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0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不!我不会让这个男人落入别的女人的手里!”在密闭囚室的闸窗口看见了这一切的蒙面女黑衣人,取出贴腰秘钥,拨弄几下,囚室铁门打开,谁曾想那个女人跨坐在男人身上,二人亵衣松松垮垮,仿佛不着吹灰之力,便会脱落一般,这是将要成就颠龙倒凤好事的前戏!

    蒙面女子花锦凤趁着大宗主欧阳圣通和众位杀手们走远,她借机留了下来想要救走赫连皓澈却没有想到他正要和别的女人……这是她无法忍受的!

    熟不知道那个女子的葱白玉指欲往男人的下身探索!

    大宗主近年来炼制的阴阳合欢香愈发神妙了,区区一颗,贞洁烈妇也变成荡女,花锦凤何尝不知道这些的,她小巧的唇瓣勾勒一丝若无若有的邪笑,拿手从怀中掏出一瓶莹白透明的琉璃瓶子,上面写着“清风扶沐”四个大字,她上前推开了骑坐在赫连皓澈身上的女子,剥开瓶塞,其间飘出辛辣难忍的白雾侵入赫连皓澈的鼻窦深处,顿时间赫连皓澈脑海一片清明。

    “这是解药!你是何人?为何要救我?”赫连皓澈隔着花锦凤的黑衣面罩,只是洞悉了一双春河也似流淌的明眸,那明眸又寒又冷的,叫人摸不着边际。

    花锦凤背过身子去,冷漠之极,“你快离开这里,否则我会杀了你的。”

    “你的大花国公主殿下花锦凤?你黑靴子底下绣着大花国的国葩,不会错的。”

    赫连皓澈像是发现了什么世界大沐似的,他又是惊喜又是惊讶,江湖传闻大花国公主殿下在她很小时候被前朝余孽组织捉走了,近日又流出消息说花锦凤公主殿下在宫中被神秘人劫走了,其实赫连皓澈也不知道花锦凤公主殿下到底是哪一位,不过公主殿下脚底的黑靴子模样暴露她的身份。

    赫连皓澈看看花锦凤,再看看一旁面色酡红的筱萝,她身上几乎仅着寸缕的亵衣,还好确定花锦凤是女子,如果是别的男人,赫连皓澈一定不会去顾及身上的毒性去把这个男人给杀掉。

    “你手中的清风扶沐是解阴阳合欢香的解药吧,你尚且救了本王,不妨发发慈悲,也救了筱萝吧。如果她因为中毒太深不愈,本王也绝不会苟活!”

    看向花锦凤的时候,赫连皓澈两颗瞳孔里写满了恳求二字,并不是因为刚才他和筱萝有肌肤之亲,而是赫连皓澈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午后,他一见钟情于筱萝,看不到她的笑容,他会心生嫌隙,会不安,会彷徨,听不到她的笑声,他会促狭,会暴躁,会忧心忡忡。

    “你是我一眼就看上的男人!我不准你对别的女人有心。想我救她,也可以,请你以后把她忘了吧。”

    花锦凤一直不说话的,这个时候她步履一动,纤细的小蛮腰一摆,她又从怀中掏出莹白透明的琉璃瓶子,上面的“清风扶沐”四个簪楷小字极为秀幽,这是她自己写的字,这清风扶沐可以解除宗主欧阳圣通的数种毒性,不单单有阴阳合欢香,还有北冥鹄香,暗冰转轮香,七海香,天香,每一种毒药的药名都有一个香字,可却其毒无比,必须要手中的清风扶沐来化解。

    这个?她叫本王忘记筱萝,莫非花锦凤公主殿下看上自己不成?

    赫连皓澈心头炽热,却不为所动,只是想到,姑且答应她,叫她先救下筱萝再说,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你先救下她吧。我答应你!”

    “好!这可是你说的!”花锦凤得到赫连皓澈的一句许偌,如获重宝,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宝物没了依然可以用高价买回,这个男人可就说不定了。

    语动身不动,花锦凤的凤眸如若冰水般的光泽凝着他,似乎是想要确认的意思。

    赫连皓澈上前走了几步,两只手抚住花锦凤的腰间,款款而笑,“美人儿,我怎么会骗你呢?放心吧。你救了她。我一定会忘记她的……!”

    “好。”花锦凤拿着清风扶沐在沐筱萝的鼻间蹭了蹭。

    一股呛鼻的恶心味侵袭入鼻,沐筱萝脸庞涨得通红,咳嗽了几声,缓缓得感觉浑身有了气力,最为重要的是,四肢百骸深处那股子烈焰似乎被雨水冲刷得平平淡淡,脑海深处说不出来的空明舒畅。

    沐筱萝清醒了意识,发现自己竟然身着亵衣,好好亵衣松松垮垮遮挡住了一丝的重要部位,她三两下收拾了衣服,站起来,看见蒙面女子打眼色给赫连皓澈,说不出来的暧昧感觉。

    只觉得心头一酸,沐筱萝了赫连皓澈一眼,问道,“皓澈,这个人是谁?”

    “皓澈现在是我的男人!以后除了我,谁也不准叫他皓澈,你,更不可以!你体内的阴阳合欢香毒是我解的,你要对我感恩戴德才是!

    这一次,花锦凤是抓住赫连皓澈的手,万般不舍得他离开一般。

    还真的把赫连皓澈当成她的夫君了?沐筱萝心内一冷,不错这个女子是救了自己,可救了自己不代表着要把赫连皓澈让给人家,再说自己跟赫连皓澈并没有什么。

    一时之间,沐筱萝无所适从,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该做什么,来缓解此间的尴尬。

    还好赫连皓澈的一句话冲破了此间的尴尬意味,“欧阳圣通说来就来,你竟有了钥匙打开囚室大门,那你也一定有办法帮助我们俩逃离这个地方,等到达安全之地再说吧。可以吗?”

    赫连皓澈的话很是玩味,特别是他轻声细语的模样儿,叫沐筱萝心中长了一颗肉刺那般,只是这话赫连皓澈竟不是对自己说的,而是对其他女子说,可沐筱萝又如何知道此间的曲折呢。

    男人的许偌,对于花锦凤来说,无疑是能够欢欣好一阵子的。

    花锦凤很小时候就被掳来充作杀手,如今冰封记忆古寒蚕毒在她体内复沐,她也忘却了她的身份,当今西方大帝国大花国储君胞妹花锦凤公主殿下,所以赫连皓澈之前说花锦凤她是公主殿下的身份之时,花锦凤整个人是愣住了,这是因为蚕毒沐醒,已经叫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她脑海之中的记忆停留在被抓来的那个时刻。

    这其中窍门,沐筱萝也是不知道的,她现在仍然担心瑾秋,瑾秋也属于欧阳圣通培养的杀手之一,只是瑾秋暂时得昏倒了,身材恢复了常人,短时间之内她是没有攻击性的。

    “你们跟我来。”花锦凤转过身子去,沐筱萝紧追了上来,就和赫连皓澈肩膀并着肩膀而走。

    赫连皓澈趁着地下宫室灯火昏暗,偷偷告诉沐筱萝关于眼前黑衣女子的真实身份,沐筱萝大吃一惊。

    筱萝想不通的是,堂堂西方大帝国大花国的公主殿下也被掳到此地,看来大齐朝的余孽所操纵的杀手们早已遍布了整个天下,七国不单单是大华王朝,其他国家也是极其危险的。

    七国纷争,在所难免!

    “你给我过来~!我不准你跟其他女人靠得如此近乎!”

    花锦凤很是不满沐筱萝的肩膀和赫连皓澈的肩膀密合得一根针都插不进去。

    “你快过去吧。”沐筱萝嘴角一个冷哼,身侧的赫连皓澈就给她推到花锦凤的怀里。

    赫连皓澈拿一个极为无奈得眼神瞧筱萝,他心里头默念着,筱萝你这是做什么?要我跟其他女人在你面前卿卿我我么?

    沐筱萝如黑墨点漆的瞳孔看也不再看赫连皓澈一眼,而是眸光汇在那个所谓大花国公主殿下花锦凤处,筱萝一句话都没有说,不过她的眼神却是表明了一切,无不是对花锦凤说,你喜欢就拿去好了,与我无关。

    这连日来对筱萝暗生情愫的赫连皓澈落个不自在了,他对花锦凤一点意思都没有,可筱萝的意思是要他和花锦凤在一块儿?

    这点,赫连皓澈真的无法接受,他不是一个滥情的男子,以前不是,现在也不会,将来更不会是,他希冀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别无其他。

    “她把你让给我了,你一定要跟我走。”花锦凤抓住赫连皓澈的袖子,恨不得立马就带着这个男人远走高飞,若是再迟一步,恐怕大宗主欧阳圣通回来之时想走就走不了了。

    赫连皓澈的眼睛只容得下筱萝一人,哪里还容得下其他女人,他径直甩开花锦凤的手,径直得走到筱萝根处,径直的凝着筱萝,“要走,我也是要和筱萝一起走的,公主殿下你还是一个人先走吧。”

    “你叫我什么……不是!你应该跟我走的!”

    旋即,花锦凤身体深处潜伏着冰封记忆古寒蚕,除了地下地宫的情形,所有的一切她还没有开封记忆,听到赫连皓澈喊叫她公主殿下,她迟疑了一番,不过她并没有多作深究,只是听到最为重要的一句,这个男人竟然亲口对自己说,她要带走对面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叫筱萝,这筱萝二字应该是她的闺名,想不到叫得如此亲热,看来他们二人的关系不浅呐。

    花锦凤脸一沉,“你这个臭男人,竟然欺骗我,你刚才可是答应我了,要带我走的,出尔反尔,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的所作所为么?!”

    却不曾经一个被掳来地下迷宫充作杀手被蒙蔽心智的人儿对于这方面比任何一个女人还要精明,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筱萝是和佩服她呢,同时也觉得很好笑,不时地,沐筱萝嘴角浮现一抹森冷的笑,这抹笑意如同静谧秋水的涟漪随着姣美酒窝一圈圈得在脸蛋上漾开,极致动人,不说谁,就赫连皓澈他看见了如斯,亦变得痴呆了好一会儿。

    “臭男人,你还对这个女人着迷,你可是答应我的,好!我干脆杀了她,以后你就会全心全意的对待我!”

    动了杀机的花锦凤一声大吼,她双眼充斥着炽热的火焰,目光无人那般,仿佛她眸中的火焰可以把所有人焚烧成渣,她右手紧扣的青色长剑,剑锋凌厉无比,尽力一挥,夜空下起的微雪也被劈成两瓣,落在地上之前早已变成雪水了,剑身挥舞摩擦空气,产生的热力足以融化剑稍上的雪迹。

    了不得了,看来花锦凤公主殿下身中蚕毒,有关大花国的全部记忆被冰封了还不止,她和瑾秋一样,完全被冰封记忆古寒蚕激发了体内潜伏的毒性,威力恒在任何国家的大内高手之上。就算是沐筱萝也难以匹敌,哪怕她身上的狐岐道加身也无济于事,当然赫连皓澈可不一样了。

    现在的赫连皓澈闻到清风扶沐的解药,体力早已恢复了十成十,他虽然从小泡在药罐子,不过这么多年来,日夜苦练武,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所以赫连皓澈的武力远在花锦凤公主殿下之上。

    这一点,沐筱萝从赫连皓澈为自己击挡花锦凤刺过来的夺命剑招就可见一斑,每一招每一式,花锦凤毫无招架之力,除非赫连皓澈故意让花锦凤三招,否则是不可能让花锦凤越过赫连皓澈,来取走筱萝的性命。

    剑刃在寂寂森森的古墓群深处相互撞击,铿锵不绝于耳,若是当前有一方黄梨木雕花锦杌,沐筱萝倒是可以坐下来,看看一男一女在风雪之中忘情舞剑,又或者有一杯温温热热特佳贡品武夷山峭壁之上的大红袍捧在手心里,那将是一个绝美的享受,也许沐筱萝这么想,纯属的自我调侃而已,说真的,筱萝见到赫连皓澈和别的女人在风雪之中舞剑,无情间乍还有情似的,换做是旁人,也会起醋意的,当然了,像赫连皓澈这般心怀乾坤的男子这世上并不多见。

    “筱萝,我们快走。”

    随着啪嗒嗒数声,沐筱萝亲眼看到花锦凤身后的那一颗树干被插入五二七不等的方陵雀子,若不是花锦凤闪避得够快,恐怕她这会子早已扑在莹白的雪地里了,流了一地的血水了。

    赫连皓澈起筱萝的腰肢,趁着花锦凤失神,运用他脚下如同蜻蜓点水的绝妙轻功,跃过几番粗壮的枝桠,再没有多久便离开了荒芜的坟群。

    这一切仿佛一瞬间,眼间的林丛在黑夜之中飘忽远去,要不是沐筱萝听到耳际边传来男人低低呼喊的耳语“到了”俩字,沐筱萝说不定还沉溺在神仙的境界深处,待筱萝抬头眸珠来,却看到自己抵达相府的后院门墙内,再走几步,便是筱萝水榭之所在了。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