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899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画扇的脸伤极为严重,怕是一时三刻也养不好的。谁叫她得罪如今的大夫人呢。

    拿鸡毛掸子擦拭古董的小丫鬟们见识到了这一切,无比心惊胆战,对她们来说,相府大院就是一个不见硝烟却充斥血腥味道的战场,壮士死的壮烈可以追封爱国烈士,可有人在高门宅院死了,那么死了也是白死。

    东方玉漱抖了抖一对精致的黄金指甲套,猩红色的血滴一滴一滴得滚落在地上的波斯红毯上,叫人拿来上等丝绢擦了擦,一脸傲慢得自言自语,“小贱人!竟然欺我!也不看看本夫人是谁!敢惹怒本夫人的,本夫人一定叫她吃不了兜着走……沐筱萝总有一天也会死在本夫人的手心里……”

    后面的话,东方玉漱越说越小声,她这样对可怜的画扇发脾气,无非是出一口闷气,筱萝在相府大门当众叫她难堪,东方玉漱哪里会就此罢休,虽然大夫人脸上挂着笑,但是她幽暗的心底是一直想要謑uo弩懵苷飧觯龆谒赖亍

    想起今晚还是除夕宴,东方玉漱贴身丫鬟画扇不能伺候了,又叫年老嬷嬷们从三等小丫头堆里提拔出一个一等丫头来,名字都取好了,东方玉漱唤她画屏。

    又过了一会儿,老爷沐展鹏便来了,东方玉漱满脸堆笑,在沐展鹏的面前无疑是一个知书达理端庄温柔的小女人,东方玉漱吩咐屋内服侍的一众丫头婆子退下去。

    关上门来,东方玉漱嘴对嘴喂了沐展鹏几口肉角儿,肉角儿明明是咸咸的,沐展鹏却说甜如蜜糖,就好比东方玉漱的小嘴般甜润。

    鎏飞院上房屏风内卧响起一阵阵的孟浪欢语叫****的小丫鬟们脸不禁红彤彤的。

    年纪大了点的婆子们深谙其事,却没说什么,互换眼波,其间深意自然不必多说。

    写满吉祥喜庆的挥春贴满相府各处,就连不起眼的小柴房都贴了一个大大的福字儿,傍晚时分,相府各院掌上五彩斑斓的灯笼,有鱼型,象征年年有余,有金元宝的,象征招财进宝,还有迎春花的图样儿,富贵牡丹花样也有,好看极了。

    除夕宴设在长安园。

    沐筱萝提着一个年年有鱼的花灯偎依在堂中央的老太君的跟前,长长的桌子并了起来,上首是老爷沐展鹏,紧挨着大夫人东方玉漱,依次下来是分别各个姨娘们小姐少爷们,座位排行井然有序,等级极为森严,小五少爷沐宇轩很不老实,不管他生母郑飞燕如何唤他,他仍然坚持要和筱萝坐在一起。

    上首的沐展鹏脸上极为不悦得对小书童文棋道,“怎么了?若雪她还是不肯出来?!”

    “是的老爷!文棋通知了徐妈妈,徐妈妈说若雪大小姐无论怎么样也不要出来!她说,今生今世再也不想与……”

    文棋说到一半,后面的话便不敢再说下去了。

    沐展鹏见今天是除夕夜,再怎么不高兴,也尽管忍着,“说,我倒要看看他想要说什么!”

    “大小姐说,今生今世再也不想与贱人同桌!”文棋把头埋得低低的,生怕撞见沐展鹏怒不可遏的目光。

    阎红玉心中纠了一下,算是被什么刺痛了一般,嘴上却淡淡道,“今晚是除夕晚宴,若雪她也许是不舒服了,大家该吃的吃,该喝得喝,有她饿的时候,黄瑞家的,等会你去带上一些吃食给她送去。”

    “是的,老太君。”宁上官二家唱了一声诺,静静得站在阎红玉的背后。

    掌事院福伯领了梨花班的戏子们在老太君跟前唱几段儿,谁知道老太君心情早已不快,好歹筱萝懂得行酒令和猜枚游戏,惹得老太君呵呵大笑。

    整个过程,大夫人东方玉漱自然是紧着陪着筱萝,哄着老太君开心,骤然间一派母慈女孝的场景乍然浮现众人的视线之中。

    之前对于沐筱萝甚是不喜,不过沐展鹏见她如此讨得老母亲欢喜,沐展鹏认为自从臻珍死了之后,宝贝大女儿若雪性情大变,已非是一个大家闺秀,本以为好生培养着她嫁给皇室继承人,日后好巩固自己在大华皇朝的权位,谁知道竟令他太失望了,再说看筱萝此间的落落大方,虽然筱萝的相貌比不上若雪大女儿,但是她沉稳内敛很会讨人欢喜的性格,无疑是权力推手的绝佳利器呀!

    反正是自己亲生女儿,沐展鹏开始打起了筱萝的主意,她最近跟二殿下夜胥华走得挺近,夜胥华是大华最为热门的皇位继承人人选,可沐展鹏的心底,他早已认定了大殿下夜倾宴,他想着该用什么办法叫筱萝喜欢上大殿下呢。

    前半夜,拿到压睡银钱的沐筱萝陪着老太君守岁,小五少爷宇轩困觉了自然是要去先睡的,其他姨娘却各自的房里守岁之外,香夏、瑾秋和沉香凑上筱萝打马吊,筱萝的手气特别顺,赢了不少窗花贴纸,玩钱特俗气,以窗花贴纸作为赌注实乃幽俗共赏,老太君也乐意得很。

    宁上官二家未敢合眼呢,她刚刚去了一趟沁芳暖阁给大小姐沐若雪送吃食。

    沐若雪大小姐自然是一直躲在暖阁中心,黄瑞家的也不知道她在里边做什么,报告老太君的时候,宁上官二家说她是把吃食交予徐妈妈。

    和筱萝孙女儿几个香茶过数巡之后,听到宁上官二家如此一说,阎红玉的心里头空落落的,到底往年这个时候,都是臻珍媳妇和若雪大孙女儿陪伴在左右,心情倒也爽利,今年却也不似那往年。

    老太君虽然心中抱有一丝遗憾,不过好歹有筱萝二孙女儿陪在自己身边,倒是可以减少落寞。

    长安园花厅异国石英钟指向了寅时一刻,这是后半夜了,夜特别冷,筱萝和沉香服侍着老太君进寝卧先行睡下,旋即筱萝在香夏和瑾秋二人的簇拥下也离开了,得回筱萝水榭好生睡一觉,明日是大年初一,得早早起来,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可不能懒惰。

    途经沁芳暖阁之时,沐筱萝看到阁里黑漆漆的一片,想必大姐沐若雪早已睡下了,也不知道她连家族除夕宴会都不来参加躲在房间里边干什么,筱萝自然是不想理睬她的,可冷不丁得突然钻出一个老嬷嬷,倒把身侧的香夏和瑾秋吓坏了。

    瑾秋强忍住心中的惧意,左脚上前一跨,两只手插在腰间,“大胆!何方贼人!”

    “二小姐……是老身……徐妈妈我呀。”那老嬷嬷颤颤巍巍的得说着,弓着身子,两颗眼珠子就凝着筱萝这里足足三秒钟。

    沐筱萝没有说什么,手拿灯笼的香夏拿它仔细一照,看她的面容,头上梳着老妈子髻,发髻稍显凌乱,丝毫不似被此间的黑夜劲风所吹的。

    该不被沐若雪虐待成这般模样的吧,沐筱萝嘴角浮现一抹冰冷,旋即合上眸子,等眸子绽开之时,瞬间璀璨惊华,语气不冷不淡得说道,“香夏,瑾秋,咱们回去吧。”

    “二小姐,请留步。请您去看看大小姐吧。大小姐她快……快不行吧。”

    徐妈妈哽咽着心中欲滴的泪儿,果真是我见堪怜呀,不过可惜呀,这样的把戏筱萝是不会上当的,这明天一大早便是大年初一的吉祥大日子,无端端说大小姐不行,哟呵,难道沐若雪这个贱人还死了不成?

    任凭徐妈妈说破了嘴皮子,沐筱萝也是万分相信不得的呢。

    沐筱萝直接转过身子去,傲然把徐妈妈这个狗奴才遗留在夜风之中叫她吹了个够,老贱妇,谁叫她站错了队,站错队了呢,就一定是要死的!

    沐筱萝说时迟那时快,正准备打道回水榭,谁知道一个北风呼啸,硬是把香夏手中擎的灯笼熄灭了过去。

    “小姐,灯笼被风吹灭了,咱们还是往回走吧。”香夏道。

    “香夏姐姐你去老太君的长安园借火,点上则个,我和二小姐在这里等你。”瑾秋拉着筱萝的手儿道。

    “可是,我……我怕黑。”香夏看看通往长安园的那条路径,又是巍峨如鬼魅的假山石盘桓着,又有无声的深水在沟渠流着,日前大小姐身边的一等一的大丫头新妆和新茗曾经双双铭陨此地,这可怎么去呀。

    没等瑾秋说什么,沐筱萝却笑了笑,“瑾秋你就陪你的香夏姐姐同去,我在这里等你们,我是不会害怕任何牛鬼蛇神的。”

    “不可以呀二小姐,我和香夏姐姐怎么可以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呀。多害怕呀,要不我们三个人一起往回走吧。”

    瑾秋知道筱萝小姐的心性与别的娇气的小姐们不同,不过她也是极为担心的,香夏也是极度关心的。

    还好月色朦胧,沐筱萝一个眼神就让她们二人鸦雀无声得折回。

    等丫头们走了,徐妈妈一头凌乱的头发,两颗眼珠子阴鹜得盯着筱萝,她以为月夜昏暗,筱萝丝毫不察她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这个老婆子在深呼吸,尽量掌控自己的情绪,“二小姐,你大姐真的是不行了,赶紧去看看吧,难不成筱萝二小姐您一点都不顾恋姐妹之情么?”

    姐妹之情,可笑,太可笑了,正是因为上一世的沐筱萝太顾及姐妹情谊,所以才会被,长姐沐若雪砍成人彘,那种切骨切肌之痛是常人根本无法理解的,如今却是叫沐筱萝顾念姐妹之情,这徐妈妈可是打得一手好感情牌呀,恐怕此间沐若雪她主仆二人又在施展什么恶毒的诡计不成。

    “有诚意的话,有请徐妈妈把大姐叫出来吧。”沐筱萝不禁冷笑道,心里头是极为鄙夷她所说的那番话。

    徐妈妈苦口婆心道,“二小姐这是哪里话儿,您若雪大姐是真的不行了,她怎么可能会出来呢。”

    徐妈妈她以为筱萝感觉不到吗?沐筱萝身怀狐岐道,十丈之内敌人的任何举动,她都可以用耳朵和鼻子闻得出来,如果自己没有料错的话,那沐若雪应该现在就躲在徐妈妈右侧的假山石后不到九丈的距离。

    至于她躲在后边做什么,谁知道?!

    如果不是等香夏和瑾秋她们,沐筱萝压根儿不会在原地等候如此之久,半盏茶水的功夫,筱萝的后边是香夏和瑾秋她们举着大红灯笼过来。

    这边,沐筱萝却听得惨叫一声,那粗鄙的声音不是徐妈妈发出来的,还能是谁,她竟然倒在筱萝的怀里,很快,筱萝触手碰到徐妈妈的胸口,却发现腥热的东西沾满了双手,奈是香夏她们挑过来的灯笼一照亮,才知道徐妈妈满身是鲜血,胸口有硬物凸起,筱萝定睛一看,是剑刃的一头!

    如果剑刃再进三寸,便可以抵达筱萝的心房,到时候沐筱萝也是有性命危险的。

    “啊”香夏花容失色得大叫。

    瑾秋眼明手快把倒在筱萝怀里的徐妈妈推倒在地上,徐妈妈现如今就是一头死尸,气温如此之低,早就变成了冰人。

    徐妈妈的血液溅了沐筱萝一脸,使得她的脸在灯笼晕红的灯光照耀下,愈发显得鬼魅出尘,好似那修罗美女鬼魂。

    从袖中抽出锦蜀手绢擦拭脸上猩红的斑斑血迹,沐筱萝的眸眼冰冷得好比寒潭的水,阴深幽暗,叫人看不清猜不透。

    沐筱萝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对香夏和瑾秋二人道,“回去吧。这件事与我们筱萝水榭的人没有半点关系,知道吗?”

    “知……知道。”香夏嗓子眼似乎被梗塞住了,支支吾吾的说着,换了以前她早就吓晕过去,跟着筱萝二小姐这段日子,已让她的心性强大了不止一点点。

    至于瑾秋她脸上的表情是接近筱萝小姐的,瑾秋接着说,“对,对,二小姐说的对,这事儿跟我们筱萝水榭没有半点关系!”

    说的无比肯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沐筱萝便是瑾秋这小妮子的信仰,筱萝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沐筱萝是要走的,不过她转身之际依然是停滞脚下步伐,并不急着快步走,因为她在等一个人沐若雪!

    早就看出,长姐沐若雪一直藏匿在九丈方外,难道她是故意藏起来躲猫猫的么?

    沐筱萝是不信的~!

    果然,还没等筱萝众人迈出几步,徐妈妈的死尸延伸后边所在的锦簇花团阴影处晃动着如恶鬼的身姿,直怪那个恶鬼身姿太过清绝,如此妍妍身姿不是,长姐沐若雪,又会是何人?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