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901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当年初一喜庆之年,却无缘无故来了如此之多的精兵从宫门而发,势要包围整个京都似的。

    酒楼下的百姓接踵相望,议论不停,有人说这是大殿下夜倾宴的所属军队,须知道大殿下在他所在的倾宴宫深处演练了一系列精兵,每一个精兵的肩甲上都绣挂着孔雀翎标志。

    而极为重要的是,沐筱萝看到那一群军队的肩甲部位果真是绣着那标致整齐划一的图案,上一世,夜倾宴是沐筱萝托付一生的丈夫,沐筱萝怎么会不知道?只是,这一切来临得太快了。

    怪不得这几天一直都没有见到夜倾宴,原来他是想要干这一出,糟糕,相府南院天井下边的武器,沐筱萝还没有叫人先搬运走了,到最后,倘若相国父亲真的与夜倾宴联手,那么,那么大华天下肯定就成了夜倾宴的囊中之物,不可以!沐筱萝绝不允许上辈子的惨痛经历再次重演!

    “怎么这么多官兵呀?”

    “小姐,我们要怎么办呀?”

    香夏和瑾秋的眼底下写满了慌张二字。

    按道理说,朝廷宫禁大门往外派兵,无非是两种可能,一是往别的官家处执行抄家皇令,先皇驾崩,新皇未立,又没得半点可能;二是屯兵造反,这造反……可就难说了!

    瑾秋这丫头武功底子不差之外,耳朵也是极为尖敏的,“小姐,下面的人在传言说大殿下要举兵造反呢。”

    “可不是?我们邻桌的人也在议论纷纷的样子,看来是真的呀。”香夏这丫头手拿着一杯茶还没触及唇畔,下放于前,两颗眼珠子极为肃穆得凝着筱萝。

    看来夜倾宴却也着实大胆的很呐,难道他不知道这朝中另一大势力制肘着他么?

    众所齐知,朝廷一分两派,夜倾宴为中心的保,派,夜胥华为中心的江湖派。

    说真的,沐筱萝还真的不相信了,拥护二殿下夜胥华那边江湖派的朝廷重臣都是傻子,不折不扣的傻子,叫夜倾宴的保,派如此作威作福?

    沐筱萝站起来,匆匆下楼,一长排的卫兵过去了,迎头是身披金甲胄,两眼皆是傲人和悲恸的神色,他一身四爪太子龙袍加身,声音却悲悲戚戚,惹人伤怀,这个男人,正是前世渣男夜倾宴。

    “时至今日,本太子不得不说的是,二皇帝夜胥华为了谋夺皇位,事先毒弑万老太妃,此事被本太子还有当今的长公主殿下月长安知晓,如今这个夜胥华狗贼却不知去向!先皇驾崩,身为父皇的儿子,本太子只好排除中医登上太子之位,匡扶大华……”

    夜倾宴满是慷慨激扬的模样儿,他坐在雪白的马背上,神色是那么痛不欲生,可在筱萝的眼底,他就好比一堆臭狗屎,他在妖言惑众,那脚趾头想一想,沐筱萝都知道万老太妃子死一定跟夜倾宴有关,至于长公主殿下月长安,不,不可能,她一定是被挟持了。

    万老太妃年轻时后抚养过长公主和五殿下,月长安不可能会站在夜倾宴这边的,不可能,如今夜倾宴在这里,他那属于倾宴宫的军队据守在皇城内外,也就说大华禁宫实际上被夜倾宴控制住了,二殿下夜胥华逃到哪里去了呢。

    听闻此讯,香夏眼眶都红了,因为怎么如何,她都不会相信二殿下夜胥华心狠手辣到了要毒弑万老太妃,当年王氏谋夺大位,害死了不少先帝嫔妃,万老太妃可是从当年那一场腥风血雨的争斗之中唯一存活下来的!万老太妃不单单对从小抚养的长公主月长安和五殿下月羽宏好,还对别得妃子生的孩子也是一视同仁的。

    摆明了,是夜倾宴毒死了万老太妃,然后把屎盆子扣在风静岳的头上,叫夜胥华二殿下失去了大华民心,这样毫无疑问是,大华储君的人选就落入夜倾宴的手中,而现在,夜倾宴自封为大华的太子殿下,只要彻底铲除了夜胥华,他可就是大华新皇了!

    这个贱男人!沐筱萝狠狠得咬着贝齿,若不是她一身平素的服饰隐匿人群,要不然被夜倾宴发现了,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四大顾命大臣呢?

    沐筱萝想到是就是这四个人!

    之前京城大街满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氛围,如今俨然是冰窟似的沉静,对,是沉静,贩夫走卒白丁们脸上满是可怖的神情。

    一夕之间,大华宫廷变化之巨,怎不叫喜庆心情沉入万丈寒渊。

    夜倾宴骑在大雪马身上,执戟重兵为他开道,俨然帝王出巡之状!

    还真的以为自己是皇帝了?沐筱萝嗤之以鼻,时至今日,得先联络到二殿下夜胥华才是正经之事,只是不知道,他如今有没有身陷囹圄,不过看夜倾宴在京城境内以告万老太妃之丧,变相得四处寻找二殿下夜胥华。

    夜倾宴找不到他,说明二殿下夜胥华现如今的处境极为安全,这一点,香夏恰恰跟沐筱萝想到一块儿去了。

    只是万老太妃薨了,是瑾秋和香夏无法接受的事实,那日子她们两个陪伴筱萝入宫,随长公主月长安去的万老太妃那,谁知道,那第一次的一面,竟然成为了永世诀别,所以人生变化无常,谁也无法知道下一秒发生的即将是什么?

    瑾秋擦了擦眼角湿润的泪痕,偷偷得拽着筱萝的手腕,“二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是要回相府吗还是……”

    “……”香夏眼珠子发愣,从表面看来,香夏真的很担心二殿下夜胥华,似乎是超过了筱萝。

    筱萝当然也是极为担心二殿下夜胥华的,只不过不是出于男女之间的感情,而是朋友之义,兄妹之谊。

    齐边耳目众多,沐筱萝淡淡说了一句,“回去再说吧。”

    沐筱萝的做法是明智的,大街上再热闹,喜庆的氛围早已被铁甲重兵们的马蹄踩踏得泯灭犹如死灰,何不回到相府?最起码相府安全。当然,筱萝并不是畏惧,而是她想到的是,如此凶险局势,看样子大殿下夜倾宴肯定四处搜查夜胥华的下落,夜胥华之苦境看忧!

    京城大街,人满为患,更多的那些天生爱看热闹爱看八卦的百姓们,一朝天子一朝的时代变更对于百姓来说,天下兴亡,百姓皆苦,谁当上皇帝并不重要,重要是那位皇帝能给足他们饭吃,让他们过上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

    如果换了是前世的筱萝,此间此景,沐筱萝一定深信夜倾宴,然后间接成为帮凶,害死了夜胥华了,可是现在,沐筱萝一开始就洞悉夜倾宴的虎狼之心,他势必要找出夜胥华斩草除根,为了斩草除根,任何威胁他皇位者,杀无赦,五殿下月羽宏处境看来是相当危险了,至少在所有皇子之中是最最危险的一个,因为五殿下月羽宏跟二殿下夜胥华走得太近了,夜倾宴都看在眼底的,至于长公主殿下月长安,想必此刻应该是被软禁起来了。

    这些都是沐筱萝个人猜测罢了,不过一路上听到的,林林总总的,多半是牵扯到这些,筱萝觉得月长安长公主殿下被软禁之事十有**了。

    夜胥华,你在哪里?沐筱萝凤眸转瞬未瞬。

    前面,不出十步,便是一条长长的胡同甬道,必须穿过这条甬道,转个转弯,便是通往相府的后院的路了。

    沐筱萝可不想从相府正门走过去,那太招摇,外边都是夜倾宴的兵马,这家伙可没有安任何的好心呢,筱萝自己可好好提防。

    令沐筱萝没有想到的是,一切来的太快!

    甬道似乎早早被人控制了。

    蒙面者的轻功高得可怕了,沐筱萝十步之内都无法洞悉他们,直到身入甬道才知道,可惜为时已晚,一片白粉洒下来,洋洋洒洒,犹如天鹅的鹅毛似的。

    白色粉末之中,凌空跳下三五个蒙面者,三个人形成了一股架势,反扣住瑾秋的左后臂,就这么被挟持着,又跃上高墙,遁走了!

    此刻,唯独剩下筱萝和香夏呆若木鸡似的滞在原地。

    沐筱萝捏着鼻子,尽全力挥去白色粉末,那呛鼻的粉末是面粉夹着一种硫磺粉末,极为刺鼻,一般人来说,眼睛要隔一会儿才能睁开。

    “小姐,瑾秋……瑾秋被劫走了!”香夏吓得躲在筱萝的身后,捏着琼鼻,显然她也是被此间的白色粉末给呛到了。

    沐筱萝沉默不作声,细细打量这个甬道,墙壁上都有他们的痕迹,墙顶也有白色粉末下来之后遗留的黑色粉袋,想来是装白粉末用的。

    不能否认刚才遭到偷袭了,要不然,沐筱萝凭自己的实力,也不可能就白白的这么让瑾秋被歹人劫走,蒙面者武功明显高过自己,轻松飘忽不定,无影无踪,不过这黑色的袋子,对,拿下它,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不成。

    由于墙太多,沐筱萝叫香夏走开点,捡了一块小石子,对着墙顶的黑色袋扔过去,咔嗒一下,装白色粉末的黑色袋子连着风劲掉下来,沐筱萝捡起来它来,定睛一看,这上面赫然绣着某种字体。

    两世为人的沐筱萝却不曾注意到这样的鲜有的字体,沐筱萝把黑色袋子给香夏看,香夏这丫头自小熟读兵书古籍,说不定她知道呢。

    “香夏你看看吧!这些蒙面者留下来的,说不定凭借这个,就可以寻到瑾秋妹妹的下落呢。”沐筱萝把黑色袋子递过去。

    须臾之间,香夏捧着黑色袋子,拿手抚摸上面的异种文字,不禁讶异得出了声,“这是前朝大齐朝,最后一任皇帝呼延浩丰下令颁发的齐朝文字,这样的东西是当今朝廷禁制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既知道这是前朝文字?上面写着什么?你知道吗?”沐筱萝凤眸潋滟出万千广波澜,目不转睛得凝着香夏,生怕香夏不回答。

    香夏徐徐抬起头来,薄而红嫩的唇瓣轻轻启了启,而后道,“这上面写着四个字,月缺则吉!”

    “月缺则吉?”沐筱萝脑袋混混沌沌的,结合前世的记忆,似乎记起来不少。

    “小姐,你怎么了,难道你知道这四个字中的真正含义?”

    香夏好看的娥眉蹙起,她看到筱萝二小姐启开朱唇,二小姐她要准备说了。

    “月缺则吉,说明一个【月】字少了一部分,又加了一个【吉】,你说说会组成什么字?”

    沐筱萝早已知晓此间含义,却待香夏她恍然醒悟。

    二小姐的提醒无疑是极有帮助的,香夏眨巴下眼珠子,接着筱萝的口气说道,“这【月】字中间少了一部分,加上一个【吉】,不正是大齐朝的【齐】字么?”

    “正是。”沐筱萝点点头。

    之后,筱萝和香夏二人就没再多说,瑾秋五岁那年在相府南院天井被神秘人劫走之后,今时今日又重现十年前的戏码。

    ……

    沐筱萝带着香夏赶快回了相府的筱萝水榭。

    只有这里才是最为安全的。

    香夏忍不住了,她这一路上憋到嘴边的话都可以化作一条河了,“小姐,十年前,年仅五岁的小瑾秋被神秘人劫走,如今却又是……前朝余孽如此猖狂!我们该不该告诉老太君她们呀!”

    “不行。外边这么乱,老太君会担心的。我一定有办法找出瑾秋的下落,并且会保证她的安全。”

    沐筱萝知道前朝余孽为了培养少年杀手,在这些人中包括瑾秋在其五岁的时候,在他们的身体里饲养冰封记忆古寒蚕,如今大华皇朝因夺,子之争造成混乱不堪,前朝余孽大齐朝显然是要反-华复齐!

    而像瑾秋这般的杀手无非是他们的筹码,沐筱萝结合前世的记忆,知道的是,这些个前朝余孽无非是要唤醒瑾秋等人身体深处的冰封记忆古寒蚕,等寒蚕一复沐,便是瑾秋人生之中被掳劫的一段记忆沐醒的时刻……或者换一句话可以说,瑾秋到时候会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是敌人!

    二小姐虽然承诺她一定会救瑾秋的,不过香夏知道,二小姐也许是在安慰着自己。

    “你说,瑾秋现在真的安全吗?”

    香夏打小就卖身相府,与瑾秋是同一批进来的童婢,更是情同姐妹,谁也离不开谁。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