底清除瑾秋身体残留的蚕毒才是。”

    听到二小姐关切的话语,瑾秋热泪涌了下来,“是瑾秋不好,总是拖累了你们!”

    “傻妞儿,说什么傻话。我们都是好姐妹。快别这么说。”香夏与筱萝小姐,还有瑾秋,手攥得紧紧的,根本舍不得分开似的。

    她们姐妹这般情深,赫连皓澈心中不免感动,答应筱萝道,“筱萝你且放心,我会尽一切方法找到解药替瑾秋解除。”

    “可是这解药在欧阳圣通手里,他那日因你自爆一掌,又如何甘心把解药献上?皓澈,你这一去,可是凶多吉少呀!”

    沐筱萝眼帘之中流露出的担忧神色。

    这抹子神色,瑾秋看在眼底,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好好报答筱萝小姐。

    ……

    大华皇宫。冷宫。

    破旧的空瓮倒在一旁,那个披头散发像鬼一般的女子一丝不挂得跪在冰砖之上,她的面前站起一个干瘦老态龙钟的老者,一边系上腰间的蛇皮腰带,一边心满意足得道,“沐若雪,自从疯人塔一别,贫道对你可是朝思暮想,看你刚才如此卖力得服侍贫道的份上,好,我动用我的医术,弄来几个新鲜的紫河车你吃下去,便可以恢复容颜,哈哈哈哈……”

    望着鬼医干瘦的背影,沐若雪泪涌千行,如果可以,她一定要把他杀死,白白被他污了两次身子,可是为了恢复容貌,沐若雪却又不得不这么做!

    说起鬼医的消息真叫一个灵通,他轻轻一就知道沐若雪现在身在何处。

    前一刻,这个荒yin无耻的死鬼医还在大华管辖区域下的小青州躺在一农家小寡妇的肚皮上,下一刻,却准时得抵达冷宫威逼沐若雪与他欢好。

    反正在疯人塔的时候,沐若雪为了治愈大腿根部的伤疤,不惜献出了最为宝贵的贞操,惨被大殿下夜倾宴抛弃坐回头轿子,这些惨痛的记忆,沐若雪不可谓不知道,可今时今日,沐若雪的面貌尽毁,鬼医说他知道一种秘法,就是拿产妇生产遗留的紫河车混上鬼医炼制多年的药粉熬制几番,只要沐若雪吃下,便可以重新恢复犹如婴孩那般细腻滑嫩的雪白肌肤,为了美貌,区区身体对沐若雪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不出三日,沐若雪脸蛋好似鸡蛋剥掉了鸡蛋壳一般,雪白粉嫩,比刚刚出生的婴孩的肌肤还要雪白滑溜,像沐若雪这般年纪的女孩,要不在鼻翼两旁或者脸颊侧生几点针头大小的雀斑,可沐若雪浑然没有,她的那张脸盘,宛如温玉雕成。

    在冷宫服侍沐若雪的宫人们都吓傻了,一个接着一个在心里头诧异,哎呀,被废掉的太子妃娘娘的脸是怎么来了,三两日之内,却恢复得完璧无瑕。

    这件事倒也传到倾宴宫殿内,太子殿下夜倾宴知晓此事,马上派小青子前往冷宫接沐若雪回宫。

    沐若雪可是倾城倾国的绝世妖华的女人,虽然夜倾宴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就恢复了容貌,但是这么一个好看的女人,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堪称花瓶一般的摆设,放在倾宴宫内更是玉堂生春!

    若是沐若雪没有恢复容貌,恐怕她要永久得被夜倾宴弃在冷宫之内。

    在夜倾宴把脸上的毒素过度给沐若雪之时,夜倾宴身上的毒素倒是清除了彻底,这件事恐怕连赫连皓澈也无法想象得到。

    又或者,毒素传给心爱的女子身上,好得更快。

    像这般的恶毒招数,恐怕也只有夜倾宴能做得出来。

    大皇宫关于太子和太子妃两人的消息不胫而走,就好像瘟疫似的传得越来越快,很快传到高门大户,堂堂相国府邸也是在所难免的。

    ……

    筱萝水榭内阁。

    “香夏,你说什么,皇宫传来消息,沐若雪一身锦绣凤袍,她的脸犹如鸡蛋壳一般,完美无瑕,太子殿下的病也好了。”

    沐筱萝极不可思议得盯着香夏听这丫头从外边听来的消息。

    一旁的瑾秋也忍不住了,嘴里吃的红豆沙包满是渣渣,“二小姐,太子殿下和太子妃他们两个都有古怪!怎么一下子身体的伤势就恢复过来了……哎呀不好了!”

    “瑾秋你做什么,咋咋呼呼的做什么?”香夏白了瑾秋一眼。

    这个瑾秋似乎想到了什么呢,沐筱萝且听听她想要说什么,“嗯,瑾秋你倒是说说看!”

    “二小姐,瑾秋担心是,太子殿下他们好了,会不会来报复小姐你,还有姑爷!”瑾秋蛮是认真得对筱萝说道,筱萝二小姐和方陵大王尚且成婚,不过瑾秋早把他们看做一对了,这赫连皓澈赫连大王自然而然要称作姑爷了。

    姑爷……这两个字挺有意思的,香夏也忍不住放在嘴边咀嚼一二,旋即笑了笑,不当一回事儿了,如果计较的话,恐怕筱萝二小姐要羞赧个不行了的。

    这死丫头可真会说话,沐筱萝听到“姑爷”,素净的脸蛋儿微微红了一下,旋即道,“瑾秋说的有道理!这夜倾宴可是一个阴险小人,他是不可能轻易放过我和皓澈,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不过本小姐也是丝毫不畏惧他的!”

    瞧着二小姐眼中的那股子隐忍,香夏心中好生佩服,连连附和道,“就是就是。”

    突然,有男子在外边唤道,“二小姐在否,老爷遣文棋来,有话要与二小姐说。”

    相国这个时候派人来是什么意思,哦,肯定是来质问自己的吧,沐筱萝颔首一笑,对香夏与瑾秋道,“你们俩个先帮我应付着,我呢稍稍就来。”

    香夏和瑾秋哪敢不从,连忙跨脚走了出去,徒留下筱萝一人在阁内。

    好不容易等阁内没了人,沐筱萝就自己一个人想,,长姐沐若雪怎么可能在短短得数日之内治愈了脸上的血痕,莫非是鬼医重现江湖了吗?上一世沐若雪的大腿根部的疤痕也是如此治愈的,想必这一次也是如此……要不然这个天底下还有谁能够做到让一个本是满目疮痍的丑陋脸孔蜕变成一个新生儿般的脸蛋,除了声名狼藉的江湖鬼医,恐怕这个世上无出其右吧!

    沐筱萝倏然间感觉到腹内一阵子的翻滚,一股呕心的强烈感觉袭上喉头,却是被沐若雪,长姐给恶心来着。

    想着文棋还在外头,沐筱萝也就出去了。

    听文棋所言,沐筱萝嘴角冷冽一笑,真真儿的,这一次,恐怕还是相国父亲寻自己兴师问罪来着。

    老不死的,来兴师问罪嘛,好呀,我倒是要看看您是如何兴师问罪的。

    沐筱萝跟前由文棋带路,香夏和瑾秋两个是陪同筱萝去的,一路上大家屏气凝息的,当然了除了沐筱萝,她还是自顾自得大口呼吸春日里的新鲜空气,好不容易迎来了,女翻盘的大好春天,莫辜负了美好的流年韶华。

    还没进清乾院,沐筱萝就听到继母东方玉漱矫揉造作的温婉声音娇滴滴得哭诉着,“征郎,你太偏心了,这几日都不曾妾身的鎏飞院,却一天到晚往栖静院跑去,这是作何道理?”

    “你给我走!一把年纪了,我可不想没了脸面。”清乾院中站在假山石下,着墨竹金线滚边的春衣中年人,面相无可奈何外带三分的不耐烦,他静静立在那里,嘴里却说着无情之言,如果相国父亲不说话,大家一定以为他是一个青春年少的贵公子。

    东方玉漱手拿着丝罗云纹锦帕,眼泪潸然,“哎哟老爷,你现在是嫌弃我给你殁了脸面,你却是半点夫妻之情也不罔顾,新婚之夜,你是怎么对我说的,你拉着我的手,说一辈子对我好的。咿呀……你却一夜夫妻情全给抛到脑后,不顾我夜夜守着空房我容易么我?”

    堂堂的大夫人竟是如此,也不觉得臊得慌,香夏和瑾秋闻言,脸红到了脖子根,文棋是个小子,也未成家,哪里懂得这些夫妻之道,除了筱萝以外,一个一个脸红脖子粗的,恰似从那茅厕刚刚出来一般。

    原来大夫人哭诉的是这件事呀,沐筱萝笑了笑,打心眼里替娘亲筱萝生母高兴,试想一下,一个女人自从生下,次女之后,老爷子不曾去她的房间走动,如今频繁得布施雨露春恩,想必这个时候的二夫人,红脸绯绯,幸福无比呐。

    沐筱萝见父亲和,母仍然在一旁纠缠,就一脚进去,故意咳嗽了一声,旋即笑道,“咳咳,父亲大人和母亲也在呢。”

    沐筱萝极为认真得给沐展鹏和东方玉漱施了一个礼,旋即筱萝哪壶不开提那一壶,一直盯着东方玉漱红粉打了太多的洁白无瑕的鹅蛋脸上戏虐得看了看,“哎呀,母亲的脸是怎么了?想必是昨晚睡的不太好吗?黑眼袋都跑出来了,哎呀呀真真要命呢,鱼尾纹也有了,还比前几日多了两三根,天,母亲,您可要好好保养,要不然成了老太婆,到时候父亲大人可是不要你了,再娶几门小妾那可怎么办呀?”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