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12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简直就是鸡蛋碰骨头。

    没一会儿,沐若雪整个人都给拽起来,她头上的凤冠霞帔凌落于地,被画屏和画扇仓皇之间,踩烂了,压扁得模模糊糊,宛若地上的血红花瓣,看起来总是惹人垂吊,可是在沐筱萝看来,好戏应该刚刚开始吧……难不成大家没有注意到,长姐沐若雪胯间流淌着猩红的血……

    沐筱萝眼睛尖锐,是第一个看到的,紧接着,在沐若雪跟侧的画扇惊呼起来,“不得了了,大小姐流血了,不得了,大小姐流血了!”

    “啊!好多血!好可怕!”画屏素来冷静却也忍不住大喊大叫。

    沁芳暖阁外的,内的,还有别的院子的,都涌来相府中的仆役,几乎相府的仆役全都在这里了,下到四等丫鬟,上到一等嬷嬷,凡且是恰好路过此地的,就不免过来看一看,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事儿。

    这么多丫头婆子仆役里头,长安园老太君处的黄瑞家的也在其中,她打从昨儿个开始,老太君批给她一天假,这黄瑞家的二媳妇儿带着小孙子墩子从乡下来京都看她,黄瑞家的还没有到晌午就入了府院,却不曾想撞到此间的一幕。

    若雪大小姐的事情,黄瑞家的来路的时候,也便多少听到一些,她本来还不信来着,这一下可相信了,却赶紧到长安园告诉老太君去。

    “你们在做什么?”威喝声中,是一个沉稳的中年男子。

    这无疑威严且叫人心口上冒着冷飕飕寒气的声音,不是相国父亲又是何人?

    沐筱萝知道无论怎么样,这件事一定要撇开得干干净净,到底跟她一点事儿都无半点关联的,她就老老实实得站在原地,静等着老爷子大驾莅临。

    沐展鹏那一声威喝,是冲着胡乱抓起沐若雪的两个孔武有力的老嬷子的。

    那俩个老嬷子是相府里头的老人了,这相国都是在她们两个人的眼皮下长开的,看着他娶了东方飞燕,又续娶了东方玉漱,一个接着一个,老爷子一个威吓,老嬷子们纷纷跪了下来,沉着老脸,“相爷。”

    “父亲。”沐筱萝也给沐展鹏福了一福,虽然沐展鹏没拿正眼看她,不过筱萝知道父亲大人是听到了的。

    旋即,沐展鹏像看怪物一般看东方玉漱,“你这个,母怎么当的?若雪她纵然有错,可你这么对待她,难道你不感觉一丝一毫的羞愧吗?臻珍在天之灵,恐怕也不能原谅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吧!”

    “义妹……”东方玉漱嗓子口咕隆了一声,龙眼般大的眼珠子骨溜溜一转,心中想要说的话,却被无形的压力堵在口上,剩下也只有两只手两条腿在颤抖着。

    沐展鹏痛心得凝了沐若雪,到底是他,亲的大女儿,当下慈父心肠便万千柔软,蹲下来,抱起若雪,“若雪我儿,怎么样了?还疼吗?”

    “爹爹,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沐若雪把螓首埋入父亲怀中,吼咆大哭。

    沐筱萝心中一滞,心里似乎被千把刀往把刀插进去流了无数道口子,她的心曾经也是如此温热的,可惜如今却再没有一丝丝的温热了,沐筱萝的心已死了,看着相国大人宠溺他的,长女沐若雪,就恨不得把沐若雪揉进他怀里,沐筱萝恨不得杀了他!

    同样是他生的女儿,想不到沐展鹏却对一个,出的次女如此冷漠,在沐筱萝被砍断双腿双脚的时候,也没见相国大人如此伤心过,而沐若雪也只不过是流了一点血罢了。

    对了,这个卑贱的,长女怎么会下身流血呢?沐筱萝稳住了心绪,难不成是葵水来了?不可能,一个女人出的葵水不可能会流出一大滩,淋湿了亵裤,紧接着也把中裤外裤也淋了个透,如果不是天葵来临,那么唯有最后一个原因了,这个原因,只能推着沐若雪步步走向灭亡的进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看看当朝宰相沐展鹏还会不会对一个藏污纳垢的,长女继续保持疼爱!

    答案,果然是沐筱萝所猜测的那样。

    而沁芳暖阁内的沐展鹏恍如遭受一场晴天霹雳似的,旋即他也明白过来了,为什么大殿下夜倾宴不要沐若雪了,原因却是那个令人无法启齿的能够给沐大家族带来无尽蒙羞的……

    沐若雪她怀孕两个月了,孩子是从疯人塔回来之前就有的,这个孩子不是夜倾宴的……沐老太医秉承着高湛的医术和超尘的医德诊断出来的结果。

    沐展鹏痛心疾首得,泪流满面,一句一句得说,“从今天开始,若雪啊你可真是本相的好女儿呀!本相把一生的希冀寄托在你的身上,没有想到你却是如此报答我!”

    “父亲,对不起!不是我的错。若雪为了治愈腿部的伤疤,在疯人塔之时,有个同样被关押在那里的江湖鬼医对我说,只要我能够献出处子之身,他就能治愈我的疤痕。父亲,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抓着锦帐的玉指狠狠紧扣住,几乎都都拧出血来,沐若雪鬓乱钗横,姣好的脸蛋混合上好的绝品胭脂,看起来是那么凄绝,如此好的胭脂还是当日沐若雪十三岁生辰之时,相国大人当着,女筱萝的面,送给沐若雪的,可没有想到,如今看起来充斥着万般的讽刺。

    沐筱萝忍不住了想要说,父亲大人,若雪大姐可是你一手调教起来的好女儿,你这个好女儿给你赢得了赞声一片。身怀有江湖鬼医孽种的若雪大姐,可真真是好样,不但能给相国父亲长脸,而且也给大殿下夜倾宴长脸子了,这一切的一切,真是造化弄人,这人终究是沐若雪了,再也不是沐筱萝。

    “贱人!你就死在沁芳暖阁里吧!”沐展鹏他万分痛心,没有想到,长女这么一颗好棋子就这么毁掉了,还毁得干干净净了,这夜倾宴看来是不会再要沐若雪了。

    临走之际,沐展鹏狠狠看了沐筱萝一眼,筱萝一滞,内里清明,脸上装着一副无辜的小摸样儿,那仿佛是说,父亲这事儿可跟筱萝我没有半块铜钱的关系,别没事儿拿眼睛看我。

    沐老太医叹息了一声,吩咐大夫人身边的俩丫头之一的画屏去药房取十三太保,回到暖阁的时候,这药却被画扇推搡撒了一地,“画屏妹妹,大夫人可说了,若雪大小姐可怀得是孽障,你这是做什么?”

    “画扇姐姐,我也不知道,是沐老太医吩咐的。沐老太医他说,若雪大小姐这是先兆流产,如果调理不好,流产了,伤及元体,以后有可能都不可能再怀了。”

    画屏倒也是实话实说。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沐若雪她自个儿都是不会要的!

    沐筱萝见暖阁之内,一个亲侍奉的丫头儿都无,颇有几分可怜沐若雪呢,“怪不得我之前搀扶姐姐的时候,发现姐姐的身子沉甸了不少,原来是有孕在身呀,怀得还不是大殿下的龙种,哎呀大姐,不知道倾宴大殿下知道他的未来太子妃怀有江湖鬼医的孩子,你说他会不会杀了你呀!”

    “你这个天杀的贱人!我恨不得杀了你,沐筱萝,你……你不得好……”沐若雪杵在金贵雕花的拔步床上,由于太过用力,金线织成的锦帐摇摇欲坠,没过一会儿,还真得垂下来了,砸在沐若雪脑壳上,点点滴滴的血从额头渗出来。

    站在原地不动的沐筱萝“好言相劝”道,“好姐姐,我劝你快消停些,倘若你再用力摇晃,帐杆落下来,搞不好可要一尸两命的哟,真是太可怜了,你腹内的胎儿可没有等出来这个世界,就魂归幽冥了!”

    “贱人!贱人!沐筱萝!你记住!我今天失去我腹中孩儿也是拜你所赐!我当然也不会让夜倾宴发现我怀的不是他的龙种!”

    咬着血牙,沐若雪狠狠一个厉色,伸出手来,用力一扯,金丝错银丝的帐钩子被扯下来,沐若雪拿较为尖锐的一端,狠狠插入肚脐处,狠狠搅鼓一下,渐渐的腹内的已成型的胎儿化作了浆糊似的血肉,而更多的血水从沐若雪下身涌泄出来。

    如此丧心病狂的一个女子,沐筱萝冷眸依然冷却,她为了得到夜倾宴的信任,希望重新回到夜倾宴的身边,她不惜使用这一招终结了腹内孽种的生命。

    好可怜的一条小生命,不过谁叫它命不好呢,却要生在沐若雪身子骨里面,再说那也是一个孽种,是沐若雪为了完美无瑕向那无耻鬼医献出贞操的代价!

    终究是沐若雪孩子,沐筱萝不相信她真的不心疼!

    “大小姐,您亲手弄死腹中的孩儿么?”

    跑进来的,是被画扇扔掉十三太保药的画屏,她来就是想提醒大小姐一声,“沐老太医说,不能流产,如果流了,您这一辈子永远都没有办法再生育了,可您……”

    “你说什么?请你过来一些,我没有听清楚。”

    沐若雪强忍住悲恸,她假装没有悲伤的时候,依然的桃腮粉目,依然是那么美人,如果不知道她的那些肮脏丑陋的东西,还真的会把她捧得像天上的仙女一样。

    画屏敛了敛眉黛,见沐若雪的神色恢复了很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沐若雪手拿着铁钩钩进肚子,待画屏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却感觉到脖子上一凉,旋即又麻又辣又滚烫的东西堵住她的嘴唇和咽喉,还有轰击着脑海深处的痛意。

    沐筱萝看着画屏被沐若雪从她怀中拔出来的铁钩子贯穿颈脖而死,尸体倒腾在沐若雪身侧,只听得沐若雪魔魔怔怔得尖锐怒吼,“孩儿呀孩儿,有这么一个丫头给你在阴间作伴,你应该不会太过寂寞!你相信,母亲一定会亲手杀掉你的亲生父亲鬼医,母亲也一定能够如愿嫁给大殿下,你就安心得去了,瞧瞧,那个是你的小姨,以后也一定会步画屏的后尘的!”

    “沐若雪,别以为你杀死了你腹中的胎儿,还有画屏你就能够有一丝的快慰!这样,只会让你徒增无尽的罪孽和业障!你肯定是不能够善终!不信,等着好了……”

    待沐筱萝话音刚落,随之进来,打算唤画屏去给大夫人端血燕的画扇看到眼前一幕,两只手掩盖住口鼻,凄厉大喊,“死人呐死人呐,画屏被大小姐杀死了!”

    “大姐这一次真是好手段儿,连,母的身边的一等丫头都敢杀。”沐筱萝拿着锦帕拭了拭口鼻,这里间腥气太重,多呆一分钟也是晦气,还不赶紧回去罢。

    只留蟣uo迦粞┮桓鋈耍Ш穑床挥豢梢浴霾荒苷饷此懔藒!沐若雪心里呐喊道。

    杀腹中骨肉,杀死婢女,这一切都在沐筱萝眼皮底下,沐若雪干的事儿!

    这倒也符合沐若雪的性格,沐筱萝却当作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折回筱萝水榭,老太君那不必去了,如果老太君愿意看沐若雪作的破事,她老人家早就来了,之前筱萝还看到宁上官二家没过晌午就回了府院,想必一股脑儿都告诉老太君知道。

    看来相国父亲从此以后也找不出任何的理由来关心和疼爱沐若雪这位,长女了,想想她之前所得到的那些荣宠,再相比她现如今给相府带来的狼藉声名,真是令人臊得慌。

    ……

    筱萝水榭一片祥和,沐筱萝膝下的两位婢女香夏和瑾秋在后厨房做着豆沙包儿,沐宇轩缠着筱萝糊弄着面粉玩儿,好像沁芳暖阁发生的一切都跟他们没有半点关系似的,不过说真的,还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沐宇轩听筱萝二姐说,大姐若雪那是活该,自己造得孽当然自己去承担,有什么理由把家人拖下水去,该怎么着还是在着。

    “五弟,红豆沙包你叫香夏蒸好了一笼了,怎么你还要呢?”沐筱萝满是宠溺得凝着这个调皮的五弟,虽说香夏做得豆沙包很好吃,但也不是这个吃法,吃多了难免撑着肚子,到时候可怎么好。

    喃喃嘴皮子,沐宇轩肉呼呼的小手掩住小嘴巴,“我一个人吃够了,可是长公主殿下也要吃的,她说她在东方府很想念我给她的豆沙包的味道呢。”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