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11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贱女人!夜倾宴咬牙切齿,却不能说什么,他贵为大华的皇子殿下,娶了这么一个女子,他日被人揪出事实真相,可真真是辱没了皇室之尊严,瞅着数以万计的大道两旁围观的老百姓,怎么要让他们都知道我夜倾宴娶了一个失贞的太子妃吗?

    休想!

    夜倾宴收拾了衣冠,重新跃上马背,他脸上冰寒无比,执起马鞭,朝着担着凤辇的轿夫狂吼叫,“本太子命令你们把凤辇迎回去,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准把凤辇送往倾宴宫!”

    轿夫们都是宫里边的太监们,他们纷纷唱了一句诺,到底是太子殿下的人,夜倾宴说什么,他们也只得老老实实得遵命就是了,其他的,就不想了。

    凤辇迎回去,还能迎哪里去,自然是相府了。

    凤辇内的沐若雪听此言,疯狂的她摘下喜帕,两颗好看的明眸颤抖着,隐隐有泪水涌了下来,“怎么会这样?”

    “嬷嬷们,到底出了什么事?大殿下他怎么会这般对我?”沐若雪掀开凤辇窗纱,轻轻拿着玉手一拢,眼底充斥着不可置信的绝望之色。

    充当喜娘是宫廷的老嬷嬷,她大饼脸上满是无奈,“若雪小姐,我们也不知道,许是大殿下不喜欢您了,让您坐回头轿了。”

    先前还一口一句太子妃前,太子妃后的,喜娘嬷嬷顷刻间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对已经上了花轿子的沐若雪唤作若雪小姐,再也不是太子妃了。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这夜倾宴不是还没有当上皇帝么?

    沐若雪不明白为何会如此,心内无比绝望,可她又极度不认命,她泼妇似的两只手扯着窗纱,冲外头大喊大叫,“大殿下,为何您突然不要若雪,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若雪到底哪一点对不起您……”

    任凭沐若雪怎么哭喊,夜倾宴仍然坚持扬长而去,回头多看一眼,就代表着恶心多一分。

    “一身红妆的沐若雪大小姐好漂亮呀!”

    “漂亮有什么用?大殿下都不要她了!”

    “你看看就跟一泼妇似的,真是白白糟践生得那么好的相貌!”

    ……

    路人的声音或多或少听到了喜娘嬷嬷的耳里,可是沐若雪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听到似的。

    嬷嬷劝慰道,“若雪小姐,事已至此,您还是给自己留些脸面吧,或许大殿下之后还会来接你的,如果大殿下不要您,您依然可以嫁给别人,可是你现在……还是消停吧。不单单对您所在的相府,对皇家也是好的。”

    明眼人一听就知道喜娘嬷嬷的意思是说,沐若雪再哭闹下去,就不是叫整个沐家蒙羞了,也大华皇家也给辱没个透透彻彻。

    沐若雪闻言,心中懊恼极了,可她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跑出去凤辇,跪着求着大殿下夜倾宴,就算是这样,可夜倾宴人呢,他早已驭马飞奔回倾宴宫了,还要找谁去?

    沐若雪别无他法,那些个轿夫是听大殿下夜倾宴的命令,太子殿下的旨意是不能不从的。

    锦绣凤辇招摇过市得经过沐筱萝的眼帘,此时此刻的筱萝吃着茶,差点没有喷出来,谁都知道沐筱萝在强行压抑着笑意。

    “筱萝,果然如你所料,若雪大小姐的凤辇被遣反,说真的,本殿下还真的没有听说过京都之内,哪一个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坐轿嫁人之时,还没有入新郎的府邸,就……更何况沐若雪可是昔日的京都第一美人呐,没有想到下场却是如此……本殿下倒也想不通大皇兄为何要这么这么做,他不是一直很喜欢若雪么?怎么?”

    二殿下夜胥华疑窦重重,眼珠子巴巴得凝着沐筱萝,就恨不得筱萝她不要再卖关子了,最好就是什么事儿一股脑儿全都给说出来,半点也没有藏私,那才好呢。

    “一言以蔽之,他们二人是自作自受,与人无尤。”沐筱萝笑着,茶盏中水落了个干干净净,一滴也不成曾剩下来。

    由此可以看出来沐筱萝是该有多么高兴。

    筱萝她不想多说,夜胥华向来是不强迫筱萝的,只要筱萝愿意说,他也愿意听着,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

    ……

    天下哪有不透风的门墙,沐若雪大小姐被遣返的丑事霎时间就街知巷闻了,随之京都满满的一片骂声,有的说大太子殿下无情无义,有得说沐若雪大小姐肯定出了岔子,不然大殿下不可能会无缘无故不要他的。

    相府也知道了这件事。

    东方玉漱气得七窍生烟,原本以为沐若雪嫁给了大殿下夜倾宴,不等多久,若雪很快成为当朝国母了,而东方玉漱一跃飞上枝头,成为当朝国母的,母了,位份何等尊荣和荣耀,可是没有想到美梦却是完完全全落了空,就好比天上的美丽天鹅,霎时间落入了粪坑里头。前者荣,后者辱,势利的东方玉漱肯定是选择前者,哪怕东方玉漱是沐若雪的亲大姨妈也无用。

    凤辇置放相府的两幢大雄狮子门口之时,轿夫驾起凤辇就走了,喜娘嬷嬷也消失了个无影无踪,沐若雪前脚踏进相府大门,摔了一脚,挺重的,两旁的带刀护院也视若无睹,关于大小姐的丑闻早就传到相府了,如果去帮她一把,岂不是给自己没事找罪受吗?

    沐若雪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她生生哀吼逝去的生母东方飞燕,可是相府里头向来是捧高踩低的,哪怕是小小丫鬟们也躲避得远远的,沐若雪她就像是一个瘟疫似的,谁也不敢靠近。

    沐若雪想不到现在哪里有地方可以再收留她,她也只能再回到沁芳暖阁,那是她未曾出阁入住的地方,虽然徐妈妈殁了,但是还有三等仆妇可以使唤着。

    谁知道,沐若雪正准备推开沁芳暖阁的栅栏,就被后面一个威严的喝叱声给震慑住了。

    “这是先前未出阁的大小姐居住之所,你一个已嫁弃妇来此作甚?快滚吧!”

    东方玉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她一身的浅蓝蝴蝶纹喜鹊戏枝梅图案夹袄,外罩着洁白的袍子裘,银错金双如意同色稠裙,两只手抱着红宝石镶嵌掐丝珐琅手抱暖炉,指甲上了朱,娇小的唇瓣上也有一丝的艳丽,看起来,着实比沐若雪打扮得还年轻些。

    不过如此妖娆的妇人,真看不出前身未曾改名换姓之时竟是沐若雪的大姨妈,逝去原配夫人东方飞燕的义姐。

    “母亲”沐若雪泪水涌了出来,“大殿下他独自回了倾宴宫,他总有一天会接我回去的。”

    旋即,东方玉娆冷笑了笑,两只瞳孔发射的无名怒火,“他会接你回去?算了吧!他当着整个京都老百姓们的面儿,遣返你回了娘家,你以为娘家就是你能呆的地方吗?快与我出去!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何况你是专门辱没我们沐家的,你难道还有脸面留在这里,也不觉得脸皮臊得慌,倘若臻珍妹妹在的话,恐怕也要把你扫地出门!”

    “不!我亲生母亲永远不会这样对待我的。”沐若雪忍不住了,双眶并出眼泪儿,双膝瘫软在地,“母亲,您为什么这么早便去了,为什么,为什么呀!您不是说过了吗?要亲眼看着我出嫁吗?母亲,母亲”

    年纪大些的老嬷之,确实是看着沐若雪长大了,前大夫人年轻时候嫁过来,她就在府邸里做事了,人多少还是有点恻隐之心的,这些老嬷子们虽然不忍心,可也不敢上前去拦着一把,现任大夫人可是有着威严的,她们可不想临老了,还不能有个安分的晚年。

    所以就算是如此,也有人敢去拉沐若雪一把。

    沐若雪身边的亲信,还有她死去生母的亲信,死的死,失踪的失踪,若是新妆和新茗还在的话,她们可是第一个跑过去搀扶着沐若雪起来,又或者能够陪着沐若雪一起跪,可惜她们都不在。

    新妆,新茗……沐若雪想到了她们,心内无不感觉到剧痛。

    就在这个时候,沐若雪模糊的视线渐渐出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脚步沉稳,不是那沐筱萝又是谁人。只见沐筱萝嘴角含着无边的冷漠,就好像她在等待这一天,等候了好久好久。

    沐筱萝抵达这里,给东方玉漱恭谨得行了一个礼,“母亲,您也在这里呀?”

    “你来做什么?”东方玉漱眼睛,冷冷得一瞥沐筱萝。

    她愈发显得恭敬了,沐筱萝不卑不亢得对着跪地的沐若雪道,“我是来搀着大姐起来的。”

    谁都知道长女沐若雪和次女筱萝向来交恶,沐筱萝又岂会因沐若雪一时之落魄,而就此消除间隙。

    东方玉漱才不会相信工于算计的沐筱萝会愚蠢到如斯境地。

    ,母不信,沐若雪她更不会相信了,只是沐若雪的双眸明明满是愤懑之色,也因为她受了大殿下夜倾宴拒轿的刺激,所以当沐筱萝走到沐若雪的跟前,真的搀扶起来了她,待沐若雪挺起腰膝挺身之际,沐筱萝却详作不小心扶偏了,骤然间,一声惨烈得叫喊声之中,沐若雪整个人犹如一条丧家之犬似的,下巴,鼻子,额头,嘴皮子浑然与青泥地来个亲密接触。

    “沐筱萝,你这个贱人!”沐若雪两只手满是泥巴,扑倒在地上的身子也少了再次挺起的气力,磕断的葱白玉指甲勾指着沐筱萝狠狠骂道,“本小姐就知道你这个卑贱,女没有这么好心!”

    是呀,我就是没有什么好心,沐筱萝心内坦然一笑,脸上却满是愧疚的小摸样儿,“哎呀,真不好意呀,若雪大姐你可不要误会妹妹我,实在是对不起,筱萝真不知道若雪大姐你近日身体吃重些,倒让妹妹力不从心,所以才让大姐摔倒的……这样吧……妹妹我再帮持你一把如何?”

    沐筱萝嘴角浮现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这冷不丁的笑意转瞬即逝,除了沐若雪,没得其他人看到。

    哪怕是死了,本小姐也要死命得抗拒!沐若雪心里头想到,两颗门牙咬噬得紧扣,就恨不得吃了沐筱萝的血肉,挑烂了沐筱萝的筋肉,叫她不得好死!

    “滚开!该死的,女!被碰我,你有什么资格碰我!”沐若雪不顾她,长姐的威严叱诧狠骂道。

    不过沐若雪她好像忘记自己如今的身份了,是当今大殿下夜倾宴的弃妇了。

    沐若雪她愈是生气,沐筱萝心内愈是快慰,前一世她令沐筱萝生不如死,这一世,沐筱萝要十倍百倍加偿给她,也让她尝一尝这无尽的痛苦!

    “大姐,筱萝妹妹我是没有什么资格,不过我好歹是沐家的二女儿,筱萝妹妹我搞不清楚你这么一个头天嫁过去便乘了回头轿回了娘家的弃妇有什么资格入住相府?”

    话音略停顿了顿,沐筱萝拿眼睛瞄向现任,母东方玉漱,“母亲,相信你不会不知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意味是什么,筱萝想母亲您不会收留一个弃妇来辱没我沐家的门楣吧。”

    “哼。这还用得着你说?”东方玉漱虽说一直也看不惯沐筱萝,不过有句话说得好,战场上没有永恒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沐筱萝这一次给沐若雪罪受,到底东方玉漱也挺乐意的,到底东方玉漱以往受了东方玉娆生前不少的闷气,这母殁了,母债女偿,东方玉漱自然要对着沐若雪施展报复手段儿,谁知道沐筱萝也来横加一杆儿?

    捧高踩低,自古就是高门后宅一般能干的事儿,这事儿就好像是种本能似的,不用教也能学会,想当初沐筱萝落魄那会儿,连相府最为低等的糟践婆子小丫鬟们也来欺凌她了。

    “画扇,画屏,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这个弃女扔出相府去!”

    东方玉漱真真是个狠辣的,母样儿,说好点儿为了相府的名声,不让一个辱没名声的,长女入阁,就连相府大门也要与沐若雪隔绝。

    看不出来东方玉漱扮演着一个狠辣继母的角色如此惟妙惟肖,不,这就是她本人了,沐筱萝只顾着冷眼旁观着,看着沐若雪曾经清贵无双犹如母狗一般赖在地上,硬是不肯起来。

    画扇和画屏是新提拔上来的俩丫头,虽然说聪明伶俐,但是毕竟年纪小,身体都还没有完全张开,力气偏小,东方玉漱几个眼神,围堆在她左右的俩大老嬷嬷们,看过去,一个比一个手臂粗壮,想必是乡下从事农活的那种妇人,沐若雪平时手指头拿拿纤细的毛笔或者管赫连吟诗作对什么的还可以,哪能杠得过俩个身强力壮的老嬷子?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