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19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当然,老妈子根本不敢不听筱萝的命令,就只管照办了。

    画扇原以为大夫人回来为自己出头,可是大夫人始终没来,就眼睁睁得看着被妈妈们抬到妓院,画扇想咬舌自尽来着,可牙齿连压根都没有了,根本咬不着,只能等死……等着她的……将会是生不如死的人间炼狱的折磨……

    后面关于画扇的下场,沐筱萝拿腿肚子想一想,都知道那将会惨不堪言,须要知道画扇的鼻梁骨都被打断了,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哪个嫖客敢上前近他的身,也只有街边那几个三五年都不晓得肉味的邋遢乞丐会要她的吧,金钗玉人坊的老鸨收取乞丐们几个铜板,让他们把画扇拖到后巷就地正法,恐怕这会子吃得连渣滓都不曾剩下吧。

    不过当大夫人赶到筱萝面前,她脸上满是愤怒之色,牡丹图案的裙摆在风中摇荡,显得那么风骚动人。

    东方玉漱到底是一家,母,却时不时流露风尘之姿,沐筱萝不忍侧目,“母亲来了,筱萝给母亲行礼。”

    礼数倒也不多不少,通通给东方玉漱做足了,就等着继母东方玉漱发飙了。

    “好你个筱萝姐儿!你把画扇弄到妓院了是不是?难道你不知道她是我的人吗?”东方玉漱面露凶光。

    哎呀东方玉漱你发飙了吗?筱萝等的就是继母你发飙呢,哈哈哈,筱萝嘴角隐匿着淡淡的笑意,却说道,“筱萝当然知道画扇此贱婢是母亲您的人,只是贱婢冒犯了主子,筱萝想着也是到时候为母亲分忧的时候了,就把她打发到了金钗玉人坊了,当然,筱萝这么做,可是为了母亲呀。我想母亲也不会为了眼睁睁得看着无良婢子以下犯上,这等没了人性的禽兽奴才污了我们相府门风,不是吗?”

    见沐筱萝一口一句说得在理儿,什么事儿都往伟光正的层次上靠拢,还把相府门风搬出来,一时之间竟叫东方玉漱无口可辨,东方玉漱干瞪着眼珠子,筱萝倒把她说得成了一个里外不是人的歹毒继母,这要是明面里不把筱萝敷衍过去,恐怕东方玉漱在外人的眼里,就是一个泼辣得只会惩治陷害,女的坏心肠的继母,这怎么如何不能把屎盆子往自己身上揽,沉思良久,东方玉漱把心一横,断断续续得道,“是,画扇那丫头以上犯下,是她该,筱萝姐儿做的不错。”

    “多谢母亲宽宏大量,不计较,母亲的心可真善呀。不枉爹爹如此器重母亲。想想爹爹总会抽空去鎏飞院花厅与母亲常聚,也该是母亲的造化……”

    沐筱萝每次与东方玉漱交涉之时,都提到过那个所谓的“花厅”,如今的“花厅”俩字,恐怕已成为她的梦魇了,筱萝是在无时无刻得不提醒东方玉漱,你东方玉漱和爹爹在花厅干过的丑事,可是历历在目的哟,如果惹我筱萝不爽了,就要把它们拿到阳光下说道说道,恶心恶心你们,如果你们叫筱萝我恶心的时候,也得叫你们恶心!

    反观,母脸上的表情,自是青一块红一块,就好像青黄不接的稻色,看上是非常之耐人寻味的呢。

    东方玉漱那莫样儿就差不多呆怔在一头,筱萝启唇微微笑道,“母亲,如果没有别的话,筱萝先告辞了?”

    她早已被沐筱萝之言语刺激得喘不过起来,如何能听到筱萝她在说什么,待筱萝离去好久,东方玉漱才猛然醒过来那般,双脚踩在雕花砖上,作响,玉袖狂甩,神色惊恐就好像经受了百八十号的山贼们劫财兼劫色那般,孤立无援,“沐筱萝,你太大胆了!我是你的母亲!我没有叫你走,你去先走,是何道理?”

    沐筱萝辗转了几道石桥,在筱萝水榭的入口处,看到一脸慌张神色的掌事院福伯,福伯看到筱萝,心中大喜,忙道,“二小姐您可来了,相爷在水榭等你半个时辰了,如今还没有等到你,就叫我去外头寻一寻你,却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您,二小姐您快进去吧。”

    “父亲?他来找我做什么?”沐筱萝眉梢一寒,却不等掌事院福伯说着什么,就走进筱萝水榭,这是筱萝的地盘,走进去自然是一方如水行云般的,游刃有余,至少在筱萝水榭,筱萝才是唯一的主人。

    糟糕,倘若父亲大人撞见了发魔怔的瑾秋,他会不会叫护院们把瑾秋给杀了,不过貌似父亲并没有带护院进去,也就说父亲还没有发现瑾秋有什么不对劲,还有水榭内阁还有一个正常的人,香夏姐姐,她为人持重,应该不会在相国父亲面前露出什么蛛丝马迹吧,对了,拜托瑾秋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犯魔怔,否则可不好交代的。

    筱萝心里还是蛮打鼓的,蹑手蹑脚得正欲走进水榭内阁,却不曾想,出来的一个魁梧的中年人险些把自己吓了一跳。

    第一次和沐展鹏如此接近,沐筱萝都似乎忘却了父亲身上的味道,恍然抬头,却看不到沐展鹏的脸上一丝丝厌烦的表情,却莫名得多了几分讨好之意,筱萝还没准备怎么开声,就听到父亲道,“儿,回来了?外面冷得紧,衣服穿得这样薄,等会儿爹叫掌事院的福伯多给你做两套千金狐裘。”

    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看到父亲如此和颜悦色得对自己说话呢,沐筱萝听着听着,索性让身上的任何一处鸡皮疙瘩不那么明显,促狭得抖动着身子,眼睛故意看向别处,“这个……那个……”

    “为父知道之前一直亏待你,不过看在为父今日特意过水榭来看望儿呢,爹爹是希望筱萝姐儿可以原谅爹爹?”

    说了这些,沐展鹏是一副自愧不如的表情,这个表情也不知道做给谁看,反正筱萝是看不下去了,太假。

    在沐展鹏的心中,他以为这么说,沐筱萝会深受感动!

    沐筱萝冷漠得嗤笑了笑,“筱萝需要的,不要的,筱萝自然会去打理,可不敢叨唠父亲大人!”

    冷漠的气息以一种无名的威压之势侵袭着沐展鹏,他的心不知道彷如被利刃割了一下,在万千落柳的寒风之中,料峭不已,想要说什么,却话意迟迟无法涌上喉头,沉默了良久,沐展鹏只觉得嗓子干涸,他从来没有像这般赫连瑟,还是忍不住道,“筱萝,以前是爹爹不好,现在爹爹想通了,你就原谅爹爹好吗。爹爹答应你,以后会厚待二夫人和你,如何?”

    “”沐筱萝没有开口说话,就静静默然得凝着这个生身父,她在破落小院子砍柴终日,这个父亲的好心在哪里?前世深囚冷宫受苦,被仇人砍成血淋淋的人彘,他又在哪里,在生母林秋芸遗留之际,这位好父亲又在哪里,直到所有人魂归幽府,他又在哪里,如今沐展鹏看着,长姐沐若雪失势,再也没有能够成为筹码,又想到了第二个女儿的自己?

    相国父亲,哪怕往上推三世,或下延三世,都不会原谅你!沐筱萝心中怨恨永远不会消去,除非她死了,否则恨会永永远远得加持下去。

    沐筱萝对相国父亲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所以那些话,她会一辈子烂在腹中,再也不可能拿出来,至于他要想着怎么对二夫人,那是他的事!

    “筱萝,爹爹我今天来是有事想要问你。”沐展鹏终于说出他的最终目的。

    而沐筱萝等待他这句话已经很久了,脸上却洋溢着如三月春风般和熙温淳的笑容,“爹爹,你我又不是外人,请说吧。如果女儿可以做到的话,女儿凭最大能力帮父亲达成!”

    见水榭之内,寒风料峭,除了他们父女之外,再无旁人,沐展鹏酝酿了一番,旋即道,“这件事爹爹希望筱萝可以答应爹爹……那就是筱萝嫁给大殿下为侧王妃?如今你大姐深幽冷宫,父亲希望你入了倾宴宫,可以在大殿下面前美言几句,这样你大姐可以少受一些苦楚,筱萝你意思如何?”

    好一个父亲,为了他破落户的大女儿,竟然要牺牲他二女儿的幸福。

    说白了,无非是以牺牲沐筱萝为代价来成全大姐沐若雪!

    这一招的确是相当之高明?想必父亲也知道如今的夜倾宴求爱筱萝不成,所以跑到筱萝这里来当说客了,无论是大女儿还是二女儿,只要能够得到大殿下这一位未来之君的信任,只要对相国他本身的仕途有利,那么女儿们完全可以沦为权色的工具,可以说,沐若雪和沐筱萝在沐展鹏眼中,就是一枚两枚这样的棋子罢了。

    “父亲大人,对不起,请宽恕筱萝无法做到……”沐筱萝声音轻轻的,袅袅的,就好像在自说自话,仿佛不曾当着这个相国父亲站在她眼前一般。

    相国心中暴怒,可他还是沉稳着性子,细细打探道,“哦?说说看?如果筱萝心中另有属意的话,为父还是劝你放弃此人,要知道大殿下夜倾宴将来便是大华的一国之君,你可能就是皇后娘娘,为父脸上也有荣光呀。”

    呸,大华的一国之君又如何?!筱萝心目中的爱郎皓澈可是要一统天下七国的盖世霸主,你一个区区的大华帝国算得了什么?

    沐筱萝略有些抱歉得意味,“不是筱萝不肯,只是筱萝早已委身于心爱的男子……”

    “什么?”沐展鹏气得咬牙切齿,于先前详装的慈父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似的,叫人看得不禁感到讶异。

    不过沐筱萝却是感觉到平淡如常,这个父亲她实在是看得太透彻了,什么慈父模样儿,压根儿就是骗人的伎俩,如果今生今世的沐筱萝,还是前世那一位,任凭父亲的几滴眼泪,几许暴怒情绪就可以易变情绪不问世事的女孩,如果沐展鹏真这么想的话,那么他肯定是大错特错了。

    父亲瞳孔里满是愤懑的表情,连他的美男也似乎翘挺而立,父亲愈是生气,筱萝心中的报复**愈是如水涨船高得惬意,“也怪筱萝自身难以把持,不过赫连大王他的秉性太过纯良,女儿禁不起这般盖世英雄的人物的蛊惑才会如此,这种事情,女儿也无法控制,如今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了,望望父亲还是祝福我俩才是,父亲放心,筱萝皓澈夫妇二人会好生孝顺父亲的……”

    没等筱萝侃侃而谈得说完,沐展鹏无比震惊得两只手狠握住筱萝的皓腕,“你叫他赫连大王?皓澈?莫非是前日闹到我们府上的西疆刺客不成,曾闻到,西疆国主,自封方陵大王,也只有方陵子民才会称呼他为赫连大王,赫连皓澈,他,他,他可是大殿下夜倾宴缉拿的对象,筱萝你不想活了吗?”

    “嘘……父亲大人可小声点儿。担心祸起赫连墙!这事儿倘若被大殿下知道了,筱萝丢了性命一罢了,爹爹您还有志于官场的,若是爹爹因此被女儿拖累了,丢了头上的相国乌纱帽,女儿可吃罪不起,也找不到第二顶的相国帽子也父亲大人的头上戴去!”

    沐筱萝是一语双关,那相国帽子代表是丞相之位,爹爹要是大华国混得不好,如果逃到西疆的话,恐怕赫连大王也不会重用你的,到时候两边都不是好人。

    听她一言,沐展鹏又气又急,原以为二女儿筱萝可以代替大女儿沐若雪在夜倾宴跟前贴身伺候着,以巩固相国和太子殿下二人的合作关系,却不曾想,二女儿筱萝却给自己唱了这么一出,这叫自己情何以堪。

    相国不禁头冒着冷汗,先前大殿下夜倾宴骑着大白马刚刚入了内宫甬道,从天而降一个绝世暗器,幸好死的是马屁,这个绝世暗器便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来自西疆的方陵雀子。

    这可是剧毒暗器!

    所以夜倾宴一直通缉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可西疆入口之境多是有毒丛林瘴气设防,不知内中玄妙之人,根本无法进入,哪舕uo弩懵苋ス淮危绻兴约阂桓鋈嗽俳淮危峙禄姑坏降执镂鹘诓克诘兀阎卸旧硗觥?杉呛蔚鹊睦骱Α

    关键是相国沐展鹏更没有能力抓获赫连皓澈,倘若再被大殿下夜倾宴知道,二女儿筱萝和赫连大王之间的密切关系,那么整个沐家就会有无穷无尽的苦厄等着,所以当务之急,沐展鹏是无论如何也可能把这个消息点透给夜倾宴知道。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