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895

作者:太乙真猪 类别:玄幻小说
    二十二七是官兵见沐筱萝面貌娇俏,旁边的两位贴身侍女也是大美人儿,身上的穿戴用度飞比寻常人家可以,她这么一说,指着站在赫连皓澈旁边的江左,“那么他呢,又是谁?”

    “他是奴家的男人,他本是姑爷的书童,如今是小姐和姑爷把她们许配给我了。”瑾秋这时候变得极为精明,竟然主动对着江左这个木讷的木头勾肩搭背,意图帮助他们蒙混过关。

    西疆小国人踏入大华边境,那可是入侵国土之罪,罪犯杀头的,虽然眼前的巡逻兵才这么一波,不过谁能保证不会来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呢,到时候整个边防线上的军队们都如同马蜂窝似的黑压压得下来,这可好生抵抗的住?

    沐筱萝见他们不信,连忙从兜里拿出几十俩银钱来,就这么半推半就,给推到那个年轻的军官手里,“这点银钱不成敬意,其实,昨天前,我和未婚夫婿来到此间林子狩猎游玩,谁知道半路上跳出绿林大盗,挟持了我夫君,为了救他,经过家奴报信,听说只要送上足够的银钱他们就会放过我们。”

    “还不止呢,听说最近绿林大盗们都给制服了,应该是眼前的俊哥哥制服的吧,哥哥你好威猛哟。”美丽的香夏凭借自己端庄优幽的相貌,猛猛得给对方灌了一个超级大的**汤。

    这香夏本是正经女子,筱萝也不知道她竟然会媚到这般形状,只怕钢铁般男子也无法抵挡如此的诱惑。

    那军官不禁红了红脸,“这位姑娘说哪里话,这是我们的职责……应该的,应该的。”

    后面的士兵们也开始手足舞蹈的,美人嘛,天生就具有杀伤力,特别是对于他们这些个远离家乡,远离家小,日日夜夜守护在大华边防的士兵们,女人,那可是一件奢侈品,可今天呢,还是一个如此出众如此俊俏的三美人儿。

    “敢问姑娘家住何处?”年轻军官虽然看上去俊朗不凡,不过在香夏看来他的骨子里头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贪花好色之徒,他对自己的眷恋那只是一时的,而明小和尚对自己的好,那可是一生一世的。

    香夏俏生生一笑,继续虚以委蛇,“军哥哥,奴家住在京城双溪巷前面白马路,你可记得了,到时候可上门提亲去,我可等着你呢,好不好?”

    “好,当然好,当然好。”

    二十二七的军官早就已经忘了人五人二的,脑袋热作一团,也不去想香夏说得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香夏和瑾秋对视一笑,赫连皓澈眼底也浮现一抹之深意,也只有木讷的江左不懂了,他认为,听说大华皇朝的女子不是挺保守的么,难道也像西方某国那般豪放,遇到一个长得过眼的男人就说要嫁给他,唉,世风日下呀。

    江左哪里懂得香夏的良苦用心呢?

    等香夏笑盈盈跟年轻军官许偌,年轻军官还屁颠屁颠送他们几个到马车,马车一骑绝尘,消失不见了。

    突然,年轻军官旁边的一个小兵满腹狐疑得问道,“头,绿林大盗一直顽劣的很,是这片地儿的土老虎,我们什么时候给把他们一锅端了,我们咋不知道呀?”

    “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这每天来来往往的人什么都有,也可能是乙对巡逻队的兄弟们把这群强盗给杀了,也说不定。”年轻军官对那个美貌如花的香夏抱有幻想,他满脑子就是与那位美娇娘洞房花烛,然后来年抱上一个大胖小子,这不他还尚未娶妻吗,能娶上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可是天底下每一个男人的梦想啊。

    大华边境巡逻军官共分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一天十二个时辰之中,几乎每隔一个时辰都会轮岗一队,剩下来的另外两队有时候要补充睡眠,晚上就双倍人数这样子的巡逻,毕竟夜黑,很多窜入边境的不法者。

    当然这一群无疑是乌合之众,如果他们真的衷心卫国的话,也不至于叫那些个绿林大盗贼在光天化日泯灭了那么多口人,死的死,遭奸杀的奸杀,抢劫财物的还是要抢走。

    到了轮岗的时候,年轻军官就四处向其他九队询问有没有人捕获绿林大盗,谁知道他们都说,很多都说没有,更有人说刚才那些是骗子。

    年轻军官不相信得点点头,“那位年轻女子如此美貌,我不相信她会骗我,她不是跟我说过,她住在京城双溪巷白马路吗?我走一遭便是了,如果我发现她骗我,哪怕翻遍了整座京城,我也要搜查出来,如果真像你们说的那样,他们无疑别国细作,对于细作,我陈剑可是从来不心慈手软的,不管你是多么好看的女人也好,通通杀掉!”

    赫连皓澈和他的贴身侍卫江左上筱萝的马车,一骑绝尘,生怕少走几步,被后面的巡逻卫兵追上。

    到了相府正门的时候,筱萝吩咐瑾秋应该从后门走。

    总不能在众目睽睽的氛围之下,筱萝领着两大陌生男子进入相府吧。

    下了马车,瑾秋脚程快,先跑到府内掌事院偷来两套下等家丁的衣服给赫连皓澈和江左二人穿上,随即和筱萝、瑾秋、香夏三人堂而皇之得进入相府后门。

    沐筱萝鬼使神差得把他们领到筱萝水榭深处去,一直到了筱萝水榭之时,沐筱萝才恍然醒悟,自己为什么会令这两个男子进入私闺之所,不过想一想,他们是西疆之人,并没有得到大华皇朝边境的通行证来到此地,倘若被发现了且被当做西疆细作,到时候可就插翅也难飞了。

    相府之人以为新面孔的俩家丁是筱萝二小姐刚刚买来不久的,碍于筱萝二小姐如今的势力,他们断是不敢多说一个字。

    赫连皓澈立于竹林之中,挺拔的身姿映入结冰的寒潭深处,宛如谪仙那般。

    筱萝悄悄走上去,赫连皓澈感觉到女人渐渐向着他靠近,他嘴唇如同蝴蝶的翅膀动了动,“真没有想到你是大华皇朝的丞相之女!我还以为……”

    “你以为我是什么?”沐筱萝不由很感兴趣。

    筱萝的追问,赫连皓澈缓缓转过身来,深邃若漫天星辰的眸光聚拢在她的身上,潋滟又充满无限光华,“我之前只是以为你的高门大户的名族望女,却没想到小姐你竟是一个位极人臣的丞相之女?!”

    是呀,生身父亲切确是大华丞相,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有什么用?

    沐筱萝在这个无良爹爹丝毫感觉不出父爱,哪怕他是皇帝,又有何用?~!

    见自己眼间的少女脸上浮现一层阴暗之色,赫连皓澈不禁问道,“你怎么了,有心事?”

    “没有?”沐筱萝并不想太多。

    看她不想说,如果她想说了,就一定会告诉自己的。

    赫连皓澈旋儿笑道,“听说大华皇朝素来繁华,我却是不曾来过,你能带我去京城里边转转吗?”

    其实在赫连皓澈五岁的时候,在世的父亲曾跟自己说,邻国大华诸国地域广袤,人情丰富,名胜也是极多,如果有一天统治了整个天下,到时候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方陵王!

    “难道你不担心边境巡逻军队追上来么?”沐筱萝有一种预感,就是之前遇到的那些个难缠巡逻兵,他们似乎早已察觉到了什么。

    赫连皓澈满是不在乎的摇摇头,“你看我这不是换上了家丁衣饰,可见筱萝小姐你早有先见之明了,竟然如此,那……”

    “那就转转吧。你可是我们家丫鬟的救命恩人呢。”沐筱萝觉得赫连皓澈比二殿下夜胥华有一点好的地方,就是赫连皓澈不会追问自己不想说的话,这个人很有趣,当然,交情也不是很深入,筱萝觉得还是有所保留就好。

    水榭之内,是香夏和瑾秋伺候着江左喝着清淡的茶水和一些香夏做的红豆沙包,江左从来没有离开过西疆边陲,自然是不曾吃过这些。

    筱萝打发香夏和瑾秋众人出相府,好好逛一逛大华京城。

    可巧沉香这个时候给筱萝送来几个宫廷花式样,是宫中万老太妃给老太君送的一些,老太君舍不得用就给筱萝送来了。

    沉香手上拿着托盘,却赫然看到两个家丁模样打扮的男子出没在筱萝水榭,不禁心中讶异不已,等沉香凑近一看,原来,其中一个正是当日搭救自己的江左侍卫,还有另外一个器宇轩昂宛若天人的美男子,却是方陵王无疑。

    “二小姐,这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在这里?”沉香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却不等筱萝等人开口,满是感激得对赫连皓澈和江左福道,“想起数日之前的救命之恩,奴婢无以为报,还望……”

    沉香说着一番感激的话,筱萝轻松一笑,“沉香你来了,一起陪他们逛一逛大华京城吧,西疆边陲可远远不如京都内城之繁华呢。”

    这话儿说的是理儿,哪舕uo弩懵懿辉ス鹘还仓溃凇短煜律胶又尽返奶煜掳嫱贾姓也坏降亩炻研」芊被搅四睦锶ィ

    沉香心中满怀感激之情,自然是满口许偌。

    大家的心情是极好的。

    赫连皓澈和江左一身相府家丁模样的打扮,堪堪最低等家丁的服饰呢,当筱萝一行人经过本是相府高级家丁的面前,几个高级家丁们口里满是碎碎念,为什么自己在相府干了这么多年,不管是小姐们还是一等二等丫鬟们从来没有给他们笑过,可如今这两个新来的下等家丁,就得到如此高的礼遇,真真叫人望尘莫及!

    羡慕嫉妒恨!莫名的情绪在府内每一个家丁的心里充斥着。

    筱萝心道他们又如何知道这两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家丁的真实身份呢,再说赫连皓澈卸下当日的方陵战袍,穿上最为低贱的家丁服,虽然身外衣着不怎样,可是穿上仍然可以展现王者气质,还真别说,有的人就算穿上龙袍也不像是太子。

    大华京城热闹无比。

    东南大街新开了一家大酒楼,酒楼门前舞着大狮子头,鞭炮声震耳欲聋,无数的百姓们围在那里欢呼雀跃,还有几多西域的客商,他们用孜然、茴香、葡萄干、羊肉串还有名贵异国香水在街道贩卖。

    红男绿女,赫连皓澈沿街道闻到都是馨香的女子香,远处画船暖阁的笙箫渐起,酷寒的天却着实感到一丝丝人气的暖意,如此繁华如此喧嚣远不是西疆可比拟。

    “好玩吗?”沐筱萝回眸凝了赫连皓澈一眼,“可比你的故乡好?”

    赫连皓澈连连点头,连忙应声道,“的确有乐不思蜀的味道。”

    再往前面,沐筱萝瞧见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叫香夏上去买几根,筱萝自己拿一根,把另外一根递给赫连皓澈,“见过这个么?”

    “是一种好吃的果子么?”赫连皓澈咬了一口,“嗯,很甜。”

    “冰糖葫芦就是很甜的,里边就是用果子制成的,外边辅以冰糖,脆脆的,甜甜的,老少皆宜。”

    筱萝嘴畔浮现一抹优幽的笑容,使赫连皓澈的心头浮现一抹春风的滋味,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他突然觉得沐筱萝更好看了,真真好看,可他却不敢多看,生怕唐突了人家可不好。

    木木讷讷的江左可没有少吃的,吃的满下巴的胡须渣皓澈是冰渣儿,惹得筱萝等几个女子们嘻嘻笑起来。

    江左打仗行,可少遇到此等情况,脸皮薄,顿时间就红霞一片。

    在筱萝看来,一个满脸绯红的胡须男子极为违和,不过更显得他更可爱了,当然了,更可爱的自然要数方陵王赫连皓澈。

    筱萝又带着赫连皓澈看了杂耍,这些个杂耍是远自西域诸国,他们都有大华官方颁布的通行证来往贸易需要来于此,而赫连皓澈他们则不同,是偷偷入侵大华边境来此,性质不一样。

    筱萝这时候看向赫连皓澈的时候,心态极为复杂,刚才在那个巡逻军官的面前,筱萝可是当着人家的面说,说自己是赫连皓澈的妻子,只是为了不让巡逻的人起任何怀疑。

    众人不由来到双溪巷口白马路。

    香夏惊叫一声,“二小姐,不好了,快看呀,边境巡逻队的人!”

    那个为首的军官,大家都认识的,旋即也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欢迎您阅读太乙真猪所写的小说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