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13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嘘”沐筱萝赶紧打了一个噤声,外面满大街的卫军都在搜寻长公主月长安,二殿下夜胥华,五殿下月羽宏的下落,被听见了,还要不要命了?

    可沐筱萝仍然想不通怎么长公主殿下会喜欢豆沙包呢?

    沐宇轩一脸得意得把那日给长公主他们豆沙包吃的事儿,完完整整得小声说给筱萝听,听着听着,不单单筱萝笑了,就连香夏和瑾秋也是嗤笑不已,太逗了,一个堂堂的公主殿下竟然也被区区一豆沙包迷倒了。

    也是呢,哪怕是天上的玉帝饥不择食的时候,如果吃到人间贫苦人家的梗米粥,也会觉得是天上人间绝佳的美味呢,恐怕比琼浆玉露还要好一百倍一千倍呢。

    “好了,五弟我们知道了,小声点儿,别再说了。豆沙包蒸好之后,你该不会要亲自送到东方府邸吧,这肯定会被发现的!”

    当然了,身为二姐的沐筱萝一定要为五弟宇轩好好想想,可不能叫他一个二岁的小孩子胡作非为。

    宇轩咧开嘴皮一笑,“放心吧,二姐,到时候会有江湖高手帮我把这些豆沙包安全送达目的地。”

    既然五弟打了包票,沐筱萝不禁会心一笑,却什么也不说,要知道,五弟手底下那些个江湖义士总能在最需要的情况之下,现身且一次都没有出现过什么纰漏,沐筱萝对于五弟宇轩的信任可不是一点点。

    不一会儿,豆沙包第二笼蒸好了,这下子长公主殿下和五殿下可有的吃了,痛痛快快得吃一顿也应该够了的。

    由于分量太多会引起注意,所以沐筱萝吩咐丫头们拿下几个备着以后自己吃,其他的就送去了。

    沐宇轩做这些事儿的时候,是极为神秘的,他去竹林高墙下轻轻得喵喵得叫唤两声,墙外突然跳进两个蒙面的江湖义士,由他们带走豆沙包,再潜入东方府,事情办得妥妥当当的。

    瞧着五弟麻溜的样儿,沐筱萝真是打心眼里感到佩服,当然不仅仅是佩服五弟沐宇轩,还要佩服一个人,不,应该是两个人,长公主殿下和五殿下,身处危险之境,还有心情吃豆沙包,真乃神人也。

    ……

    大华皇宫。倾宴宫内。

    夜倾宴气得七窍生烟,拿着盛着银耳羹的托盘上来的宫人还没有把饮品端上来,就被夜倾宴连人带托盘飞出三丈方外,这个宫人的时运不济,她的脑门正好顶在金碧辉煌的殿柱上一命呜呼,那血也是染成一片碧。

    一个宫人死了,夜倾宴自然不会挂在心头。

    主子发怒,其贴身太监小青子膝行至夜倾宴的面前,“太子殿下请您息怒,沐若雪她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贱人,不要也罢,这一朝国母岂是她能当的?太子殿下何不在其他侯门望族之中另寻良配,能够贵为太子妃之尊的并不是只有相府的,千金,您说呢?”

    “你以为说换就能换的吗?沐若雪这个贱人!竟然以鸽子血李代桃僵!啊!”

    重重得一锤檀木金丝嵌圆墩桌,夜倾宴也不顾拳手的肿痛,他好想把沐若雪碎尸万段,以正他的尊崇,如今夜倾宴已经让沐若雪乘上回头轿子,这么一来,颜面扫地是沐若雪,而不是他夜倾宴。

    更可气的是,夜倾宴至今都找不到二殿下夜胥华和长公主月长安等人的下落,他就犹如五内俱焚,没能找出他们,意味着阴谋尚不能真正得得逞,大华江山的宝座同样也坐得难以安稳!

    “沐丞相到”

    门禁森严的倾宴宫外,有值班小太监唱声道。

    小青子一听到,顿时躬身道,“大殿下,相爷来了,要不要叫他进来?”

    “这个可恶的老匹夫!这么晚了!还来做什么?难道他还不嫌他的大女儿若雪如何丢本太子的脸面吗?这个不得好死的老匹夫!真想找个机会把他给斩了!”

    夜倾宴暴怒之下,英俊的面容涨得通红通红,两只手拳头顷刻间扣紧得嘎吱嘎吱响。

    闻言,小青子立马慌了,真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模样儿,可到底大殿下是在盛怒之下,只好宽解道,“太子爷您要息怒!日后您掌控大华江山,可没少得依仗相国大人之处!他可是大华的肱骨之臣,大华没了他不成,如果太子爷真想处置他,得等他扶持您坐稳了江山,再处置他也不迟呀。你且看看他来了,意义何为,我们再决断后面的对策!”

    到底小青子是自己身边的人,夜倾宴心内的幽幽怒火降了下去,广袖一挥,整个人瘫在椅子上,侧过脸去,淡淡道,“你让他进来!”

    小青子浮起拂尘,公鸭嗓子叫了起来,声音亮堂又刺耳,“相国有请。”

    一进入倾宴宫,相国大人就上前给夜倾宴跪下,“微臣拜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夜倾宴默不作声,神色倨傲,既没有叫相国大人起身,也没有其他的举动。

    夜倾宴心里头鼓着一团火,就看看沐展鹏这个老匹夫嘴里吐出什么象牙来。

    见大殿下沉着脸,神色极为不悦,沐展鹏双拳抱着,尽量使自己看起来不会那么慌张,“微臣不知犬女哪里地方得罪了太子殿下,还请太子殿下明示才是!”

    沐展鹏明明知道大女儿沐若雪坐回头轿子,可能是因为太子殿下知道若雪失去贞洁之事,不过沐若雪到底是他的宝贝女儿,沐展鹏最好做了最后的努力了,他叫相府中人的上上下下隐瞒了沐若雪先兆流产乃至最后沐若雪用帐钩子戳死了腹中胎儿,大夫人身边的丫头画屏被杀死的事,沐展鹏一句都没有说,毕竟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太子殿下是没有亲眼所见的,夜倾宴他不知道的东西,这些东西,沐展鹏足可以用来作文章,他可是一手遮天的相国大人!

    如此奇耻大辱之事,夜倾宴咬牙都不会说出口的,他仍旧沉默,不过脸上愈发难看了,就好像撑不下去了,若不是刚才有小青子嘱咐自己,夜倾宴现在早就爆发了,或者,就恨不得把沐展鹏拖下去砍了。

    “太子殿下,其实微臣来了,还有一件事情是要禀告太子殿下您!”沐展鹏见夜倾宴剑眉心有所异动,不禁加大了火焰,“微臣已经找到长公主和五殿下的下落了。他们就在我岳父东方浩的府邸之中!”

    长公主月长安是知道害死万老太妃的真正元凶是夜倾宴,一心要把大皇姐他们活捉,是夜倾宴一直夜不能寐的事,如今终于可以终结这个噩梦了!

    夜倾宴一想到掌握到了大华江山,再也没有舆论的阻力,他的心口的鲜血不禁沸腾了起来,月长安和月羽宏一死,再也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毒害万老太妃,还有二皇弟夜胥华,此人不死,夜倾宴今生今世别想睡一个安稳觉。

    “相国,你不会欺骗本太子吧?”夜倾宴音调拉高,两颗眼珠子犹如深空翱翔的雏鹰,是那么锐利,是那么犀利,看着沐伐的心口不禁发颤。

    沐展鹏拳拳道,“太子殿下哪里的话,老臣就是有一百颗脑袋也不敢欺瞒皇上您呐!”

    “你说什么?你叫本太子什么?”夜倾宴不可置信得看着沐展鹏,再看看身侧的,也是一脸极度兴奋的,未来将会成为太监总管的小青子。

    看着夜倾宴的神情愈发浓重,沐展鹏再次拳拳道,“试问,老臣怎么敢欺瞒皇上呐,相信太子殿下不日就可以登基皇上,到时候还不是一国之君吗?老臣也是迫不及待先叫一声皇上,算是老臣练习练习嗓子了。”

    “好,就凭你带来的讯息,朕就答应相国大人即刻迎回若雪皇后!”

    夜倾宴心里头对沐若雪依旧充斥着无比的厌恶,不过沐展鹏相国能够给自己带来好消息,当然是要给这个老贼子一点甜头了,到时候帝业江山稳固了,再把他们父女一脚踢开,犹未晚矣。对了,还有沐筱萝,这一位经天纬地的女中豪杰,倘若能够一并收入后宫,作自己的左膀右臂,那么别说一个大华了,邻边的二大诸国也将不日落入朕的囊中,妙绝!妙绝!

    太子殿下已经自称为朕了!

    相国沐展鹏心中却不是滋味儿,不过大殿下到底答应了马上会迎接若雪入宫,沐家多多少少可以回一点声誉了。

    ……

    很快,太子殿下夜倾宴作了两件事儿。一是派兵围住东方府邸。二是派凤辇接沐若雪回宫。

    前来接沐若雪的仪杖堪称声势浩大,沐筱萝看着,长女沐若雪前一刻还是要生要死的,腹内没了胎儿,她也不知道哪里来了气力,硬是穿戴好宫里送来的太子妃规格的凤袍凤冠,苍白无力的嘴唇涂得艳红,看起来是落落大方一个大家闺秀,不过细心的人都知道沐若雪此刻的脸毫无表情,就好像千年古尸一般,看着碜人。不过不管怎么样,沐若雪依然保持她的那一份落落大方,宁死也服输。

    想必是相国父亲进宫给夜倾宴说什么,要不然夜倾宴不会这么快改变主意了。

    家里的稍微有辈分的,都要出来送沐若雪回宫,她现如今到底是太子妃娘娘,筱萝自然是要行礼的,就连老太君也不例外,老太君面目无神,就好像沐若雪是一个外戚生养的外女那般。还有那,母东方玉漱前一秒还要扬言作死沐若雪,替画屏丫头报仇,到了这一刻,礼数什么的都极为齐全,东方玉漱还拿锦帕擦着泪儿,“若雪,我的,亲乖女儿呀,去了宫中当太子妃,可要好好伺候太子殿下,日后就是大华国母,也是我们相府的荣耀。”

    “哭哭啼啼的作何样子,今天是大喜之日,应当喜庆满室!”老太君看了东方玉漱一眼,东方玉漱霎时间没了底气儿,就看着沐若雪走进凤辇之中,仪仗队伍堪称奢靡惊华,围观的百姓们可比上一次的人数要多的多,不单单是京城之内的百姓们前来围观,京城比邻的小城镇亦或者是大城镇的人们也争相来引颈观看,生怕错过了这么一场。

    待凤辇离去相府数百米,即将要抬入大华皇宫的楚西门,沐筱萝觉得事有蹊跷,跟着仪仗队伍之中,突然二岁稚童抓着筱萝的裙摆,香夏和瑾秋也惊呆了。

    “五少爷,你怎么来了。”瑾秋眼里满是诧异。

    香夏也是目瞪口呆的模样儿,跟完全被吓傻的人儿没什么两样。

    瞬间出现在沐筱萝面前的,除了沐宇轩还能有谁。

    “五弟,怎么了?”沐筱萝不问五弟怎么来的,就直接问他什么事儿。

    沐宇轩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没什么可疑的人,才道,“二姐,不好了,刚刚我遣江湖义士给长公主他们送豆沙包不是吗?”

    “是呀。”沐筱萝头若鸡啄米似的。

    “大殿下派兵包围东方府邸了。已经是重重包围住了。”沐宇轩耷拉着脑袋,似乎极为颓废。

    沐筱萝看着香夏和瑾秋,心中顿觉得不好,“那长公主他们岂不是陷入困境了吗?”

    “二姐,不用担心。”沐宇轩嘻嘻一笑,“我耳目众多,早就知道大殿下回来包抄,所以在倾宴卫兵抵达之前,我已经叫江湖义士们把长公主和五殿下转移到一个极为安全的地方,恐怕你也想不到的!当然了,我还看到之前银面男子!”

    “夜胥华?”沐筱萝凤眸一挑,差点吓死了,以为真的被包抄了,到时候长公主他们可是凶多吉少,还好宇轩够聪明够机智,筱萝本想夸赞他几句,谁知道沐宇轩又道:

    “二姐你知道吗?在大殿下夜倾宴派兵来之前,二殿下正好和长公主、五殿下在一块儿,如果这个事儿被发现了,我想他们三个人就犹如瓮中之鳖,想跑都跑不了的,好险呐,若不是我给他们送豆沙包去,我还不知道……”

    说完的宇轩拿手抚摸着胸口,回想刚才真的算得上一场惊险的游戏呀,如果一不小心,就等着随时挂掉。

    这次还真的多亏了宇轩啊,沐筱萝感激得看着五弟,然后拿眼珠子看着香夏和瑾秋她们,“从今天开始,咱五弟喜欢吃多少豆沙包,你们都给做,这是命令,听到没有?!”

    “知道了,二小姐!”香夏和瑾秋嘻嘻笑道。

    ……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