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10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沐宇轩带来的数十个江湖义士那个豪气干云呀,很快就把那些个守卫冰剿灭得干干净净的,不过算来他们应该是反剿,正统来说,是守卫兵们灭了江湖义士们才能说得上剿灭。

    沐宇轩清点了人数之后,旋即夜胥华步入内堂,抓住一个半伤不死的守卫兵威逼说出长公主和五殿下二人的下落,终于不堪威逼之下,这个守卫兵说林宅的佛堂下面有一机关密道,下面的铁房子就关押着他们。

    这个铁房子本来是前大齐朝林云之关押一些不听话的仆役和低贱的妾侍的,谁知道却被用来关押长公主殿下和五殿下。

    夜胥华见到大皇姐和五皇弟,他的眼眶不禁湿润了起来,“大皇姐,五皇弟,你们受苦了,你们从来都没有受过这般的苦楚,却是太为难你们了,二皇弟我搭救来迟,请你们原谅我吧!”

    说着,夜胥华就对着铁房子内的月长安跪拜,月长安满眼也是泪痕,“二皇弟快快起来,若不是你来搭救,恐怕我和五皇弟早就饿死在这里了!”

    “这里每天送来的饭菜都是发霉的,老鼠都不吃,我们把饭菜倒了,爬过去偷吃的老鼠都死了,二皇兄不信你去”

    五殿下月羽宏就怕夜胥华不相信,拿手指去指那些个呗毒死发紫发胀的老老鼠,这些老鼠恐怕都死了没有两天,也有三天了,按照如此推理的话,每一顿都不曾进食,大皇姐和五皇弟两三天干饿着肚子了。

    絮絮答答的脚步声,却是沐宇轩一边从怀里掏出豆沙包子吃,一边从那边走过来,吃吃得道,“二殿下,快砍掉铁索,将他们救出来吧,我猜想你大皇兄的救兵快要到了,倒时候我们想要走,就都走不了了。”

    夜胥华仗剑一挥,顿时间铁索碎成两半,门哐当一声,铁房子开了,月长安一头凌乱得步出铁房子,两颗眼珠子紧紧锁住沐宇轩手里的豆沙包子,还有月羽宏他的口水如同白色线条似的,一直往地下猛掉着,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猪哥看到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一般。

    还好沐宇轩懂得人情世故,“你们就是长公主殿下和五殿下吧,呐,这是我们家二姐麾下的小丫头香夏姐姐做的豆沙包,我平时是充零食吃的,如今你们好几天不曾吃过东西吃,都拿去吧。”

    话音刚落,沐宇轩就从怀中掏出四个包子,叫月长安眼珠皓澈暴突出来,没有想到包子个头这么大,怎么可能会在这个二岁小孩子的怀中隐藏得那么密实呢,真叫人怀疑呀。

    五殿下月羽宏恶鬼投胎似的,接过包子,自己两个,旋即又给大皇姐月长安俩,大口大口得吞咽着豆沙包子,连声说好吃好吃,可嘴巴始终没法子停下来的,“这包子真好吃,对了,我叫月羽宏,你可以叫我羽宏,你救了我和大皇姐的性命,你就是我和大皇姐的救命恩人了!”

    “是呀,谢谢你,小恩人!”月长安掩袖吃下豆沙包,香甜乱糯真的很好吃,她这么一个吃过皇家御膳的主儿,感觉今儿个吃这么一个豆沙包,却是觉得是人间顶级美味,。

    那当然了,饥不择食,就感觉什么都好吃的,这个道理,沐宇轩也是极为了解的。

    趁着大殿下夜倾宴的救兵还没有到,二殿下夜胥华和沐宇轩带着长公主,五殿下还有众位江湖义士离开此地。

    再过了半个时辰,夜倾宴就匆匆赶到这里,却看到到处都是他倾宴宫属下的卫兵,死得死,亡的亡,前前后后点算了一下,一共有一百五十人,全都死了,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可恶……到底是谁!是谁干的!”夜倾宴盛怒之下,他的拳头狠狠撞击在门上的铜环之上,由于用力过猛,拳头擦破了皮,猩红的血水涓涓得流淌着,顺着他明黄的太子袍袖往内里流淌着,整片袖皓澈是猩红的一片,叫人作呕。

    大殿下夜倾宴的脸上表情更加难看,就好像先皇弟再度驾崩了一般。……

    ……

    三日之后,,长姐沐若雪出嫁。

    ,氏女儿出嫁,按照约定成俗的规矩,相国老爷沐展鹏应该要给沐若雪置办一份丰厚的嫁妆,当然了,这嫁妆是有了,不过相府上上下下的下人们嘴里不说,可心里头着实把沐若雪唾弃歌不行。

    要不是沐若雪没有被老爷发现她正在暖阁内和大殿下私通,沐若雪大小姐的杏期又怎么会如此迅速,可要知道,前大夫人东方飞燕去世还没有满三年了,按道理说是要满三年,,女,女们才有资格谈婚论嫁的,可沐若雪却开了这么一个头,此为大大的不孝!但是如果不这么做,根本无法遮挡京城内外的悠悠众口啊。

    连相府的下人们皆是如此,更别提京城外面的人了,酒楼茶馆里无比传颂着相国千金,长姐沐若雪艳名,说什么想男人想得疯癫了,就迫不及待就想和大殿下行鱼水之欢,当然了,更难听的也有。

    这事儿也传到夜倾宴的耳朵里,大殿下想要以武力镇压,可是说的人太多太多了,阻了这个,还能抵挡其他人的嘴皮子么?

    其他姨娘不知道,沐筱萝知道娘亲对此事缄默不言,只是无奈得摇摇头,她曾听娘亲说,如果前大夫人若是知道了,她在九泉之下恐怕也难得安宁。

    不过沐筱萝还是担心老太君,老太君这些天气得连,长姐沐仙出嫁当天,也觉得没有脸面出来,称病卧榻,沉香在里间小心伺候着,半点也马虎不得的。

    还好有沉香随时会告知筱萝关于老太君的情况,要不然筱萝可就不安心了,筱萝心里骂道,沐若雪这个死娼妇,和她母亲东方飞燕一个样儿,害人又害己,往后肯定是不得好死。

    大殿下夜倾宴为了安抚人心,为了不让他自己过往的敦厚贤良高德遭到一丝一毫的破坏,夜倾宴早已穿戴好了猩红如血的新郎头冠服饰,一路上吹吹打打,那排场简直是京都之中燃烧起来了熊熊火焰那般,万人空巷。

    披着盖头的,长女沐若雪由喜娘搀扶着,仔仔细细得入了轿子,夜倾宴心中还是极为高兴的,他和沐若雪之间的喜事多多少少冲淡了林家老宅囚禁的长公主月长安和五殿下月羽宏被劫走的不快,都第三天了,夜倾宴仍然追寻不到二人的下落,夜倾宴想着肯定是被在外逃窜游离的夜胥华给救走了,不管怎么样,夜倾宴还是强行压下怒火,到手的若雪是自己的,一想起夺走沐若雪的第一次,那可是京都第一美人呐,夜倾宴心里倒是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倨傲。

    可是这般想法并没有在夜倾宴心内维持多久,就在沐若雪踏入花轿子那个瞬间,夜倾宴只听得耳边嗖得一声,他打了一个警醒,突然发现他的耳际处多了一只纸鹤,纸鹤很小,淡淡的水墨刻印而出,夜倾宴仓皇之间,四处观望着,大喊一声“刺客”,群排的倾宴宫精卫兵们执起长戟来,拿目光四处搜寻,却发现一只苍蝇都没有。

    夜倾宴极为懊恼,就两只手撕开纸鹤,看到令他无比惊心动魄的一行字,那是大华文字,说不认识的那也只能是畜生了:沐若雪大小姐送往疯人塔时,已**,以鸽子血李代桃僵就……

    更为要命的是,夜倾宴摊开纸鹤的最后一角,竟然有浓厚的鸽子血!

    夜倾宴哪里会就此罢休,他一定要找出事实的真相,男人对于这方面的执著就好比夸父追日般至死方休,他特地命令贴身小太监小青子过来,仔仔细细得在小青子处附耳一阵子,旋即小青子拖着拂尘跑进相府,而夜倾宴继续一路上敲锣打鼓得行着,他派遣小青子去探寻事情真相,而他保持队形是因为不能耽误了吉时,倘若耽误了,也定位沦为他人的口舌,到时候登上皇帝宝座就更加是困难重重了。

    ……

    “筱萝,你怎么知道大皇兄一定会相信纸鹤上所言的?”

    夜胥华躲在茶阁一隅,位置极为隐秘,这个地方,他的视野可以把大街上所有的事态收于眼中,不过反过来,由于视野有限,根本无法察觉到二殿下的所在。

    站在夜胥华左侧的沐筱萝嗤笑了笑,“二殿下您就别管那么多了。反正你投掷给大殿下的留言纸鹤,大殿下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他表面上敦厚淳朴宽厚仁德,内里阴险狡诈又多疑,试想一想,他自封为太子殿下了,是大华皇朝国君的不二人选,他可以纵容他身边的女人给她戴绿头巾么?”

    不管沐若雪有没有失去贞洁,反正夜倾宴肯定会彻查这件事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吩咐上小青子那么匆匆忙忙得跑进相府内,想必那小青子现在沁芳暖阁齐边搜寻鸽子血的下落。

    而沐筱萝为了让小青子更快得找到鸽子血和鸽子毛之物,她趁无人之际,又在通往沁芳暖阁的后花园花径上洒满鸽子血,使其分量多了几分,这一切,无不是为了让鸽子血更多更好早罢了,至于沐筱萝为何会这么做,因为她早已猜想到了。

    看着茶楼下的迎亲人马即将要脱离视线,沐筱萝嘴边浮起一个动人的弧度,她一双濯濯绽光的星眸满是玩味的意味,“不出我所料的话,等小青子过去禀告,大殿下一干人定会折返。”

    “筱萝的言下之意是,沐若雪会坐回头轿?”夜胥华明白沐筱萝的意思,不过他知道一个女人坐回头轿子回来那将会意味着什么,出嫁半个时辰都没有,就被夫家遣回娘家,这是活生生打相府的脸面,打沐若雪脸面,无疑是一个女人最为残忍的耻辱!

    沐筱萝眸中仍然发散着神采,却一句话也不说,仿佛在静静等待着。

    顷刻,沐筱萝品尝了一口上等的碧螺春,两颗眼珠子凝着光滑的雕刻五福天降暗纹瓷盏,茶水舒舒卷卷,宛若睡美人一般,浅浅抿了一口,继续道,“长公主和五殿下在东方浩老爷子处还好吧。”

    “还好,吃穿用度是不愁的,也挺安全的,大皇兄肯定搜查不到的。”二殿下夜胥华眼眸深处也有了明亮的光芒,能够安全得把大皇姐月长安和五皇弟月羽宏解救出来,还是多亏了筱萝的五弟沐宇轩,要不是她们俩姊弟的帮衬,恐怕这会子大皇姐和五皇弟都不知道是死是活。

    夜胥华和沐宇轩带着江湖义士闯入林老宅解救月长安和月羽宏,暂先安排在东方浩老尚书府邸处,这个主意也是筱萝想出来的,要知道东方浩虽是沐展鹏的亲岳父,可二人政见不合,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翁婿二人在分庭抗礼的“江湖派”和“保,派”派系中,各自有不同的席位。

    果然,一盏茶的功夫都没有,就只见小太监小青子命也没了似的,哭丧着脸从相府东门跑到大殿下夜倾宴处。

    极速奔跑之中,小元皓澈摔了不下数十下,摔了,又起来,再摔,继续起来,继续跑。

    好不容易拦在夜倾宴的马蹄前,眼泪汪汪得奔涌如河,“大殿下不好了!大殿下……若雪大小姐她真的……”

    “失贞”二字,小青子不敢当着夹道相迎的热情洋溢的老百姓们面前说出来,他是偷偷告诉夜倾宴知道的。

    初初听闻这个,夜倾宴耳边犹如九重天神雷雨电轰啪啪得狂舞而下,他霎时间失去了依仗那般,竟从那马背上摔下来,心口捧在地面上,一片钻心的疼痛,可这也罢了,他还是很快起来,也不顾头上的新郎冠蒙上泥垢,冷汗簌簌而下,随之他的脸完全是被暴怒给代替了。

    几乎全京城的老百姓们就在这里了,夜倾宴再怎么着也不可能发作,可是他他又如何把一个失去贞洁的破鞋娶回倾宴宫呢,竟然以鸽子血李代桃僵落红,真真是普天之下,也只有**妇人才会想到的偏门法子,要不是那突如其来的纸鹤告密信,说不定这头绿冠是要彻头彻尾得叫夜倾宴他自个儿,从头到尾得,染上一层浓浓的绿。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